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二章 翻脸的节奏

第十二章 翻脸的节奏

  听到杂毛小道口中的这段经诀开端,我的心中就不由得一阵狂跳,赶紧把在我附近的朵朵叫了回来。

  那一片倒塌的屋子里,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聚集,并且朝着上面蔓延开来。我知道那个是刚才杂毛小道在桌子上面布置的引阵符文,在通过与杂毛小道符语口咒的共鸣和沟通下,它已经开始浮现出成效来,交相呼应。

  领头的那头奈河冥猿显然也感知到了这股力量,顿时恐惧极了。它转身朝着瓦砾中翻去,试图将那法阵给破坏掉。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从那一大片碎瓦石土里,突然窜出青白色的触角来,将这家伙给紧紧缠住,不让它有机会动弹——这厢边,杨操正在紧张念咒中。

  其他的家伙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莫大的压力,有的往河边退却而走,也有穷凶极恶的,面露凶光,朝着我们这边扑来。

  它们的身体里已经变得透明,正中心的那点黑色幽火,准备开始释放。

  奈河冥猿爆炸之后的骨血,就像粘稠的石油,有很强的附着力,而且这火焰幽幽,能够将人体内的磷质给吸取,游离出来,让人不敢靠近,一米左右,便觉得浑身酸软,口干舌燥。倘若是让这前冲的十几头水猴子一齐自爆,只怕是以肥虫子的能力,也不能顾得了我们所有人的周全。

  所幸杂毛小道在这个时候,已然念好了引雷的咒语。

  我们伸长脖子,翘首以待。

  然而这“赦”字如春雷绽放,一出口后,只有空间回荡,余音袅袅,却没有一丝雷电风雨,欲来的迹象。小妖在屋塌之后,便放弃了当头的那个巨胖冥猴为对手,转而将围堵上来的那些家伙,给揍得翻倒在地。见到这乌龙,不由得出声提醒,说萧老大,这地界可不是你们那儿了,哪里来的什么风雷雨电?你这般法阵,引不了雷的。

  “是么?”杂毛小道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。

  他横剑当胸,将舌头一嚼,顿时吐出一大口血,喷在了这桃木剑顶端处。

  这心头精血,一喷在了剑上,那把本来朴实无华的木剑顿时就变得明亮起来,仿佛里面有灯丝在燃烧,继而转化成了亮晶晶的一柄通红光剑。他抖了一个复杂的剑花,朝着前方连刺了七剑。这七剑应对了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七星,连接起来,如同一个隐约的漏勺,有黄白色的圆形亮光,当空悬浮。

  杂毛小道有大半年没有动过手,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张狂,身子挺立,剑指南天,高声祈祷曰:“开阳重宝,故置辅翼,易斗中曰北斗,七元解厄星君,助我降妖除魔,赐我雷电交加……”

  瓦砾之下的法阵在话音一落之后,突然一阵轰鸣,黄光大现,而杂毛小道右手上面的雷击桃木剑,则越发明亮,仿佛天地之间的亮光,都聚集于此。我的泪水狂涌而出,都不敢用正眼去瞧。当他祈祷至最后一句,天边突然传来了一声雷鸣,轰隆隆,隐隐约约,由远及近,飘渺莫测。

  接着从这桃木剑中,射出了一道电光,传于我们的头顶星空,在那里,有一团乌云环绕。

  这速度,肉眼真的难以找寻。

  小妖朵朵失声惊呼:“怎么可能?”这话音一落,法阵、木剑以及头顶的乌云,已然形成了一个必然的联系。电光火石之间,一大篷金黄色的叉形闪电,从黑云中铺天盖地地垂落下来,瑰丽而壮观,语言难以描述,有着让人震撼莫名的美丽。

  在这闪电产生的那一刹那,小妖朵朵和肥虫子吃不住劲,全部都朝我飞来,而地上那些属性为阴的奈河冥猿,全部都变成了妥妥的人型避雷针,无一例外,皆被雷电光顾,几十万伏的高压,至阳至烈的雷电将其阴秽之处,瞬间瓦解殆尽。杂毛小道剑尖前指,所指之处,雷电便集中于那里,有狂暴的劲风拂面,将他长长的头发吹起,露出坚毅而果决的侧脸来。

  轰隆隆,轰隆隆……天地之间,充斥起了连绵不绝的炸雷,让人头皮发麻,恐惧莫名。

  如此自然之威,让人恨不得跪倒下来,以示崇拜。修道修道,修的便是这自然之道,我们震撼得呆住了,耳朵几乎聋掉,看着视线之内,尽是金黄色的雷电,闪亮耀眼,纠连成网,一波消逝,一波复起,毫无断绝。

  那些奈何冥猿在十息之内,早已被雷劈得灰飞烟灭,但是那电网却仍然不曾消失,瑰丽上演。

  空气中尽是游离的正电子,我们皮肤上面的汗毛,都四处翘起来,麻酥酥的。我看得恐惧,生怕那闪电劈到自己,大声朝着杂毛小道喊,说够了,咱们歇一歇,何必浪费这么些功夫,好看呀?

  听到了我的喊声,杂毛小道转过头来,一脸的热泪,他竟然哭了,接着说出了让我们都恐惧的话语:“小毒物,这地方太诡异了,雷电引出,根本就不在我的控制——我停不下来了,怎么办?”

  怎么办?这是管杀不管埋的节奏么?

  我们听到杂毛小道这惶急的话语,才知道他并没有说假话,顿时一阵无语。

  电闪雷鸣,我们都是一阵心慌,杂毛小道尽力把垂落下来的电光,往河边引去。金黄色的雷电击打在血红色的河面上,顿时有蓝色的波光,朝着四周蔓延,无数手脚在河面上漂浮,状况十分凄惨。这电光持续,这天地都变色,一切都如同破碎的玻璃,天地解构,万物灰烬。

  持续的亮光之中,突然出现了一句凄厉的尖叫声来:“你们……好狠啊!会遭报应的……”

  会遭报应的……

  这声音从四面八方回荡而来,让人神台一片混浊,恍恍惚惚,摇摇晃晃,天旋地也转。眩目的白光将我们的视网膜,刺激得白茫茫一片,我紧紧闭上眼睛,过了好一会儿,那雷声渐远,仿若天边,四周开始幽静下来,似乎要有虫儿在草丛中鸣叫。

  一切恢复如常,没有了绚丽的雷电,没有让人毛发飘起的正电离子,更没有轰鸣的雷声。

  我睁开了眼睛,入目处是一片黑暗,过了好一会儿,终于适应了这环境,借着星光,发现我们面前的那农庄,早已消失不见,唯有一片郁郁葱葱的草丛。

  而我们的车子,就在身后七八米远。

  其余三人皆睁开了眼睛来,杂毛小道深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风,犹豫地说:“回来了么?”

  我们都不确定,杨操却似乎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失魂落魄地往前直走,走进草丛十好几米,然后回过头来,招呼我们过去。我跟过去,发现草丛深处,有一座圆形坟冢,青石碑立,螭首龟趺,上书显祖妣白孟氏大人之墓,周边还有些印花纸钱,很新,在这坟冢之后,有一株上了年头的老槐树。

  我绕过坟冢,抬头看,只见那老槐树上面,似乎还吊着三个纸人儿娃娃,瞧那打扮,正是与我们之前所见的那三个美丽女子,一般无二。

  杂毛小道从怀里取出一把月芽形状的小刀,走上前去,在那老槐树上划了几刀,横二竖三,然后把皮剥下,用手电筒照。我凑上前面去看,只见那树皮之下,竟然流出血一样的树汁来。

  杂毛小道将小刀擦净收起,然后回过头来,对我说:“这树成精了,不过被我勾连的天雷击溃了神志。小毒物,你不是没有趁手的剑么?这成精的槐木,可以用来做鬼剑,你要不要?要的话,我们返程,砍了它……”

  我大喜过望,连忙点头,说要的,自然是要的。

  我观察这槐木,并没有见到雷劈的样子,不知道之前的那鬼打墙幻境里,雷网到底是真是假,正想问那鬼剑的用处,突然从远处的路上,驶来一辆黑色的越野车。

  田师傅见到那车,高兴地跟我们说,这是老姚的车,第一辆,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过来了。

  第一辆?

  我们都往后边瞧,只见来的,有且只有一辆,而其它的两辆却没有见着。杨操脸色严肃,说这有些不对劲啊,那车子怎么感觉有些奇怪,难道这鬼打墙,还没有结束?我们都不由得戒备起来,田师傅却欣喜莫名,冲回到了路面上,朝着疾驶而来的车辆扬着双手,大声地招呼着。

  我看那车灯闪耀,车速并没有半分停缓,不由得大声喊道:“田师傅,快跑……”

  田师傅不知道是听到了我的示警,还是感觉到了这车子的来意不善,到了跟前儿,才反应过来,扭身朝着旁边跑去。然而此时哪里还来得及,那辆黑色越野车携着巨大的动能,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,朝着田师傅猛力撞来。

  田师傅见来不及闪避,扭过身,用屁股迎上了车头。

  那越野车猛地一顿,田师傅便轻巧得像断线的风筝,歪歪斜斜地朝着草丛中摔去。

  我们被这突然的变故惊了一大跳,攥紧拳头,就准备冲上前面去,将车子里的王八蛋给揪下来。然而刚刚冲了两步,那车门便被人推开,车子的司机老姚扑前一滚,然后蹲地,举枪朝着这边射来。人自然不能跟子弹比硬,我们全部都伏到了坟冢的后头隐蔽,但见车子后门被推开,黄鹏飞那个家伙提着七星剑冲了出来:“你们这些猴子,今天死定了!”

  我心中剧震,黄鹏飞这小子,是准备在这里伏击我们,一报仇怨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