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六章 故怨

第十六章 故怨

  我还在为窗外那个熟悉的背影而心悸,听到面前这个年轻的黑巫僧问我,没有回过神来,发愣,喃喃地问:“巴达西,外面那个人,是跟你一起来的?”

  巴达西一步一步逼近,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,有些奇怪,盯着坐在轮椅上的我说:“是的,他是我此行的向导。居士,你身上为何会有我师父所独有的印记?一般出现这种印记的人,是因为解除了我师父的法术,被他老人家给标识出来的,你也是这样的么?”

  我转动轮椅,慢慢往后退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,我听不懂……”

  巴达西脸上开始逐渐浮现起了残忍的笑容来,他说我师达图曾言,破我法术的人,就是仇人,你身上有他的印记,哪怕你是黄老板的朋友,我也要杀了你。

  这话一说完,他从随身携带的包里面掏出一小包粉末,解开,半寸长的指甲一挑,朝我弹射而来。对于他来说,我不过就是一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,他完全是在掌握着我的生死,并不用大费周折。然而这些黄白色的粉末还没有飞临到我的身上,便反吹了而去。口中念念有词的巴达西见此情形,不由错愕,抬起眉毛,看见我的胸前白光大现,一个精致漂亮的女娃娃正鼓着腮帮子,朝着他这边吹气。

  鬼气,森森然,如同冰水,扑面而来。

  巴达西嘴角一扯,冷笑连连,往后疾退两步,从脖子处翻出一串深紫色旃檀的挂链佛珠来。此佛珠共有二十七颗,表示小乘修行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,即前四向三果的“十八有学”,与第四阿罗汉果的“九无学”。这串佛珠经过功德祭炼,自有一股磅礴于物外的气息,正好能够将朵朵给压制。

  只见他将脖子上面的佛珠挂链取下,化为持珠,手指一动,捻动一颗,立刻有一股黑佛之气,荡漾而起。

  朵朵躲在我的身后,脸色发白,拉着我的轮椅就往旁边跑。我眼角的余光中,看到巴达西在屋子外的那个向导低下了身子,朝着远处跑去,然后曹彦君他们已然包围上来,两拨人一跑一追,有枪声响起来。我浑身运不得劲儿,唯恐伤了修养得还算不错的经脉,于是任朵朵拉着我往旁边多,巴达西冷笑连连,手一搓,一颗旃檀珠不知怎么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处,朝着我身后的朵朵打来。

  这颗珠子蕴含着专门针对鬼阴的阳罡之气,朵朵若是被打中,神魂只怕会受重伤。

  不过这颗珠子飞到了一半,终究是停滞了下来。

  小妖朵朵倏然出现前方,将这颗旃檀佛珠接住——事实上她并没有接住,而是用双手虚托住,一股黄绿色的光芒,从大师兄送给她的那块伏蛟道符中倾泻而出,将这颗旃檀佛珠上面蕴含的灼热之力,给逐步消解。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一双玉手出现在了黑巫僧巴达西的身后,啪啪啪,疾拍了几记,将这个家伙的身体打得一阵颤动,疼痛不已。

  巴达西回转过身来,却见雪瑞这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居然铁板硬招,将他打得如同沙包一般。

  他有些愤怒了,那佛珠居然生出缕缕寒光,往周遭一荡,将围攻上来的雪瑞和小妖朵朵给逼开,又往后退了几步,朝着在沙发旁发愣的黄一问道:“黄老板,你的这些朋友,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敢围攻我?你若再不制止,我就要施下遮天大阵,让你们所有人,都变成虫子的沃土!”

  黄一苦着脸,听到这话,忙往门口跑去,结果他没有跑到门口,那大门就被人猛地一踹而开,曹彦君倒提着七星剑冲了进来,正好将他堵住。

  此时,小妖和雪瑞还在围攻巴达西,攻势猛烈。

  这个巴达西在正面交锋上,其实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,他所凭恃的也只不过是手上那一串二十七颗佛珠的挂串而已。不过也就是这法器,让小妖朵朵来不得硬的——她虽然有伏蛟道符可以防身护体,但是那蕴含无数先人加持力量的一记挂打下来,还是吃不住疼;不过小妖朵朵害怕,雪瑞却不怕,她跟随罗恩平时开了天眼,在缅北的时候就展现了格斗的天赋,小范围的腾挪移动,自然不在话下,没一会儿,巴达西就已经挨了雪瑞的两记半步崩拳,口吐鲜血。

  听到那两记沉闷的拳脚相交声,我感觉这小妮子的力道大得可怕。

  三下两下便落于下风,巴达西耍狠不成反被痛殴,顿时脸色一阵火辣辣的红。他恼羞成怒,又见大门口有人冲了进来,直到自己中了埋伏,顿时大叫一声,将自己的那一包黄白色粉末凌空一抛,然后劲风吹动,将房间四周都布满了黄色的烟雾。

  那些粉末一沾在我的手上,就便感觉钻心的发痒,好像这些黄白的粉末都化作了无数细小不可见的虫子,通过我的汗腺,穿过表皮,穿过真皮层,到达了皮下组织然后立刻蔓延起来,吸食着我的血肉。我大叫小心,让曹彦君退出去,这边我们可以对付。

  曹彦君是见过傅小乔和马炎磊的惨状,知道这些黄白色的粉末正是给人下降的媒介物,蛊中之毒,没等那灰尘扬起,人就往门外退去。黄一想要跟着冲出去,结果那门轰然关上,防止又遗漏出来。结果黄一并没有逃脱,那些黄色的烟雾附着在他的身上,然后开始缓慢溶入进去。

  巴达西大声地唱诵着,他自以为这一包黄色粉末撒完,房间里面的人,除了他,都得倒下。

  然而事实却出人意料,我和雪瑞两人都若无其事地看着他,像看傻子。

  身俱金蚕蛊和青虫惑的我和雪瑞,哪里是这等人所能够下得蛊的?朵朵突然光华大亮,把这些黄色粉末给驱赶,而薛瑞她的身体里则冒出朦朦的青光,再次突前,趁着巴达西一阵错愕,伸手就将那一串深紫色旃檀挂链佛珠给拉扯住,而旁边一直久待的小妖则前冲,起身,小脚柔韧得厉害,高高抬起来,一记窝心腿,就直接了当地踢在了巴达西的胸口处。

  仿佛如同被一辆东风重型卡车撞上,我还没有注意过来,巴达西便轻飘飘地往后倒飞而去,然后重重地砸了客厅正中的电视上,刺啦一声,那50多寸的背投火光四冒,而巴达西则无力地滑落在地。

  因为雪瑞紧紧拉着巴达西手上的佛珠,结果被扯断了,剩余的二十六颗佛珠子立刻掉落下来,满地乱跳,滴溜溜地转动。

  “小小老鼠,还敢装烤羊肉串?”小妖朵朵并不解恨,从上前去,对着这个降头师又是一阵胖揍。

 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,让我们头疼不已的黑巫僧巴达西,就被揍得成了一幅猪头样。

  小妖厉害,但是却也知道轻重,在将那个黑巫僧揍得七荤八素之后,停下了手脚,然后蹲下来,将巴达西手脚的关节都给卸了,疼得他哇哇大叫。空气中仍然有黄色的烟雾在飘散,一直在我后面碌碌无为的朵朵这个时候前踏一步,高举起双手,然后在手心处,出现了一团墨绿发黑的水气,不断凝聚旋转,将空气中所有的黄色烟雾,全部都给吸到了里面儿去。

  巴达西躺倒在地,看到不远处的黄一,大声诅咒,说去尼玛的价值百万的生意,你这个骗子,你就不怕受到组织的惩罚么?

  待空气不再是那么混浊,雪瑞蹲下地上来,一把揪住巴达西的衣领,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说陆左哥身上有你师父下的印记,你说你出身于马来西亚的婆恩寺,你师父达图,是不是一个行脚僧人?

  巴达西显然并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然失手被俘的事实,不断扭动身子,然而他的手脚关节被小妖给全数卸了,所有的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,被雪锐揪得呼吸困难,不由得吐口水,说是啊,怎么了?你们别得意,我若死了,我师父定然会知晓的,我是他最喜欢的人,他到时候一定会过来报复的。

  啪——

  听到他的大话,小妖朵朵二话不说,又给他扇了一大耳刮子,半边耳朵都嗡嗡嗡响,再也说不出话语来。

  外面的曹彦君担忧地大声询问,说陆左,你们怎么样,不行就撤,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

  朵朵催动水气成球,将巴达西散播出来的黄色粉末全数吸收殆尽了,我这才出声,让曹彦君进来收拾场面。曹彦君听到立刻冲了进来,身后还有好几个人,见躺倒在地板上,一副猪头模样的巴达西,说这家伙老实了?我点头,说妥妥的,后面的事情,就看你们六扇门里的本事了。

  曹彦君点点头,说这个没得说,绝对专业,到时候傅小乔他们应该还有救。

  我拉着他问刚才外面那个接应的人,抓到没有?

  他摇头,说那人实在太过机灵,在他们还没开始合围之前就察觉不对,跑出了包围圈去,他同时带着人去追击了。我总感觉不对劲,俯下身来,问巴达西,说你的这个向导叫做什么名字?

  在小妖朵朵和雪瑞的逼迫下,巴达西终于从口中吐出了三个字:“王万青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