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二章 终极的战斗:序

第四十二章 终极的战斗:序

  这洞穴正是我们之前遇到吴临一时的那一处,兜兜转转,我们竟然又返回了这个地方来。

  此处出口,先前被石笋遮住,后来我们又被吴临一引导,并没有仔细检查,所以并没有发现。

  在岩洞的场中央,张大勇正在手下一干人等的簇拥下,挨着那颗滚圆的巨石在作商议,见我们陡然从此处冒出,先是一惊,又一喜。他惊的是洪安中居然从他设置的重重包围中,突围而出,此人极其难缠,一点儿也不好对付;而喜,则是因为我,本来他还准备死守几日,等待我们从石门中逃出来,再擒捉于我,没曾想居然这会儿就自投罗网,怎能叫他不开心呢?

  毕竟,即使是他们这些地头蛇,顶着这么多军人的压力,到最后,唯有炸塌几处出口,方才能够稍微阻挡一二。张大勇有破釜沉舟的勇气,但是难保手下也是如他这般的想法。

  洪安中一行七人,而加上我和白露潭,总共有九个,而张大勇一方,除了五个露出本来面目的高手,环伺左右之外,大厅四周还散落是十四五个黑袍鬼面人。看来我们是闯进了敌人的老窝了,前有猛虎,后有追兵,洪安中饶是横行西南里有数的高手,但是此刻,也不由得心中发麻,带着我们左转,朝着之前被石球堵住的通道口跑去。

  张大勇并不阻拦,而是单手一挥,旁边那伙黑袍众便涌了上来,将我们给团团围住。

  和之前所见到的一般,鬼面袍哥会的人已经将我们来时的通道给弄垮了一截,疏通倒是可以疏通,但我们此刻,哪里还有时间弄这个?于是唯有咬着牙,回过头来,站在台阶上,盯着下面围将上来的敌人,身子紧绷,准备作拼死一击了。

  在我们的来路上,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带着十数人,也从尽头赶了过来。

  这个中年胖子身高足有一米九几,整个人就跟那胃袋一样,又高又胖,简直就如同一头棕熊般强壮,留着一脸乱糟糟的络腮胡子,眼神像磨快了的刀子一样锋利。他带着的人,跟鬼面袍哥会并不是一般打扮,这些人穿着便衣,光着脚丫子,耳朵处,一律都带着硕大的耳环,遑论男女,皆将耳朵弄出一个很大的环洞来。

  我捂着胸口,拉着旁边那个长腿女乔诺问,说这个又是何方人物?怎么看着,好厉害的感觉?

  乔诺的眉头蹙起,既害怕、又紧张,说话的时候,嘴唇都在打颤:“这个人,是邪灵教滇南勐腊鸿庐的大头目扎铎,相传是古时五毒教的后人,本身很低调,不怎么露面,隐居在深山里面当土司,许是同气连枝的缘故,所以就被张大勇请到了这里来,助拳。我们刚才就是被这些家伙给拖住了,要不然,早就……”

  我打断她,急迫地问道:“这个扎铎,也是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一么?”

  乔诺摇头说不是,邪灵教在全国有几十个鸿庐,未必还真的有几十个魔星?这些所谓的魔星,其实就是属于掌教元帅直属的、最精锐的部将,而像扎铎、张大勇这样自立山头的一方诸侯,与邪灵教的关系应该只是挂靠,股份合作而已,都是有自身利益的。

  不是十二魔星?那还好一些!我喘了一口气,在我的印象中,每一个十二魔星,都是一等一的顶尖存在,别说正面交锋了,就是别人瞅我一眼,我都疼个好几天呢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张大勇、扎铎这样的家伙,其实跟十二魔星,又有什么区别么?

  在邪灵教体系外,还能够自立山头的,这些家伙哪个不是变态?

  就在我们两个一问一答的时候,邪灵教酆都鸿庐,和勐腊鸿庐的首领完成了亲切而友好的会师。双方就如何对付我们,达成了一致意见,并且对进入耶朗祭殿之后的未来进行了展望,并且一致表示,要活捉那个躲在女人后面的疤脸小子,完成邪灵教伟大而神圣的事业。

  商议完毕后,张大勇似乎有些害怕洪安中搏命,遥遥喊话,说老洪,我们只是想要你身后的那个陆左,至于你们,只要肯放弃抵抗,我们不会为难你们的,只要我们办完事,你们便可以恢复自由了,怎么样?

  敌众我寡,洪安中并没有搭理张大勇的招降,开始进行死战最后的动员,宁可站着死,不能跪着生,祖国和人民都在我们背后看着,可不能给咱爹咱娘丢脸。

  这个高手的嗓音似乎有着魔力,几句老套的话语,便让我们热血沸腾,有一种打了鸡血的冲动。

  见我们冥顽不化,张大勇有些恼怒了,跟扎铎对视一眼,然后点了点头,说真的是给脸不要脸,兄弟们,上。说罢,敌人潮水一样冲将上来——砰,白露潭手上的散弹枪响起,然而那些铁砂刚刚射出枪膛,突然遭受到了莫大的阻力,并没有被继续前行。

  仿佛有无形的手掌,将发射的子弹携带的动能给全数中和,然后十数粒铁砂就开始跌落在了地上。

  子弹从出膛,到跌落,前进不到三两米。

  我看到张大勇在人群后面,缓缓地收回前伸的手掌,脸上流出了不屑的笑容。

  我惊呆了,这个家伙的手段,竟然能够让出膛的子弹跌落,现代火器在他的面前,竟然根本就不能够看,这是什么节奏?而这稍微一楞神,立刻二十几个人冲到我们面前,有的提刀,有的耍剑,还有一个小子,摆弄着黑色招魂幡,将一头又一头的狰狞恶鬼,从幡旗上面摇动下来,抖落在我们的面前。

  这简直就是围殴,在自家老大面前,敌人的马仔个个都凶残无比,冷兵器的反光在溶洞里面闪耀着,很快,我们这九个人就被一众对手给冲散,分割,然后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地步。

  兵荒马乱,四处都是人影,八方皆有利刃,稍不留意,便见到有凶狠的腿脚,朝我身上踹来。

  我胸口有伤,疲于应付,很快就被踹上两脚,咧着嘴,难受得很。好在旁边有人照应,总算是没有吃多大的亏。我这个人,从小就在苗疆大山中长大,血脉里就流得有边民的悍勇,不过读了几年书,知道些礼仪廉耻悌,故而将锋芒藏于内里,不过到了拼命时刻,却也狠厉果决,就在挨这两脚的过程中,刚才沾满黄鹏飞鲜血的弯刀之上,又有好多鲜血浸染。

  人若不怕死,其实光凭一股子血勇,也是挺吓唬人的,何况我还有长久以来,良好的体能训练,以及在集训营中系统培训过的致命格斗学呢?

  不过我们这里受迫,而洪安中却是大展身手来。这个带头大哥在川北的地位,跟句容萧家差不多,都是世代修行的门阀,家中出仕的并不算少,经久不衰,自然是有一番绝学所在。只见此人不退反进,前踏五步,轰然闯入了敌人最前头之中,一双铁拳,将为首的两个高手给一拳打飞,接着抖动了一下身子,有清脆的铃铛响起,叮铃铃、叮铃铃,接着这老大双手合抱,甩出两张金色符箓来。

  这金色符箓,一开始轻飘飘,悬于空中,须臾之后,见风立长,竟然幻化成两尊两米高大、金盔金甲的神将。

  左边这一位,黑脸浓须,手持节鞭,右边那一位,白脸微须,手执铁锏。这二位,如同民间传闻的尉迟恭和秦叔宝二位门神,甫一出现,便将手中的武器挥舞,将敌人前进不得。

  见这两位金光闪闪,我不由得感叹这道门奇术,同样的符兵我也有见过不少,皆用厉鬼所炼,一旦使用出来,阴风阵阵,难看得紧,辱没了门庭,真不如洪安中这一对金甲符将,来得厉害。

  金甲符将现世,手持节鞭铁锏,将正面冲来的敌手打得落花流水,而浮于空中的那些恶鬼,但凡沾上一道劲风,便哀嚎一声,化作烟雾散去,嚣张得一时无二。这两个家伙一出现,便是威风凛凛,不过,正所谓“枪打出头鸟”,张大勇在后面坐镇,可不是抱着胳膊来当围观酱油党的,只见他从腰间一抽,上次捆住黄鹏飞的那道鬼索立刻如游蛇飞出,朝着左边持鞭金甲符将冲来,而右手往前挥洒,顿时就有一头薄若纸片的黑色厉鬼浮现,朝着右边的执锏金甲符将袭来。

  兵对兵,将对将,那个铁塔一般的大胖子扎铎一声狂吼,掏出一串婴儿头颅连接而成的项链,如同流沙河的沙僧,朝着洪安中狂冲,那骷髅头莹白如玉,甩飞起来,虎虎生威。

  嗤——

  本来见那金甲符将大发神威,将来者顶得不敢上前,我与旁边的人信心倍增,正在积极对抗周围的敌人,便听到两声汽球泄气的声音,抬头望去,只见那两尊威风凛凛地金甲符将,已然被戳得暗淡无光,片刻之后,竟然消失无踪影。

  一招被破,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