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章 暧昧

第十章 暧昧

  雪瑞当初去缅北的寨黎苗村,我给她的劝告,就是最好不要由她师父罗恩平送着去。

  之所以这么说,我其实留了一些小心思的,不过估计冰雪聪明的雪瑞也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——当初蚩丽妹将多年炼就的青虫惑给了雪瑞,想必就有一些传承的意思,后来又让雪瑞在半年后独自回去,名为医治眼睛,实际上的情况,或许便如我所猜,想收一个徒弟。

  跟我们小学到大学不一样,老辈人对传承这个东西,讲究得比较严苛,雪瑞既然拜入了天师道北宗罗恩平的门下,那么再入蚩丽妹门墙,双方长辈都有疙瘩,所以我才会说这么一出。只是不知道雪瑞在寨黎苗村的那几个月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获得了多少机遇,这些因为涉及私密,我昨日倒是没怎么提及。

  我甚至都没有问那头吉娃娃的情况。

  听到雪瑞肯定的答复,我便知道她必然是得到了一些好处,食指敲敲桌面,让她仔细说来。

  雪瑞清了清嗓子,却并没有开口,而是扭过脑袋去,过了一会儿,她平伸左手,拳头张开的那一霎那,我看到了一条青白色的软虫。这小东西只有尾指大,身下有许多细密的触足蠕动,粘稠发亮。我像地铁里被摸屁股的小妹儿一般,失声叫了起来:“青虫惑,蚩婆婆居然将这虫子,传给你了?”

  雪瑞得意洋洋地笑,说那当然,我师父说了,当年她只身进入苗疆,打遍苗家十三峒,几近无敌,然而却只一招败,于你太师祖洛十八之手,终生引以为憾,再没重回中国之地。她老人家走不开,但是却找了我这么一个女弟子,衣钵传人,定要跟你比斗一番,将你踩踏下去,也好消得她心头仇怨,我太弱了也不行——毕竟你这个家伙身体里面,可有着金蚕蛊这般的存在——所以这才将青虫惑传予了我。

  她围着我绕了一圈,说哪知这次回来,才知道陆左哥你参加国家什么官方行动,落了个半身残疾的下场,金蚕蛊也沉眠不见了,哪里能够跟你斗得蛊,于是守在身边,等待你好了,再拼斗一场,也好交差不是?

  看着这个骄傲的小公主,我摸了摸鼻子,说雪瑞,你改投师门,罗老先生什么意见?

  雪瑞笑了,说她师父可开明着呢,当初她去缅甸的时候,老头儿就跟她交代过,说那蚩丽妹是一代奇人,倘若她有收徒之意,绝对不要犹豫,纳头便拜。规矩是死的,可是人却是活的,本事也是自己的。老头儿还说多一个师父,就多一个靠山,女孩子家家的,关系多了,才好在这个圈子里面混。

  我平摊双手,说你当初发下宏誓,现如今果然是一言成谶,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够走狗屎运了,但我好歹也是个蛊二代,小妮子你倒是步步走红,势不可挡啊!

  每个蛊师都有着秘密,我也不再跟她聊细节,只是将傅小乔的这个事情,说与雪瑞知晓,问她师父蚩丽妹有没有跟她说过这些东西。

  仔细听完,雪瑞表示不知晓,不过这没关系,等人过来了再看,说不定她的青虫惑还会有办法呢?我看着她白嫩手掌上湿漉漉的青虫惑,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突然就问了一个问题:“雪瑞,你这虫子,平时是从哪里出入的啊?”这话说出口,我立马后悔了,而雪瑞的脸色则像蒙上了一层红布,颊生飞霞,红艳艳似火,瞪了我一眼,说呸,要你管?你自己不是有一个么,问什么问啊?

  雪瑞在我额头上面敲了一下子,自己忍不住笑了,拿着办公桌上面的卡通马克杯,跑去茶水间。

  我很无辜地揉着脑袋,这小妮子的手劲很大,我的脑门儿生疼,看到小妖朵朵笑得花枝乱颤,很无辜,可怜巴巴地抱怨,说我一变成废人,你们这些家伙,个个都来欺负我……

  小妖翘着嘴巴,媚眼儿如丝,指着我娇嗔,说活该,你就是一个欠揍的家伙,比杂毛还可恶!

  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茅晋风水事务所在会议室正式召开了一个内部小会,将新入职的雪瑞,和正式以职员的身份加入事务所的老外威尔岗格罗,介绍给所里面的每一个成员。这段时间事务所各种忙碌,对于新成员的加入,大家伙儿自然都是表示欢迎的,而且在我和杂毛小道的支持下,简四重新做了财务报表,将本季度的季度奖金提前给予了发放,顿时引来了欢呼声一片。

  当天晚上的欢迎晚宴我也参加了,不过并没有饮酒,也没有随着大部队移师贩量式KTV,继续狂欢。

  我问了一下雪瑞的住处,她告诉我目前仍然在住酒店,她老爸新买的房子虽然已经布置妥当,但是仍然欠缺一些东西,她还提出让小妖去帮她弄一下,不然简直没法住人。对于这位大小姐的问题,作为一个睡过大通铺、天桥洞的男人,我表示很无解,不过小妖朵朵似乎有做设计师的嗜好,当下就坐不住了,连夜便要赶过去,而朵朵最近很黏小妖姐姐,也要跟着去。

  好吧,这女人一扎堆,简直就不让男人好生过活了。

  好在还有威尔岗格罗这个不领工资的保镖在,我倒也不是很担心安全的问题。

  次日,我早早地去了茅晋事务所,发现茶水休息室里,杂毛小道正跟前台小澜聊得热切,见威尔推着我进来,他打住了谈话,问我为什么过来得这么早?

  我看他和小澜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,不禁暗笑,不过也并不点破,让小澜给泡一杯醒神的菊花茶,支使开后,我看着桌子上面的水晶包、虾饺等一应广式早餐,拈一个来吃,说你丫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么?怎么这漂亮的前台就落入你的手里了,这让把小澜奉为女神的老万和小俊,情何以堪?你这算是潜规则么?

  我一边嚼着美味的早点,一边数落他,杂毛小道见我吃得飞快,忙过来护住一些,说你这个小毒物,人家给贫道带个早餐,你丫吃得哪门子飞醋?你这个禽兽不是有雪瑞了么,难道你对小澜也有意思?

  我们两个边吃边互损,当桌面上的早点一扫而空的时候,我开始跟杂毛小道商量起今天预约的这位客户来。我说我曾在怒江的一个山洞里,研习过一篇巫蛊之术的总纲,似乎隐隐有一些线索,但是我目前还是没有什么头绪,傅小乔这病症,吴临一告诉我这整个身体已经变成了蛆虫的培养皿,是没得治的,不过我还是寄希望于雪瑞身上来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我真不忍心一位年轻的女性,在生命最好的年华,就这样黯然凋零了。

  杂毛小道取笑我怜香惜玉,我并不否认,这世界上,最值得人尊重的,无非就是生命而已。

  然而我虽然来得早,但是傅小乔却并没有如约而至,一直到了下午四点,她都没有出现,这让我有些担忧。其间我也接待了几位客户,并且顺带着把雪瑞带上岗位。

  事实上,我们目前开展的业务,跟杂毛小道之前在大街上摆摊所做的事情,是一样一样儿的,所区别的也仅仅是客户稍微高端一些,而且价格也比较黑。因为苏梦麟采取的商业模式,我们现在基本上着眼于楼盘开发、风水咨询以及帮人消灾之类的主业务上面来,客户开始逐步减少,盈利反而逐渐增高。雪瑞师出名门,而且还被罗恩平引导开了天眼,又跟蚩丽妹学了不少本事,身兼众家之所长,对付这些并不是很吃力。

  有的时候,她反而要比我更加利索一点儿。

  雪瑞唯一的缺点,就是太过于年轻和面嫩了,很多客户看到这么一个美丽的小姑娘,都会下意识的不信任。

  不过年轻,也正是茅晋事务所成员的主要特点。

  对于雪瑞的成就,我这个没有师父的可怜娃儿,表示十分羡慕嫉妒以及恨,各种哀怜。

  差不多等到我们准备结束的傍晚时分,我办公桌上面的内线响了,苏梦麟告诉我,说那位傅小姐过来了,问我要不要见一下?我一天都牵挂着这件事情,听到消息,连忙让她赶紧进来。过一会儿门被敲响,傅小乔出现在门口,跟身后的一位中年女士说道:“潘姐,我进去就好,一会出来。”

  略显憔悴的傅小乔走到我面前跟我打招呼,然后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侧面办公桌上面的雪瑞。

  我帮她介绍,说雪瑞,雪瑞李,我特意为你从香港请过来的专家,对你病情的治疗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。

  傅小乔恭谨地跟这个漂亮得过分的小专家打招呼,然后坐到了我办公桌前面的皮靠椅上。她的眼睛通红,黑眼圈浓重,显然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觉了,困倦至极,精神颓废,又带着一些气愤,将手头的一个文件袋摔在我的桌子上面,怨毒地说:“您猜得果然没错,真的就是那个黄脸婆干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