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章 主动脱衣的女人

第四章 主动脱衣的女人

  六月末的时候,堂妹陆婧就打电话过来,跟我说她考上了洪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,请我回去喝升学酒。

  所谓“升学酒”,就是考上大学了,要像红白喜事、婚丧嫁娶一样摆酒,亲戚朋友过来庆贺。洪山大学是国家重点的一本大学,对与我小叔家,自然是隆重之极的事情。小婧能够考上这个学校,说明她在这一年以来,读书是下了死力气的。很多时候,人只有吃过了苦头,方才能够明白努力的必要。不过我小叔一家人都十分感激我,感谢我帮小婧所做的一切,这酒席按理说我是头席,自然要参加。

  不过我现在这个情况,可不敢就这么回去,要不然我老娘日夜担忧,绝对会把我唠叨死的,于是我推说这边的工作实在太忙,顾不过来,等她过南方省来,我再去给她接风洗尘。

  为了怕我小婶子有想法,我还特意打电话给我小叔说了这事,然后打了一笔钱回家,嘱托我母亲包了一个大红包,随份子。

  人活于世,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,很多时候,这些人情礼数的东西,你必须要做,而且还要照顾周全。因为我虽然不在家里,但是我父母却在晋平那片土地上生活了一辈子,如果有些礼数没有做足,跌了面子,到时候背后被指脊梁骨的,是生我养我的父母,不值当。

  而东官这边,风轻云淡,我日复一日,小心而努力地按照《正统巫藏-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》中所叙的法子行气,并且积极配合疗养院的专业医生,进行科学系统的复健和检查。

  通过持续不断地努力,我的双手终于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图灵活行动,而不是和以前一样,想做什么,要么叫朵朵,要么叫小妖,整个儿就像个颐指气使的地主老财。

 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积累和思想转变,我感觉自己终于不是那么浮躁了,也能够想清楚很多事情的本质,学会了以旁观者的心态,去看待问题,分析问题。《镇压山峦十二法门》这本书,我无聊的时候又在脑海里面过了几遍,越来越能够带入作者的想法去思考,原本觉得荒诞不羁的部分,现在却是越发地甘之如饴——很多时候,我们都会对某些东西断然下了定论,然而过断时间回过头去看,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。

  这段时间里,小妖朵朵的变化让我有些不是很适应——她变得乖了,有时候不怎么说话,一坐就是几个钟头,一动不动,不知道是在修炼什么高深的法门,还是纯属发呆,有时候她还会古怪地笑了起来,噗嗤一下,让我摸不着头脑。

  朵朵和小妖朵朵轮流照顾我,当然,上厕所的时候还是请了护工。是女的,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人家面无表情地工作态度,又让我无地自容,感觉自己似乎想得太多。

  不知道怎么的,日本妞加藤亚也偶尔也会跟我打电话,日本人说中文,倘若是男人,自然觉得十分粗鄙难听,然而女孩子说起来,却另有一番味道,何况她还是一个漂亮温柔的美女。不过她大多还是跟我谈工作,就是关于捐赠建校的事宜;当然,聊得多了,也会聊一些私事,亚也会跟我谈起她的弟弟原二,那是一个倔强而固执的少年,小时候总是拖着鼻涕,跟在她后面叫琴绘姐姐,后来就变了性子,不过对她的感情却一直没有变……

  我把加藤原二死前的情形和话语,跟亚也讲过好几遍,她回回听得都泣不成声,眼泪似乎能把电话给弄短路了,然而却害怕错过什么细节,又反复询问。

  电话大多了,便彼此熟悉起来,我记得白纸扇提过,说亚也身体内能够吸收各种能量,算是一种很不错的修行资质,而且她身体里有那神秘黑潭魔尸的源泉魔光,凭空得来这么一个宝藏,不知道利用,有可能会被人惦记。我跟她提及此事,她表示知道,并且已经在找寻一些高明的神官,看能不能够学习一些阴阳术。

  当然,我也只是提醒一下而已,加藤原二如此厉害,他们家族对这个自然也是十分有研究的。

  日子依然在继续,我每天下午两点到五点半,就会在茅晋事务所的办公室里面坐班,帮忙应付一些慕名而来的客户。我虽然集中不了力量,然而感应却越发灵敏,比之以前,更能够把握客户的心理,以及风水玄学之道,除了自家十二法门中所传的内容,我也会买一些风水、经济、国际贸易以及更多产业相关的书籍来钻研,或者让小妖朵朵读给我听,尽量让自己显得专业一些。

  现在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,类似风水的书籍很多,有的东西其实还是可以研究的,当然,真正的门窍,别人也未必会写到书里去,将自己的饭碗砸了,没了饭吃。

  出书这东西,无外乎是名和利,将自己的身价高高抬起而已。

  我有的时候还会与杂毛小道、铁嘴张艾妮一起探讨,提高业务,遇到不懂的地方也虚心学习,并没有把自己的架子端得高高,仿佛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。关于张艾妮,我有一个问题——相处得越久,我越发觉得杂毛小道从街头找回来的这个中年女人,似乎很不简单,学识渊博。

  当然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过去,以及不能说的小秘密,我也不想追究。

  日子就像流水,或许平淡,但是却终究是我最爱的生活。

  七月初的一天下午,阳光炙热,我将窗帘关得紧紧,透过帘布的缝隙,瞧着楼下穿梭行走的人群,感叹生活的不易。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,这些人奔波忙碌,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情,劳累一天,甚至有人还仅仅只是在温饱线上挣扎,相比较而言,我似乎又是极为幸运的那个。

  我的办公室依旧是花房的模样,小妖每天负责打理,经过青木乙罡梳理过经脉的植物长势甚好,我办工桌旁边的一株兰花,有一个客户竟然提出来用十万的价格买走,真的是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  刚刚送走一位唠叨得让我想揍人的肥婆,我清静了一会儿,桌子上面的内线响了,我看了一眼在会客区的茶几上正在教朵朵练习书法小妖,接通,电话那头传来了苏梦麟的声音,他告诉我有一个特殊的客人前来这里,说是大明星关知宜介绍过来的,问我要不要接待一下?

  我考虑了一下,点头,让他把人给我带进办公室来。

  过了一会儿,办公室的门敲响来,传来了苏梦麟的声音,我让人进来,门被推开了,走进来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年轻女人来。这个女人算不上很漂亮,然而她温婉淡雅的样子,和得体时尚的打扮,却将她衬托得十分有气质,让人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种。

  我的办公室整体偏暗,只有办公桌上面的台灯开着,将办公区域照得一片昏暗。威尔这个家伙本来是在角落的沙发上睡觉的,听到有客人来,便立刻跑到了我的身后,束手站立,像个英国管家,又或者《教父》片子里面的保镖,十分的有派头。

  苏梦麟热情地跟这个女人介绍,说我们陆先生在你询问的那个领域里,整个东官城,他要说第二,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,妥妥的头把交椅。刘小姐,你来这里就算是找对人了,放心,不管有天大的事情,只要我们陆先生接下来,都会烟消云散的——你看他后面的那个老外帅哥,英国灵学会的成员,现在也就只是给我们老板做跟班的资格。好,你们聊,我先出去忙了。

  这个年轻女人有些不放心地退了一步,堵住门口,看着我们这龙潭虎穴的派头,犹豫了一会儿,说我这个东西比较隐私,能不能找个女先生,或者人少一点?

  苏梦麟有些为难,说我们这里的女性咨询师出外勤了,而且她也不擅长你说的那一块儿……

  我见这个年轻女人有些顾虑,将轮椅推出办公桌前,跟她商量道:“讳疾忌医,这是《扁鹊见蔡桓公》中的桥段,世人警鸣。这样吧,我让威尔出去,我们再谈吧——请相信我的职业道德。”

  听我说得严肃,又看到了会客区两个正在做功课的小屁孩子,她的戒心放松了一些,伸出手来跟我紧握:“傅小乔,久闻陆大师的大名……”

  她倒是知道我的名字,想来刚刚的表态,似乎因为外人在而已。

  苏梦麟和威尔走出门去,我将她带到了会客区的沙发前坐下,朵朵乖乖地端来一壶茶,给我们各倒一杯龙井,然后与小妖转移阵地,跑到办公桌那边去,继续功课。

  待她坐定,我跟傅小乔聊了几句轻松的话语,然后问她有什么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?

  傅小乔脸色开始变得有些白了,贝齿紧紧咬住自己红润的嘴唇,很纠结,沉默了差不多两三分钟,她鼓足了勇气,说陆大师,你是高人,我也不瞒你,直接给你看吧。

  说完,她双手交叉,居然把衣服给脱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