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八章 闵魔弟子

第二十八章 闵魔弟子

  我正滚着轮椅往前走,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娇喝。

  “不要跑!”

  我回过头去,只见将小妖朵朵缠住的那个短发少女,正在转身开溜,而小妖则恼怒地叫喊起来。

  那短发少女也是个厉害之人,一见自己的任务完成,自己定然敌不过面前这凶猛的小萝莉,顿时扭身便逃。可恨这城中村的小巷之中,垃圾遍地,但是那花草树木,却缺乏得很,小妖朵朵虽空有那青木乙罡的缠人妙法,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留她不得。

  不过那短发少女刚走没两步,一个浮空小女娃娃便出现在她面前,一挥手,一道冰蓝出现。

  这冰蓝,蕴含着极为寒冷的癸水之力,倘若打中这少女,必然是妥妥的冰雕人儿,晶莹剔透,然而一道森森白色的骷髅头,从这少女的胸口冒出来。那骷髅头的嘴巴一张,冰蓝立刻入了那黑黢黢的口中,消失无踪。那短发少女用一种很古怪的姿势,倒提银刀,抢前两步,刷,一刀朝着朵朵劈去。

  那银刀的刀面上有许多蚯蚓一般的符文,大匠制作,朵朵第一时间便感到了危险,抽身往后飘散,躲开了这凶戾一刀。

  小妖朵朵见着女人欺负自家妹妹,早已按捺不住,提着小拳头就冲了上去。

  短发少女似乎早已预料到身后有人衔尾追击,手腕一抖,顿时一大蓬绚烂的银光,就从她的手中绽放开来,朝着后面的小妖笼罩而去。小妖浑然不惧,素手前伸,径直插入这刀光之中,想要将持刀的那手给打折了。那一只白森森的骷髅头刚刚吞噬完朵朵的冰蓝癸水,现在又朝着小妖的手上咬去。

  我还待仔细瞧一瞧,只见那短发少女趁着那骷髅头啃咬小妖的空档儿,从怀里掏出一张黑漆漆的奇怪符纸,指间一搓,立刻有一道刺眼而阴森的光芒抖现,我知道厉害,早已经闭上了眼睛,当睁开时,那个短发少女也几经再无踪影。

  小妖恼恨地挥了挥手,想要去捉缠住她的骷髅头,可惜那玩意滑如游鱼,抓了几次都堪堪溜开。

  后面的朵朵冲上了前来,双手结印,口中娇喝一声:“封!”

  她的手中立刻出现一股巨大的力量,将那白色骷髅头给吸附在白嫩嫩的手掌之上,须臾之间,那狰狞的骷髅头便已然消蚀大半,化作散沙。小妖往前冲了几步,趴在短发少女消失的地上摸了一下,一运劲儿,便将一大块轻薄的水泥板子,给推了开来。

  她心中虽忿恨,但仍旧意外地叫道:“五行遁术?”

  望着这黑黝黝的地下通道,这小妮子想也未想,便要纵身跳下去追,我却吓了一跳,大喊小妖,穷寇莫追,别进去,免得遭人算计了!

  听我说得严肃,小妖便没有再追,那坑道里污秽横流,她天性爱洁,也不想进去滚上一滚。

  然而她刚刚被那短发少女纠缠那么久,临到头还让那女子给跑了,好胜的小妖脸面上挂不住,双手一掐,竟然有一股荒凉而恐怖的气息陡然冒出来。这是麒麟胎身所蕴含的远古麒麟之威,最精华的那一部分,被她积聚而出,朝着坑道里面拍去,顿时从里面传来巨大的回震声响,嗡嗡嗡,不断回荡,搞得里面似乎要塌下来了一般。

  人若在其中,耳膜定然要被震出鲜血来,难受不已。

  这下小妖满意了,拍拍手,说那只小老鼠,震你个半死,留个纪念,也不枉跟小娘交手半天。

  不过强行催动那股陌生的力量,刚刚寄身麒麟胎身不过半年的小妖也并不好受,莹白如玉的脸上,有着一抹古怪的红色,似乎也鼓荡到了心脉。她四月间的时候,被那传奇男爵爱德华临死的血液夺舍,虽然依靠强大的意志,勉强压制,但是也不得不停歇了一两个月,运劲消磨,不得贸然运气,而后虽然一直相安无事,然而那东西却已然转化为了隐疾,小强一般,每到她脱力的时候,便化作心魔,前来夺取。

  不过她终究是出了一口恶气,此刻便即是难受,她也依旧开心不已。

  这小狐媚子,便是如此好强。

  小妖这边的打斗稍歇,当我回过头,朝着杂毛小道那边看去,战斗却是渐入佳境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冒出了好几个身穿便衣的男人,他们应该是宗教局的弟兄,赵中华叫过来的马仔,面熟,但若叫名字,却一个也说不上来,都是属于酱油、龙套的角色——他们围上了那个络腮胡子,一阵狂殴。

  只可惜这狂殴的对象,反而是这几个可怜的便衣。

  那个络腮胡子光着膀子,胸背之上三头六臂的恶鬼神像发出了青色光芒,使得他也莫名高大了几分,身体陡然又长了几寸,如同北欧巨人,身高手长,力量刚猛,仿佛身上附着了很恐怖的恶灵,找一破绽,一挥手,有一个上班族打扮的龙套应声而飞,重重地砸在了出租楼前的台阶上,落地便是一大口鲜血喷出。

  这家伙此刻表现出来的实力,比那魔化了的青虚还咬刚猛几分,便是杂毛小道也不敢硬碰硬地顶上,只是在外围牵制,不让其突围而走;而雪瑞则在更外围游走,那只青虫惑已然在空中摇晃。它倒不是很畏惧那络腮胡子发出的青光,只可惜此刻的络腮胡神灵加身,青虫惑根本就对他下不了手,施展不得手段来。

  不过那家伙虽然凶戾,杂毛小道却也不是善与之辈,此子脚踏北斗罡步,围绕牵扯,不时刺出雷声凌厉之剑,化解危难,使得络腮胡虽然有如天神返世,却也逞不了太多的凶威。

  以柔化刚,以多欺少,杂毛小道深谙此道。

  场面一时僵持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  我不由得有些热血沸腾,心中模拟着倘若我还有集训营之前的实力,此刻果断冲上前去,能不能够与那汉子斗上几个回合,或者用肥虫子给他咬上一口,即使他再威势凶猛,但是身体总还是凡胎肉身,说不得还是会毒发身亡的……

  只可惜,此刻的我仅仅能做一个旁观者,远远遥望。

  该死的肥虫子,你他娘的睡够了没有?

  见那边打得热闹,小妖吩咐朵朵护住我,掠身飞了过去。

  我看到这小狐媚子像一只海燕,轻盈地冲了过去,接过了一个刚刚被甩飞的便衣,攥紧拳头,朝着络腮胡子下盘攻去。那家伙眼如铜铃,放目一瞪,立刻有一道青光照到小妖身上,这青光阴冷中又带着数分灼热,小妖顿时失声痛叫了一声,抬头一看,吓了一跳:“波诺,你这个多手怪,竟然是你……”

  络腮胡面色凝重,见来人愈多,再僵持下去,只会越来越不利,于是双手结印,准备逃遁。

  雪瑞在旁边看得真切,她前冲两步,高声提醒道:“我站的这位置下面,有一个通道,大家注意,不可让他再逃了!”

  那络腮胡见自己的退路被识破,恼羞成怒,吼一声,鬼神一般,朝着雪瑞冲来。

  见此情形,一直凝而不发的杂毛小道终于将罡步法阵踏完,他将雷罚往身后一插,左手掐出一个标准的剑诀,右手从怀里摸出了祭炼已久的血虎红翡,口中念念有辞,往前一递,那劲力一催,“吼”的一声,一头身型如蛮牛的剑齿猛虎,从那小小的玉刀之中狂涌出来,奔腾着朝络腮胡子冲去。

  就在那血虎即将抵达络腮胡前方,虎爪就要拍到他的脸上时,那个家伙突然往后疾退数步,身子一震,一个青面獠牙、三头六臂的恶汉从他背上的纹身中剥离出来,朝着那血虎扑去。

  那血虎为魄,恶汉为纹,皆是灵体,又是一方大拿,翻腾斗将起来,好一派风云突变的景色。

  龙蟠虎踞,凶煞莫名。

  两者相斗,而络腮胡却陷入了最虚弱的状态,杂毛小道正待拔剑前突,一直静候机会的青虫惑顿时张牙舞爪,那络腮胡子眼皮一翻,双目之中,白的多过于黑的,没有焦距,变得没有神采。这是青虫惑控制了络腮胡子,那透体而出的人形怪物回头一看,顿时大怒,慌张返回,被血虎瞅准机会,大嘴一张,竟然就它的头颅给一口咬了下来。

  头颅被噬,那三头六臂的家伙又不是神话传说中以乳为眼、以肚为口的刑天,顿时一阵恍惚。

  杂毛小道前踏罡步,雷罚带着风雷之声,刷的一声,将这家伙的身体给斩破。

  剑光透过灵体,空空荡荡,无数青光就此湮灭融散,消失不见。

  砰——

  推金山倒玉柱,络腮胡子轰然倒地,脑袋跟地上那水泥板子磕出了一大滩血来。

  失去了“神灵”附体,他也不过是一个傻大个儿。

  尘埃落定,我让朵朵推我上前,凑到前面去瞧。还未走近,西边的街道那儿人影憧憧,赵中华和曹彦君联袂而至,带着人从黑暗中走出来。

  当看到面前的这一切,赵中华皱着眉头,走上前来,将地上那个络腮胡子一把翻过来,瞧见这脸,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冷气:“我艹,大猛子,闵魔的大徒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