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三章 援军的汇合

第四十三章 援军的汇合

  见到那金甲符将被破,我方的所有人心头,都不由得一阵黯淡。

  我身后有一个同志分了神,被敌人抓住破绽,踢倒在地上,立刻有乱刀砍下,哀嚎声响起又落下,顿时就成为了一滩肉酱,一命呜呼。死人的刺激,让我们的精神又振奋起来,不进,则死,我默念了一遍“金刚萨埵法身咒”,完毕之后,单手结印,口中低喝道:“统……”顿时一股悲怅的绝境求生之感,迸发出来,斗志狂涌而出,以前在集训营中训练,以及在山中的所见所闻,都井喷一样地出来了。

  所谓战斗,除了最基本的技巧、力量和反应之外,还有一种精神,掺杂其间。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士气,也可以称之为必胜的信心,或者别的什么。总而言之,霎那间,我觉得自己的血在往上涌,而心情却逐渐地抽离出战场来,仿佛自己在俯视着所有的人。

  当然,这只是一种感觉,它之所以形成,是因为我体表以及精神上面的感应,它在与整体空间,以及每一个单独的个体所具备的炁之场域,逐个接触,然后快速地反馈到了我的身体和脑海来,在意识出来之前,身体便已经随之协调动作了。

  我手挽一把弯刀,冲进了扑面而来的敌人群中,也如同洪安中一般,惊起一片腥风血雨。

  我面前的这些对手,虽然各个都有些手段,也都是鬼面袍哥会和勐腊鸿庐的精锐分子,但是真正能够到达先天气感的人,其实并不是很多,而且在这你死我活的纷乱战场里,能够静下心来的人,少之又少,故而我的这一番冲出,便如猛虎呼啸于山林。一时之间,我连斩杀了三人,鲜血在面前飚飞,惨叫在耳边回响,

  那些炙热的血,洒落在我的身上和脚下,每一个生命的逝去,我的心中就惋惜万分,然而世界便是这般无奈,真正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,容不得留下半分情面。

  唯有杀,以杀制杀,方能让自己存留下来,不会化作枯骨一堆,悲哀无名。

  我的胸口越痛,心中却越是快意,想起了洪安中之前鼓舞士气时说起的套话,竟然觉得无一不是真理——这两百年来,中华道门最璀璨、也是最黑暗的时代,便是在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,那个时候的道巫高人,纷纷从山中乡野而出,或投军,或任侠,肩头上面的是国仇,是家恨,是民族的大义,而那个时候,杀起敌寇来,也应该是我此时的这番激荡心情吧?

  一人,单刀,我独自撑起了左边一大片的天地,几进几出,竟然没有几人能够抵挡。

  不过这些核心的邪灵教分子,都不是之前碰到的那些炮灰之辈,他们勇猛、团结、知进退,而且敌人越强大,他们便越是凶戾,悍不畏死,朝着我发起了“集团冲锋”,战斗趋于白热化。

  我这边吸引了敌人大部分压力,所以旁人就轻松一点。不过这轻松也只是相对的,领头的洪安中,这个长得如同田间地头里最普通老农民的西南高手,他的对手,是在滇南统领一方地界的大土司扎铎。这两者对抗起来,极为刚猛,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,大开大阖,一方是穿云夺燕手,一方是婴孩头骨链,这双方一开打,旁人纷纷退避开去,只怕被误伤自己,莫名就吃了暗亏。

  我战得正酣,突然周身如同一盆凉水泼下,顿时有一股粘稠恶心的感觉,从我的肌肤上面,蔓延开来。

  我抬起头,只见许多浓雾翻滚,朝着我泼头而来,竟然是一团犹如实质的鬼雾,即是之前种植在鬼面袍哥会精干成员脸上的那种东西。这玩意火辣辣地,竟然有硫酸一般的效果,手也挡不住,笼罩在我的头上,看不清事物,顿时风声骤起,我的手脚皆挨了几下,疼痛难当,扑倒在地。

  要不是上面的大佬指望着我去开门,说要留下活口的话,光这一下,我便已经魂归幽府了。

  不过在翻身在地的那一刻,肥虫子陡然发威,将我头顶的那一蓬迷雾,给长鲸吞吸,陡然弄没。而就是在我滚倒在地的时候,只见在远处那条小溪的来路处,一个身型削瘦而矫健的黑影子,从黑暗中冲了出来。他一出现,就滑步前冲,折转甩开了两个戒备的鬼面袍哥会中,手中长剑一抖,竟然直接朝着人群中最中心的坐馆大哥,张大勇冲去。

  这人的身法快极了,距离在他的面前似乎失去了作用,三两下,呼吸之间,便到达了目标面前。

  他举剑就刺,简单、明了、直接,以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,朝着张大勇的咽喉处挑去。

  这剑乃木剑,雷击桃木制成,从外表上来看,也就是柄篆刻了许多符文的普通木剑,看上去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,还不如一根枣木棍儿。然而张大勇却露出了惊疑的神色,身形一闪,竟然朝着后面疾退,躲过了这如同自然、无迹可寻的致命一击。

  张大勇竟然害怕了——来人是谁?

  我从无数双朝我伸过来的手的缝隙,看到了杂毛小道染血的侧脸。

 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小子是如此的坚毅,动作之流畅,竟然比电视剧《仙剑奇侠传》里面的李逍遥,还要帅气。

  看到自家的伙伴竟然有如此的血勇,居然敢单人直冲,擒贼寇首,我的心头立刻变得火热,双手拍地,身体腾的一下,躲开了旁人的捉拿。我瞅准了一个空隙,切身冲去,越过无数会众,也朝着张大勇狂奔而去。千军万马,夺敌上将军之头颅——我心中有着这番气概,然而现实却往往事与愿违,没冲出两步,刷的一声,头顶上顿时一凉,低下头,无数头发顿时散落下来,须发飞扬。

  我吓了一大跳,便见到那头如同加藤原二式神一般的纸片鬼儿,挥出手去,差一点,就将我的头颅斩了下来。

  杂毛小道木剑一挽,见到我费力从人群中冲突而来,顿时惊喜过望,大叫小毒物,我日,你没事?

  我摸着头顶被削成短寸的脑袋,说差一点便就义了。

  正在这时,从空中扑来一道白影,传来了朵朵特有的可爱声音:“陆左哥哥……”我抬头,居然是朵朵。小丫头在镜花水月中,似乎被王正一的那雷符给攻击到,结果弄得我们心烦意乱,引出了冰尸龙哥,我心中一直牵挂,却没想到这小丫头,居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  看来杂毛小道这朋友,还真的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靠谱青年啊。

  不过战场见面,聊来聊去的,那是狗血电视上才有的场面,现实中,哪里会有这时间?我刚刚前冲两步,那头被张大勇放出来的纸片儿鬼,又朝我冲了过来,手臂如刀锋,呼啸着声响。为了让朵朵安全,我不得不扭转过头去,扬起刀,朝着这纸片恶鬼一刀砍去。

  我把距离算得精确,避开攻击,回击,然后抽身而退,所有的一切,一气呵成。

  接着我看着自己右手上面的断刀,发楞。

  比起原二的纸片式神,张大勇的这一头纸片儿鬼,实在是厉害太多,它居然有形,如同最锋利的一道光幕,攻击你的时候,无比锋利,你攻击它的时候,自己无比脆弱。总之,这就是一头碰到了只有躲避的麻烦厉鬼。不过就在我稍微一惊讶的那一刻,空中的朵朵就已经展开了攻击——自从获得了六芒星精金项链里面的阴纯之气,朵朵就变得越发厉害了,只见她双手一搓圆,立刻有从鬼道真解中研习出来的鬼噬,断然轰出。

  我避开了后面几个会众砍来的长刀,便见到杂毛小道,已经和张大勇身边的一个护卫交上了手,张大勇则在旁边,指挥着那根捆人的鬼索,在周边不停地骚扰正与扎铎战斗的洪安中,并不曾理会我们。

  朵朵和那头纸片儿鬼打得有声有色,你来我往间,丝毫不占下风,而且举手投足,将那些从招魂幡上跳下来、在旁边打酱油的鬼物,给顺手给捉住,小巧的鼻子嗡动,竟然将其给吞入了腹中去。

  砰砰砰——

  一串枪声响起,从杂毛小道刚刚出现的方向,出现了四五个满身血迹的战士,手持着自动步枪,正在准确地点射着周边的会众,一蓬蓬的血花洒落,许多人一声不吭地倒地而亡。这些战士里面,为首的,正是那个叫做冯雷的排长。我扭头过去,只见王正一、秀云和尚、吴临一还有杨操等人,陆续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。

  随着这些人的加入,特别是热兵器的加入,使得场中的局势,陡然变换。

  只是,当所有人都出现在我眼前时,我才发现,在我面前出现的战士,加上冯排长,只剩下了这五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