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章 乱发死人财

第四十章 乱发死人财

  看到我们的人围将上来,客老太并不惊慌,只是往前一步,缩短了与小妖之间的距离。

  那些溃散的山民,就像被狼撵过的羊群,没头没脑地四处奔逃,有的崩溃了,直接跑向了对面岩洞黑暗的更深处,有的则见到了客老太,便有了主心骨,纷纷聚集在客老太的身后,哭诉道:“老祖,老祖,他们、他们居然敢用枪啊……畜牲啊,老祖你快用大法力,将他们全部给镇压了吧?”

  客老太身后聚集了四个鬼面袍哥会的成员,这是她身边唯一的四个,其他的,已经全部都被我们给干掉了。

  不过客老太身边的这些,都是些小杂鱼,跟我们在耶郎石门之前碰到的那几个,根本就没有法子比。所以即使再多,只要不拿枪,就没有任何威胁。有一个络腮胡男子,附身想去捡地上的那几把枪,结果一道白光耀过,那些枪的表面,立刻结出一层白冰来,然后死死地黏在了岩地上面。

  络腮胡无论怎么卖力,都动不了这些枪的分毫。

  客老太见着这白光一道,顿时吓了一大跳,这才看到在黄鹏飞和白露潭的身后,还有一个形如鬼怪的小矮个儿,面目狰狞,气势强悍,十分了不得。她心虚,便扯线,厉声说道:“陆左,你再敢让它动一下,信不信老婆子我直接用这九尾束妖索,将你家小妖精的心脉,给扯断?”

  “九尾束妖索?好大的来头啊……”

  我听着小妖压抑不住的惊叫声,心中虽然痛得滴血,表面上却是云淡风轻,说后面这位大哥,是这个洞穴的地主,跟我们倒是没有什么关系,我的话,它可不一定听,到时候它若是发起癫狂来,别说是你,只怕我们这些同行的,也说不得跟着一块儿倒霉。

  客老太抽了抽鼻子,看着面前被制的小妖,说你这小子,花言巧语,诡计多端,老婆子才不会上你的当呢。你或许不知道我这绳索的厉害,直接告诉你吧,这是我家那死老头子年轻的时候,在天山神池宫里面求来的,里面掺杂了两束九尾妖狐的毛发,专门震慑群妖,你这小妖精也超脱不得物外,终究是太弱小,便受我这束妖管制——我若想她死,她便得死,若想她活,她也是可以活的。

  她狞笑着,说至于是死是活,这个由你来决定。

  我也摸了摸鼻子,说老太太,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,你以为你的这一番威胁,我们就能够跪地求饶,任你处置?是你太天真了,还是以为我很天真?

  客老太不笑了,右手如同弹棉花,不断抖动,小妖先是紧咬银牙,然而终究是忍耐不住,惨叫起来。

  这小丫头声音清脆,不过叫唤起来,让我如同刀割一般难受,过了几秒钟,我无奈,说好吧,我天真、是我天真,好了你赢了,说吧,你想要我做什么?

  客老太不扯线了,而是咬牙切齿地看着我,面目狰狞,说我不想干什么,只是要你给我女儿偿命而已!

  我摆出一副哭丧脸,说老太太,我跟贾微姐,好得跟一个人儿似的,怎么会害她呢?她最后死的时候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伤心,当时眼睛都差点哭瞎了,甭提有多难过了。当时我死活都想着把贾微姐的香体抢回来,要不是那里的鬼物太过厉害,哪里会让她一个人,孤独地留在那个潮湿阴冷的地方呢?不过你放心,那里面,有一个我朋友很熟悉的小妹妹,她一定会给贾微姐找一个向阳的坡地,好生安葬的……

  说着说着,我挤出两滴眼泪来,而客老太则冷声笑着,淡淡地说道:“我可听人说了,我女儿可是你杀的!”

  我骤然想起了被客老太逼得亡命天涯的小周,知道定是有人泄了密,知道了当时的情形。为了配合这节奏,于是我沉重地摇头,说老太太,你可能不知道,杀你女儿的,是那个叫做小周的战士。狗日的心好狠啊,那一把三棱军刺,竟然将贾微姐捅了个对穿,太惨了!当时我要不是被杨操和胡文飞那两个家伙拦着,早就弄死丫的了!

  客老太冷笑着,说别人可说是你和小周,两个人配合着,杀了我家女儿的。

  我断然摇头,说不是,绝对不是。

  客老太说是你,别装了。

  我说不是……

  我们你来我往,说了好一通轱辘话儿,客老太的情绪越加激动起来,大声说道:“你既然敢杀我家女儿,你就要偿命!你可知道,微微这孩子,她从小受了多大的罪?她是八个月就出生的,早产,从小身体就不好,磕磕绊绊长大了,还不好看,为了这个,挨了多少委屈,她……”

  和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一唠叨起自家女儿来,客老太就说个没完,而被她用九尾束妖索束缚住的小妖,则在一直轻微晃荡,尝试着了解这九尾束妖索的运作原理。她动得很轻微,如同风轻轻摆动,使得正在如同祥林嫂般叙述的客老太并未察觉,继续说道:“……没曾想,她不但没有好好活下来,还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,我的个天啊……”

  她的“啊”字还没有讲完,小妖朝我挤了挤眼睛,突然朝着地上一滚,将这束妖索给卷起来,也就是在这一刻,我双足用力,使劲儿一蹬,朝着五米处的客老太急速扑去。

  这突然的变故,让客老太有些意外,她本来还待述说痛苦的革命家史,结果我们不但没有配合着倾听,而且还果然出手,将她打断,于是一时间恼羞成怒,大叫一声好胆,右手开始攥成拳头,使劲儿一拉。

  而在此之前,一道白色的冷芒出现在了那绳索上,客老太拉扯一番,发现自己的法力被封冻,根本就使不出来。

  这时候,她才发现,一直在我们后面的那为丑陋的矮个儿,还真的是个大有来头的主儿。

  见惯了僵尸,但是三只眼的,却实在是少见。

  客老太倒也是个狠角色,她一见自家制衡的手段没有了效果,于是闪开我的攻击,断然扭身就走。

  她走便走了,而且还将她身后的那一群信徒仆众,给转手一卖,全部都给她堵住了追兵。这地方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,被这一帮无知愚昧的群众堵住了路口,便很难追击。我纵是再恨客老太,但是更加心忧的,却是饱受折磨的小妖,于是几步冲上前来,扶起这个小狐媚子,只见她脸色苍白,眼睛紧闭,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害。

  我慌忙将她身上的九尾束妖索给解开来,收起来,一摸她的鼻息,似乎是损耗过度,赶紧拍拍她的肩膀,她睁开眼睛,露出一双明亮如若星辰宇宙的眸子来。看到我关切紧张的表情,于是她开心地笑了,说臭陆左,自己保重了,我去睡觉了。

  说罢,她化作一道白光,飞进了我胸口的槐木牌中来。

  我站起身,只见那冰尸龙哥早已不见了踪影,便问旁边的黄鹏飞,说人呢?黄鹏飞瞥了一眼前面的黑洞子,说你说的,是那头僵尸吧?它见你那么在意客海玲,就帮你追去了。我点头,看了浑身都是别人鲜血的二人,说走吧,我们跟上去,不然遇到张大勇这些人,肯定全部都得挂。

  黄鹏飞本来还想反驳,结果一想到张大勇出手便束人的那鬼雾绳索,立刻深感不安,紧紧跟着我前行。

  然而客海玲和冰尸行走的脚步太快了,根本就赶不上,我们追了几步路,人影无踪,黄鹏飞拉住一个山民,审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如何出去?”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吓得直哭泣,手足无措地用方言,颠来倒去地说:“我不晓得咯,我们是老祖用法力带进来的,我真的不晓得……”

  黄鹏飞一把,将整个老妇人推倒在地,吐了一口唾沫,说丧气,然后在我的招呼下,不理这些愚昧的信徒,朝着前方追击。

  没有冰尸的顾看,我们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,所以在黑暗的通道中一路前行,除了自己的脚步声,就是身边人的呼吸,像拉风箱一样,呼啦呼啦,越来越沉重。不多时,我们冲到了一个转角处,那里有三个岔口,只见一个穿着褂衫的老头子,我只以为是刚才跑散的山民,便冲上前,大声喊道:“老乡,你见到你们老祖,还有一头僵尸,从这边哪里走了?”

  那个老头子转过身来,我心中陡然一惊。

  这是一个带着恶鬼面具的家伙。

  这老头子在转过来的同时,左手往空中一画,右手袖里藏刀,朝着我心脏捅过来。

  也许是太过于关心前面的追逐,或许是这个老头子手脚实在利落,使得我并没有第一时间闪避,只能微微避开,胸腔中刀,剧痛袭来,接着又被踢了一脚,倒头就跌落地下。中刀的那一瞬间,我剧痛缠身,天地昏暗,然后听到一声巨大的枪响,又一具尸体倒地。

  接着有脚步声走近,然后有一个黑影子蹲下来,我听到了白露潭的声音,说他死了么?

  “许是吧,不死,也差不多了……”我感到一双手在我的身上摸索,最后摸到了震镜上面来:“这个狗日的,全身里,也就这东西值钱,收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