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九章 善恶的抉择

第三十九章 善恶的抉择

  这个鹤发童颜的老妇人在人群后面,看着我,眼睛里喷着火,而脸上,却露出了残忍而快意的笑容。

  她颧骨突出,下巴尖细,一双眉毛又细又长,嘴角噙着冷笑,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,我不由得皱起眉头,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她。然而我旁边的白露潭却喊出了声来:“客海玲?”我浑身一震,对了,对了,这个妇人,便是贾微的母亲、慧明和尚的老婆——客海玲客老太。

  当日怒江集训营一役过后,慧明战死,而他的徒弟,鬼面袍哥会的白纸扇罗青羽透露,说集训计划的内容,是客老太提供。我当时处于昏迷,而后清醒,告知前来调查的白羽和尹悦,然而他们却告诉我,说这个老太太于当天早晨,在监视人员的眼皮底下逃走了,就跟算好我要苏醒过来的一样。

  能够跟慧明和尚携手闯荡江湖的女人,虽然不在宗教局供职,但是却一定也是个厉害角色。

  不过我实在没有想到,这个老女人不但没有逃走,隐姓埋名,而且还直接加入了鬼面袍哥会,居然隐藏在这个骨干基地中,等待着暴起一击。我一直都说过,这个世界上,最恐怖的不是鬼物,而是人心,像这种潜伏在暗处,每天都想着如何算计你的毒蛇,我真的是恐惧,顿时间,一股小米汗,就麻麻地出现在了背上来。

  客老太冷笑完毕,然后朝着前面堆积的人群,大声鼓舞道:“你们想要过上安逸祥和的生活么?你们想要长命百岁么?你们想要自己的子子孙孙,再也不用担忧钱财么?还有你们这些小子,想要长大之后娶个嘿漂亮的媳妇儿么?杀了这几个人,你们就能够得到无上妙法,永享仙福!”

  这句极具煽动力的话语,让我们面前这一堆老实巴交的山民,顿时就打了鸡血,呼吸霎那间就沉重了数分,眼睛通红,推推搡搡地涌上前来。

  我们所在的这个溶洞巷道里,宽约三两米,二十多人堆成一团,显得十分拥挤,前面的人,看到黄鹏飞和白露潭手中的枪,都有些犹豫,而后面的,却都是些十五六、七的少年子,一听到能娶漂亮媳妇,顿时就不管不顾,使劲往前面挤来。

  前面拦,后面挤,我们面前的这一堆山民,有一些失控了,我看到前面那些头花斑白的老大爷、老太太,拿刀的手都在颤抖,便知道这些应该都是客老太和鬼面袍哥会忽悠过来的普通愚民,什么都不知晓,根本就不是鬼面袍哥会的成员,最是无辜。

  白露潭也看出了一些端倪,颤抖地问我,说陆左,一会儿这些人要是冲上来,我们打是不打?

  我看着失控的人群,想到客老太此招,应该是想让我们双手沾满无辜者的鲜血,从此心中留下疙瘩,染上因果,再无寸进。太阴毒了!这个世界上,永远有一些人,是你想象不到的恶毒。我咬着牙,摇头说不要,实在不行,我们就先退。龙哥,一会您可留点儿手,这些人,都是些普通的老白姓。

  冰尸面无表情,不过我看到它的脑袋轻轻地摆动着,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退让。

  我正想跟黄鹏飞沟通一下,便听到前面的人群里面,爆发出一声稚嫩的喊叫声:“杀死他们几个咯,哥子们就不用天天看画报流口水了,自己找媳妇来生娃子了嘛!”

  这一声喊叫,瞬间就点爆了炸药桶,我们前面这些年过半百、甚至花甲的老人,都挥舞着手中的弯刀,大声嘶嚎着,朝我们这边扑来。

  他们刚刚冲了四五米,我正想往后退去,只见我身边的黄鹏飞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,一道烈火冲出枪口,铁砂散落一大片,前面三四个老人踉跄倒地,岩地上顿时有好多鲜血溢出来。见到这些死去的无辜者,我气得肺炸,猛地推搡了一把黄鹏飞,高声怒骂道:“我日你先人哟,谁让你开枪的?”

  黄鹏飞奋力地摆开我的手,眼睛在那一瞬间,透露出了亡命徒的凶悍来:“陆左,你别他妈的装圣母了?你看看这些人,拿着刀子,准备捅死我们呢,你还以为他们无辜?”

  他从地上尸体的怀里又掏出子弹来装上,遥遥指着前面被死人所震慑到的人群,眉毛一挑,说小白,有人冲上来,就开枪。

  白露潭的脸色变幻,既没有答应,也没有否决。

  这时候,刚才喊话的那个少年又开始叫唤起来:“罗老爹(念嗲)他们只是去见天神了,我们一起冲,他们最多只能开两发子弹,我们一伙上,就能够杀了他们!跟我冲啊!”那个少年才十五六岁,穿着又脏又破旧的校服,疯狂地嘶喊着,当人们的情绪都开始汹涌起来的时候,他竟然第一个,就冲出了人群,挥舞着弯刀,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。

  砰——又一声轰鸣的枪响,这少年就像一张破纸,朝着后面飞去,而其他人居然放下了生死,不管不顾地冲了上来。对于这些人的愚昧,我真的是无语了,拉着小妖的手,就准备后撤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身边的白露潭也断然扣动了扳机。

  砰——

  我的心在剧烈猛跳,白露潭居然开枪了?我瞪着她,而她根本就没有理我,而是稍微地侧过脸去,熟练地装起了弹药来,继续射击。人的血勇,其实只是一时上头,当看到同伴们纷纷倒下,血肉模糊,死亡的恐惧就立刻占了上风,将他们的心脏捏得扁扁。

  百年前的义和团如此,百年后的这些山民,也是一样,有人喊了一声“啊”,崩溃了,转身就往后面跑开。这人掀开了逃跑的序幕,所有人都开始恐惧了,大声地嘶喊着,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,只是往回退去。

  我从开始就一直注意着客老太,见她早在那个少年开始冲锋的时候,就和几名穿黑袍的袍哥会众往后退,恨得心中直吐血,见人一退,顾不得身后两人会开黑枪误伤的事情,绷直的身子就往前冲,路过那个少年的时候,我俯身捡起那把弯刀,长两尺,掂量了一下,入手轻巧,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沉重。

  我的脚步蹬地,飞速地朝前面赶去。那些愚昧的山民,惊惶的早就将手上的刀子扔掉了,有的却还留着,当我越过他们的时候,有人似乎想起了自己的责任,挥手朝我砍来,

  这一刀惶惶,并没有什么力道,对于这些吓破胆子的人,我并没有太过追究,用刀背将他持刀的手,给磕飞,然后就盯着着客老太直追。

  客老太这个老女人,别看着是个小脚老太太,然而道行却跟慧明和尚有得一拼,而且就脚法轻功方面,似乎更胜一筹,饶是我健步如飞,结果也只是追着她的影子在跑。这一追一逃,我们很快就从这通道,来到了刚才下面所见到的大厅处来。这里岩洞并不算大,但是石笋石柱,却都有,熊熊篝火在正中燃烧,旁边摆满了一堆散乱的蒲团,还有好几个手持同款散弹枪的骠悍男人,正在旁边警戒。

  见我追着客老太冲出来,那些骠悍男子立刻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。

  砰、砰、砰——

  无数铁砂飞射,我闪身躲入转角,旁边有噼里啪啦的响声震得我浑身发麻。

  我虽然是修行者,但也不是专门炼那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硬气功,这一枪打中,自然是一命呜呼。不过小妖却及时冲我的身边滑过,她为了让自己少受伤害,浑身透明,如鬼魂一般晃出,片刻之后,那边传来了小妖的喊声:“陆左,搞定,赶紧过来……啊——”

  小妖末尾的那一句话,让我顿时就蹲不住了,旋风一般冲出来,只见之前那三个彪形大汉全部都倒地不起,但是小妖却被一根白色的绳子,结结实实地捆住了身子。

  绳子的另一头,是那个宫廷老嬷嬷形象的客老太,只见她狰狞着脸,腮帮子里满是横肉,一只手拽绳子,一只手,则张得很开,上面似乎有着五根无形的丝线,将小妖给牢牢地牵连着。

  她的手每动一下,小妖就痛苦地尖叫起来。

  我从来没有看过骄傲的小妖,会因为疼痛,而惨叫成这般样子。她每一声惨叫,都仿佛牵连着我心头的肉,莫名地也疼得厉害。想来这根绳子,应该是专门对付妖灵精怪的法器,小妖一时不查,就中了招。见到这老太婆得意洋洋地看着我,眉角上扬,惬意地跟我嬉笑:“你冲啊?你再走一步,我就让你的这小妖精,心脉紊乱,多一份疼痛!嗯……“

  这老狗用沉闷的鼻音哼了一声,一看就知道是狗血的宫廷剧看太多了。她眯着眼睛瞧我,说瞧你这痛苦样,既然你对这小妖精如此上心,不如……这样吧?你把手上的那把刀子,捅进自己的心窝子里面,然后我就把她给放了?你说这样,好不好?

  这个时候,我身后传来脚步声,只见黄鹏飞和白露潭赶着一堆无头苍蝇的山民,从甬道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而冰尸,则缓步走在最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