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六章 伏地的冰尸

第三十六章 伏地的冰尸

  在这宁静而神奇的泉眼中,陡然伸出这么一只黑色的手,任谁都不由得吓了一大跳。

  随着这陡然的变化产生,一股滔天的寒意,在整个空间里蔓延开来。这种凝如实质的气势,在我看来,竟然比当初缅北山林中的那头小黑天,还有厉害数分。

  这只手,显然经历过了脱水脱脂的过程,肌肉萎缩,显现出如同腊制过的效果,上面的白毛,其实就是在寒泉中所挂上的水,一旦脱离了水面,暴露在了空气当中,便化作一簇簇坚硬的冰霜,十分古怪。我们几个人,本来是围在这泉眼边缘,伸脖看小妖给我们展示出来的视像,然而见到这突然冒出来的这只手,都吓了一跳,连连往后退去。

  不过到底都是经历过无数生死的角色,集训营的风雨,可不是说说就能够过去的。我们在心慌意乱的片刻之后,便马上反应过来,这便是耶朗祭殿里面的布置,定然是用来防范我们这些贸然的闯入者。

  所有人都弓起了身子,我退后两步,抱起了旁边围着泉眼堆砌的一块石头。这石头足有两百来斤,骤然抱起,我也有些吃力,不过比我更早进攻的,却是黄鹏飞这个家伙。只见此人一直紧紧握在右手上面的短刀,在第一时间递出,朝着那只恐怖的黑手骨腕处,削去。

  出身于名门正派的黄鹏飞,自小就接受过各种针对性的培训,如何对付鬼魂,如何对付僵尸,如何对付与自己一般的修行者,自然都有一整套方法。所以他的这一刀,出手极为老到,纯熟,精要,一招削到了最符合力体美学、也是最脆弱的地方。

  普通的僵尸,倘若中了这一削,即使表面凝聚僵硬,也必然会被一刀削下了手腕来。

  然而在我们面前的,并不是一具普通的僵尸。

  它是这耶朗祭奠中的镇守者。

  那只黑手一翻,将黄鹏飞递过来的手给紧紧握住,然后借助了这拉扯之力,哗的一声,便有一道黑色的身影,从那冰寒泉眼中飞了出来,落在了我们的对面。我抬起头来,这是一具浑身包裹着白霜寒冰的尸体,男性,额骨很高,秃头儿,身高只有一米五多一点儿,双手长过膝,脸上除了有缩水后的细密皱纹之外,上面还绘制得有很多古怪的纹彩。

  这纹彩有些像是京剧里面的脸谱,但是又更加原始一些,活灵活现,而最主要的东西在于,它的额头上面,描绘着有跟那三眼小人一模一样的第三只眼。

  这第三只眼,虽然是纹彩图画,但是却活灵活现,让人心生恐惧。

  在我们的神话传说里,有好多原始神灵,以及诸天神佛,其实都是额上开目的,即便是我们修行者,所谓的开天眼,虽然心法各异,但最主要的原理,还是在心中观想额头处,有一只堪破世事的眼睛,然后通过意念的不断刺激,让额头处的表皮细胞越来越敏感,能够接受更多的信号,从而成就了天眼之名。

  佛经有云:谓大自在天之面上具有三目,其排列不纵不横,恰如悉昙字凕之三点。

  这具冰尸一出现在我们面前,冷酷无情的眸子便扫量过我们所有的人。

  它的目光又如实质,瞧过来,放入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,通体冰凉,直发寒颤。然而对手越是强大,越要趁它刚刚苏醒,还是最脆弱的时候,将其降服,不然我们这些小角色,哪里能够是这些有着千年道行老怪物的对手?

  于是我二话不说,举起石块砸过去,那家伙手一挥,巨石崩裂。我则绕过泉眼,抢将上前,双手立即点燃恶魔巫手,朝这这冰尸印过去。这个家伙很奇怪地望了我一眼,一挥手,一道寒风骤起,与我对拼一掌。

  这一掌抵住,便有巨大的力量狂涌而来,我的身子吃不住劲儿,顿时朝着后面飞去,人在空中,手臂便开始凝结,寒冰阵阵,往上面蔓延过来。

  不过这寒意入体,很意外的事情出现了——我双手上的那一对符文,骤然亮起,这寒意竟然没有再逞威,而是与我的恶魔巫手,神奇地融汇到了一起。

  啪——

  我摔在了地上,接着往后滑退四五米,然后看到这个矮个儿冰尸,已经和黄鹏飞、白露潭和小妖朵朵拼斗起来。

  不过没有了傍身法器的黄鹏飞,和请不到山神附身的白露潭,根本就不是那冰尸的对手,稍一交锋,便如我一般,被绝对的力量所压迫,并没有支持多久,纷纷溃败。唯有小妖朵朵,她也乃玉身,并不被这冰尸寒气所迫,而且身子灵活,堪堪与其对敌。

  这冰尸厉害之极,倘若不能够将这冰尸降住,只怕我们永远就出不了这祭殿了。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爬起来,掏出了震镜,所有的一切,行云流水一般,口中高呼“无量天尊”,朝着闪退到一旁的冰尸照去。这震镜,虽然吸收了怒江群山中恐怖牛头的鲜血和能量,威力倍增,但是却终究不能够无限制使用。我自从进了此处,便频频使用,早已经到达了其临界值,此番强行沟通,虽然有蓝光冒出,但是稀疏,与之前相比,又弱上了好几分。

  不过即使再弱,也足够将冰尸定住了两秒,不得动弹。

  小妖极能够抓准机会,也有战斗意识,瞅准机会,将右手上一直紧扣着的那只焱骡蜈蛊,朝着这冰尸扔去。冰尸虽然表面覆得有白霜,然而身体里依然还是有骨头所支撑,自然能够被这焱骡蜈蛊所克制,然而当那黑甲壳虫一般的小东西即将到临身前时,这冰尸额头上面绘制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,里面是白色的瞳孔,射出一道晶莹剔透、没有任何颜色的光芒来,正好定住了这支焱骡蜈蛊。

  别看那小虫子在小妖手中乖巧,兴不得风浪,然而一旦挣脱开了小妖的束缚,立即变得十分具有攻击性来。

  当被这一道晶莹光芒锁定住的时候,那焱骡蜈蛊浑身立刻开始由黑转红,光线在一点一点地聚集,突然间,它浑身便如同白炽灯中的灯丝,光明大放,绚烂犹如太阳。

  冰尸额头上面的眼睛也开始成倍增大,一开始只有一道缝隙,到了后来,如同鸡卵一般。

  这一冰一火,想来一直都是冤家对头,一旦掐起架来,竟然陷入僵持,互不相让。

  趁着两者僵持,我冲上前去,准备偷袭冰尸。

  然而刚冲到前面,那家伙便伸出一只毛绒绒的黑手,上面的指甲尖锐,朝我划来,阻止我的进攻。面对这家伙,我其实没有什么好办法,突然很怀念杂毛小道在身边的日子。倘若他在,便能够凭借雷罚或者血虎红翡,将其重创。小妖也从侧面冲上来,飞脚一踢,竟然像是踹到了铁板上面一般,反倒让自己脚疼得厉害,啊的一声娇呼。

  我看着这头冰尸,问小妖怎么办?

  小妖捂着自己的脚,眉头蹙起,说这只焱骡蜈蛊思想简单,已经被我控制住了,不过那头冰尸,却已经形成了智慧,它太厉害了,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抵挡的——莫说是你我,便是外面那一窝子的人冲将进来,都不是它的对手,要想真正降服它,也许黑手双城,再加上他手下那七把剑来布阵,或许才能够抵挡一二。

  我惊讶了,说怎么会这么厉害?

  小妖指着那具表皮白霜开始逐渐溶解的僵尸,说这玩意,不知沉浸在这寒泉中多少年岁月,冰镇不腐,又加上这个地方的怪异之极,蕴含着古夜郎最光辉璀璨的巫术精华,我不知道它的等级有多高,但是可以肯定,我们这些人,根本就不够瞧。

  听小妖说得严峻,我顿时就愁上心头,转脸瞧向了那道石门,上面应该还有开启的装置,我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,将这祸水东引,让张大勇这一伙人来跟这冰尸死磕呢?不过,倘若张大勇等人有克制这冰尸的法门,那么我不就正遂了他的心愿了?

  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,还真的是不痛快啊!

  而就在我这一番纠结的时候,小妖突然失声叫道:“快走,这焱骡蜈蛊撑不住了!”

  听到她的示警,我和勉力围将上来的黄、白二人再也不作犹豫,朝着石门那边跑去,小妖更快,几乎如同一道流星,从我的身边倏然飞过。我们四人,横跨几百米,使劲儿朝着石门奔跑,白露潭和黄鹏飞身上都有受伤,跑得还不如我快。我感到身后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在逼近,然后听到了白露潭的一身尖叫,忍不住回头一看,那头冰尸已经抵近了我身前两米处。

  此时,跑是来不及跑了,我惟有咬紧牙关,放声大吼了一声:“临……”

  我的双手开始结起了“不动明王咒”,准备死拼。

  然而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,只见这一头冰尸僵直不动,然后浑身发出咔咔的声响,竟然跪倒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伏下身子,将双手,放在了我鞋尖的一厘米处。

  这,这是什么节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