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五章 血族诅咒,床头有字

第二十五章 血族诅咒,床头有字

  出于时间上的考虑,我没有再用金蚕蛊,对这两个家伙进行逼供。

  修行者或者吸血鬼的体质,自然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比拟的,所以肥虫子所造成的疼痛到底能不能够撬开他们的嘴巴,这是一个难以估计的问题,倘若是在平时,我自然是愿意试上一试的,知道结果;可是此刻情况紧急,既然这里有邪灵教的其他人员在巡视,那么也许会引来更多的高手,只怕我们稍微拖延一些时间,到时候想跑,都来不及了。

  很多事情,不是不能做,只是没有时间做。

  然而当我将这个叫做艾瑞克的家伙给一钉捅死的时候,突然从他血红色的瞳孔里,冒出了一大篷刺眼的光亮,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,然而却感觉到心脏骤然一紧,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紧紧攥住,然后有一种粘糊糊的气息覆盖在我的身上,有呼吸不过来的错觉。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我。

  我楞神,抓着旁边的秦振,问怎么了?

  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秦振脸色苍白,拉着我来到溪边,让我自己看。我借着月光,往缓缓流动的水面瞧去,模糊间,只见我的眉心处被印上了一个蝙蝠状的黑红色印子,小拇指的指甲盖一般大,上面蕴含着粘稠不化的凶戾之气。

  我用手沾了些溪水,使劲儿涂,却发现这东西根本就弄不掉,就跟胎印一样。

  我看向了威尔,他耸了耸肩膀,很无奈地说这是“血族诅咒”,是只有愤恨到临界值,心中冤屈难以释怀,才会出现的诅咒术。中了这种诅咒,就会散发出一种只有吸血鬼才能够闻到的味道,不管是密党、魔党还是中立氏族,都会与你为敌,将你送入地狱的——因为,你曾让一个身份高贵的血族在临死之前如此愤怒,不管是何原因,都是不可容忍的。这一条,是没有写在法典上面的第七戒律……不过他不会,毕竟是朋友。

  我脸色阴沉,看向了老赵,他杀的是那个话不多的亨利,并没有遭受任何伤害。

  我从这个吸血鬼的诅咒,联想到了我的恶魔巫手,想来都是差不多的手段,心里面虽然不畅快,但是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,整日忧心忡忡算个鸟?于是招呼大家将这三个黑袍人的尸体,给找地方掩藏起来,不再理会。经过一番搜刮,这三个黑袍人身上除了带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和地图外,也就那三把坚韧锋锐的刺剑最有价值,至于补给,几大袋子血,倒是便宜了威尔岗格罗这小子。

  我望着正在剥同类身上那厚重而宽大的修道士黑袍的威尔,问他接下来,有什么打算?

  我以为他会继续去找那杳无音讯的肉灵芝,然而他却没有,而是说要跟我们一起走,按照他的话说,我们救了他一命,现在有危险了,他自然不能够坐视不管。他上次的时候做了一次胆小鬼,但是这一次,绝不,不然他身上流淌着岗格罗氏族的血液,也会因为这件事情蒙羞的。

  听到他这慷慨激昂的话语,我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,似乎不是吸血鬼,而是一名坚贞不屈的中世纪骑士大人。

  所谓“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”,说得更难听一点,就是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”,我又不是刚刚出来混的毛头小伙子,哪里不能够明白威尔的小心思,只是现在时间紧迫,我也来不及跟他绕弯子,让他不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直接说出来真实目的来。

  威尔依然是最初遇到他时的那一番嬉皮笑脸,说陆,你这个小狐狸,实在是太精明了。好吧,明人不说暗话,我跟着你有三个原因,第一是这个丛林实在太危险了,我虽然是独行侠,但是那也要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;第二是我感觉跟着你,我又可能还会遇到那粘菌复合体;第三,我真的想要帮助你,多一个人,就多一份力量不是?我现在比以前,更加厉害了,你刚才也看到了……

  我沉默了一下,回头看向了我们队里的所有成员。

  威尔作为一个高敏捷的吸血鬼,自然是一份强悍的战力,在这危险的丛林中,也是大家所需要的,唯一让人担忧的是他的可靠问题,不过大家看他跟我很熟,顾虑便有些打消。最后,除了老赵和白露潭面露凝重之色外,大部分人都默默地点了头。

  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肯定,我回过头来,看着威尔,说好吧,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情。

  威尔有些紧张,生怕我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,问是什么?我说你这个老外,能不能够叫我练习口语?这个无厘头的问题让他一愣,下意识地问为什么?我咬牙切齿地说靠,跟你们在一起,我他妈的就跟一个文盲,碰到老外就发愁,这一点必须要学习,以便和国际接轨。

  大家听到我的吐嘈,皆哈哈大笑,威尔紧紧抱着我的肩膀,说陆,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,你会成功的,而我们都会安全的。

  三个吸血鬼的尸体在确定死亡之后,被我们给塞进了一个中空的大树里面,而他们的修道士长袍则被我们给剥了下来。威尔一件,我一件,白露潭一件,至于那三把刺剑,则被滕晓、秦振和王小加各自持着。我摸了摸穿在身上的这件长袍,发现居然是用水獭皮做成的,外罩金属丝线交织的黑布,内有乾坤,隔着几层,以保证吸血鬼能够在阳光之下,自由行走。

  威尔见天色已然开始渐渐地明亮起来,问我们是不是行走了一夜,累不累?

  我们一行人高强度行路、生死拼命,足足有近二十个钟头,又不是铁人,自然困倦欲死,连番点头,威尔说他在这附近有个安身的地方,是一个地穴,十分隐秘,看我们这状况,个个都摇摇欲坠,还不如先去他那里歇息,等到晚上再行动不迟。我点头同意了,然后在威尔的来领下,沿着小溪,向东行了七八里地,不留痕迹,然后摸过厚厚的草甸子,来到一个被茂密荆棘林所遮盖的去处。

  这是差不多朝阳已经快要升起,于天边一片蒙蒙亮地映衬下,我们站在几颗大树掩映的山谷一侧。我们穿过荆棘,看到了那个开口,仅仅能勉强容纳一个人艰难爬进爬出,倘若不说是一个地穴,只怕说是蟒蛇洞,也会有人相信的。

  尽管威尔表现出莫大的热情和友善,我还是让小妖朵朵先行进去查探一番虚实。

  在得到了小妖的肯定之后,我们陆续艰难地往里面爬去,洞口两侧皆是泛着土腥味的泥土,道路曲折,不过倒是越走越宽,开始还要艰难爬行,而后便可以佝偻着身子往前慢走,越过泥洞,便是石头,足足前行了十几米,终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下空间里来。

  这空间足足有近百来个平方,不像是地穴,反倒如同神仙洞府一般,依托地势筑造,石桌石椅、雕栏石榻、鼎炉丹房一应俱全。在地穴的四个角落里,各点一盏幽幽发亮的小油灯,安静得如同梦幻一般。

  威尔要在外面做隐秘布置,最后才下来,见我们发愣,问怎么了?

  我说这个地方是你弄得?

  他耸耸肩膀,说他自己哪里有这份闲心啊,他是误打误撞,才来到的这里,感觉还不错,于是就鸠占鹊巢了。这个地方,想来是你们中国古代甚么避世的方士,所建造的洞府,他来的时候,在石榻上面还留得有一副白骨骷髅,后来他嫌碍事,就给扔了。

  看到这传说中的洞天福地,我兴奋得浑身毛孔张开,心想着难道我也要有那武侠小说里男主角的命运,在哪里能够找到一本什么秘籍或者一两瓶仙丹之类的?

  结果一番找寻下来,才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,老鼠进来都要流下一包眼泪水。

  一问威尔,除了那骷髅外,什么也没有——骷髅呢?

  威尔告诉我们,这个地穴后面还有一个出口,三十几米,通向另一边山谷绝壁的悬崖间,他刚刚已经说了,嫌着碍事,直接往谷底里扔下去了。

  这家伙大大咧咧的态度,真的让人无语。想来这里果真是一个避世的方士所居之所,即使什么秘籍好处也没有,有个落脚的地方,也是前世修来的福缘,这个家伙不但不感激,不帮人家好生安葬,反而给人家丢入了百丈深渊,确实是可恶。

  不过忙碌了这么久的我们并不再想说什么,各自确认安全之后,将毛毯拿出来,女士睡石榻,男士则随便找了一块干燥的地方,紧挨着睡去。

  我并没有睡,而是和威尔坐在洞口处守着,然后谈起我额头处这该死的诅咒印记。

  此时此刻,我并不是很惧怕什么吸血鬼的报复,只怕暴露了自己的位置,将大伙儿给连累了。威尔告诉我,他曾经对这个做了研究,如果能够找到火蜥蜴血液、狼人内毛以及一些其它材料,其实是可以将这东西给驱除的,至于我的担忧,他也有法子给我暂时隐藏起来,毋须担忧。

  我正想问他具体的事宜,躺在石榻上面的白露潭突然一声尖叫,说这里有字,我们皆惊讶地走过去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