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章 疯狂的猴子

第十章 疯狂的猴子

  我们的神经早已绷得紧紧,一见杂毛小道动了手,立刻都推开凳子,跳了开来,紧张对峙。

  然而那个老婆婆摔在地上之后,并没有如我们预想的一样,身形一摆,幻化出无数黑雾青光,缭绕周身;又或者消失得无踪影,难以找寻。她竟然捂着流血的脑袋,哎哟哎哟地痛苦呻吟起来。我伸头一看,却见这老婆婆一张老脸上面,尽是血污,当真是难看得紧,让人感觉十分可怜,愧疚就从心头涌出来,不知所措。

  她身后的三个孙女一见这情形,一个立刻哭喊着拦在了我们前面,而另外两个则蹲下来,喊着婆婆,婆婆……你怎么了,婆婆?

  雨带梨花的萌妹子如此这般凄惨地哭叫,倒是让人好生心酸。

  挡在我们前面的这个女孩儿,是老大孟姜,她的眼圈通红,抽抽涕涕地用手指着杂毛小道,质问说你干什么呢?

  老二孟庸从衣袋里掏出些鱼骨粉,哆哆嗦嗦地给自家婆婆上药,压住流血的地方。

  三个弱女子,一个垂垂老朽的老婆子,她们不但并没有我们所预料的反抗,反而像是几个鹌鹑一样,瑟瑟发抖地看着我们,好像哥几个儿就是那劫道的蟊贼一般。

  这番情景,倒是让如临大敌的我们,脸上颇有些挂不住,火辣辣的。

  不过杂毛小道却洒然一笑,不慌不忙地指着桌子上面那剩余的三碗茶汤,说离落孟婆汤,这玩意无毒无味,常人吃了也就是南柯一梦,倘若行气养体的修行者喝了,却是五脏俱焚,内心焦火虚旺而死……好你个孟婆婆,竟然想行使那攻心之法,通过我们的道德体系,迷惑我的意志,让我内疚,斗志全数消散——何等下作!不过,你当我没有看过《西游记》里面的三打白骨精么?

  说着话语,他的手掌往那桌面之上,使劲儿拍了一巴掌。杯杯碟碟立刻炸了窝儿,全部都蹦跳起来,洒满桌面。与此同时,一张驱疫神符出现在了他的指尖,中指和食指这一番搓动,立刻火苗窜起,青烟缭绕。霎那间,便将这整张桌子给笼罩住了大半。

  杨操双手一探,两根刻满符文、精工雕琢的骨头棒子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,横于胸前。

  他的口中突然舌绽春雷,大声喝喊道:“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包罗天地,养育群生——邪魔外道,给我破!”

  那骨头棒子由里到外,顿时就绽放出一大股碧油油的光芒来,然后化作风,朝着笼罩在桌子上面的青烟吹去。阵风刮过,那桌子上面的幻术顿时破除,杯盏之间,哪里还有甚么鸡鸭鱼肉,全部都是些翻滚游动的节肢爬虫,五彩斑斓,花花绿绿,形象丑恶到了极点;而那些油淋小白菜,此时一看,却都是些野草梗子,汤汤水水之间,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恶臭,让人作呕。

  唯一没有变化的,便是那三碗奶白色的离落孟婆汤,依旧散发出诱人的中药香味,夹杂在这一番恶臭之间,十分突出。

  那四人见我们将其揭穿,怪叫一声,一拍地,顿时黄沙遮脸,人却朝着房中退去。我早已经有着准备,一个箭步上前,伸手一捞,竟然抓住前面“孟姜”的一件衣袖子。刷的一下,我扯脱一大块碎布来,却感觉受到一股蓬勃的气劲来袭,海浪一般,拍打到我的身上来。

  我血气不稳,往后退一步,便见杂毛小道和杨操风一般地朝着屋子里面扑去。

  我站稳身形,换了两口气,然后朝着里间跑去,这灶房空空,后门敞开来,众人早已穿房而过。

  紧追过去,我见杂毛小道和杨操站在屋后一条小河的岸边,看着满是涟漪的河水,并没有动静。田师傅不敢一个人待在那诡异的地方,紧跟着跑出来,口干舌燥,问那些人跑了么,怎么不追?

  杨操踢了一块石头入河,那石头入水即沉,在手电筒的照耀下,泛起的河面之上,竟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血红色,充满腥味。那水也不是水,而像是无数蠕虫在爬行翻滚,密密麻麻,尤为恐怖。看到这情景,田师傅后续的话语便卡在了喉咙里,不再说出来,只是倒吸凉气,发出嗤嗤的声响。

  我们四人里面,就杨操修过瞳术,杂毛小道的雷击桃木剑,反持胸前,回头过来问杨操,说老杨,依你的目力,这四个装作是孟婆和孟家三鬼女的家伙,到底是人是鬼,还是精怪妖孽?

  杨操咽着口水,说他也不知晓。我们在这鬼打墙之中,整个空间的法则都已经变幻不定了,这人和鬼的界限,模糊不清,再也瞧不出个究竟了——便是那满桌佳肴,倘若不是萧道长你的符箓燃烟,我也被蒙在了鼓里。此行凶险,非是对手厉害,而是法阵依托地势,端的凶险。不知道秀云大师和王天师,能否突破迷雾,过来救助我们。

  杂毛小道四处一打量,说远水救不了近火,这条河太邪门,似乎是按着那佛家地狱中的血腥奈河所布置,我们回去,不然恐有血光。

  我们均点头,返身回了屋内,搜查这房子。里面的布置,大都是简单寻常的农家村舍,灶房里冷冰冰,倒是门边有一个小炉子,上面熬着一个药罐子,掀开来,有好多种复杂的草药和虫子,想来就是在熬制那离落孟婆汤。

  又翻了几件屋子,里面床榻被子,一应俱全,看着倒像是住人的地方。

  搜查了十余分钟,我们又返回厅堂里面来,正想说话,我胸口一痒,肥虫子鬼头鬼脑地探出头来,然后朝着桌子上面的那一堆腌臜虫子飞去。

  倘若是往日,我定然瞧不得这让人作呕的场面,不过自从肥虫子沉睡复苏,我倒是有些惯着这小东西,既然喜欢,便由着它去。那桌子上的节肢爬虫,数量几十条,有的已经爬到了地下来,遍地都是,倒是够它吃上一顿宵夜了。

  这左右一番打量,我们便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幻阵中,这里面真真假假,倒是让人无从辨识。杂毛小道掏出了红铜罗盘,开始推演这阵中生门,而杨操则围着屋子四处转,试图找出这阵中的奥秘,也好从中破出,早日与其他人汇合。

  我掏出手机,发现信号栏里已经打叉,跑去车里找对讲机,结果又是一片盲音。

  情况有些复杂,见其他两人忙碌,田师傅找到我,把左手腕给我看,对我说:“我们在这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了,但是这表竟然一点儿也没有走。是我的手表坏了么?”我瞅了一眼,时间定格在了夜间十二点整时,抬起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,一样,又看手机上面的时间,也是一般无二。

  时间……竟然停住了?

  如此说来,我们打算在这里等待到天亮的最稳妥方案,不就完全失败了么?

  我们两个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只听到房后传来杨操的一声叫喊。我的精神一阵,抽出震镜就冲进堂屋,然后穿过灶房,朝着后面跑去。刚一跑出灶房,便见到黑黢黢的河水里,突然间黑影憧憧,而杨操已然在敲击他手中的鼓棒,如同战鼓,在整个空间里回荡起来。

  我定睛一看,只见那十几个黑影子,竟然是我们在来的路上,撞死的中无毛水猴子,嗤地一声叫唤,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獠牙来,然后朝着杨操扑来。

  那畜牲凶猛,身手又敏捷机动,片刻之间,杨操便被数头水猴子给团团围住,上前就是一顿挠。

  这猴子厉害,杨操却也不是什么简单之辈,他手上的一双骨棒,上有那绿油油的寸芒,那猴子一旦抓来,便挨这一骨棒子,哎哟哟地叫唤,往后跌去。不过老话说得好,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几十双?岸上的水猴子已经有了二十几个了,河水里,还陆续往上冒,硬拼自然不行。正在杨操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,一把油化处理、布满符文的雷击桃木剑,出现在了杨操眼前,剑走游龙,刷刷几下,将那些水猴子给一力逼退。

  这一番暴起,随后的便是战略性转移。

  杂毛小道和杨操都是久经战阵之人,懂得进退,当下也顾不得前方汹涌扑来的水猴子,且战且退。当两人退入灶房之时,我将那木门使劲关上,拉来旁边一个齐人肩膀的水缸堵住。杂毛小道一冲进来,立马叫喝,说把所有的门窗都紧闭上,不然蚁多咬死象,我们可不敢冒险。

  前屋的田师傅听到这消息,立刻把大门合拢,我们各自跑入一个房间,将对外的窗子紧缩。我听到门窗外传来擂鼓一样的响声,都觉得不可思议,这些水猴子竟然能够从那恐怖的河流之中爬起来,果真让人匪夷所思。

  这时堂屋突然传来一声尖叫,接着是巨大的枪声。

  我冲到屋中,瞧见不知道哪儿冲进来一头水猴子,正朝着田师傅袭击。

  田师傅军人出身,自然也不会太害怕,抬手便是两枪,将这东西击毙。然而刚刚从另一个房间跑出来的杂毛小道突然大叫不好,只见趴在地上、受了重伤的那水猴子,浑身皮肤一阵诡异蠕动,竟然有黑色的火焰生成,接着一声巨大的爆响,周身化作满天血肉,朝着四周散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