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九章 隐忧

第九章 隐忧

  当天晚上诸人俱欢颜,杂毛小道喝得酩酊大醉,最后还是顾老板的安全助理阿洪把他送回了家里。

  临走的时候,李家湖找我私下谈了一下,如他所说,他并不是很乐意雪瑞加入事务所,正式面对这个残酷的社会。雪瑞这个年纪,最需要的是接受更高学府的深造和学习,在当今这个竞争不断激烈的社会里,没有经受过那种人文和自由气息熏陶的女孩子,会变得很没有竞争力——不过事情既然如此,还请我好好照顾一下她,雪瑞是他和Coco唯一的女儿,从小身体又柔弱,他总是有些不放心的。

  我点头,说这个我省得,平日里我定会多加注意的。

  李家湖说他在南城一个环境和安保措施都不错的小区,买了一套高层复式,雪瑞一个人住有些孤单,那孩子性子又变得要强起来了,不肯用保镖。他有一个想法,就是请萧道长和我搬过去住,一呢算是他作为合伙人对于事务所负责人的一种福利,二来也有我们两个的保护,雪瑞也不会出什么事情。

  我摇头,表示我们在东官有住的地方,搬来搬去比较麻烦,而且我现在还住在疗养院呢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院,不过我们事务所几个女职员都是租房住,张艾妮、简四还有小澜,要不然把福利发给她们吧?

  李家湖不乐意,不过时间有限,说改天再跟我讨论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并没有去疗养院的复健室进行常规的锻炼,而是让小妖推着我来到疗养院最高处的一个亭子里。看着秀丽的风景,我深呼吸,开始尝试让体内那股热流,往下半身流去。

  所谓行气或者热流,这是一种道门巫家观想的法子;武学或者体能练至一定境界,也会产生这种感觉,也就是所谓的气感。气功师所秉承的这些东西,知道的人知道,不知道的人不知道,靠的是悟性,一种对身体、对人生的体悟,便是师傅也只能引导,传授不来。

  山阁老在怒江深谷地府的石床上留下的行气法诀,总共分为三条道路,其一起于小腹内,沿脊柱上行,上达项后风府,进入脑内,复行巅顶,途经长强,陶道、大椎,哑门、风府、脑户、百会、水沟,神庭各穴,返行一圈,为周天一回合,此乃阳脉之海;其二亦起于小腹内,沿着腹内脏器,向上经过关元等穴,到达咽喉部,再上行环绕口唇,通行五官而回,此乃阴脉之海;另外还有一法,起始于足底,乃足阳明内经法,为偏脉——如此说明,未免太过晦涩,便不予细说,我前两路可缓慢运行,温润经脉,后一路因为瘫痪的原因,并不能够联系,唯有期待时间的推移。

  因心有所感,我将前两路法门反复运行十二遍,也即是十二个周天,感觉自己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。

  我以前虽然厉害,但大部分都是硬功,或者是依靠金蚕蛊给我带来的力量,以及双手被诅咒而形成的威慑、杀伐之力。这样的力量,或许能够堪比杂毛小道的气力,但终究是旁门左道,根基不牢,再高的大厦都是摇摇欲坠的样子,算不得心底沉稳。黑水深潭一战,那潜意识将体内每一分力量都榨压干净,导致我现在瘫痪不起,此番重新修行,有了这法门,也算是浴火重生,将底子打得牢靠。

  我相信,经过内外兼修的自己,一定能够如同凤凰涅磐,比以前华而不实的我,更加厉害。

  小妖在我身边静立,说实话,这个小狐媚子不说话的时候,显得格外美丽,沉静中,有着一种让人爱恋的力量。我能够感觉到她的麒麟胎身,每时每刻都在与外界,与我们肉眼看不见、炁场不得闻、唯有如林齐鸣那日用传功法螺讲课时才会体验到的世界作交流,小妖正在逐渐强大,虽然缓慢,但是坚定,从不停歇。

  或许有一天,小妖朵朵的成就会比我,比杂毛小道更加高远,她并不用再去找寻什么靠山,而与之相反,她甚至可以成为别人所依赖的对象——事实上,这两个月以来,都是小妖朵朵在照顾我。

  这个泼辣嘴犟的小狐媚子,已经渐渐长大了,变成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少女。

  下午的时候我去事务所,看到有老万和小俊两个家伙在我办公室里进进出出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小妖推着我来到门前面,雪瑞正好走出门口来,手上面捧着一小盆仙人掌,看到我,快乐得像个小喜鹊。兴奋地问我,说陆左哥,这间办公室是你布置的啊?简直是太棒了,这哪里是CBD里的格子屋啊,简直是城市里最美丽的植物园,你是怎么做到的?你知道么,我拿来的这些小盆栽,全部都没有用到哎——太棒了!

  我不敢居功,隆重地推荐我身后这位后现代设计师,陆夭夭小姐,都是这个丫头通过淘宝网购,祸害了不少银子才弄出来的,花花草草的,太多了,我其实是不喜欢的,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。

  雪瑞听我这么一说,顿时满眼都冒小星星,跑上前来跟小妖朵朵好是一顿崇拜,拉着这小狐媚子虚心请教。小妖也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丫头,听到雪瑞这一番夸赞,便是骄傲得将脑袋高高昂起。对于这办公室的布置风格,她听多了我打击她的话语,雪瑞这一番毫不掩饰的崇拜一出,顿时心花怒放,觉得找到了知己,便与雪瑞叽叽喳喳,聊起了设计理念来,颇为开心。

  雪瑞拉着小妖,说她搬进了这办公室里来,需要重新布置一下办公桌,拉她去参谋一番,免得破坏了她的一番苦心,小妖欣然前往。

  老万见我没人理,便要推着我进办公室,一同进行参谋。不过我是个随意而安的人,并不介意,便让她们女孩子忙去,我去杂毛小道的办公室坐一会儿。进了杂毛小道办公室,这家伙居然在打盹,宿醉未醒的模样,见我进来,连忙站起来,接过老万的手,将我推到会客区的沙发前面坐下,拿起茶几上面的陈茶,猛地喝一口,摇摇头说老了,喝点酒,到现在还没清醒。

  我见他一副惊吓慌张的样子,说我又不是查岗的,再说了,你他娘的自己就是老板,怕个毛?

  他摇摇头,说没有怕啊,就是打个盹而已。

  我说你昨天喝得烂醉,我就不想说你了,你让雪瑞跟我挤在一起算什么个意思?你天天出外勤,这个办公室长期空着,让雪瑞在这里不行么?又或者像威尔一样,让雪瑞在外面办公大厅做事,也是一样的,我估摸着你小子没安什么好心思,还不快快招来?

  杂毛小道嘻嘻笑,我还不是为了老兄弟你的终生性福?你看你跟以前那个女朋友分手这么久了,长期这么憋着也不是一个事儿。这玩意,憋着憋着就会变态的,还如不着一个双修伴侣,白天忙碌,晚上嘿咻。我觉得雪瑞这个妹子不错,又漂亮,肤白貌美,又是同道中人,给你们创造机会而已……

  这个家伙满嘴扯闲篇,我跟他笑闹两句,便不再言,谈起工作。

  杂毛小道告诉我,上次我给他介绍的那个叫做郑立章的商人,可能有些麻烦。可以肯定,他一定是惹到什么高人了——其实使出几瓢大粪的下作手段,也不算是什么高人,最重要的是这类人懂也只懂一些,而且隐秘,防不胜防,这就有些麻烦了。他跟郑立章约了一个阳气十足的日子,给他先除去煞气。

  谈到这里,我突然拉着杂毛小道的手,说老萧,我们是兄弟,说老实话,我体内的这个东西,到底是什么?

  杂毛小道一愣,说这件事情,虎皮猫大人不是说过了么,最好不要问。

  我呸一口,说那肥厮的话语,有几句算得真?我知道你们私下有过讨论,你直接跟我说,免得我心中焦急,胡思乱想的,倒是变得疑神疑鬼,更加麻烦。

 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,说陆左,我和虎皮猫大人确实有过一些想法:你家这小肥肥,是经过不为人知的方法提炼而出,是蛊中之王。什么是蛊中之王?绝对不仅仅只是它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它隐藏着很多秘密,等待挖掘,就像你这次昏迷前燃烧所有的潜力,便是它在作怪,它有着另外一个意识,是潜意识,很凶恶的东西。目前来看,还没有影响到你,所以我们还不好做判断,你自己要小心,强大自我的意识,不要被那违背本心的东西,给困扰到了……

  我和杂毛小谈了很久,心情沉重地回到我的办公室,发现差不多都布置好了,原本的办公桌挪动了一些,侧面则是雪瑞的,而此时,她正和小妖朵朵趴在电脑前逛淘宝呢。想起明天跟傅小乔约好的见面,我就头疼,突然想起一事,便问雪瑞,问她在寨黎苗村待了那么久,懂不懂蛊啊?

  雪瑞回过头来,笑吟吟地说道:“当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