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九章 信任和抉择

第四十九章 信任和抉择

  这具僵尸从青铜棺樽中缓慢爬起来,睁开眼,里面有着慑人心魂的魔力。

  我无法用言语来跟诸位准确地形容我所遇到的这种感觉,若强行描述,就如同我的脑子被一把大锤子重重敲击,完全一片空白,什么都没有了一般。这法门,跟死去的传奇男爵爱德华所拥有的精神冲击,如出一辙。当我意识恢复的时候,看见慧明全身金光大放,濯濯生光华幻彩,手持着佛珠,正在与这具干枯的僵尸,战作一团,好不厉害。

  我双手撑地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倒在了泥地里,身边是被那些红线牙签小鱼折磨得奄奄一息、不知死活的武田直野。我发现我已经联系不上金蚕蛊了,边界那个朦胧的阵法将我们与整个世界都分离开来,如同两个不同的位面,金蚕蛊与我息息相关的那种亲切感,被生生地割裂开来。

  我突然感到好冷,这里面既有失血过多所来带的体温下降,也有一种安全感的丧失。

  朵朵不在我身边,小妖朵朵已然沉眠,就连可爱的肥虫子,都与我分属两个世界。

  作为一个养蛊人,我自然知道什么是我的根本——没有我的这吉祥三宝,我可以说我真的什么都不是。在那一刻,我显得是那么的无助,双手撑着冰冷潮湿的泥土,我的手不停地在颤抖,嘴唇腥甜,一抹,才发现自己的鼻子不知道为了什么,什么时候,冒出来好多血来。

  这血粘稠不化,并不像是普通的鲜血,而是那陈积许久的脓血,有一股膻腥的臭味。

  我尽量睁开眼睛,扩展我那模糊的视界,我看到了慧明正在与那具从青铜棺樽里面跳出来的僵尸在拼斗。人与人相搏,无非就是拳拳到肉,稍微精彩一些的,也就是各种眼花缭乱的招式,出不得什么彩头,然而这人与非人之间的交锋,确实是大放光华,让我虽然不喜慧明这老和尚,但是却也对其一身的本事,不由得心生佩服,大为赞叹。

  那僵尸其实并不算高,它仅仅就只有一米四五,如同一只大猴子,不知道过了多少的岁月,使得它几乎已经完全脱了水,仿佛就像一幅骨架宽大的骷髅上面,蒙上了一张人皮子,这样的形象,便让人感觉十分恐怖;许是在青铜棺樽里面待得太久,它浑身都长着一指粗的绿毛,铜绿幽蓝,又显得十分杂乱。

  它与其他的僵尸所不同的是,除了牙尖嘴利,指甲尖锐而修长之外,在它的身体周围,萦绕着一种沉淀不去的黄色能量圈,层层变幻。这种光华犹如彩虹,诸般色彩,其形状仿佛我们常常在神话剧中,诸天神佛后脑瓜子上面的那种佛光,那是一样一样儿的。

  不过诸佛的光芒,乃觉悟众生,犹如太阳破除昏暗。

  《念佛三昧宝王论》卷曾有云,曰:“金山晃然,魔光佛光,自观他观,邪正混杂。”若这么说,它这萦绕身边,忽黄忽黑的能量圈场,便是那与佛光一个级别的魔光。倘若如是,这具已入魔道的僵尸,那绝对是让人恐怖的存在。

  难怪在这深潭中镇压它的古人会作出如此诸番布置,又将这一大片区域都作了阵法,想来就是怕其逃出青铜棺樽,出去丛山,为非作歹,遗祸人间。

  然而也就是如斯厉害的一个人物,方显得慧明的真本事来。

  他之前与自家徒弟罗青羽的拼斗,并不出彩,然而此时,却也是如同佛陀罗汉附体,遍体生光,氤氲盈身,与这敏捷而恐怖的黑潭魔尸正面交锋,却并没有落入下风,双拳相交,立刻有大股的气劲爆发,沉闷声如雷轰鸣,轰隆隆,轰隆隆,这声爆在整个阵中回荡,让人站立不稳,只想趴下来。

  就格斗而言,慧明老和尚的速度算不得快,刚刚与白纸扇火拼一场的他有伤在身,并没有满场地跑路,而是将门户守得极为森严,不时出拳应对,反而是那具黑潭魔尸,它并不以力量压倒,而是蹦来蹦去,十足一个活脱脱的大猴子。

  黑潭魔尸似乎有些畏惧慧明缠在右手上面那串佛珠子,两者每一次撞击,都不由得浑身发颤,如同电击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两人闪电一般的交手已然持续了好几分钟,互有胜负。

  不过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,活了近八十岁的慧明终究还是年老体衰,而对手却是个不知道在这养尸地封印了多少年岁月的魔物,自然不能够跟这种东西比持久,他在又一次大喝一声“统”,此真言能够在遭遇困难时反涌出强烈的斗志,有誓不罢休之感,然而贾老先生却有一种后力不继的虚弱感,一边勉励抵挡,一边朝着白纸扇和我大声喊道:“你们两个再不上前相帮,是想等着被各个击破,依次赴死么?”

  白纸扇听到刚才还跟自己打生打死的师父求助,脸色数变。

  以他的聪明,自然知道慧明若是躺下了,自己一定就是下一个死去的人。在这恢弘大阵难以破除的当下,不管之前有如何仇怨,暂时的合作似乎还是很有必要的。他到底是一方枭雄人物,行事毫不脱泥带水,大叫说好,我来助你,暂且放下争端,共同将这怪物镇压了再说。

  此话说完,他折扇一展,飞跃过前面的浅浅溪流,朝着场中强冲而来。

  作为仇敌的白纸扇都能放下争端,前来共谋敌手,我自然不可能破坏这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,然而此刻的我已成鸡肋,除了浑身这二两气力,并不所长,但是为保和谐,也只有硬着头皮冲上前来,也不主攻,围绕在身边打打太平拳,做回酱油党而已。

  有了我们的加入,特别是白纸扇的强势回归,场面才没有一开始的那种凶险——罗青羽虽然是腐烂之身,如同僵尸,但意识完好无损,且身体已然被改造成了一个盛放鬼力怨气的巨大容器,比之前那青衣少年所挥舞的招魂幡还要厉害,里面可容纳许多亡魂,本身就是一件法器,纯以肉体力量和强度而言,似乎并不输那黑潭魔尸多少,而他身边周遭的那些鬼魂黑气,更是与那魔光纠缠,不分你我。

  不过,那黑潭魔尸的厉害,却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,它的皮肤坚韧,骨骼如同钢铁铸就,竟然有所向披靡之威势,场面依然凶险,即使是我这种打酱油的角色,也屡次遇险,差一点就丢失了性命。

  三人合拢,又战了好几分钟,白纸扇在与这头恐怖魔尸拼得筋骨发软,却瞧出了一丝空隙,一边坚持,一边与往日的师父作探讨,说这魔物虽凶,但似乎最大的凭恃,却是来源于它身后的那魔光,给它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巨大力量。如果能够将这魔光转移,那就是釜底抽薪,如同没了汽油的跑车,这魔物便再也凶狠不起来了……我们得想想办法,将其魔光震散。

  这理论过于深奥,我插不上话,只是闷着头在旁边牵制,慧明却是眉头一扬,说此话怎讲?

  白纸扇“刷”的一声,用精钢折扇挡住了黑潭魔尸的一抓,那似金似丝的扇面顿时出现了几道细碎的裂痕,脸上恼怒,嘴上却说道:“看见那边躺着的女子了没有?我之所以追逐她,想要将其擒获在手,其实是因为她乃上好的阴灵鼎炉,与之双修交合,可驱除我身上的负面作用,堪称妙物;其二,她身体之中自有一股藏纳汇阴的源泉,可以吸收许多杂质不全的能量,将其炼化——我们倘若能够将这魔尸引到她身旁,持金刚萨埵降魔咒,以蕴集至理的宝瓶印震之,定能够将其魔光能量的源泉迫出体内,完成转移……”

  听到此话,我不由得转头瞧向了那水潭那边,看着那个美丽得如同天使的睡美人,心中震撼。

  果然不愧是智多近妖的白纸扇,居然能够在短暂的时间里,就想出了可行性如此高的办法。

  只是在同一时间里,慧明的眉头却仅仅蹙起来。

  我传承的十二法门中有九会坛城的真言记载,这会儿自然想起来他为何皱眉——作为“我心即禅”的至高境界,宝瓶印的结法需要凝结全身分毫无论的力量,引导宇宙空间中虚无缥缈的能量,作为最强的一击。此印打出之后,不论效果,发印者俱天昏地暗,力量丧失,短时间内如同赤裸的羔羊,任人鱼肉而不能反抗。

  这几乎是同归于尽的生死招数,而且也是不到一定境界,望尘也莫能击出的一记大招。

  不管他们两人会不会,反正以我目前的能力和阅历,以及平日里所修行的境地,是绝对凝聚不了体内每一丝力量,引导身周那些莫测空间的无数能量,做出这惊天的一击来的。

  既然我不能,那就只有他们师徒二人,倘若我们是手拉手的好朋友,自然没有争端,然而此刻的两人形如敌寇,彼此都恨不得对方死去,谁会肯舍己为人,做那傻乎乎、必死无疑的活雷锋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