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章 生病的柑橘

第二章 生病的柑橘

  大师兄相召,我自然不敢拿捏什么,毕竟他不但是我的靠山,也是亲近的兄长,于是立刻梳洗一番,驱车前往。

  到了南城二处,门口依旧是那个顶替张伯的僵尸脸老太太,当然,还多了一个赵中华。

  他见到我前来,拉着我,说陈老大八点钟到的,现在正召集机关的人员训话呢,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话语,没我们这些编外人员什么事情,走,我们先去吃早餐。

  机关食堂的早餐很不错,荤素搭配,精致小巧,很有南式早茶的感觉。过我昨日喝多了酒,有些难受,便只点了一碗白粥,就点儿咸菜,缓缓地喝着,问掌柜的,陈老大找我过来,是叙叙旧,站站台,还是真的有啥事儿?

  赵中华摇头,表示不知道,你还期望有什么奖励?跟你提一级工资,估计你这个当老板的也不在意。他也是刚刚到,懒得凑上前去,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反正都是老部下了,陈老大也不会介意的。

  我们两个猫在食堂里吃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早餐,聊了些近况,掌柜的告诉我,果然是人的名树的影,前几个月乱象纷起,连他这编外人员都累得腿抽筋。今天南海,明天茂名,各种忙碌,然而自从大师兄要来东南赴任,什么鬼魅妖魔,全都消失无踪。你说说,这是什么节奏?

  我笑了,说这是天下太平的节奏呗。

  掌柜的又告诉我,说黄鹏飞那小子自从集训营回来之后,性子便沉稳了,实力也似乎厉害了许多,六月份他还回了一趟茅山,据说得了不少好处。黄鹏飞素来忌恨小萧,连你也受了牵连,自己可得小心那个家伙,莫到时候给你出阴招、下绊子。

  我耸耸肩,说黄鹏飞之流,不过是墙头芦苇、山中空笋,能有多大影响力?再说了,我上面不是有你和陈老大罩着么,怕个毛?

  谈话间,曹彦君走了进来,笑着跟我们打招呼,说到处找你们两个,没成想居然都跑到这里混饭吃。陈局长那边搞完了,说要见见你们两个,走,跟我去吧。

  我站起来,拍拍曹彦君的肩膀,说行啊,老曹,陈老大这回一来,你就是妥妥的心腹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?

  曹彦君笑了,说还不是你和掌柜的推荐,以我这本事,撑死了也就是一个跑腿的,大事情,还得你们来办。赵中华跟着走,说得了,我们都是些编外人员,临时工,要说升官发财,还得是你们这些踏踏实实做事的人。小曹,你可不要谦虚。

  说说笑笑,来到了小会议室,曹彦君并不进来,而是送我和掌柜的进了房间后,把门给关上了。

  走进小会议室,大师兄正在主位上坐着,旁边是董仲明。大师兄站起来,跟我握手,然后亲切招呼我们坐下。他依然穿着那件合体的中山装,气质沉稳,不过比起月初的疲倦,此时的大师兄精神抖擞,目光如电,脸上的笑容淡然自若,显然已经进入了角色,而且完成得似乎不错。

  久别重逢,自然好是一番寒暄,谈到我身体的伤势,大师兄还亲自给我把了脉。

  结果还不错,不过大师兄告诉我,说我身体里还有一些隐疾,自己得注意,不要太过于拼命,不然还会有复发的危险。大师兄这个人,表面上看着很威严,不过私底下却十分亲切,有什么事情,也不瞒我们,把他最近的一些动作,跟我们谈起;掌柜的很早就跟大师兄做过事,就如同董仲明他们一样,故而并没有什么可拘束的,谈天说地,彼此都没有什么隔阂。

  赵中华久居南方,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他是门儿清,我看得出来,大师兄到了东南,跟掌柜的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的,从这番言论来看,我感觉大师兄仿佛是想要重用赵中华,有把他提拔到张伟国空下来的那个位置去。

  不过大师兄初来乍到,最需要的还是稳定,和平地接管东南分区。大规模的提拔自己的故旧,似乎并不是很妥当,所以他也并没有承诺什么,也只是了解。

  谈了半个小时,大师兄突然问我,说认不认识一个叫作吴临一的人?

  我说认识,他又问我是不是很熟?我说还好,在家里的时候,跟吴临一打过一次交道,后来还通过几次电话。不过要说有多熟,倒也不见得,关系还算一般吧,怎么了?

  大师兄不答,而是从董仲明手中接过一份文件夹,说你先看看这个吧。

  我接过来,打开着蓝皮封装的文件,翻开第一页,便见到两幅照片,第一张是挂在果树上面的几个柑橘,青色的,生涩错落,并无什么异常;第二张,则是一个熟透了的黄色柑橘,被从中整齐,切成两半。然而问题出现在第二张照片上,只见那被切成两半的柑橘果肉里面,附着有二十多条细小的生蛆,正在翻滚着,乍一见,密密麻麻,让人顿时就生出鸡皮疙瘩,寒意陡生。

  我接着往下翻,这是一份调查报告,说得是自从今年秋季起,在西川南衮、宜兵、答州还有渝城周遭,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柑橘蛆虫事件,很多农户采摘下挂果的柑橘,剥开之后,发现里面的果肉,多则几十上百,少则三五条,里面有很多半特殊寄生蝇蛆,根本就无法给人正常食用。

  农户和公司忙碌一年,结果收获的是这些根本没有经济价值的柑橘,在经济上面,自然是损失惨重,虽然那蛆虫的蛋白质含量高达60%,可用作高蛋白质饲料,但是分离和收集实在不易,根本没有效益。

  我看到一半,眉头皱起,抬起头,说这里面有问题。

  大师兄点了点头,说是的,很大问题。这是有人动了手脚,传播了一种很特殊的病虫,导致大范围的病橘扩散。当然,这个还不是最主要的,我们已经接到了一些误食病橘的案例,食用了病橘的人,有个别表现出记忆力减退、神志丧失的迹象,有人吃的过多,已经成了白痴。通过统计和研究表明,这种病发率达到了11.8%,也就是说每十个人里面,就会有一个人会受到病橘的影响。

  我快速翻到后面,看到那一个个的案例,心中惶恐,不由得失声说道:“基因武器?”

  大师兄沉声说道:“对,有这个意思。虽然没有证据表明,但是做我们这工作的,不能不有职业敏感性。现在的问题,不在于经济效益,而关切到了社会公共卫生安全。虽然大部分病区已经得到了控制,但是有消息称,部分农户和公司为了赚钱,已经偷偷地把这些病橘给卖出去了……”

  掌柜的在旁边听着,有些诧异,说这些长虫的病橘,怎么会有人要?

  董仲明出言解释,说连皮带壳的病橘自然没有人吃,但倘若揉成汁液,浑浊不清,自然也就不需要太多的顾虑了。掌柜的点头,然后问大师兄,说陈老大,这事情发生在西川、渝城那边,自然由人才济济的西南局操心负责,这事儿说大很大,说小,在西南局那些高手面前,这也算事儿?

  大师兄摇摇头,说你忘了,陆左在怒江培训那次,鬼面袍哥会上至坐馆大哥张大勇、白纸扇罗青羽、大供奉刘彧,下至骨干精英,清巢而出,伏击我宗教局以及宗教界各处的后备人才,导致死伤惨重。邪灵教最强鸿庐,就留了张大勇这一脉骨血。像张大勇这种睚眦必报的人,难免不会起来兴风作浪,报复社会,而且此次影响极为严重,上头十分重视,所以组成了专案组,倾尽各方力量,专门处理此次事件。

  我有些迷惑了,说大师兄,你今天专门找我过来,难道这件事情与我有关?

  大师兄点头,说西南局那边,吴临一在那方面算是比较能说话的人,他打报告到了总部,想要借调你,到专案组去。不过你只是我们部门的外围人员,所以我特意找你过来,也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。

  赵中华有些急了,说陈老大,西南现在是赵承风的地盘,他们自己惹得祸端,让他们自己去揩屁股呗,干嘛还把伤重未恢复的陆左弄过去,给别人平添政绩?

  大师兄眼睛眯起来,瞪了掌柜的一眼。他沉默了一会儿,说中华,你的眼界到底还是小了一点,我们内部再如何斗争,但是在人民利益面前,都是要妥协的,这才是我们做事情的原则和主调。陆左过去,是为了广大受害的农户,以及无数有可能受损害的人民群众,是大功德,怎么能够以内部分歧来作为理由,去拒绝呢?

  掌柜的被大师兄一番批驳,低下了头,心服口服,大师兄转头看向了我,说陆左,你身体还没有恢复,所以我需要征求你的意见,你怎么看呢?我并没有考虑太多,点点头,说好,正想去西川吃一吃麻辣烫,什么时候走?

  大师兄笑了,说越快越好,如果是后天的话,我们有专机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