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八章 剑拔弩张

第二十八章 剑拔弩张

  静夜中,这喧闹的枪声听得我一阵激灵。

  要知道,在这靠近国境线的深山老林子里,寻常人是不会摸进来的,神经病都不会,一是环境恶劣,二是根本没路可走。而在这一片区域,据说有三伙邪灵教的人马存在,那么能够与之冲突的,不用想,或者是集训营的学员,或者是过来接应我们的援兵。

  所有人都已经清醒过来,我叫大家稍安勿躁,而我则随着威尔一起通过曲折的道路,去出口瞧个究竟。

  经过十几秒的时间,我和威尔终于出了石府地穴,躲在前面的一片荆棘丛中,往枪声传来的方向打量。

  只见从远处的林子间跑来一行人,共八个,队形略微散漫,一边往这边奔跑撤退,一边朝着回路倾泻弹药。隔得远,差不多有半里路,天又是黑蒙蒙的,我瞧得并不真切,拍拍威尔的肩膀,问这个夜视极佳的血族,说你看到了什么?

  威尔的脸容狰狞,一对尖锐的吸血白牙已经长了出来,吓了我一大跳。

  他严肃地看着我,说陆,小心了,黑暗中有血族的高手,在血族“亲王、长老、领主、尊主、氏族、初拥”六等阶里面,这个家伙至少是尊主级别,你要不要回地穴里面去?倘若被他盯上了,只怕会很麻烦——要知道,并不是每一个血族都如我一般,并不屑于去遵守那第七戒律的。

  威尔昨天被亨利、艾瑞克等人围攻的时候,也没有露出这般丑恶而恐怖的模样,显然此时的威胁已经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危险。

  为了大家伙儿的考虑,我决定回返洞中,让老赵或者滕晓过来接我的班,瞧一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然而当我正准备返身的时候,黑暗中突然飞过一支笔直的标枪,将我们前面不远处队伍末端的那个人,给活活钉在了地上。

  那个人手上的自动步枪“嗒嗒嗒”朝地上扫射一阵,并且发出了垂死的哀鸣,继而无声。

  这个人的声音,让我的脚步再也不能往回迈上一步。

 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身高两米、一身本事,然而被女孩子盯一会儿就会脸红的壮汉脸庞。

  那个汉子叫什么名字,我至今未曾晓得,但是他却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,叫作先锋,是同属百花岭基地红龙特种部队中的一员,曾经在友谊对抗赛中被黄鹏飞用截穴术给击败。不过那只是双方都限制了手脚而已,倘若真的是正面对抗,一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士兵,未必不如身具道法的黄鹏飞。

  要知道,红龙可是直属于总参某部之下的战略性特种部队。

  先锋他们这样的特种军人,每一个都是部队的精英,兵王之王,是军队里的脊梁所在,本来应该享受着更多的荣誉和待遇,然而他们却一直默默地守在祖国的边陲之地,艰苦地训练着。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内向的士官就这样惨死在了渺无人烟的深山丛林中,默默无闻。

  都是一个锅子里面刨过吃食的兄弟,我又不是“袖手双城”,哪里能够袖手旁观?于是立刻通知洞子里面的队员们赶紧出来,并且准备接应前面这一队的我方人员。

  当老赵他们挨个爬出来的时候,逃离的队伍已经跑到了近前来。

  我看到了我们的随队教官尹悦,看到了身穿山民服的刘明,看到了矮个头兵油子老光,还看到了之前被鬼面袍哥会白纸扇剿灭的两个漏网之鱼,来自陈家沟的陈启盛和一个叫作方雨生的矮个子学员,还有两个面熟的特种兵战士。

  在他们后面,是十来个皮肤泛着铜光的黑衣人,脚步迟缓但坚定,煞气冲天,子弹打在皮肤上面,居然有“丁零当啷”的金属碰撞声;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身着红色长披风、燕尾服的矮个儿老外;在黑暗中,还有许多没有浮现出脸容的家伙,在林间穿行着,发出了轻而密集的脚步声。

  见到这个红披风的老外,威尔不由得失声轻叫道:“爱德华男爵?”

  我本来准备冲上前去的身子顿住了,问他很厉害么?——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,在五等爵位制里面,就属男爵的爵位最低,为什么区区一个男爵,就让我身边这个血族如此失态?

  威尔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说力量有的时候,并不是职位所能够涵盖的,在密党里,爱德华男爵是不奉行“避世原则”的异端,他在意大利曾经遭到多名宗教裁判所的神官围剿而不死,战绩赫赫,据说还是一个死灵法师,是个让卡玛利拉长老会议都头疼的家伙!之前听说他潜伏到了墨西哥,却没想到居然在中国……

  眼见着那个叫做方雨生的学员脚步一乱,跌倒在了路旁,后面的追兵中突然窜出了一头眼睛通红的凶猛藏獒来,我再也忍不住了,暗喝道:“管他娘的高手不高手,杀了再说!”

  我绕过前面的荆棘地,贴着草丛往前冲,而我的耳朵边有一轻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。

  是朱晨晨的飞针,径直朝着那头藏獒的眼睛飞去。

  追兵中最前面的这十几个泛着铜光的黑衣人,想来是秘法炮制的“铜甲尸”之类的死物,本来这东西很怕凶猛的猫狗之物,然而见这藏獒从其身边窜出而无碍,想来这些铜甲尸已然到达了一定的水准,所以才会如此。

  尹悦在队伍中一直位于中间策应,见到方雨生跌倒,又转眼间被那藏獒撕咬到,不由得大叫一身,却也来不及援救,突然那头小牛犊子一般的猛犬一声哀鸣,前腿落空,嘴也不张开了,脑袋低伏下来,轰然撞上了方雨生,两者一番滚动,停住时,那藏獒已然奄奄一息,没有了性命。

  而这个时候,在那些个黑衣人身前突然有许多绿草疯狂生长,将他们的前路给骤然堵上。

  我出现在了树林的左边一侧,朝着这一伙精疲力竭的人挥手,说尹教官,往右边走,到树林后面去。见到突然出现的我,尹悦大喜,来不及叙旧,带着那六个人踉踉跄跄地往山谷里行去,老赵等人跑过来接应。

  我看着他们离开,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疾风,猛地转过头来,便看到一阵黑影闪现,朝着我扑来。

  我不管不顾,挥掌便拍。

  那黑影也伸出手,朝我的手掌印来,两双肉掌交相印,一股卸无可卸的巨大力量朝着我狂涌而来。我的身子一歪,就朝着后方腾飞而起,半空中,只见那个黑影就是威尔口中的爱德华男爵,他长得并不英俊,甚至可以说是丑陋和猥琐:几何形的脸,四面体的鼻子,马蹄形的嘴,参差不齐的牙齿,独眼,脸上的剑痕交错,驼背……

  然而与他外表所全然不同的是,他是一个凌厉到极点的高手。

  我还尤在半空,那个家伙便飞身而上,双手上面的指甲如同玻璃尖刀,朝我的脖间划来。

  在空中的我身子一扭,提前落了地,然而爱德华男爵的攻击已经临体,正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,又一道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,一把锐利的刺剑将爱德华男爵的恐怖指甲给架住了。看着身穿黑色修道袍的威尔岗格罗,翻身落地的男爵大人咬牙切齿,一阵咆哮:“你……你居然是我们血族,为什么要拦我?”

  我莫名其妙地有点喜欢上这个丑陋的吸血鬼来,因为他居然用的是纯熟的普通话。

  刚刚从滕晓那里借来长剑的威尔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,没有说话,眼睛一直盯着抖动不停的剑尖。

  朵朵和小妖朵朵已然浮立在了我的身后。

  爱德华男爵见威尔并没有回应他,额头上的青筋一阵乱跳,然后他似乎闻到了什么,突然一抬头,右边那只独眼盯上了我,怒意瞬间爆发出来:“天啊,你这混蛋,你居然中了血族的诅咒,我可怜的艾瑞克和阿尔弗雷德,是不是被你所杀害的?你这个天杀的家伙……”

  说话间,从黑暗的林子里走出了好几个裹着黑袍的人来,他们长得一幅东南亚人的脸孔,在脸颊的两边,都抹着几道灰白的泥土,而那群黑衣铜甲尸,则将他们给团团簇拥着。

  有一个单瘦的身影在人群的后面游走,看着极为的眼熟。

  在我目力所不及的林子里,还有着好多身影在晃动,追兵的实力出乎意料的强大,让在这里镇守后路的我,后背的小米汗,一滴一滴地生成,并且滑落下来。

  爱德华男爵在愤怒之后,突然笑了,他说果然是个有趣的人,你竟然能够让可怜的艾瑞克发出这血族诅咒来,想来不是一般的人……哦,我想起来了,有人提过,在这里面有一个叫做陆左的疤脸小子,是黑手双城那个大魔头安插的关系,想来就是你了,不错,不错,你既然在,那么,你们小队的人,应该也都在这里了——用一句中国话讲,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  说着话,我们小队的成员和尹悦等人缓慢围了上来,剑拔弩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