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三章 代号黄鳝

第二十三章 代号黄鳝

  砰——

  因为感应灵敏,我比别人更加早听到了那一记枪声,然而即使意识到自己被人伏击了,我的身体仍然跟不上思想的节奏,只感到胸口莫名刺痛,却来不及躲避。不过就在这短瞬之间,一道娇小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。

  我一震,却是那正在陪三个非主流小混混玩儿的小妖倏然出现。

  接着有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在我耳朵边回荡。这声音是金属,和玉石轰然对撞而发出来的。

  小妖的身子腾空而起,重重砸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我这边一时受力不当,轮椅倾斜,跟着她翻倒在地上。翻滚中,我看到小妖精致的瓜子脸疼得挤成了一团,眉头紧紧蹙起,显然她的麒麟胎身与那炽热金属流的撞击,让其难受万分。听到这枪声响起,疗养院门口的那几个保安连忙缩退回去,不过是领一点儿工资,先保自家小命要紧,犯不着搏命;而那几个非主流小混混显然也吓得不轻,第一时间就趴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,屁股高耸。

  我不敢停留原地,抱着小妖在地上翻滚,心中焦急万分,我所处的是疗养院门前的开阔地,以那个枪手的视野和预谋,绝对能将其囊括在内,如果他下一次再扣动扳机,我说不定就要命丧当场了。

  就在这紧急时刻,从西边猛然冲出一辆汽车,急速行到我的身边,大转身刹车,然后横挡在我们的前面。

  车门打开,老万哭丧着脸,一脸惶急地叫嚷道:“陆哥,这什么个情况?怎么好象是拍电影?”

  说话间,车子轰然一震,那人开了第二枪,打在了我那辆蓝色萨帕特的车身里。

  我的背上出了一身小米汗,在老万的帮助下挣扎爬进了后车厢,还没攀上座位,后车厢对面玻璃窗户“砰”的一声响,玻璃渣子四溅,噼哩啪啦地拍打在我的脸上。突然,我牵着小妖的手一松,便听到耳朵边传来了一声母老虎的娇喝:“太、太、太……过分了!对面的那个家伙,居然敢惹小娘,你摊上大事儿了!”

  接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小妖朵朵就化成了一阵风儿,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。

  车子已经在发动,轰鸣朝着车道中间疾驰,老万显然是吓坏了,车子犹如喝醉酒的汉子,摇摇晃晃行走了几十米,我还没有缓过劲儿来,便听到驾驶室里老万忍痛地喊道:“陆哥,陆哥,我中弹了,好像在屁股肉里面,好辣啊,怎么跟坐在火炕上面一样,怎么办?”

 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枪声响起,显然那个枪手已经被小妖朵朵给盯上了。我在后面,看不到老万的伤势如何,若说医疗条件,疗养院倒是设备齐全,而且也有现成的医生,就是不知道那里还安全不?

  我在思索了两秒钟,决定吩咐老万往回开,然后掏出电话来,分别打电话给赵中华和杂毛小道,剪短说明了我遭受袭击的事情,杂毛小道表示马上赶回来,而掌柜的则立刻通知了相关部门,过来协查。说实话,在天朝,枪支管制十分严格,任何案子,一旦沾上了枪支,便是一等一的大案,不知道是哪个人,有什么深仇大恨,竟然会脑子发烧,用枪来伏击我。

  我勒个去,这得有多大的仇怨啊?

  不过话说回来,对于我这样的人,下毒无效,近身击杀的话又敌不过我身边防范甚严的几个高手,在全国大力整顿相关组织、各邪派高手纷纷隐匿的大背景下,对于普通人来说,唯有用枪,才有必杀的希望。

  只是这个要杀我的人,到底是谁呢?

 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却发现我自出道以来,仇人无数,几乎每一个人仇人都似乎有必杀我的理由,而很多奇葩的家伙,甚至没有理由也可以杀人,所以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,实在是一个无解的存在。

  当老万开着破破烂烂的车子又重新返回了疗养院门口的时候,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,老万将车子停在人群前方不远,打开窗子朝人群大喊:“有没有医生?我中枪了,我需要止血……”好在这里的工作人员认识老万此人,立刻有穿白大褂的医生冲上前来,将老万扶下车来检查。

  这个倒霉的家伙中了一颗跳弹,钻进了屁股肉里去,血看着哗啦地流,但其实并不严重。

  警察反应很快,几分钟就到了,两辆警车。

  疗养院门口的保安还算是比较称职,擒住了两个小混混,另外一个弄成爆炸公鸡头的小子见势不妙,早已经溜走。我心急小妖朵朵,这小狐媚子过了十分钟,都还没有露面,让人心焦。

  没有伤的人自然要带回局子里面去审问,老万屁股中弹,我身上有好多玻璃渣子,都需要清创,便先到疗养院的病房里面,先行处理,而警察们也要进行现场取证,又过了五分钟,两个警察拖着一个被揍成猪头的矮子走了过来,一脸古怪,而他们后面,则是一个娇俏美丽的少女跟着。

  是小妖朵朵,我会心一笑,终于把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。

  在我完成了清创、录完口供之后,赵中华等人赶了过来。他跟这一票警察还算是熟悉,已然探听到了一些案情,告诉我那个枪手是掮客黄一手下的干将,但是他之所以跑过来杀我,并不是心血来潮,或者为旧主报仇,而是接到了新跟随的老大命令。

  那个老大没有名字,代号黄鳝,是分管南方这一片地界的邪灵教十二魔星闵魔,新收的女弟子。

  枪手知道得不多,那家伙也是在接到命令过来执行任务的,就是个炮灰。他牙齿里面本来有毒药的,一咬破,不用几秒钟就毒发身亡,结果被小妖一拳头,给砸晕了——当然,他自己也没有存着必死的决心,不然也不会等到小妖赶到,还没有咬破毒囊。

  事情很清楚,想杀我的,是一个外号叫作“黄鳝”的女人,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其他人。

  这个黄鳝,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,她应该就是我饰品店的前店员、阿根的前女友王删情。没想到,短短几年工夫,她居然越混越强,都混到邪灵教的中层位置去了。不过现在全国的风声都紧,但凡有这类人的苗头一出现,就会遭受到严重的打击,真不知道她到底哪儿来的什么底气,敢这个时候,站出来惹事儿。

  大家都在成长,没有谁,是弱者。

  这边动静一出,一时间满城风雨,那个枪手和三个混混都被逮到局子里去盘查,我们这边稍微盘问过后,就没有什么事情了,警察告诫我要注意防范,赵中华问要不要派人过来保护我?

  我摇头说不用,他们最近人手也挺紧的。

  兜兜转转,到了傍晚的时候,太阳落山,威尔开了事务所的一辆车过来接我,连说抱歉,他白天虽然能够穿着连帽袍子出没,但这里又不是中世纪的欧洲,太惹人眼目,所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这保镖却不在身边。

  同行的还有雪瑞,她脸色阴沉,没怎么说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尽管我被盯上了,但雪瑞还是坚持让我住进她所命名的“空中花园”的家中。当天晚上八点半的时候,杂毛小道从鹏市赶回来,在听到了我的解释之后,说邪灵教的人还真的是硬骨头,现在风声这么紧,还敢顶风作案,当真是牛波伊得一塌糊涂——你们都没什么事吧?

  我指着正在教朵朵功课的小妖,说小妖帮我挡子弹受了点儿轻伤,小澜当时没在现场,事后吓得个半死,哭了好几回,至于老万,这个家伙的屁股中了颗跳弹,刚才得到消息说手术很成功,取出来不到一个月,就又能够活蹦乱跳了——人没什么事,车子倒是不能够用了,要返修。

  杂毛小道对事务所跟过来的苏梦麟说老万这个小子表现不错,下个月发双倍奖金,薪资提高一档,一会儿老苏你代表事务所去看他,该买的东西买足,该办的事情办好,莫寒了员工的心。

  苏梦麟点头,说陆先生已经吩咐过了,慰问金都准备好了,一会儿过去。

  杂毛小道又交待了几句,苏梦麟一一记下,然后告辞,先回去处理事情。等苏梦麟走了,杂毛小道一脸寒意,说张伟国这个吊毛,阳奉阴违,现在全国都在暗地里忙着整改,这个家伙却以阻碍经济发展为理由,就是不肯积极配合,现在搞得连黄鳝这种小鱼小虾都能够闹腾了——艹,什么大内高手,就是个捧臭脚丫子的眼高手低之辈而已。

  发了几句牢骚,我、杂毛小道、雪瑞和威尔聚拢在一起,说了一些安全的注意事项,俗话说得好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一旦我们被那臭娘们儿给盯上,确实就是一身骚,甩也甩不掉。

  碰到这样的事情,按照我以前的性子,说不定就惹不起就躲了,不过现在却想着挖根掘底,把那个幕后凶手给找出来,她既然有害人意,那么就让她或者死,或者关起来,起不得这歹心。

  说到这里,雪瑞突然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:“陆左哥今天出院,这个消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