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八章 意外的意外,只恨当初不珍惜

第三十八章 意外的意外,只恨当初不珍惜

  紧急时刻,我翻身一个铁板桥,堪堪避过这一记凌厉的攻击,却被接连过来的一脚,给重重踹在了腰眼处,痛得大叫出声来。如此厉害的速度,来得自然是吸血鬼中的传奇男爵爱德华。

  我一边往旁跌落,一边在心中暗自大骂晦气,就差一点点,我就能够收割掉一个对手的性命了。

  想来就是因为我所中的那血族诅咒,就如同暗夜里的明灯,使得这个家伙能够如此快速地找到了我。如有可能,还是要将其抹去才好。我不敢在地上多做停留,翻身起来,连出了两脚,将抵近而来的爱德华逼退,然后不管这个家伙,朝着刚刚被踹倒在地的老四砍去。

  爱德华自然冲上前来阻止我,然而一道白影闪现,小妖朵朵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身具麒麟胎质的小妖朵朵在格斗上面,是完全可以虐我玩儿的,故而对上爱德华,也算是势均力敌,而我对于老四这两个人,却还是有着足够的自信。或许是与鬼物打交道过多,或许是刚刚跌落坑底被竹签子扎得鲜血淋漓,老四的行动并不是很利落,踉踉跄跄地闪开去,然后朝我挥舞着左手,一蓬黑雾兀自袭来。

  这黑雾乃是鬼力怨气所化,倘若没有功法,中者自然是浑身阴冷无力,头晕眼花,倒地不起。

  不过我却不惧,掏出那震镜,往前一招,并不用呼唤那句引导法诀,里面的人妻镜灵自行运转,将这番黑雾给吸纳入内。这面镜子往日吸收过许多鬼气,前两日又得了一大股神秘力量,自然也是驾轻就熟。黑雾一吸收殆尽,我立即前跨几步,煞星一般,手持匕首,往前使劲儿一挥。

  老四慌忙地伸手一挡,半边手掌都被我给削了下来,洒落鲜血一片。

  十指连心,这几根手指断掉,他自然是杀猪一般嚎叫起来。

  这个青衣鬼面的男子平日里定然也是袍哥会的中坚人物、教内高手,不然也不会随着会中的几大首领前来此处。然而想来此刻的他,定然是十分郁闷,不知道区区一个集训营的学员,为何就如此妖孽,在爱德华男爵的追击之下,还能够像疯子一样下黑手杀他。

  我却并不管面前的这个家伙有什么想法,他们的首席大供奉我都杀得,何况是这么几个小杂鱼?

  当下我手起刀落,跟这个老四过了几招,然后拼着被身后那根坚硬如铁的竹竿捅菊花的危险,一刀将这个家伙的脖子给抹断,飙出许多鲜血来。随着老四的倒地,我回过头来,神经质地笑了,看向了那个挥舞竹竿的高个儿鬼面人。

  因为带着变脸面具,看不出表情,然而这个家伙却在一步一步地往后面退却,心惊胆颤。

  我心中还在想着惨死在这莽莽群山中的那些同学,想着许多本应该生活在这蓝天之下,却已然死去的朋友们,怒火一层高过一层。那个高个儿退后几米,突然感觉不对劲,猛然回头,只见一个如同汤姆克鲁斯的英俊老外,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几米处,嘴唇上面全部是还未干枯的鲜血,一对尖锐的吸血牙突出唇间,使得他的脸容,格外的诡异和邪恶。

  从这个高个儿鬼面人剧烈颤动的身躯,我知道他应该差不多要崩溃了。

  本来作为一个袍哥会的中坚力量,他的心理素质应该不会有这么差劲儿,然而见到我方也出现了吸血鬼,而且刚把他的同伴给吸食完毕,心中自然是处于极度的混乱状态。本来以为能将我给擒杀的爱德华男爵,见到我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,将鬼面袍哥会的高手如同宰鸡一般的杀死,气得大声嗥叫起来。

  他也不多废话,往上面一蹿,顿时身轻如燕,跳入了旁边的树林之中。

  小妖朵朵往前追击,而我则配合着威尔,将这个挥舞着青色竹竿的男人,在十秒钟之内,结果了性命。

  刚刚将这家伙的咽喉割开,气管里的鲜血泊泊流出,我突然感到身体一凉,竟然是那陈启昌的亡魂附在了我的背上,双手卡住了我的脖子——这修行者炼化的恶鬼跟普通厉鬼并不是一个概念,刚刚成型没几天,手上的力道居然坚硬如铁箍,我强行点燃双手上面的恶魔巫手,往后面掏去,立即摸到一坨果冻般的材质,阴森寒冷,然后还有不少吞噬之力反侵而来。

  此乃小术,倘若能够加以时日炼化,或许对我还有一些威胁,此刻我却并不忌惮。

  然而正当我想要将这东西超度归天的时候,突然脑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啸声。

  在我对面的威尔脸色勃然大变,伸手过来想拉我。

  我扭过头去,什么都还没有看到,就被一阵疾风吹到,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给重重推到在湿腐的泥地里。一瞬间,我感觉脖子被紧紧勒着,喘不过气来,窒息,脑子似乎像一锅煮沸的热粥,要炸开了一般,顿时感觉天地都为之一暗,意识往头顶上空飘飞而去,有脱离躯体之感。

  这种感觉有一种死亡的味道,我恐惧之极,使劲儿挣脱,不知道自己到底给什么东西所笼罩。

  就在我胸腹中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,突然我浑身一阵轻松,眼睛终于能够见到东西了,第一眼居然是朵朵,她的脸憋得通红,双手结印,朝着前方推去。我顺着往前看,只见刚才消失在林间的吸血鬼男爵爱德华,居然幻化成了几个影子,游离不定,正在于衔尾追击而来的小妖朵朵缠打在一起。

  威尔在旁边摇晃我的肩膀,声音仿佛在天边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听到了他的声音:“……陆,你没事吧?这个家伙的精神冲击太厉害了,你要是成了植物人的话,那我可就要跑路了啊?”

  我感觉自己的嘴唇上面甜腥一片,伸出手,往鼻子间一抹,上面尽是些不知什么时候流出来的鲜血。我的脑子还在咕嘟咕嘟地冒泡,乱糟糟的一团,不过意识却有些清醒过来,这才知道爱德华之所以厉害,除了他强健的身体和如疾风一般的速度之外,这所谓的精神冲击,也是一招极为厉害的杀手锏。

  传奇男爵,果然手段繁多,厉害非常。

  见我挣扎着站起来,威尔这才放下心,拾起手中的刺剑,剑花一挽,朝着前方的战团冲去。

  这战场之上,容不得半点儿黏糊,我深吸一口气,让肺腑中火辣辣的器官得以舒展,肥虫子去监督布阵去了,我此刻真的就是孤军奋战了,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,沉心静气,然后尝试着用意识,去沟通空间中的“炁”之场域,试图能够让自己的感应变得强大起来。

  当我真的将自己的心思融入场域之中,突然感觉我们这边战场变得生动起来,与黑暗丛林中的各处战斗,彼此都关联起来,那些哀嚎声、惨叫声还有爆豆一样的枪声,都变得就在眼前一般。

  丛林中的伏击开始了,每一个地方都在战斗,在流血,在有人惨叫着死去。

  我看到了刚才紧紧缠着我脖子的那个厉鬼逃向了来路,我也听到了有好多高手正寻觅着声音,往这边跑来。

  最后,我看向了正在于威尔、小妖和朵朵拼斗的爱德华,这个丑陋的吸血鬼披着猩红色的长披风,脸色铁青泛蓝,如同那修罗鬼怪一般,让人很难把他和威尔想象成同一个种族来。即便是三人围攻,爱德华依然能够占得上风,浑身有淡淡的红色光芒,吞吐不定,将两个朵朵洒下的青光吞噬干净。

  这是他以前根本没有展现出来的本领,想来此刻也是被逼得急了。

  我使劲儿摇头,感觉身体好了一些,大声念诵“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”,让九字真言的力量,灌注到自己的全身里来,然后挥刀往前冲击。

  走到跟前的时候,我大声喊道:“诸位让开……”听得我言,威尔和两个朵朵各自散开,我祭起人妻镜灵,顾不得她的疲惫,强行催动上面的破地狱咒,往前断然照射而去。爱德华男爵猛惊,抽身往旁边闪,然而人妻镜灵催动的蓝色光芒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,重重地一蓬,射在了爱德华的身上。

  蓝色的光芒一入体,边缘的金边如同游龙,顺着爱德华男爵的身子萦绕,立即有焦臭的黑烟冒出。

  见到面前这个嚣张的吸血鬼僵直不动,我左手上面的虎牙匕首反握,已然朝着他的胸膛插去。反应过来的威尔也不甘示弱,剑走如龙,从另外一个角度,提前一步刺穿了爱德华的咽喉,而这个时候的小妖也冲上前来,双拳如擂鼓,准备将这个家伙揍成猪头。

 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,如此简单,震镜的定身作用,简直就是逆天的法器。

 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这个丑陋吸血鬼的全身各处突然炸开了许多血口,鲜血飙射到了小妖朵朵的身上去,瞬间引爆。

  轰——

 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将小妖给重重地砸在了泥地里,半个身子都陷入了腐质层中,再也没有爬起来。

  我的虎牙匕首以及雷击桃木钉相继打入这个吸血鬼的心脏,然而口中却大声地叫了起来:“小妖……”

  朵朵也在哭泣:“小妖姐姐……”

  ********

  在我的印象中,小妖朵朵这个小狐媚子,向来都是一个强悍的存在。

  我在集训营中自觉得进步神速,于是夸下海口,朝她挑战,结果我被她妥妥地虐了一遍,更是对她十分放心,也没有太多的挂记。就如同老辈人养孩子一般,总是对幼小的孩子有太多的关心,而对于老大,则更多的是信任。然而我却忘记了,小妖朵朵获得麒麟胎,重修肉身,也方才过了半年多。

  她及时再天资聪颖,再资质卓绝,也终究只是一个孩子。

  她重修的青木乙罡远远及不上朵朵的功力,这使得她更多的时候,不得不依靠麒麟胎的体质,与人拳拳到肉的搏斗,她天生就是个好强而倔强的性子,但是也会无助,也会彷徨,也曾经为自己的青梅竹马奔走千里,却捧着残躯,将泪水流入了心底里,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丝儿柔弱和悲伤。

  可是她在刚刚的那一刻,却被爱德华这个吸血鬼引燃了血液里面蕴含的邪恶之力,猝不及防地击倒在了腐烂的落叶泥土中,悄无声息,再也没有爬起来。

  爱德华最后的疯狂,竟然将小妖朵朵打得生死不知,这怎么能够让我不悲伤、不愤怒?

  在朵朵悲伤欲绝的哭声中,在爱德华“桀桀”的怪笑中,我手忙脚乱掏出来的雷击桃木钉,已经将爱德华的心脏捅上了三四遍。那颗拳头形的恐怖心脏,都已经漏成了筛子。刚才的那一击血爆,似乎耗尽了爱德华男爵的所有精力,他坚韧如钢的指甲紧紧抓着我的背部,力道由重转浅,继而变得柔弱无力,锐利的尖牙本来还想着往我的脖子上凑,然而最后却耷拉在我的肩膀上面,再无声息。

  爱德华死了,血肉模糊的胸口处有腥臭的血和黑烟冒出来,原本苍白的肌肤在萎缩,无数皱纹生成。

  我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,仍然在重复地往这个家伙心口,猛力捅着桃木钉子。

  威尔一把拉住了我,大声呵斥,说你还不赶快去看看你家小妖精?经过威尔提醒,我才骤然醒转,回转过身,朝着陷入泥土中的小妖朵朵跑去。这个小狐媚子深陷在厚厚的泥土之中,腐烂的落叶将她半个身子给遮盖,朵朵一边哭着鼻子喊着小妖姐姐,一边拉着她的手,试图将她给扶起来。

  我跪倒在小妖旁边,手指放在了她红润的樱唇和小巧可爱的琼鼻之间,入手处一片冰凉,并无气息。

  我的心沉沦到了谷底,有一种心死如灰的悲伤在那里蔓延。

  小妖死了么?她再也回不来了……

  我止不住地心伤,一股热流就从眼眶里涌出来,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小妖朵朵就这般轻易地离开了我,离开了我们这个温馨而有爱的团体。她在的时候我习以为常,就如同空气,如同白开水,如同我每天所期待的晚餐,然而当她骤然离去,我的泪水却止不住地冒了出来。

  只有失去,才能够明白那刻骨铭心的痛,才会后悔没有彼此珍惜。

  很简单的话,我现在才明白。
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