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八章 谁用谁知道

第二十八章 谁用谁知道

  有过游泳和潜水经验的人都知道,在水里面,没有潜水镜,睁开眼睛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眼睛会受刺激,酸痛流泪。我观察那个搜寻者,也只是隔一会儿,睁一下,其余时间都是紧紧闭着眼睛。当这冰凉而颤抖的嘴唇印在我的嘴上,并用灵巧软滑的舌头剔开我的牙齿,朝我口中度气,将我从缺氧到差一点昏迷的状态中,拯救出来的时候,我也是第一时间,睁开了眼睛。

  黑乎乎的潭底,即使睁开眼睛,也只能够从一点点的折射光中,看到我面前这个女孩儿的轮廓。

  她依旧还是十多岁小萝莉的模样,脸色不悲不喜,眼珠子亮晶晶,里面写满了天真和无邪,眼睫毛眨动,然后很认真地给我度气。我的肺叶开始舒张起来,有一股又一股的暖流,开始从我的身体内里,涌出来,使得现在冰冷僵硬的身子,不再是那么难受。

  小妖是真正的“冰清玉洁”之身,但是也是练气士,故而全身各窍穴中,也有气息,只是平时不显。

  看着小妖一脸认真地盯着我,我的心里不禁浮出了好多内疚和羞愧来。

  太禽兽了,太禽兽了!

  这只是一个小姑娘……我,我究竟做了什么?

  不过一想到小姑娘一词,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小妖朵朵刚刚从麒麟胎里面,孕育出来的时候,妥妥的模特身材,女神风范,结果被我一掌拍下,就变成了现在这般生涩青蒙的模样。要倘若我当时任由小妖咬我那一口,不作抵抗,那么她是不是就……

  果真如此的话,我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负罪感了呢?

  小妖虽然是麒麟胎身,作战时浑身坚硬似玉,但平日里也和普通的小姑娘一样,相同的体温,相同的呼吸,此刻我们两唇相触,感受着这鲜花一般的柔软,在回过气来之后,我竟然有一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。

  不过理智终究还是将心猿意马的我给制止住,我费了老大的劲儿,终于双手抵住小妖的肩膀,生硬地将自己给拉扯开来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见到那个人已经离去,我便想着游出这个狭窄的凹口子,浮上水面去。

  然而小妖却止住了我的企图,伸手将我压在了更里面,然后背转过身去,双手在水里面快速地接印,布置起一个小小的法阵来。

  凌空画符,结印布阵!

  这手法以前杂毛小道在青虚开的温泉澡堂子里,给我演示过,然而此时小妖施展起来,却更为熟练,顿时间一股自然的气息,如岩石,如泥土,如深潭流水,顿时将我们这里给掩盖住。

  也就是在法阵刚刚结束的那一刻,一大股粘稠的黑雾从水中蔓延过来,这黑雾既像是动物世界里面的巨大水母,又像是我们以前曾经在青山界中配合矮骡子逆袭的害鸹,不过庞大得多,张开来的直径足有三四米多,从我们的身边滑过。

  突然,它停了下来,一根如同长矛的尾巴在我们眼前,随着水波飘荡。

  不愧是龙头老大,张大勇做事情,实在是太过于细致和谨慎了。

  我抱着小妖朵朵,缩在那个暗里凹口处,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后怕。

  倘若不是小妖警觉,只怕我已经游出去了。在水里,行动不便,我哪里能够敌得住这东西的威胁?

  小妖回过头来,看着我笑。

  这小狐媚子天生就媚眼横生,一笑,让人骨子都一阵酥麻。

 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与她相拥而吻的样子,血不再集中到头皮,反而有流下来的迹象。我强忍着,不想让自己在小妖面前出丑,然而这东西,是男人都知道,不是你想忍,想忍就能忍的。我这一番天人交战,却见那尾巴缓慢游走,正想将心给放下来,突然之间,一个美丽的女人头颅,倏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的两米之外,眯着眼睛,朝着我们这里看过来。

  我吓了一大跳,心脏急剧地跳动着,过了好一会儿,才平静下心来,这才发现,这个女人就是裹身在刚才的那团黑雾当中,在幽幽的水光里,她那艳丽的脸容上面,满是恐怖狰狞的神采。

  然而小妖布置的这个隐匿小阵十分有效,这个迷雾中的头颅朝我们这个方向,死死地盯了几秒钟,这才恍然不察地离开了去。

  这连番的惊吓,将我胸腑里面的氧气再次给消耗光,我的脸色涨红,又开始缺氧起来。

  见到我的这样情况,小妖笑吟吟地又俯身过来,吻上我的嘴唇,给我渡气。

  如此反复了三次,当我都已经沉浸在这种若即若离的美好中时,小妖捅了捅我的肚子,我不解其意,见到她指了指外面,这才知道她在表示外面安全了,让我浮上去呢。见到小妖坏坏的笑容,我的脸在霎那间,便烫得不行,耳朵根子都火辣辣的,窘迫得厉害。

  不过现在也不是谈论其他的时候,我一点一点地伸展身子,朝着外面爬出来,然后小心地游动。

  很快,我又爬出了水面来,因为这水潭是活水,上下都有暗河,所以水声哗哗,倒也察觉不出什么声音来。甫一露头,我就听到张大勇阴沉的声音从潭边传来:“……有没有可能,他从暗河里面溜走了?”

  “不可能,那暗河汹涌,而且又没有透气的空间,他若是进去了,只怕过几日,江边就漂浮起他的尸体了。”

  张大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烦躁,他冷哼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内线传出来的消息,说这个人曾经到过古夜郎王国的中央祭殿,而且开门时,就是以他的鲜血激活的法阵。没有他,我们永远都进不了那里面,也永远找到古夜郎的遗产和宝藏,小佛爷嘱咐的大黑天,我们也永远找寻不到!”

  “是,属下无能!”

  接下来就是一片自责声,有人立刻献计献策,要将仍留在上面石巷中的我,给生擒至此。

  这时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有人禀报,说洪安中带的人造反了,兄弟们扛不住,节节败退,请求老大过去支援。张大勇又是一声冷哼,气愤地骂,说都是他妈的一群废物,能拖就拖,拖不了就转移呗?川北洪家的手段高明,要么就是搏命,疯狂得很,我去瞧一下,看看能不能够将这个狡猾的家伙引入万血归宗鬼灵阵中,用水磨功夫,将他给活活耗死。

  说完这话,张大勇吩咐旁人,说看紧这两个家伙,留着有大用呢,然后带着人离开。

  好一阵子,我感觉空间里开始安静下来,这才小心地探出头颅,察看外面的情形,还要防止有诈,以免那些家伙突然又杀回来。

  不过好像并不是,这深潭岸边点燃了两堆篝火,旁边有七八人,为首的是那个二娘子,她正身披着棉袄,带着周遭下过水的兄弟在烤着火。此时是十一月寒冬,这地下岩洞里的气温虽然比外界要高上一些,但是身子浸过水之后,却抵受不住这蚀骨的冰凉,让人好不难受。

  至于黄鹏飞和白露潭这两个俘虏,他俩则享受不到身披棉袄、棉被的待遇,被用粗麻绳紧紧捆住手脚,然后推倒在地上,不敢起来。在他们身边不远处,还有两具尸体,一具是刚才从上面摔下来死去的,还有一个,则是被黄鹏飞刚才的一剑,抹断了喉咙。

  刚才有坐馆大哥和随行大佬在此,所有人都寂静无声,而头儿走了差不多十分钟,这些部众的心思就开始活泛起来,说话也热闹了些。不过他们谈论的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上不得台面。有些个粗鄙汉子,见到二娘子棉袍底下玲珑曲致的身材,水痕勾勒,就有些忍耐不住,先是说了几句荤笑话,然后恬着脸说道:“二姐,你这么好的身段和脸蛋儿,怎么就跟曹公公,作了个对食夫妻呢?”

  二娘子风情万种地剐了这人一眼,说三狗子,你就胡说吧,小心有人把你这话,传到我家掌柜的耳朵里,到时候肚子里面长满了虫,可别怪二姐我今日没有提醒过你。

  听到二娘子的威胁,那三狗子立马后悔了,一巴掌,拍在了自己的脸上,连连道歉,说二姐,得,小弟的嘴贱,早该打了,我错了,我错了,您大人有大量,别计较。周围的人都一阵轰笑,说三狗子,你这个驴日的狗吊儿,放着那边的娇俏小娘子你不弄,偏偏要来惹我们这满身是刺的二姐,你当真不知道那个易江南的下场么?

  听到旁人提醒,三狗子看是瞧向了正在与黄鹏飞依在一起、瑟瑟发抖的白露潭,露出了猥琐的笑容。

  他嘴一咧,一口的大黄板牙,搓着手,缓步走过去,瞧见杀死自家弟兄的黄鹏飞,气不打一处来,抬腿便是一阵猛踹,黄鹏飞被踢得哎哟哎哟,惨叫连连。

  旁人见这三狗子下了重手,纷纷过来拦住,说三狗子,你这驴日的,这人大爷留着还有用处,你可别把他给废了,说不得人家发达了,你还要给人家磕头呢。

  “磕个毛!”

  三狗子色厉俱茬地嚷嚷着,却也不敢再怎样,顺势放过了黄鹏飞,然后嘿嘿地淫笑,朝着地上的白露潭,躬身摸去:“小娘子,你别看三狗哥哥人长得挫,但是三狗哥哥人好啊,身体倍儿棒,最考虑女性同胞的切身感受了。还是那句话,谁用谁知道,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