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七章 途经包坳子

第七章 途经包坳子

  “基本上已经可以判断,这一场虫灾,便是那鬼面袍哥会头号蛊师曹砾的杰作。今年四月份,鬼面袍哥会伏击我部春季集训营的行动,这个家伙没有去,坐镇会中,实力并不弱几分。曹砾此人,善于隐忍,而且性格孤僻乖张,仇视社会,但是对于蛊毒研究,确实是天才人物,以至于此次的虫灾,波连甚广……”

  我听着侦察员介绍鬼面袍哥会的情况,西川蜀地,盆谷相连,自然不乏巫蛊之道。只可惜历朝历代,镇压了多次,甚至不惜剿灭了几支谷蛊苗。而那鬼面袍哥会在西川袍哥文化中,属于比较怪异的一种,大部分都是吸收亲戚故里,同乡连枝,以丰都(即鬼城“酆都”)为核心,往东西方向扩展,因为事涉鬼神,影响极大,最后三峡修筑,水淹县城,断了其炼鬼养尸的根本,这才隐没了一些。

  鬼面袍哥会有四巨头,坐馆大哥统管全会,白纸扇负责出谋划策,大供奉负责武力传承,大蛊师则最为神秘,历来是控制成员、蛊惑人心的高手把持。

  根据最新情报显示,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张大勇有从藏区潜回的迹象,而那个头号蛊师,从来都没有离开。

  我根据十二法门和对刘思丽数十次实验鼓捣出来的方子,已经得到了所有实验室的认可,正在进行紧张的小范围临床实验。一旦得到安全期确认,那么本次虫灾也即将得到了可行性的防范。这是专案组最直接的成果,而我也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,便是跟我闹翻了的吴临一,也紧紧握住我的手,跟我说恭喜,还代表所有因我而受益的人民群众,感谢我。

  见到吴临一毫不作伪的激动模样,我的心头不由得一热:他应该就是老派人的作风,脑子里只有集体而无个人,故而才会对我那般模样,至今仍然觉得自己没错;而我这边出了成果,他却又真诚地为我高兴,并不因为这结果使他难堪而介怀。

  会上,董处长提到,如果对手是曹砾的话,这次行动小组一定要带上高明的蛊师,不然就可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  西南局人才济济,但是肯出来为国家做事的蛊师却并不多,不知道是性格如此,还是蛊苗向来就避世。至少我来到这里的十几天里,除了吴临一之外,唯一知道有蛊师身份的,是一个黄脸女人,余者皆无。董处长目光巡视一圈,最后落到了吴临一身上,恭敬地说吴老,以您对曹砾的了解,这次行动的危险性,有多大?

  吴临一沉吟一番,说曹砾此人,乃彝族罗武的持青鸟者,彝家五蛊,他门门精通,以前我们局的徐景飞徐处长,比我高明许多的蜥蜴蛊师,便是在水淹丰都的那一役,死在他手里的。所以此次前往,其它方面的高手我们都有信心,但是曹砾,我一个人是顶不住的……

  董处长又瞄上了我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陆左,谈一谈你的看法?”

  本次行动的目标,是鬼面袍哥会的头号人物,和最神秘的蛊师,这样豪华的阵容,稍一闪失,就有伤亡。我本以为我过来,就是打一壶酱油,然后在指挥中心等待结果的,没想到西南局能够抽调出来的蛊师并不多,说话间,就让我撸起袖子,真枪真刀地冲上前线去了,还真的是让人有些发懵。

  不过当时的我却不由得也心生好奇,因为在此之前,董处长已经提及了本次参与行动的成员,很多都曾经听赵中华跟我提及,是一等一的高手,几层楼那么高。学无止境,入了这一行,敬畏之心是要有的,但是倘若屈服于自己内心的恐惧,那么这辈子,都无法有很大的进步。

  本着学习的心情,我点头,说好,我服从组织的安排。

  董处长大笑,说好,好,东南局来的同志,水平就是高。这样子,吴老、陆左、李媛你们都去,相互之间,也都好有个照应。

  本次会议主要就是确定行动小组的人员构成,最后确定由西南局顶尖的高手,外号叫作天府红龙的洪安中做领头人,以第二处精英为骨干的十六人行动小组,再加上我、吴临一、李媛三人。行动定于明日,人员即刻从各处出发,最后在丰都县城集合。

  会议讨论结束之后,我返回宿舍,收拾东西,没一会儿白露潭就找过来了,跟我握手,十分高兴地说又能够跟我一起行动了,真开心。白露潭和黄鹏飞也参与本次行动,我并不意外,这是一次积累资历和政绩的绝佳机会,真有心在仕途上发展的人,都是不会拒绝的。

  我们这次好好地聊了一番,说起分别同学的近况,然后又说起明天的行动,我拉着白露潭的手,说哥哥我现在功力没有恢复,到时候有情况,一定要罩着我才是。

  白露潭拍着胸口保证,说没问题,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,往她身后闪就是了。这丫头胸口有料,拍起来波涛汹涌,让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见我有些失态,白露潭横我一眼,说你们这些臭男人,怎么看人的眼光,都这么色啊?我嘿嘿笑,倒是默认了——请原谅一个长期素着的男人,这只是正常反应。

  我们两个聊得热切,杂毛小道来了三回,白露潭都没走,最后老萧实在是困得受不了,外面又天寒地冻,进来打了声招呼,说你们聊,然后裹着被子就睡觉,白露潭这才告辞。

  第二天我们起了一个大早,然后乘车赶往丰都。

  壮涪关之左位,控临江之上游,扼石柱之咽喉,亘垫江之屏障,作为鬼城,酆都鸿庐的发源地,丰都的地形奇特,降水充沛、四季分明,一路行来,路上萧瑟,道边经常有见到印花纸钱,有风吹起,飘飘扬扬。我以前听人说过,西川、渝城这方地界,非正常的死亡、人为性的屠杀太过于厉害,所以有大量的孤魂野鬼,遍地游走。也导致了此处神鬼之事,冠于全国,

  前些天在市区内,还不觉得,但是出了城,走到这荒野地里,又感觉有些阴风扑面而来。

  当然,十一月初的西川蜀地,风如刀子,阴冷湿滑,让人止不住地发抖,便是虎皮猫大人,也不由得躲在车椅背后,盘起身子来打盹,猫冬。

  我出任务,杂毛小道自然也一同跟随,专案组的领导也大约知道些缘由,多一个高手,也是喜欢的,所以并没有为难于我们。不过他昨天被白露潭吵得难受,蜷缩在车里,呼噜呼噜地补着觉。

  到了移民新城,车子驶入一处僻静的大楼内。

  宗教局和鬼面袍哥会长期斗争,真正做到了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所以此处的常设机构便不能通知,所有的行动都要秘密进行,而后续行动用来配合的武警部队,都需要去远处调动过来,不然容易打草惊蛇。

  这栋大楼是移民新城建设的时候,宗教局通过代言人的手段盘下来的,一直置放着,就是准备着给这次清剿鬼面袍哥会而动用的。

  大概下午的时候,行动组和前沿指挥部从各地抽调过来的高手都陆续来到,我很惊喜地看到了老朋友杨操。故人见面,好不欣喜,拉着手互诉离别之情。杨操这个人性格开朗,不做作,我是极喜欢的,彼此间的联系断断续续,但是一直都有,倒是胡文飞,性子阴沉,分别之后,却没有再联系过。

  问起往日人物,杨操告诉我,说胡文飞高升了,没有过来;而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洪安中,其实就是洪安国洪老大的大哥。听他这么说,我特意瞧了一眼那个西南局的顶尖高手,其实就是个朴实如老农的男人,须发皆黑,眼睛里面黯淡,但是当我瞧过去的时候,猛然扭头看来,里面仿佛有一轮太阳,十分刺眼。

  我冲他笑,他点了点头,走过来与我握手,夸赞我前几日的功绩,说话间,倒也算是个和善的人。

  行动小组在傍晚的时候进行了行动方案的紧张布置,可疑目标所在的地方,总共有两个,一个是五里牌村,一个是狼崽窝村,我们分成两队行进,探查到目标后,立刻联络部队,然后集中突击,争取抓活的,如果实在困难,就当场给予击毙,不留后患。

  为了争取时间,掩人耳目,洪安中当天晚上就分了队,然后连夜出击。我们在晚上十点钟左右驱车出发,同行且认识的,有杂毛小道、杨操、白露潭和黄鹏飞,另外那个李媛,说过几次话,也算是熟人。

  车队行进一段车程,然后分成了两路,各自行进,黑漆漆的冬夜里,黯淡无光,我和杂毛小道坐在车子的后座,看着窗外面的树林子,总感觉薄雾朦胧,鬼气森森,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  好几次,我定睛看,都能看到有隐约的人影,在路边行走。

  但其实那里根本就没有人。

  我有些不安地问开车的司机,说田师傅,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啊?

  师傅头也不回,伸手摸了一下吊着的黄色符箓,告诉我,这里啊,大名没人晓得咯,乡巴子们都叫它叫包坳子。

  听到这个名字,我和杂毛小道不由得面面相觑,感觉到身背后,一片凉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