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五章 白纸扇逞凶顽

第四十五章 白纸扇逞凶顽

  来人正是我集训营的那一群队友,老赵、秦振、王小加、白露潭,还有额外的吸血鬼,威尔岗格罗。

  他们本来已经逃远,应该在我们之前查探的退路上奔行了,然而此刻的他们却并没有急于逃命,反而是奋不顾身地杀了回来。看着他们身上的累累伤痕,想来在其他的方向,他们也战斗得极为辛苦,我看到王小加的左脸上,甚至有一道婴儿嘴巴般大的血口子翻起,估计是被她用秘法封住了血流,但是看上去却是十分的狰狞可怖,已经破了相;同样的伤势,秦振、老赵和白露潭都有,特别是白露潭,走路都踉跄了。

  然而他们依旧还是义无反顾地回来了,脸上的表情悲壮,有种慷慨赴死的凝重。

  所有的成员中,只有朱晨晨和老光并没有出现,想来他们是在安全的地方,照顾受伤的滕晓和那名昏迷不醒的战士。

  当看到这些队友从黑暗中冲出来的时候,我的喉咙里突然堵住了,眼角湿润,激荡的情绪在胸中翻滚。

  冲在最前面的,自然是以敏捷擅长的威尔。这个来自英国伦敦的吸血鬼健步如飞,几乎如同一道影子,飞快就冲到了我的面前,此刻的他早已没有了最初那温文尔雅的俊朗模样,惨面獠牙,从嘴唇到下巴,皆是淋漓模糊的鲜血,比电视里的那些反派魔王还要恐怖。

  他与地上的我错身而过,指甲尖利如刀,朝着捆住我手脚的那红绸削去。

  哧……

  那红绸并非寻常绸缎所能比,坚韧细密,上面绣有无数符文,附着许多怨鬼,绷直起来,黑气如流水,回旋缠绕。威尔的指甲虽利,但是却也割破不了这东西,只能在红绸上划出一道深刻的白印来。不过威尔已然紧紧抓住了这根红绸,往后扯动,不让那美艳女子将我往回再拖。

  那红绸之上,鬼影缭绕,顺着威尔的双手就往他的身上漫延开去,威尔并不惧怕,回头往地上狂吼,说陆,你这个倒霉的家伙,还不赶快起来?

  后背被磨得火辣辣的我已然趁着这一停顿,右手的热力狂涌而出,将咬得我右手血肉模糊的那具骷髅头,给一举震灭。在其神魂消散之后,我奋力翻身上来,然后与威尔一起,合力将那个女人往我们这边扯动。这美艳女子一双红绸,所凭恃的也就是上面的那怨鬼之力,然而威尔这个所谓的血族,体质本就属阴,而我恶魔巫手偏偏对其克制,虱子多了不怕痒,皆是不怕她的这玩意,故而能够僵持。

  正在与同伴围攻那个白胡子老头的老赵抽出空来,朝着我大喊,说陆左,这个女人是鬼面袍哥会供奉团的第三号人物“十三姨”,她是坐馆大哥的姘头,手段众多,你们务必要小心啊……

  这话刚一说完,拉扯不过我们的十三姨一声冷哼,将那两条红绸给断然放弃,欺身上来,双手一翻,竟然是两套血淋淋的桃木令牌,上面画着各一对阴阳鱼,阴面为银,阳面为金,互成正反,朝着威尔拍来。

  这对阴阳鱼活灵活现,似乎能够跳下来游动,上面的银色让威尔十分畏惧,伸手一挡,手臂上面竟然有升腾的黑烟冒出。威尔中了一记令牌,大声地惨叫一声,躬身往着后面疾退,而我则往前一步,伸手抓住了这截粉嫩如玉藕的胳膊。

  这胳膊温润如玉,捏着滑滑嫩嫩像果冻,整个人都香喷喷的,如同花房,我抬起头,只见此女面露桃花,眼神勾人,不由得心魂又是一荡——啪!就这一刻,我的左脸被那令牌给重重地敲击了一下,迅速地肿了起来。十三姨脸上温柔似水,出手却是极端毒辣,一令牌拍在我的脸上,左膝就往我的胯间顶了过来。

  又一道身影插入我们之间,王小加适时出现,挡住了这一击。

  她一边与十三姨交手,一边大声告诫我:“陆左,小心了,整个狐狸精深谙魅惑妖术,你务必要摒住呼吸,不然总是要被她迷死的。”

  我心中正有无数的儿童不宜和马赛克狂涌而出,听到王小加的提醒,这才知道十三姨精通媚功和诱惑之术,而我自从与黄菲春宵一刻之后,再无良辰,自然是心魂神移,集中不得注意力。此刻我的某处一片冰凉湿滑,显然就是中了这个女人的道。如此丢脸的事情,自然让我大为恼火,使劲一搓双手,悲愤地大喝一声:“有请金蚕蛊大人……尼玛,今天我准你去爆菊!”

  如此怨毒的话语一出,本来享用完同类蛊毒的肥虫子自然屁颠屁颠儿跳出来,闪电一般,朝着十三姨的身下飞去。

  那女人见这货气势汹汹,也吓得大叫一声,一对令牌交错,立刻有一道黄色的光晕出现,将她全身给笼罩在里面,内中有无数符文显现,威力莫名。肥虫子冲到一半刹了车,委屈地回头望来,怯怯不敢上前去,唯有振翅,围绕着这女人身边,寻找机会。

  我心中暗叹,这女人到底是上面有人,随身的宝贝也忒多,让人目不暇接,真难对付。

  那一边,老赵、秦振和白露潭对上白胡子老头儿,却也只能战成平手,根本奈何不了对手。我见战局僵持,心忧独自对抗白纸扇的尹悦,让王小加、威尔、朵朵和肥虫子缠住十三姨,自己则脱身折回,跑到潭边去瞧。

  时间过了差不多四五分钟,我见到在那黑水深潭边,白纸扇与尹悦仍在纠缠,不过罗青羽威势大盛,数十道黑色的游魂在他的身边缠绕,如同魔王再世;反观尹悦,她依旧是野兽一般的脸孔,然而身型却已然恢复了小巧玲珑的模样,在我感应到的“炁”之场域中,之前那股磅礴滔天的气势,此刻已然萎缩了一大半,被白纸扇给压着打,一把特制精钢折扇连天挥舞,让人心惊胆颤。

  就在我从林子中冲了出来的时候,尹悦突然身子一昂,从嘴里面发出了一声清亮的尖叫:“嗷嗷……”

  这一声叫声出现的一瞬间,她身子里那股恐怖的气息又开始爆发出来,那头巨大的畜牲从体内即将冲了出来。白纸扇早就如临大敌,他待尹悦一开始准备爆发,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张刺绣锦帕来,往天空一抛,那手绢一般大小的锦帕上有无数八卦游离,不断旋转,也不落地,将尹悦的这一股气势,给全然吸收入内,一滴也不剩下。

  尹悦被这一吸,浑身剧震,那头畜牲如同人脸的头颅露出了恐惧之色,奋力往回缩去。

  白纸扇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狞笑,双手结印,朝着那张锦帕抓去。

  他显然是要将尹悦体内的这头妖灵,给收入囊中。

  不过我曾听言,这妖灵和人魂息息相关,倘若被白纸扇给收纳,等尹悦回转过来,只怕也就如同潭边的那位日本睡美人一样,再无知觉。既是如此,我怎么能让那个家伙得逞?于是箭步冲上前去,将震镜摸了出来,口中高喝一声“无量天尊”,一大篷蓝光朝着那旋转的锦帕兜去。

  白纸扇早就看到了我的出现,本来也并不在意,哪知我从怀里掏出了这么一个东西,本来蓄势待发的锦帕被我这一通照,竟然停止了转动,软趴趴地掉落下来,顿时怒气万丈,从怀里又掏出一物,随手朝我一甩。

  我瞧得真切,往旁边一躲,却见是一个药丸,生生砸在了我的旁边,顿时有一大股毒雾就冒了出来。

  肥虫子还在树林中纠缠十三姨,我虽然抵抗力强,但是也不敢尝试这诡异莫名的东西,硬着头皮冲上前去,口中默念九字真言,右掌击出,左手则扶住往后倒下来的尹悦。白纸扇见我有一种要肉搏拼命的节奏,嘴角抽动,一阵冷笑,大叫好胆!既然如此,先把你弄死了,炼制成灵,也好补齐我的损失。

  他的折扇往前一递,重重地打在了我虎口处,一阵过电一般的疼痛从我的手中传来,让我眼睛一红,忍不住大声嘶吼起来,抱着回复了女性模样的尹悦,往回退去。

  白纸扇急追不舍,眼睛眯得狭长,那折扇打开来,每一根精钢扇骨上面,都有着尖锐的金属刀尖。

  我拉着一个人,哪里是这个家伙的对手,就短短的几步路,我的胸口就被这个家伙给划上了三道口子,鲜血淋漓,伤口处又麻又痒,而且还火辣辣的疼,显然是喂了毒药。就格斗而言,我在白纸扇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孩子,尽管我把尹悦推倒在一处草丛中,然后欺身上前,与之拼斗,我甚至发动全身的感应器官去体会集训营中所学到的炁场反应,然而每秒钟的持续,都代表着我身体又多了一道道血淋林的口子。

  白纸扇似乎并不急于杀死我,而像是逗我一般,猫捉老鼠,将我弄成了个血人,然后哈哈大笑。

  失血过多的我感觉到有一丝冰冷,正在迷茫之中,暗处突然飞射出一颗澄黄可鉴的佛珠,重重敲击在了罗青羽的折扇之上。

  轰——

  巨大的能量波动,骤然爆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