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六章 脚下一阵空

第二十六章 脚下一阵空

  随着这红光大亮,陡然间,我们便感到了有沉重的压力,从地面上传递过来。

  岩洞在左右摇晃,总也稳定不下来,发抖,整个岩洞仿佛如同一个巨人,在打着摆子。这是在地震,是这个鲜血法阵开始驱动出来的效果,我们都有些站立不稳,要么扶着墙,要么直接或蹲或趴,降低了自己的身体重心。

  有的人调整平衡不过来,啪的一下,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  抖动之后,是头顶上面松动的石头开始往下掉落,有的是碎屑,有的是拳头大的,有的直接整个锥形石柱往下掉落,砸得四处都是纷飞的石块。

  为了躲避这些石头,我们纷纷闪躲,也有人被突然落下的石头砸到,一声不吭地躺倒在了地上。白露潭在大声喊叫,说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了?没有人回答她,岩洞上下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,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摇晃。我回头看去,只见我们的后路上,一片血雾迷蒙,将整个来路封堵,里面有无数的鬼怪形象出现,或是三米巨人擂胸顿足,或是胖子摇摆屁股,或者是没有脸的女人,抱着一把破烂琵琶在弹奏……

  这些血雾,应该是刚才那些被战士们射杀死掉的人,那身体的血液,经过邪恶的阵法,所化成的吧?

  煞气,恐怖的煞气,无所不在的邪恶之气,在空间中蔓延。

  无声,然而天地之间,皆是让人恐惧的咆哮,这些,都是从心灵之中冲出的怒吼和尖叫。

  这形象恐怖,但是却也有吓得失心疯的人,巍然不惧,抱着手中的枪,以高姿匍匐的姿态,朝着我们的退路一边疯狂大叫,一边跑动。这个战士我并不认识名字,然而我却能够瞧出那里的危险,冲过去,想要抓住他。然而惊慌失措的人,下意识的力量是何其强大,我没有追上他,紧紧摸到了一把他后背的衣服。

  我抓到了一把汗水,一把湿漉漉的背。

  这个战士就这样,疯狂地冲进了那似血一般组成的红色迷雾中去。

  就在我们所有人的注视当中,这个突然犯了失心疯的战士,被那个含着恐怖怨力的血雾给吞噬。

  然后我们的视线在这一瞬间,似乎进入了慢镜头——首先是那个战士的动作越加迟缓下来,如同陷入了泥潭里面,接着他身上的皮肤开始逐渐被剥离下来,露出了粉红色的肌肉,然后这些粉红色的肌肉与缓缓流下的鲜血,开始缓慢地消散到了空气中。

  短短几秒钟,在我们面前的那个战士,就变成了一副惨白的骷髅架子,带着惯性,重重地跌落到了前方的岩地上面来。

  所有人的呼吸声都一齐细了许多,看着那十米之外的血雾正在缓慢逼近,我们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。

  这个时候,那种剧烈的震动终于停止了,整个空间都回复了平静。不过这平静只是暂时的平静,到处都充斥着诡异的邪恶,有着很强烈的吸力,将我们身体内的铁元素,往地下面吸引。

  这个东西,让我们猝不及防,有了那名战士的教训,没有人再敢往回跑,但是这里的地形就是一个漏斗形状的死胡同,除了那扇石门,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。看着地下的红光浮动,而远处的红色血雾里鬼影缭绕,怨力恐怖,缓慢而坚定的朝着这边推移过来,我们都明白自己已经陷入敌人了重重谋虑好的圈套中,也知晓在这洞穴之中,即使是再来一个连队,也逃不过全军覆没的困境。

  因势利导,阵法的威力,我们在伏击鬼面袍哥会大供奉的时候,就已经尝过了甜头,而此刻,我们则终于尝到了苦果。

  所以常言说得好,出来混,终究是要还的。

  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  在我们缓慢朝着石门处退却的时候,黄鹏飞激动地大声喊叫起来,完全没有刚才审问舌头时的那种冷厉。

  他终究不是个狠毒至极的人,所以他可以对别人的生命冷漠,对自己的小命儿,却是爱得很。我拉着两个朵朵的手,缓步向后退,这时杨操突然抓住我的胳膊,说陆左,这个时候,只有你能够救我们了,我知道你行的,想想办法吧。

  杨操此刻是如此的激动,以至于他满是老茧的双手上面传来的巨大力量,让我的胳膊一阵泛疼。

  看着杨操满是期盼的眼神,我知道他定是想起了在青山界中,我用我的鲜血,获得了进入耶朗祭殿的真正资格。他不点明,只是因为此时的人实在太多,不过在危机关头,我自然不敢藏什么私,快步走到石门前,狠下心,用指甲划破大拇指,然后捅入到了那个猪头怪人的眼睛里面。

  三、二、一!

  我深呼吸,然而那种神奇的情况并没有发生,大门也没有徐徐打开来。

  是我的血液根本就没有驱动这门开动的效果,还是这门的开启,根本就不用鲜血来祭奠?

  我的脑海飞速转动,而此时,我正处于巅峰状态的炁场感应,顺着这眼睛往石门里面蔓延过去,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通道,直通对方。这个时候我终于发现,这扇石门,虽然花纹什么的,都跟之前在青山界中所见的一般无二,但是就其厚重感来讲,未免有些过于新鲜了。

  不过此时的我根本就无法思考其他问题,将手指退出来,口中大喊道:“小妖、朵朵,进去……”

  两个小家伙跟我心意相通,当下也不作犹豫,身子一摇,在周遭战士诧异的注视下,化作一白一蓝两道光线,朝着那面目狰狞的猪头怪人眼睛处射去。我感觉到我身后突然拥挤,回过头来,只见那血雾离我们已然只有六七米远,分成天上地下,所有方向,朝着我们围堵而来。我们一行,差不多将近有二十余人,故而将门口这点狭窄的小空间里,挤得满满当当。

  无数散发着汗臭的男人拥挤而来,即使是身为爷们的我,那一刻,压力也是山一般的大。

  时间一点一点地推移,看到那些恐怖的血雾朝着我们侵袭过来,所有人都开始慌张起来,在外围的战士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,拼了命地往前挤,为的也只是多活一会儿。我皱着眉头焦急等待,旁边突然伸出一个肥硕的光头,我一瞧,正是那让人敬重的秀云禅师。

  这佛爷平日里笑嘻嘻,弥勒佛一般,此时却是脸色青紫,眉头耸动,似乎透不过气来,便秘了一般。

  想到大和尚和王正一身上都有伤,虽然两人经过了短暂的处理,但是再如此一番挤弄,各方力道一齐挤压,说不定就永垂不朽了,于是我大声叫喊起来,说各位,各位听我一言,不要再挤了。这门可还没有打开,怎么挤都没有用的……

  我这话音一落,面前的这扇厚重石的门就开始发出一声轰隆隆的响声,然后石头震动,那门竟然开始往上,缓慢提将起来。

  这异动,让我们的心都一下子都落了下来,开心到爆炸。当那门刚刚提到了膝盖处时,我们就顾不得危险,就地一滚,越过了厚达两米的巨大石门,终于冲到了里面来。一到里面,便感觉到有灯光在四周晃动,然后还有拳脚的风声,从前方四处传来。

  我双手撑地,一跃而起,只见留着西瓜头的朵朵正咬着牙,拼力驱动石门旁边墙上的一个装置,而小妖则正在跟五个穿着黑袍鬼面的家伙打斗。这些家伙实力一般,但是唯独有其中一个身子娇小玲珑的,却是个厉害角色,手中一束白色的皮鞭,如毒蛇出洞,将小妖给牵制住,不得逞威。

  随着石门的缓力上升,冲进内里的人越来越多,我顾不得其他,见小妖施展不开手脚,顿时攥紧双拳,朝着前方冲去。

  我一冲入人群中,便有袍哥反应过来,手腕一翻转,寒光乍现,朝着我的脸上划来。

  我神经绷得紧紧,看到这刀子袭来,顿时躬身下蹲,整个人缩成团状,然后利用身体软体组织中的反馈力,瞬间爆发,以黄狗撒尿的姿势,朝着这个袍哥呈45度斜角蹬去。

  砰——

  我的脚上正好蹬到了这个家伙的胸口,力量在一瞬爆发,那人凌空朝着身后飞去,重重砸在了石墙上面。顺着那个家伙的轨迹,我才发现我们冲进来的这里,竟然又是一个狭长死胡同,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路。黄鹏飞和白露潭从我身边冲过,朝着这几个漏网之鱼杀去,然后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杂毛小道的狂喊:“朵朵,把门封上……”

  想来是众人都已经逃入内里,我听到朵朵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“哎”,然后巨大的石门下落声,便轰然响了起来。

  而在这声音蔓延开来之前,那个手持皮鞭的娇小黑袍人放声大笑,突然冲到了我的面前,用力往地下一跺脚。正当我挥拳过去的时候,却感觉脚下一阵空,天旋地也转,随着身边众人,往下跌落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