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二章 震镜异变,遭遇鬼咬

第二十二章 震镜异变,遭遇鬼咬

  这样的意外层出不穷,让我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,差一点就快要断掉。

  我让其他人原地布置防御阵地,然后跟着滕晓悄悄摸到了他们发现打斗的地方去,两个朵朵紧紧相随。走了大概十几米,我们来到了一条小溪的草丛旁边,黑暗中伸出一双手,朝我们打手势,让我们隐匿起来。我看到了老赵凝重得要滴出水的脸色,心中沉甸甸的,蹲下身子来,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去。

  发生战斗的是那条宽不过三米的小溪边,青青草地上,四道黑色的身影不断煽动,快得似乎只有影子。

  真的,我很少有见过这么高速而利落的战斗,就跟电影《杀破狼》里面最精彩的决斗一样,双方的速度简直让人瞠目结舌。有人用剑,只不过不是我们中国人常用的那种双边阔刃剑,而是《三个火枪手》里面的刺剑,尖锐而锋利,跟奥运会中所见到的那种击剑有着截然的不同;也有人直接用双手应对。

  如此高敏捷的战斗,险象环生,每一秒都让人看着心惊肉跳。

  持剑的共有三个人,皆穿这西方电影里中世纪修道士穿的那种宽大的黑色长袍,有着足以将身子包裹住的长度,以及宽大的连袍帽子。袍子里面穿着整洁的黑色西服,脖子一律系着或红或白的领结,夜色太黑,黯淡得很,看不清脸容,但总感觉有一股子煞气;而他们的对手则有一人,穿着破破烂烂的连帽登山运动服,胸前还绑着一台专业级的单反相机,狼狈地避开三人的围攻,偶尔还被刺上一剑,鲜血飙零。

  不过,若论实力,那个空手的家伙倒应该是这里面最强的,虽然十分狼狈,但速度总是比别人快上一线,不至于丧命。

  这四人一边打斗,一边还大声争吵着,但是让人抓狂的事情是,兔崽子们说的,居然是英语。

  好吧,我会告诉你们我高考的时候,英语单科才拿了54分么?

  没文化,真可怕,有木有?

  不过我身边的这两位都是全能发展的人才,特别是滕晓,更是品学兼优的大学生,于是很快就帮欲哭无泪的我,给翻译了出来:这打斗双方是突然遭遇上的,相机男据说是黑袍子等人组织的叛徒,所以双方是熟人一见面,分外眼红,于是闲话不多讲,直接就撸起袖子,就开干了……

  老赵声音低沉得有几若无:“陆左,那三个长袍男据称是一个叫做克拉克伯爵的人派过来,配合麾下组织行动的。根据他们只言片语的零碎拼凑,我估计他们跟那个自称该隐后裔的庞大组织有着一定关系,再联系起关于邪灵教一直以来都有的传闻,只怕这三个人本来应该是在这里伏击我们的……”

  我点了点头,心中却越发的寒冷,感觉有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,正朝着我们头顶上,迎面而来。

  老赵问我的意见是怎么样的?

  我让滕晓去将人叫上来,然后我们将这几个黑袍男子给包围住,务必不要让他们给跑了——如果能够从他们身上搜出什么通讯工具,那是最好的。

  滕晓点头,悄声溜了回去叫人,而我和老赵则朝着溪边缓慢靠近。相隔十几秒,我们的人员大概地堵住了各个方向,而打斗正酣的黑袍人的其中一个,突然朝着后边往来,口中大叫了一句话。

  句子太长,我只听到了里面的一个单词——Shit!

  当这句话一说出口的时候,我已然如同放闸的猛虎出笼,双足一蹬,就朝着战团冲去。

  这几人的战斗方式都是以敏捷为主,我的反应速度应该还差上他们一筹,不过不要紧,我怀里的震镜已然准备妥当。浸润过牛头蓝血的人妻镜灵,一路上都在狼吞虎嚼地消化着庞大而莫名的能量,根本就没空理我,不过生死关头,她自然也不敢消极罢工,于是当我的“无量天尊”一出口,镜背上篆刻的破地狱咒立刻运转。

  我突然感到一种枪械射击才会有的反震之力,突然从我的手中传来。

  这感觉前所未有,震得我双手略微发麻。

  往常的那一道金光不见,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道金边蓝底、如同焰火的圆柱形光芒,分级增倍。

  然后那道幽蓝如梦的奇异光芒猛然放出,将场中拼斗的四人给全数笼罩,如同时间机器一般,全部都僵直不动。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的老赵见此情形,向来淡定的他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:“我靠,真牛波伊!”我有些发愣,刚刚的冲劲被驱邪开光铜镜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震惊住了,就像个傻子一样,翻转震镜,傻愣愣地瞧了起来。

  当然,我停住了,其他的人却并没有停止冲势,那四人在僵持了两到三秒不等的时间后,发现密林中突然冒出了一大群黑影子,顿时惊诧莫名,骂骂咧咧地,开始条件反射地撤退。

  不过也就是在这宝贵的时间里,朵朵和小妖分别使出了青木乙罡之法。

  青色的光芒洒落泥地里,有疯狂生长的草茎和藤蔓从泥土中、石缝中和树林里蔓延开来,将他们的双脚给缠绕住。虽然他们的力量足以将这些缠绕给扯断,然而那些青草藤蔓却前赴后继,源源不断地朝着他们纠缠而来。脚程最快的滕晓和冲得最猛的老赵已然和他们交上了手,不过我们的攻击对象都是那三个黑袍人,至于另外一个,本着“敌人的敌人,也许可能是朋友”的原则,我们只是将其纠缠。

  不过即使是行动受限制,这三个黑袍人的实力仍然是不可小觑的,他们的剑法凌厉毒辣,又急又准,几乎是那种只攻人必救之处,以伤换伤的那种搏命打法。

  见到这三个家伙如此凶猛,老赵的木剑几次都差一点被损坏,也不敢再靠前,其他人都持着虎牙匕首,缓缓围了上来,看着这如同刺猬般的凶猛狠人,都有些犯愁。在空中牵制着几个人的小妖朵朵叫快些,她坚持不了多久。滕晓眼睛一转,朝着那个奋力挣扎着、往外围逃去的那个相机男急速说了几句话,我听力很差,大意是拉拢,并肩子战斗的意思。

  那个家伙很兴奋地大叫,积极回应说:“Yes,ofcourse!yes……”

  我一听这口音,尼玛,怎么忒耳熟的感觉?

  三个穿着黑袍子的家伙依然还在负隅顽抗,手中的西洋剑像闪电一般刺了又刺,章法有度,将试图靠近的每一个人都给逼退。根据我的判断,这三个人的肉搏实力,应该普遍超过我们这里的所有队员,只不过他们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肉体强度,而不像是渝中罗锅刘彧一般气行于外,抵御这些疯狂的草缠。

  因为行动受到限制,所以他们的实力,十成才发挥出三四成来。

  我冲得近了,才发现这四个人都是高鼻梁蓝眼睛的老外,长得都跟好莱坞明星一样。

  其实若是一拥而上,我们这些人已经能够将其淹没,只是或许会有受伤,所以大家才会止步不前。不过那个相机男既然答应相帮,两个朵朵压力顿时一减,在有人防备其外逃的情况下,放开了对他的拘束。相机男一得轻松,立刻欺身上来,将旁边两个黑袍人的注意力吸引,形势就变得有所不同来。

  围殴是一件让人相当不齿的事情,但是我却十分乐意这么干,不过人一多反而容易误伤,我已然冲上了前来,便叫开旁人,手持着虎牙向落单的那个家伙杀了上去。

  不过比我更快的是小妖朵朵,这个小丫头似乎迷恋上了短兵相接的感觉,当放开相机男后,她便飘身上来,朝着那个家伙的剑尖抓去。与此同时,与小妖姐姐心灵相通的朵朵双手一拢,打出一道荧蓝色的冰风来。如行泥中的黑袍人躲闪不及,身子就中了这一道冰风,顿时一僵,刺出的剑也没有那么重力了。

  小妖朵朵的手依然变得坚硬如玉,与这锐利尖头的西洋剑一碰,黑暗中立刻出现了好大一蓬火花。

  两者一撞,小妖朵朵被震得往后一飘,而那个黑袍人则连着后退好几步,撕裂了许多青草。

  经过小妖朵朵在旁牵引策应,我已然冲到了黑袍人的身前,挥刀朝着他的脖子抹去。既然是要对付我们的凶手,我自然毫不留情,这一刀又快又重,想来他是性命不保了。然而在这关键时刻,他的左手突然插出,紧紧抓住了我的手。不过即便如此,虎牙也已经捅入了他的脖子处。

  不过那锋利的虎牙在这一刻,突然变得迟钝起来。

  我感觉刺中的,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块十分有韧性的硬木,匕首每前进一分,都遭受到了莫大的压力。接着这个家伙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,脸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,嘴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生长。为了避免被他右手的西洋剑回刺,我们紧紧地贴在一起,我甚至能够闻到他口中发出来的腥臭。

  我身前的这个家伙全身一直在发抖,不断地颤动,两人死命地搏力。

  突然,他张开了嘴巴,雪亮而尖锐的獠牙露出,朝着我的脖子咬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