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九章 你我皆棋子

第二十九章 你我皆棋子

  见到这个长得跟条癞皮狗一样的男人,淫笑连连地逼近,白露潭吓得半死。

  因为一直浸泡在水里,刚才外衣又给人搜身的时候给扔在了一边,所以她现在穿着的保暖内衣正好湿嗒嗒地贴在了身体上,显露出了傲人的身材来,十分性感。想当初,白露潭在集训营里面,也是一等一的美女,比之朱晨晨、王小加和福妞这些女孩儿,都要高出一两个等级,很多男学员都暗地里流下口水,而这三狗子自然也不例外,瞧着这动人的美女被绳索紧紧捆束住,他忍不住地搓手,露出了男人的丑态来。

  白露潭手脚被束,什么也做不了,唯有惊声尖叫道:“你要干什么?你这个畜牲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旁边一堆围观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,那个二娘子笑得最欢畅,她插着腰,娇声大叫道:“三狗子,她问你干什么呢,你到底要干什么哪?”

  三狗子挺直腰杆儿,畅意大笑,说小妹妹,我要给你看一个宝贝儿,问问你喜欢不喜欢……

  说着话,三狗子伸出了安禄山之爪,刷的一声,将白露潭的裤子撕掉了一大块,惹得白露潭惊叫连连。然后他再走上前,准备去剥白露潭的高领保暖内衣,结果刚才被揍得一头是血的黄鹏飞咬着牙,猛地冲出来,将三狗子给撞向了篝火那边去。

  三狗子别看为人猥琐粗鄙,但却是一个有着真本事的家伙,不然也不敢那曹砾的女人开玩笑。

  他一把捉住黄鹏飞,啪啪啪啪,四个大嘴巴子,抽黄鹏飞晕头转向,顿时就眼冒金星,鼻血咕嘟咕嘟地往下流着。三狗子狂笑道:“尼玛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跟老子展现什么人性的光辉,早干嘛去了?英雄救美这段子好看,可它好玩么?弄不死你,我大名就不叫端木翔龙!”

  这话说完,三狗子又是一顿劈头盖脸地毒打,黄鹏飞这么骄傲的人,那叫声一旦呼喊起来,跟杀猪的那声音,是一样一样的。

  教训完黄鹏飞,三狗子接着开始扒白露潭的衣服,不过因为白露潭的全身都被粗麻绳给捆得死死,所以并不好脱。他弄了半天,回过头来问二娘子,说二姐,你们既然想看现场的,就过来帮帮忙,把这绳子给解开,不然咋个搞嘛?

  二娘子和其他围观群众纷纷摇头,说可不敢呢,这人是大爷叫人捆的,他不发话,谁人敢解?

  这三狗子犯起浑来,说嘿哟喂,难道不解开绳子,格老子就办不成事情了么?笑话!你们这些家伙可要瞧好了,哥子我就给你们瞧一瞧厉害的!

  说话间,三狗子就要去解白露潭的裤子,这时候的黄鹏飞已经被揍得爬不起来,周围这些人也都幸灾乐祸地瞧着热闹,再也没有人帮着白露潭说话。这个妹子顿时就有些崩溃了,她大声哭喊起来,告诫三狗子,说你不要乱来,我可是神的女人,你要敢动我,你就会遭天谴的!

  三狗子已经把裤子都脱了,露出乐那玩意儿来,哈哈大笑:“我们当袍哥的,第一重义气,第二重鬼神,在这片山头的,都是自家兄弟,客气个啥子哟?”

  他正得意,一块拳头的石头,就跨越空间,猛然砸到了脑袋上面的太阳穴上。本来他是个反应灵敏的家伙,搁平日里,偏头闪了便是,而此刻这色欲熏头,满脑子都只有面前这小绵羊的乖乖美人儿,自然顾及不得,于是一下挨中,顿时脑子一阵轰隆巨响,二话不说,木桩子一般地倒在了地上去。

  围观热闹的人满心想着看好戏,哪里预料得到出现了这般变故,纷纷朝着后面望来。

  离得最边缘的一个光头男子刚一扭头,就挨了一记粉拳。

  这拳头并不大,精致小巧,然而掼到他的脸上时,满脑子就开了花儿,轰隆隆地作响。

  这是潜伏在水中的我和小妖,及时赶到。本来我还犹豫着是否待在水里不出来,惧怕张大勇的离去只是一个诱饵,然而没想到鬼面袍哥会的人,行事竟然如此肆无忌惮,竟然当众想毁掉白露潭的清白来,连黄鹏飞这个平日里我们看不惯的家伙都能够挺身而出,我自然是不能忍的。

  当下我和小妖趁着众人都把注意力,集中在了场中闹腾的两人身上,从水潭中悄悄爬上来,正好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猛然袭击,一招即中。

  见到这些家伙的无耻作为,我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怒火,当下也是放下了对生命的敬畏,不留手,直接攻向敌人最脆弱的地方。所以在小妖冲天砸出一拳之后,我蹲身直击,一拳碎蛋,将这个倒霉的会众给一下子就撂翻了。

  当第一个人倒下之后,我们的突袭就变成了强攻,除了一个小矮个儿啥话不讲,一溜烟跑开之外,剩下的那五个人大声叫唤着,操着家伙,围攻上来。不过到底是注重传统的袍哥会,擅长用的都是冷兵器,我倒是并不惧怕,洒然一笑,往后退了两步,脚尖一挑,一块碗口大的石块就到了我的手中来。

  小妖本待去追逐那个逃走报信的矮子,结果见围攻的这五人都有些手段,放心不下,而且那人跑得跟兔子一样,便没有分兵,朝着我们这边增援过来。

  我面前这五人,比起之前在上面纯粹贡献鲜血的杂鱼,自然又厉害了一个层次,那四个男的都穿着短衫,脱下了面具,露出各种丑恶面目来,想来应该是鬼面袍哥会的骨干成员,其中以二娘子的身手,最为利落——那娘们儿手中的一个长鞭十分厉害,在空中挥舞,能够弄出恍惚的黑影来,鬼气缭绕,乌泱泱的,煞是惊人;而其他几人,脸上的黑雾游动,想来是种上了鬼基。

  我不小心,就被那个二娘子给抽中一击胳膊,顿时肿得老大,火辣辣地疼。

  伤痕上面全是黑气,我心中惊呆了,立刻猜到这个娘们儿手上的皮鞭,定然是用人皮所制,不然,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怨力——所谓邪道,之所以被正道所唾弃,大部分原因,都是因为他们泯灭了人性,不尊重生命,即使是身为同类的人,都可以化作各种各样的材料,用来增强自己的实力。像养小鬼这些,还算是轻的,便比如萨库朗的人彘,比如黑魔教导青虚的婴池融体,皆是如此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蛊师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也得不到认同,所以即使在西南局,说得上名号的蛊师,便也不多。

  这么说起来,养蛊人,其实是一门很冷门的热专业。

  见到我被抽打,小妖顿时怒冒三丈,银牙紧咬,冲上去就给最近的那个汉子一拳。

  那汉子手中拿着一根骨箫,上面磷火点点,正好挡住了小妖的这一击。然而他刚刚得意自己的反应敏捷,便感到有巨大的力量传递过来,身子便轻飘飘地飞了起来。

  此时的我,正在与一个满身肥膘肉的汉子作正面交锋。他也是多年的老油子,拳脚功夫不错,我是出道不过两载的小牛犊子,不过实力并不是资历所能决定的,于是在接下来几次回合中,那个家伙被我击中数拳,嚎叫着往后退去。

  他一退,一根游蛇一般的皮鞭又抽空甩来,我狼狈地往地下一滚,堪堪避开这一击。

  黄鹏飞这个时候迷迷糊糊醒转,看到我们的出现,欣喜地大声叫唤,说陆左,快先松开我们。白露潭先前是一阵失神,直以为自己贞操丧失,此刻不由得心中一阵狂喜,然后跟着大声附和。这两人不叫还好,一叫唤,正好提醒到别人,立刻有一个手持尖刀的汉子,朝着黄鹏飞扑去。

  这是要灭口的节奏啊!

  黄鹏飞惊呆了,大声叫唤:“陆左,救我!”我也不想黄鹏飞死在我面前,喊了声小妖,这小狐媚子自然省得,朝着黄鹏飞冲去。一根皮鞭游绕到了小妖的面前,被她一把拽住,不肯放松。小妖麒麟胎身,天生中正,那人皮鞭子对于我们是凶器,对于她来说,一丁点威胁都没有。顺着这鞭子的劲道,小妖荡到了黄鹏飞身边,避开那个手持尖刀的汉子,手一挑,黄鹏飞的束缚就解脱了,接着就是白露潭,小妖轻描淡写,将两人都给放开。

  黄鹏飞憋了一肚子火,虽然被揍得头晕晕,但却是一身的劲儿,他身上的东西,包括那把七星宝剑,都给人收走了,只得快速翻了一下三狗子的身,摸出一把短刀来,先行补刀,然后朝着前面的人猛扑去。

  这生力军一加入,这几个鬼面袍哥会的人便有些抵挡不住,我憋足了劲儿,拳头破空,打出了最有力量的一击。

  这拳头与那胖子的脑门亲密接触,接着我听到了颅骨碎裂的声响。

  我不记得这是我第几次杀人了,但是心中终究还是忍不住地犯恶心——我与他无仇无怨,却为了一些身不由己的破事,生死相向。

  我们皆是棋子,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