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七章 恐怖的龙哥

第三十七章 恐怖的龙哥

  从恐怖的追杀者,到现在这跪地臣服的恭敬形象,前后变化太过于极端,让我顿时错愕,不知道所为何来。与我一样,其他人也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瞪着一双眼睛,惊讶得嘴巴张大,能够轻易看见里面的扁桃体,在空中颤动。

  见多识广的小妖也惊呆了,她本来都已经在双手上面,凝聚出一道精纯的青木乙罡,准备拼死角斗。

  一时间,气氛变得十分诡异,让人捉摸不透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  这头姑且称之为冰尸的家伙,依然伏地不起,五体投地的样子,让我错愕间,又多了几分警惕。要知道,僵尸与鬼,因为并非此界应有,乃逆天而为的产物,所以每逢初一十五,不管你躲在何处,都会饱受阴风洗涤,那阴风如刮骨之刀,比硫酸泼面,更加痛苦,长此以往,心思自然歹毒,对所有的生灵,天然地带着一股子仇恨,所以极其富有攻击力,一旦见到,不死不休。

  而它的这番做派,倒是让我忐忑不安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正在我纠结之时,突然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我的王,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
  这声音莫名其妙,既不雄浑也不平淡,或者说,它根本就是我的声音。好像是我自己,在跟自己说话一样。当然,我绝对不会说出这等莫名其妙的话,那么唯一有可能的,就只有在我面前低伏的冰尸了。我心中巨震,翻来覆去地想着,难道这就是超脱于语言和肢体动作,传说中的精神力交流么?

  冰尸并没有抬起头来,而那声音则继续响起:“我的王……哦,你忘记了,你忘记了。我错了,这一世轮回的你,还不是你。你现在不是王了,而我也不是当年的左护侍龙剌了,千年的时光过去,又到了一个轮回……”

  轮回……

  我的脑海里轰然一震,那“轮回”二字,不断回荡,渐渐地就变成了一句咒语,让我的心中,莫名其妙地恐惧起来,然后有要深深沉入这恐惧当中去的趋向。我咬了一下舌头,断然觉醒,然后小心翼翼地出声问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叫我为王?”

  “我错了,我违约了!没想到竟然提前见到了你,布置乱套了,我中了因果!我……”

  这个声音开始胡言乱语起来,不知道说什么,虽然每一句话我都能够清晰听懂,但是却又根本不明了其中的意思,过了一会儿,这声音开始逐渐地转冷,淡淡地说道:“哼,好多杂鱼,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为非作歹,还想要破坏我们的……好吧,我会送你安全出去的,不用担心,你不会死于此处。等你醒过来之后,再来找我吧。到时候,龙剌再为你效劳……”

  说罢,它站起身来,开始朝着大门处走去。

  因为身体常年来都镇在寒泉底下,所以它身上一直都在冒着白色的寒气,有湿漉漉的水从头上、身上流下来,在我们面前留下了一串脚印子。这个冰尸身高虽然只有一米五多一点儿,然而它的背影雄浑,气势滔天,竟然给人一种巍峨高山的感觉。

  黄鹏飞直愣愣地在旁边看着我,说陆左,你刚才在跟谁说话,什么王不王的?

  白露潭捂着胸口,也走上前来,说是啊,到底怎么回事,这头僵尸怎么不打算杀我们了?小妖似乎有些不喜欢白露潭,忍不住出言嘲讽道:“怎么?杀你你怕,不杀你又反而奇怪了,这是什么道理?”白露潭想回嘴,然而想起面前这个小魔女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,于是生生把所有的话语都憋了回去。

  小妖见白露潭一副受气媳妇的模样,忍不住就得意起来,说这才对嘛,再吵吵,小娘直接吃了你。

  这个小狐媚子,好久没有吵着吃人肉了,这回一说起,我不由得一笑。

  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貌似这个小妖口中,比小黑天还要厉害数分的家伙,竟然成为了我们的盟友,这一下,我终于可以不用怕门口堵着的张大勇那一伙鬼面袍哥会的人了,于是心情爽快到了极点,眉毛扬起,催促所有人,说走走走,我们跟着龙大哥一起,出了此处去。

  黄鹏飞见我并不解释,转身离开,不由得小声嘀咕道:“一具僵尸而已,还龙大哥,啧啧,哪里攀的这门亲戚啊?真的是……”

  听到了黄鹏飞的话语,冰尸转身过来,抬起头,凝望了黄鹏飞一眼。

  这小子如坠冰窟,顿时停止了所有的疑问,小心翼翼地从旁边绕过去。很快,我们走到了门口的汉白玉台阶下,冰尸并未有停留,而是继续往前走,在我们惊奇的目光中,刚才那扇千钧巨石,竟然在我们走上台阶的那一刻,轰隆隆地往上提起来,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,那石门竟然已经提到了冰尸的头顶高度。

  冰尸一刻也不做停留,抬步继续往前走。

  小妖朵朵在我的身旁,只见她将一只黑甲壳虫子,偷偷摸摸地藏进了自己的衣袖里。见我望来,目光中有些疑惑,这小狐媚子就扁了扁嘴巴,说你有小肥肥,雪瑞有小青,我就不许养一个啊?

  我耸耸肩,没说话,不知道这小妮子为何要扯到雪瑞那里去。

  随着石门朝上提起,我看到在门对面,有一伙虎视眈眈的鬼面袍哥会众,为首者并不是张大勇,而是曹砾,还有一个穿着新款红色羽绒服、蹬着小牛皮靴的小姑娘。除了他们俩外,其余人等,全部都穿黑袍戴面具,手上拿着一把黑气萦绕的长刀。

  见石门开启,曹砾当然是最为兴奋,一边大声叫嚷着,让人去通知张大勇,一边从怀里掏出几个绿色的小瓶子,与其余人等,一齐围将上来。

  在曹砾等人的心中,我们就是一群残兵败将,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地方,故而石门一打开,整个耶朗祭殿,就像肥美的羔羊一般,躺在了面前。不过当看到那矮个儿冰尸之时,他不由得一阵发愣,前冲的脚步就开始迟缓起来。

  那个红衣女更是夸张,她“哎呀妈”地一声喊,转头就飞奔,远远传来她的声音:“我去给大爷报信……”

  她的话音未落,冰尸就开始了杀戮。

  此时的它便像一具人型兵器,带着寒风吹过,前面四五个前来阻拦的袍哥会众,那锋利的黑刀刚刚扬起,便被重重撞上,最前面的一个,被一把给掐住了脖子,然后有莹白色的光芒从它的手上出现,开始蔓延过去,几秒钟之后,那个黑袍会众就变成了一具玻璃般的冰雕,在一个跟随后面挥刀斩来的家伙作用下,这冰雕碎裂,表皮和肌肉都碎开,而内里的红色内脏,则还是热气腾腾,如同魔鬼在开餐。

  白露潭和黄鹏飞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冷气,而我这时才真正能够明了到冰尸的强大,原来之前与它的交锋,只是因为它留了手,不然——看着地上那一滩血肉模糊的冰渣子,我不由得一阵后怕。

  难怪小妖会给这冰尸的评价,是比小黑天还要厉害的存在,此番一见,果不其然。

  见到自己曾经活生生的同伴,瞬间就变成了这番下场,周遭的袍哥会众并没有冲上前去报仇,而是都知趣地逃开了。不过这个时候跑,却已然走脱不得,冰尸双手一翻,将那个挥刀斩来的家伙,变成了第二砣人型雕塑,那柄黑色长刀上面的雾气翻滚着,似乎还在抗拒,结果冰尸额头上面的那只眼睛一凝视,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活力,不再翻腾,兴风作浪。

  我们跟在冰尸身后冲,一路的腥风血雨,根本不用出手,一分钟之后,那些精锐的鬼面袍哥会众,全部都死的死,僵的僵,还剩下曹砾,这个鬼面袍哥会的伪四号人物,正在从袍子里面,掏出各种的粉末,往前面挥洒,顿时间,五颜六色的粉末在空中飘扬。

  再之后,曹砾变成了一具五彩斑斓的冰雕,僵立在了道路左边处,呈伟人挥手状。

  冰尸与其擦肩而过,继续前行,在前面带路,而我们身后的那扇石门,则轰然落下,并没有留下空隙,让人能够趁虚而入。我们不敢多说话,唯有小心翼翼地跟随,只怕这尊大神翻了脸,为难于我们。

  这里的道路通畅,过了一会儿,就来到了之前那个深潭处,潭边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堆尸体,并无其他人。冰尸走上前去,突然俯身,在一具尸体的身上,轻松撕下一条胳膊,然后将这还有些热乎的人肉,一下子给啃光,又把这人的脑袋给拧了下来,提着一边走,一边吃。

  我在这脑袋还没有被啃得面目全非之前,瞄了一眼,正是之前想要非礼白露潭的三狗子。

  继续前行,各种岔路出现,冰尸越走越快,让我们都难以跟随,差不多十分钟,道路开始朝上了,而这个时候我突然追上去,硬着头皮拉住冰尸的胳膊,说等等,我还不能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