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三章 骨冢的动静

第三十三章 骨冢的动静

  听到了我的问话,二娘子也抬起了头,目光与我对视。

  我看到了她眼中闪现的慌乱,似乎想要隐瞒些什么,但是又迫、迫于刚才誓言的威力,不敢胡乱作答。我见她如此表现,顿时双手撑地,将脑袋伸到了她的面前,眼睛直勾勾地瞧着她,盯着她不断闪烁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追问:“告诉我,吴临一,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人?”

  二娘子深吸了一口气,摇着头说不知道,我不知道你说的吴临一,到底是谁。

  我笑了,说二娘子,我记得你刚刚还在跟酆都北阴大帝发誓,说不得隐瞒的,难道你想要受尽万鬼吞噬之苦,永坠沉沦之间?二娘子咽了咽口水,说她真的不知道。我不愿和她绕圈子,在黄鹏飞和白露潭震惊的目光中,淡淡地说道:“鬼面袍哥会的首席大蛊师曹砾,这个人是你的老公,他到底长什么样?”

  二娘子抿着嘴唇,说这是第四个问题了。

  我摇摇头,说这是第三个,告诉我,曹砾长得什么样?

  二娘子说你不是在外面果林的那屋子里,见过那个老不死的么,怎么还问这个?我笑了,我说那个家伙,我只瞅一眼,便知道就是一个扶不上墙的角色,若以他那般模样,都能够坐上鬼面袍哥会第四把交椅的话,那么说实话,我对张大勇,倒不至于太过害怕了。

  二娘子沉默了一下,说他真的是曹砾,不过……曹砾,并不是鬼面袍哥会的首席蛊师。

  “哦?”

  我的眉毛一挑,说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,我倒想知道一下,这些个事情里面的个中缘由。

  二娘子叹了一口气,说我家老曹,虽然也是一个蛊师,但讲到本事,却跟首席的位置差的太远。他不过就是一个影子,是给外人放出来的一个烟雾弹而已。这一点,其实会中很多核心的成员,都有了解,不过普通会众,倒是知道得不多——你们刚才杀死的三狗子,便是知道了这一点,才有那豹子胆,前来调戏于我的……

  我说那鬼面袍哥会的首席蛊师,到底是何方人物?

  二娘子摇头,说她也不知道——那人是我家老曹的师兄,顶端神秘的人物,整个袍哥会里面,知晓他真实身份的,就只有坐馆大哥张大勇、白纸扇罗青羽、大供奉刘彧以及我家那死鬼老曹。不过老曹这个人,为人十分谨慎,即使是她,也透露不得半点消息。

  我问那个家伙,平日里都在哪里活动,可曾有什么线索?

  二娘子摇头说不知道,一直以来,都是一个眉清目秀的苗家少年过来传递消息,大家伙儿都估计,说那大蛊师定然是隐居深山当中,潜心研究养蛊呢——对了,这次的病蛆柑橘事件,所有需要蛊毒传播的东西,都是由整个师兄一手搞定的,别人怎么都插不得手,全部都是大爷和他一起策划的。

  我听她这般说,凭感觉,说的倒不是假话,而且根据她的交代,似乎有很多疑点,都指向了吴临一那个家伙。

  一这样想着,我不由得想起了最早在东官浩湾广场闹鬼事件之后,留地中海头的张伟国招揽我时,杂毛小道愤愤不平地告诫我,说千万要慎重考虑清楚,不要头脑一热,给人当枪使了才好。倘若吴临一真的就是那个神秘的首席蛊师,那么我这次前来,还真的就是一把磨得锋利的枪,而且自己还傻乎乎的,只以为立了功。

  这一答一问,结束之后,我没有再与二娘子纠缠,心中已然清楚了个大概,所以问得再多,其实也已经无用了,于是站起身来,打量祭坛上面的这个石碑——我去过了三个耶郎祭殿,几乎一个比一个厉害,各种神秘,不一而足,所以我并不敢对这里,就保持着无忧无虑的心情,只以为安全了,放松了精神。

  这石碑是黑曜石所组成,这是一种很常见的黑色中低档宝石,又名天然琉璃,在所有晶石之中,它是吸纳性最强的一种晶石,可以很快地将附近的杂气或负性能量,吸进它内在的无形空间里。这玩意儿极度辟邪,能够强力化解负能量,在中国古代的佛教文物中,就有许多有关于镇宅或避邪的黑曜石圣物或佛像;而至于西方,也喜欢那它当作驱邪的工具。

  不过我想说的是,在青山界当中,我们就见过一整副黑曜石做成的棺材,在里面,躺着一具顶级的飞尸,守护祭殿。当时的情形,回想起来都恐惧,所以我一见到这玩意,心中就担忧得很。

  头顶是具有高放射性的封神榜石眼,面前是强力吸收复能量的黑曜石祭坛,这两者之间,似乎形成了一个类似于正负极的能量场域,身处其中,有一种天人交融的飘飘欲仙之感,仿佛自己与这个世界都隔离开来,给排斥,转而身处于另外一个时间和空间里,莫名疏离。

  我们都感受到了这种场域的力量,商议一下,开始往边缘退去,我拉住小妖,说你刚才叫“灵界之门”,那是啥子东西?

  小妖瞥了我一眼,很不屑一股,说有的东西,你没有经历过,跟你讲也讲不清楚。

  好吧,这小狐媚子拿起架子来,真的让人郁闷,我陪着笑,说讲来听听嘛,给咱涨涨知识。她深思了一会儿,说这么跟你说吧,你应该知道的,我们现在所想所见的,都是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的东西,跳跃不出事物的本质,超脱不了这世间的吸引力。但是有一种力量,能够将这世间的吸引力,或者说是因果,给中和,让你井底里面依托井绳跳出来,抬头看向外面的世界,而这灵界之门,就是这根井绳。

  她盯着我瞧,而我唯有耸肩,说好吧,太深奥了,我不懂。

  小妖噘着粉红色的唇,骄傲地摇着头,说看看吧,跟你说你不懂,你还不信,现在傻了吧。

  我们走到离那祭坛十几米的距离后停下,黄鹏飞将夺自三狗子的短刃反手握住,然后将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给掀开一角来,说怎么好痒啊,到底怎么回事?

  我们围上去瞧,只见在他的腰间上,一大串黄豆大的红色疱疹呈现,个个都清亮泛光,里面好像留着脓血,在疱疹与疱疹之间,有很多板甲鱼鳞一样的硬角质壳,看着十分吓人。我们看着恶心,但是黄鹏飞却不知道,用手在上面摸索,越发地痒意出来,然后用指甲挠,顿时那些清亮的疱疹被抓破,流出亮津津的脓汁来,手上一大把,感觉奇怪,看了一下手上,啊的一叫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巫医不分家,我瞧着他这腰上一大片簇状水疱,红彤彤的,十分吓人,便知道他应该是发了一种叫做“缠腰火龙”的病症。不过瞧着病症的程度,倒并不仅仅只是皮肤病那么简单。

  黄鹏飞右手一把脓汁,眉头皱起,左手在身上摸索了一阵,才知道自己的家当,都让人给搜走了。

  他心情沉重,而白露潭则在旁边安慰他,说不妨事的,出去之后,服些泛昔洛韦片之类的西药即可,算不得什么大病。黄鹏飞喃喃自语,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,怎么突然之间,就长出这么一大片了呢?这件事情邪了门,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。

  二娘子突然插话问道:“你是不是碰到了‘水齐天’的血?”

  黄鹏飞说什么是水齐天?二娘子说水齐天是孟婆婆豢养的一群异兽,也是在这岩洞中寻摸到的,暴躁得很,只听孟婆婆和她家幺妹儿的指令。这东西厉害,能爆炸,威力十足,几乎没人敢惹,而且它的骨血都带着剧毒,阴气盛得很,你这腰,估计就是中了它的毒性,上面全部都是怨气。

  听二娘子说得肯定,黄鹏飞哭丧着脸,说这东西有没有得解?

  二娘子告诉他,说能,不过只有他家老曹知道,轻易不外传,至于其它途径,就不得而知了。黄鹏飞又望向了我,欲言又止,憋了好一会儿,说陆左……

 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摊开手说这事麻烦,我这里的金蚕蛊又罢工了,我也没有办法。

  黄鹏飞眉头一跳,没有再说话,而是转身朝着边缘找去,希望能够在这里面有所收获,找到出去的路。我让白露潭在这里看着二娘子,然后与小妖分头去找出路。从上面跌落下来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其实我心里最牵挂的,就是还留在上面的朵朵和杂毛小道,既然已经知道了这里是陷阱,那么他们的处境,只怕有些堪忧了,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这里面的机关秘门,不然要万一张大勇将进得洞来的这些人给各个击破,朵朵和杂毛小道真的要出了什么事情,我跳河的心思都有了。

  大家分不同的方向走,我绕过了一大片石灯塔林,在最左边角落的石台上,看到有一排竹简散放,左边是一堆骨冢。时过千年,上面的字迹早已经模糊不堪,我拿起来瞧了半天,都不知道什么玩意,正迷惑,结果那堆骨冢中,传出了喀喀的响声来,在这宁静的广场中,格外的瘆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