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五章 印记

第十五章 印记

  马太太在得知自己丈夫也被那人皮蝇蛊虫所感染,然后手掌皆废之后,几乎崩溃。

  其实马炎磊跟他太太汪若阳的感情还可以,两人是患难夫妻,从一贫如洗的时候共同走过来的。不过马炎磊这个人比较花,或者说男人有钱就变坏,在外面就喜欢勾搭女人。而马太太呢,又是一个很容易妥协的女人,为了家庭和子女,也常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百分忍让,只要马炎磊闹得太过分,都当作不知。

  不过说实话,抛下老婆孩子去度一个月的假,也难怪他老婆会突然爆发,去找来黄一这样的祸害。

  傅小乔、马炎磊和马太太汪若阳现在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,傅小乔和马炎磊同病相怜,又相互嫌弃;汪若阳是马炎磊的正牌妻子,但马炎磊对自己的老婆恨之入骨,而汪若阳对自己将马炎磊害成了这幅模样又内疚不已……

  曹彦君请示了上面,然后将黄一和马太太汪若阳给带至了省城,至于傅小乔和马炎磊,因为并没有触犯什么法律,所以便让他们各自离去,到时候等候通知。

  我不理这两人见面是如何嘘唏,给他们留下了联络方式,让其先回去静养,而我和雪瑞则会合威尔,搭车返回东官,等待那个降头师的消息传来。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那就是什么是爱情呢?这三人之间的感情,到底算是什么?

  如果马炎磊能够稍微收敛一些,懂得尊重一下自己的结发妻子,那么这些惨事是不是就能避免,不再发生了呢?

  一切都不得而知,时间滚滚朝前进,永远不会停歇。

  会州离东官很近,我们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事务所。杂毛小道见我回来,招呼我到他办公室坐。我推着轮椅过去,他给我倒了一杯茶,说辛苦了,你身体成这个样子了,都还到处乱跑,还真的是拼命啊,至于么?

  我笑了笑,说今天倒是大开了眼界。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情,一一说予他知晓。

 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,说艹,真黑,怎么哪儿都有邪灵教的印子。

  随后,他跟我谈及这两天所遇到的事情,他昨天去洪山,给上次我介绍过来的郑立章郑老板看场子。这件事情我记得他跟我说过,这个郑老板身上有一股子血光之气,印堂又发黑,说明是中了小人算计,究其源头,还是因为三月的那几瓢大粪。杂毛小道已经约了时间,帮那个郑老板给清除邪气,神清气爽,又说了诸般注意事宜,以及破解的法子,避开了降临到头上来的灾祸,至于洪山的厂子,杂毛小道却是第一次去瞧。

  他告诉我,之前萃君帮他们布的汇聚气运的风水局,被人破了,大吉变大凶,往日气运如虹,财源滚滚,现如今惹祸招灾,霉运连连——其实风水一说,不过是联系天地万物的规律,但凶煞凝结过多,总会使量变引发质变的。他忙前忙后,布置了一个“三合寅火纳甲局”,好歹将这股邪气给压住,一直到了今天早上才回来。

  如今局势也算是扭转了,不过那祸害郑老板的家伙,却不知道到底是谁。

  郑老板分析了几个有可能弄这事儿的仇家,除了当年经商时候的老对头,还有的便是现在的竞争对手——如果是竞争对手,那么用这招术也未免太下作了。此事并无结果,杂毛小道只因为是我当日点头答应的,所以才会跟我谈及这些,我们又交流了一些,比如我额头的血族诅咒,比如三叔此刻的伤势,比如追杀周林的消息,还比如我们在青山界共同的战友小周……

  我那办公室两个小女子叽叽喳喳吵得很,我便赖在杂毛小道这里,熬到了下午。

  又过了几日,曹彦君打电话给我,说那个给傅小乔下降的降头师,已经来到了国内,但是那个家伙很小心,并没有告诉黄一太多东西,只是说最近几天,会过来找黄一的,到时候电话联系。他告诉我,最近局里面都抽调高手去了南海,腾不出人来盯着他这边,问我能不能过来,给他帮帮忙,镇一镇场子?

  我思索了一番,想着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这件事情既然我已经参与了,恐怕也是因果,若我极力推托,倒是落入了下乘,便说好,要我到哪里去?

  曹彦君说他主要是需要一个懂蛊毒降头的专家在场,免得到时候被那个家伙给阴了。越快越好,我派人过来接你吧?哦,对了,最好还是带上你们事务所里面的那个雪瑞小姐……

  当天下午我跟着雪瑞赶到了会州市区,这次威尔并没有跟随,作为一个血族,他每个星期就需要沉眠两天,这是雷打不动的惯例。曹彦君派了人过来接我们,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别墅区,这里的别墅并不如马家那么奢豪,但也是独门独户,到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去处。

  狡兔三窟,这里是黄一在会州市其中的一个地点。

  经过几天的牢狱生活,黄一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。当然,见到了我们的到来,他还是略有些惊慌,回头去看曹彦君。我不懂黄一为何就变得贪生怕死起来,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才让我们有了突破性的进展——或许雪瑞会知道原因。

  我们进驻了黄一的据点,通过交流才得知,为了封锁消息,不打草惊蛇,黄一这条线上的那些家伙都没有动,也没有人知道黄一已经被生擒了,而且他全天二十四小时都被人监视着,身子也被宗教局的高人用银针扎在穴窍里,行不得气,根本就如同一废人般。

  接连几日,那个降头师都没有消息传来,我们等得心烦,直以为黄一在忽悠我们。倒是远在洪山的阿东打了一个电话过来,闲聊了一会儿,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,那个小伙子想跟他打听了关于我的事情,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才想起来问我。

  洪山古镇苗疆餐房的业务我已经多日没有理会,我都差一点忘了这事,郑重其事地告诉他,说一旦有人问起我,就说不知道,不要理会就好,免得招惹祸端。

  在第四日的时候,那个降头师打来电话,说今天晚上造访黄一,问他的地址在哪里,到时候直接过来找他。终于得到这么一个肯定的消息,我们都大为振奋,听电话那头的声音,似乎年纪并不大,而且中文讲得还算是清楚。

  我们开始忙碌起来,像降头师这样的人,一般都是十分谨慎细致的角色,如果大家都埋伏在房子里,说不定就给看了出来,直接离去。所以曹彦君和他另外三个同事便离开了别墅,到了周边接应,等待敌人的到来,至于我,还有雪瑞,小妖,在收敛气息之后,不过是一瘫子、一小女子,还有一个小娃娃般的少女,基本上没有什么威胁——而恰恰是我们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生擒对头的主力。

  曹彦君打了报告上去,去申请来一个班的武警,负责外围。

  当然,整体还是需要外松内紧,跟平日里一样,如此方能够引得对方上钩来。

  为防万一,雪瑞还是弄了一颗碧绿色的药丸给黄一服下,倘若这次我们抓捕失败了,黄一没有解药,照样惨死当场。

  夜幕降临,别墅一楼的大厅处明亮,黄一坐在沙发上面默然无语,而我们则都隐入黑暗之中,默默地等待着。我坐在轮椅上面,旁边是一扇窗户,可以瞧见西侧的道路来往。大概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,门卫那里来消息,几分钟后,别墅的门铃“叮铃”一响,终于有人上门来了。

  黄一浑身一震,脸上有隐约的冷汗流出来,而雪瑞则站起来,走到门口去开门。

  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窗外,我看到在绿化带的不远处,有一个瘦小而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脏就猛地抽搐一下,虚得很。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西裤白衬衫的光头佬来。这个光头年纪不大,肥脸上面尽是密密麻麻的青春痘,着实难看得紧。

  雪瑞扮作是黄一的助理或者小蜜,之前黄一电话里有提及,所以这个年轻的降头师并不起疑,只是忍不住地多瞧了雪瑞几眼,然后走过去与站起来迎接的黄一紧紧握手。然而寒暄没几句,降头师突然扭头,看向了位于角落处的我——这眼神,如同利箭一般尖锐。

  年轻的降头师盯着缩在角落里不说话的我,突然脊梁骨一阵挺直,缓缓走到了我身前四五米的地方,发问道:“你、是谁?你身上,为什么会有我师父留下来的记号?”我眉头皱了起来,我身上哪里有什么记号?

  见我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来历,年轻的降头师自我介绍,说他叫巴达西,来自马来西亚丁加奴州的首府,瓜拉丁加奴婆恩寺,居士,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师父的印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