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四章 一个老处男

第二十四章 一个老处男

  我和大部队一起冲到了青城二老旁边,只见那些穿着黑色棉袄、带着恶鬼面具的家伙纷纷朝着南边退去。

  战士们憋屈了这么久,终于见到了正主,焉能不兴奋,举枪瞄准,砰砰砰,枪声在整个空间里欢快地轰鸣着,如同去赴一场盛大的宴会。

  有的战士在怒吼,为之前被石头砸死的兄弟复仇。

  当硝烟散尽,枪声稀疏,在我们面前留下了一地的尸体,七八人躺伏,三两人哀号,血流了一地。真实的枪战,造成的伤痕是触目惊心的,有人脑壳被轰掉了半边,溅出好多脑浆子,有人胸口中弹,巨大的伤口处有着黑的、红的模糊血肉,以及各种残肢断臂,倾泻一地……

  那种视觉的冲击力,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,才能够感受得到。

  冯排长带着士兵们前去追击,而我们则留了下来,抓几个活口,如何出去,可能还要靠他们。

  伤者大声呻吟着,大量的失血使得他们的生命机能正在飞速流失。将面具取下来,露出一张张陌生而平凡的脸。这些人,有男的,自然也有女的,跟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一般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如果在外面看见,没有人会想到他们就是臭名昭著的鬼面袍哥会成员。

  我蹲下身来,唤来肥虫子,钻进离我最近的一个袍哥会成员身体里。

  很快,这个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身子一弓,脸上挤弄出怪异而痛苦的表情,长叹一声气,然后满目纠结,滚滚的男儿泪,便流落了下来。此时也没有时间能够过跟他扯皮,我揪住这个小腹中弹的男人,急迫地问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来:“你们到底有多少人,张大勇在不在这里?——不想死的话,赶紧说出来!”

  肥虫子在他的腹中翻江倒海,这种痛苦远远大于二十四日子午断肠蛊发作时的难过,非常人所能及也。

  然而这个家伙在那足以让人窒息昏迷的痛苦中,却露出了惨厉的笑容来,他张开一口洁白而整洁的牙齿,顾不得额头上那黄豆大的汗珠滴落,然后艰难说道:“小子,你可别狂,既然你们都到了这里,就不要想着竖着出去,识趣的话,跪地求饶,加入我们,不然的话,明年的今天,便是你们的忌日!”

 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,说你个龟儿子,脑壳都被洗掉了,跟咱们玩坚贞不屈?小毒物,弄他!

  我狞笑一声,打了一个响指,这中年男人顿时一声惨叫,在周遭这血泊当中痛苦的翻来倒去,如同瘾君子,死去活来地哭嚎着。人虽然可以凭着信念,让自己的精神变得坚强,但是这终究只是一种意念,而代替不了生物体的神经,以及肉体所能够承受的痛苦,再强硬的汉子,到了极致,唯一能够坚持的,也就是用死亡来逃避。

  我不再管他,而是回过头来,瞧着旁边的青城二老。

  与分别之前不同,这二位的脸上身上,也是伤痕累累,血迹斑斑。我们拱手为礼,询问这二老进来的情况。

  秀云和尚先行作答,说他和老王一同进入地道,前期倒也是循着曹砾的背影追踪,追了差不多十来分钟,便见到有一个岔路口,老王掐指算,又根据痕迹,便朝着下面行进,结果走了不到几分钟,岩壁处冲出一个家伙来,与他们对拼了一记,然后从另外一个洞口跑掉,他们一路追击至此,被人设伏,因为身单势若,皆有受伤,所幸这些家伙并无高手,我们又增援及时,所以才没有败走麦城,长眠于此。

  听到大和尚这番叙述,我的心中不由得沉重起来,旁边的白露潭问,说怎么我们过来的时候,只有一条道,并没有看见其他洞口?王正一摇头,说不知道,而我则问白露潭,说小白,你刚才请神,有没有什么消息?

  白露潭摇头,说这里邪门,触目处,皆是一片黑暗,越请越恐怖,没有山神,只有魔王,所以她在我破了南羌黑瘿之后,便放弃了。说到这里的时候,被我下了金蚕蛊的那个中年男子突然一声大叫,狂吼道:“既入我门,生当作死;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,世间皆卑微,唯有魔王尊……”

  听到这话,一直在旁边的吴临一突然抽出一把金色小刀,狠狠地捅入了这个人的心脏处。

  中年男子的声音嘎然而止,然后眼睛几乎突了出来,双手抓住吴临一的手,口中挤出了几个字:“想我史龙武……”旁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但是我和杂毛小道却立刻冲到了近前,老萧扶着这中年男人,而我则一把将吴临一推开去。然而吴临一根本就没有松开刀子,紧紧攥住,在踉跄的后退间,将这刀子给拔除来。

  这刀子一拔,一股鲜血就飚射出来,史龙武所有的话语都卡在了喉咙里,眼睛突出,咳咳两声,再无声息。

  吴临一这个家伙杀人灭口的时候手脚利落,然而被我推了一把,却倒在地上,站不起来。黄鹏飞和白露潭等人拦在了我的面前,黄鹏飞横眉怒眼,说陆左你干嘛?吴老师刚刚受了伤,你想要杀了他么?

  我将手指探到史龙武的鼻子间,早已一命呜呼了。

  我望着地上那个老苗子,冷笑,说我要干什么?我倒想问一下吴老师,你要干什么?我马上就能够问出实情了,你却在这最关键的时候,将他给捅死,这是何居心?

  吴临一在白露潭的搀扶下勉强站起来,咳嗽着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他盯着我,淡淡地说道:“陆左,你刚来,什么东西都不懂。这个家伙刚才念的,是鬼面袍哥会吸取奈河冥猿的特性,研究出来的一种自焚手段,如果让他真正念完了,只怕你不但得不到你想要的消息,而且我们都有死去的危险——我杀他,是救了所有的人!

  我一愣,转过头来瞧了杂毛小道一眼,只见他面无表情,嘴角在上翘,似乎在冷笑着。

 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,吴临一竟然如此老奸巨猾,竟然准备了这么一套说辞。

  不过我并没有放弃这一次揭穿吴临一的机会,将肥虫子收回手上来,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,逼问道:“好,姑且说是这个理由,但是我很想问一下吴老师你,之前发现你的时候,几乎每一具尸体,都被补刀了,唯独你,居然只是受了点小伤,昏迷过去,这是为什么?我怀疑那些同伴,都是为了给你混淆视听,才牺牲的,这一点,你能够跟我解释一下么?

  听到了我的指责,吴临一的脸完全都变成了黑色。他环顾一下四周,声音开始变冷了,说陆左,我们之前是有过争论,但那都是因为工作,内部矛盾。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你不能够胡乱说话,我的问题,自然会有组织帮我澄清,你如果真的要有什么意见,可以向组织方面提出来,而不是在这里,凭空指责我。

  听到吴临一这一口官腔,我正想继续反驳,旁边的王正一伸手拦住了我,说不要吵了,大难临头,还在这里吵吵闹闹,成何体统?老吴这么多年的工作,我们看在眼里,他不可能是叛徒的。

  秀云和尚把我拉到一边,然后跟我低声说道:“陆左小友,你真的误会了,老吴跟鬼面袍哥会的仇怨,可是不共戴天——他的妻子,以前就是死在鬼面袍哥会的手上,你说说,他怎么会是鬼面袍哥会的人呢?”

  我们这边正说着话,前去追击的战士有两个人跑了回来,说报告领导,敌人逃进了一扇石门里,我们进不去了,冯排长让大家一起过去瞧瞧。

  秀云和尚出来打圆场,说好啦好啦,危难当头,我们不要再闹了,不是还有两个人没死么?我们前过去,一会儿盘问。说完,一番磨蹭,大家都准备往着前方走,我和杂毛小道返回刚才那出口处,那个被击晕的黑小子羽麒麟,竟然不见踪影。杂毛小道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,说早知道弄死那个家伙就好了。

  我们跟上了大部队,远远落在最后,他问我,说大和尚都说了什么?我说吴临一的老婆是被鬼面袍哥会害死的,天大的仇,不可能做内奸的。

  杂毛小道点头,说哦,既然是如此,说不定我们真的误会他了。咦,你这什么表情?

  我苦笑,说你大概是忘了,吴临一这老家伙,他可是一个老处男……

  老处男……

  ********

  我们跟着人群的后面行走,绕过了几处转角,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扇嵌入岩壁里面的大门。

  这大门高四米宽三米,上面雕着有一个面目丑恶的猪头怪人,衬托有古怪禽兽无数,有蟾蜍与桂树的满月,有手持节、身披羽衣的方士,交缠奔驰的双龙……雕工熟练,用线大胆,风格雄健,然而上面的纹路和斑纹,却将它给深深地出卖了。

  此处,便是掩埋几千年,耶朗大联盟位于西方的地下祭殿——西祭殿。

  历史是如此的神似,我们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