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六章 笔仙之再次来临

第六章 笔仙之再次来临

  见到车宏保这副狰狞模样,我心中咯噔一下,知道他这是中邪了。

  录像里面跳楼身亡的林陌,临死前的那笑容,也是这个德性,一样一样儿的,就仿佛投影一般。我知道,其实这并不是他在笑,而是肌肉在不受控制地抽动着。这里的中邪,并不是指“被上身”,而是沾染到了一些怨气,或者因果,使得人被鬼惦记上,做出些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情。

  我看着这厕位里,黑气缭绕,知道车宏保身上的怨念被引发了,刚才似乎想要把自己的头颅,硬生生地给挤进厕坑的管道里面去,见我进来,又想要来攻击我。

  车宏保是个瘦高个儿,三年枯燥的高中生活将他消磨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年轻儿,看着并不是很难缠的角色,然而在中了邪之后,那劲儿却十分的大,抓在我脚踝上面的手使劲一拉,差一点就把我弄得跌倒在地,摔一个大马趴。

  所幸我这人的平衡感还算不错,抓住门框,稳住了身形,朝下一看,脸顿时就变成了黑色——咱这刚给衬衫给洗了干净,裤脚这里,又是湿漉漉的一滩污水,上面尽是些黄的白的等不明物体。

  我一阵火大,也不管车宏保中没中邪,抬脚就是一通踹,将这张诡异的笑脸,给重新踹回来蹲坑里面去。费了好大劲儿,我挣脱出车宏保的拉扯,跑到了洗手间的灯下来。我听到最里面的黑暗角落里一阵吵闹,哐啷啷、哐啷啷,接着伸出一只沾满污秽的手,车宏保从最里面的那个厕位中,动作僵硬地爬了出来。

  倘若是以前,我定会冲上前去,双手结个内狮子印,当头一拍,口中大喝一声“洽”,定当驱散。

  只可惜现在的我哪里还有往日那等威势,此刻冲上去,若不能将他给镇住,定然被其紧紧相拥,一身“异香”。我摸了摸随身包里的震镜,这东西好久没有开张,只因我没有任何功力导引,里面的人妻大姐未必会卖我面子,此刻也是无用之物,看到车宏保摇摇晃晃地朝我扑来,我一咬牙,决定使出大招来——开溜。

  我一边跑一边安慰自己,我不是在逃跑,而是在做战略转移。

  很快,我们都跑出了厕所,在走廊上,一前一后地追逐着。刚才在厕所,朵朵不好意思跳出,此刻到了走廊上,她便想着出来,将车宏保体内的邪气震散。我没同意,一是楼道里有监控,朵朵虽然可以隐去身形,但是鬼妖之体,从槐木牌中出来时,总会有一些动静,二呢,这小家伙出手没轻没重的,我怕她不但将那邪气给震散,就连车宏保的神魂,都弄得受了创伤,这可不好。

  当然,当时的我确实是小瞧了朵朵,谁也没有想到,这怯怯弱弱的小妮子,成就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那个样子了——不过这是后话,此刻暂时不提。

  在短暂的适应后,车宏保恢复了正常人类行走的速度,朝着我狂奔而来,我自然不会让他得逞,快步飞跑,朝着楼下奔去。这医院虽是下半夜,但是却也还有一些人,不过车宏保别人都不看,就认准了我,死咬不放。我们俩一身臭气,风一般地冲过,旁边的病人或者病人家属,都不由得用看神经病的目光,朝我们瞧过来。

  很快,我来到了大楼门口,小妖远远地朝我抱怨,说你搞什么,让我们等了这么久……

  我大步跑过来,高声示警:“大家小心,小车他中邪了!”

  小婧、胡雪倩、杨奕还有小王老师本来正准备迎上来的,一听这话,均抬头朝着我的身后看去,只见车宏保一脸狰狞地朝着这边狂冲而来,顿时吓得连连退后,小婧和胡雪倩更是忍不住惊声尖叫起来。

  雪瑞凝神一看,二话不说,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物,朝着奔跑的车宏保脸上甩去。

  车宏保虽然中了邪,但是普通的防护反应倒还是有的,下意识地伸手去挡。谁知那黑影在空中一顿,居然攀到了那小子的胳膊上,几下闪现,最后游走到了车宏保的头顶上。

  我这时才发现,这东西,居然是雪瑞那个咒灵娃娃变异而成的吉娃娃。那个巴掌大的小狗儿,四肢攀在了车宏保的脑袋上,头高高昂起,然后使劲儿吸气。有冉冉萦绕的黑色游丝,从车宏保的眼睛、鼻子和嘴巴中流出来,然后钻进了吉娃娃粉红色的鼻子里去。片刻之后,车宏保浑身一震,瘫软在了地上。

  雪瑞走上前去,那可爱的吉娃娃朝着她“汪汪”叫了两声,看到车宏保一身污秽,雪瑞皱紧眉头,回过头来问我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  我看着车宏保身上的黄白之物,不由得深深鄙视起某些办完事后不冲水的无公德人士来。再看看自己裤管上面的那些腌臜,脸黑得不行。正在这个时候,车宏保在我们的围观之下,醒了过来。他迷迷糊糊地揉了一下眼睛,正待说话,口中便感觉到有异常的东西,顿时肚中翻涌,把昨天的饭食全部给喷了出来。

  我看了一下,蒜苔炒肉,嗯,看来大学生的伙食还是不错的。

  事情到了这里,再去那社团办公室请笔仙,似乎有些不合时宜,我们商量了一下,先各自返回住处,沐浴更衣,再行前往。杨奕、小王老师等人本来还是将信将疑,此刻看到车宏保刚才六亲不认、张牙舞爪的凶残模样,一百分不由得都信了九十九,也不敢分得太散,一同结伙而去。

  回来附近的宾馆,花了大半个小时,我终于把自己弄得清清爽爽,换了一套衣服出来,在外面等待的雪瑞和小妖都不由得下意识地跟我保持距离,让我很郁闷。我问雪瑞,说是不是可以确认,是有恶灵在作怪?

  雪瑞一边往后退,一边说是的,现在的疑点在于,倘若那个恶灵若真是那个叫做穆昕宇的女研究生的话,为何才死去没多久,就有这般厉害的手段,这似乎很不科学,不合常理啊!

  我见这两个丫头一副很嫌弃我的模样,心里顿时有些不爽,一边走近一边问:“雪瑞,你往后面退什么?”雪瑞摇头,说我哪里退了。我说你还退,是不是嫌我臭?我可是打了三遍沐浴乳,香着呢。

  雪瑞乐了,说你香你香,不过男女授受不亲,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。

  我们说着话,一进一退,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小女生,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个恶作剧的想法,伸出手,跨前一步,将躲着我的雪瑞给紧紧搂在怀里来,得意地大叫道:“看你还嫌弃我,哈哈……”

  然而刚一楼住雪瑞,我就愣住了神——因为她躲闪的缘故,我伸手过去的时候,正好划过雪瑞的胸口,接着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,我立刻感受到了这小妮子微微突出的一对小馒头……许是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,我的脑子顿时一阵停滞,竟然忘记了放开她。

  雪瑞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抱起她,被我紧紧搂着,也呆了,愣住神,与我紧紧相拥。

  我脑海里一片混乱,只有一个念头:这丫头,长大了啊……

  大了啊……

  大了……

  正美美享受着这种弹软的感觉,鼻翼馨香,我的脚尖突然传来一阵剧痛,然后被雪瑞猛力推开,我这才发现右脚被雪瑞用高跟鞋给狠狠地踩了一下。雪瑞精致的脸上,仿佛蒙上了一层红布,她咬着嘴唇,狠狠地瞪了我一眼:“臭陆左,你竟然对我耍流氓?”

  小妖在旁边呆呆地看着,我顿时一阵羞涩,摸着头,结结巴巴地说:“意外,意外……”

  雪瑞双颊飞霞,吸着鼻子看我,说臭男人,你可别对我有坏心思,我可是只喜欢释小龙那样的小正太——千万、千万不许打我的注意,听到没有?!说完这话儿,雪瑞扬起头,转身朝着电梯处走去。

  小妖看着尴尬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我,走过来,也狠狠踩了我一脚,扬长而去。

  啊——

  一番折腾,我们在差不多凌晨一点钟的时候,聚在了灵学研究会的办公室里。我、雪瑞、小妖、小婧、胡雪倩、车宏保、杨奕再加上小王老师,总共八个人,我们围着桌子,坐成一圈,然后准备了一根红色蜡烛,点燃后,将电灯关闭,由杨奕主持,小婧和车宏保双手交错,同握一支竹制蘸墨的毛笔。

  杨奕与死去的林陌一样,是灵学研究会的老人儿了,相关的仪式,都门儿清楚,故而唠唠叨叨,念了差不多五分钟。我听着请灵的词语,跟莎士比亚的戏剧有得一拼,不愧是嫡传自英国留学生之手。

  因为尴尬,雪瑞离我远远坐着,而小妖更是在门口守着,一副不想管我的表情。

  我满脑子都在自责刚才的冲动,差一点都没有脸见人。

  禽兽啊,雪瑞好像都还没有满十八岁。

  我满脑子胡思乱想,那桌子上面的蜡烛焰火突然一阵乱,然后左右跳跃,最后杨奕开口恭敬地说道:“笔仙,你老人家来了?”而这个时候,小婧和车宏保双手握紧的毛笔,在白纸上面,书写了一个大大的“0”。

  它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