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七章 岩洞的崩溃

第四十七章 岩洞的崩溃

  嘎、嘎、嘎……

  一道肥硕的身影,从黑暗中冲了出来,虎皮猫大人果然不负众望,在最关键的时刻,卡秒赶到。

  它围着正在与那些重重鬼影的朵朵绕了一圈儿,然后得意地大叫:“傻波伊们,任你其奸似鬼,但是也逃不过大人我的算计。什么狗屁鲜血大阵,孰不知你埋藏在这里的种种布置,都给大人我给划拉开去,而那些启阵恶灵,也都成了大人我晚间的点心。小妹妹,你还小,年纪也轻,若是迷途知返,便回到你那地煞中去,若还想在这里甩脸子,就不要怪本大人,给你好看!”

  这番循循善诱似的教导完之后,虎皮猫大人又开始装起波伊来:“想当年,大人我从幽府回来的时候,见过的场面比你这儿,那可是大上许多。就你这,还号称熹微鬼母,自封鬼王?切,乡巴子!”

  熹微鬼母见到自己辛苦布置得阵法不但没有生效,自家还受到这只肥母鸡模样的鸟儿嘲笑,顿时肺都要气炸了,抛开冰尸龙哥,浮空而起,朝着肥母鸡厉声扑来。

  这熹微鬼母,一态二形,灵体凝练的身子,如同实质,此番变了脸,立刻就是青面獠牙,狰狞满面,说不出来的恐怖。虎皮猫大人虽然并不惧她,但是也知道敌锋暂避,根本就没有理会这发狂了的老鬼,朝旁边的石笋游绕,避开她的追击。不过大人这退,也不能说是退,而应该叫做战略性转移,故而还能闲得发慌,一边拍打翅膀,一边言语挑衅,各种拐弯抹角的骂语,喷礴而出,气得拿熹微鬼母哇哇大叫,顿时就没有了高人风范。

  说实话,任何一个高手,碰到虎皮猫大人这种自恋而无赖的家伙,确实也没有办法保持形象。

  熹微鬼母一走开,冰尸龙哥就开始发威起来,它的动作简洁而明了,招招致命,而且力量大得让人无法抵御。张大勇虽然经年以来修鬼齐身,已然成就了一番霸业,担当了鬼面袍哥会武力上面的第一高手,比起大供奉刘罗锅,白纸扇罗青羽和那个神秘的四号人物,都要厉害一头,但人力有时穷,他虽然浑身皆藏就鬼雾,但最终还是敌不过藏身于耶朗祭殿寒潭中千年时光的冰尸龙哥,节节溃退。

  张大勇溃退,扎铎身死,而熹微鬼母费尽心力准备的血阵又被虎皮猫大人这个家伙,给破坏殆尽,鬼面袍哥会的整体局面开始崩盘。旁边那些骨干精锐,都被我们凭着一股血勇在狂砍,虽然我们身上也受到了这些亡命之徒的反击,但是这个时候的疼痛,也被所有的仇恨给蚀空,目中皆是血色。

  张大勇手上拿着一根鬼索,这鬼索却不敢拿来束缚冰尸龙哥,回头一望,竟然朝着清理杂鱼的我扔来。

  此时的我也是极其郁闷的,原本指望在这混乱境地,让肥虫子出来阴人的,结果它好像天生就恐惧冰尸龙哥,避而不见,自冰尸出现,这小东西就死死地缩在我的伤口处,不敢出来。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使得我能够拼出足够的气力,与这些人狂殴一番。

  当那根捆束过许多人的鬼索,如游蛇,朝我凭空蹿来的时候,我当下也是不再留守,歇息已久的人妻镜灵疯狂运转,一声高呼:“无量天尊!”蓄积已久的蓝光扑面,朝着这如有生命的鬼索照去。

  驱邪开光铜镜上面,有茅山宗自李道子之后最杰出的制符师,杂毛小道所篆刻的“破地狱咒”,但凡沾染阴晦不洁之气,皆可受克,便是那千年僵尸、神秘牛头也不例外,因此,这鬼索也不能避免出去,迅速的身影便开始冻结,然后失去了所有的灵性,跌落在了地上。

  正在众人围攻之中的张大勇见到这副场面,脸色顿时如同吃翔一般,十分难堪,简直就不敢相信。

  这鬼索与他,似乎跟震镜与我一般,冥冥中自有联系,鬼索一跌落在地,他也受到了不少的冲击,张开嘴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而就是在此刻,从刚才控制奈河冥猿爆炸中回缓过来的冰尸龙哥,终于积蓄了足够的法力,它老人家的额头上面,微微一张,顿时就有一只古怪的眼睛,从干涸的皮肤中破裂开来。

  一道白光积聚片刻,便射到了张大勇的身上。

  而张大勇的体内,顿时涌现出了一大团的黑雾来,浓烟滚滚,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在了里面。那黑雾如同有所意识,不断地翻涌腾现,就像那龙,吞吐不定。然而冰尸龙哥的这道白光,用湘湖话讲,那是相当霸蛮,管你娘的什么黑雾、白雾、恶鬼雾,全部都释放出绝对的冰镇之力,将其果断吞噬,一寸一寸,一节一节,那所有的黑雾,都变成了果冻一样的柔软冰块儿,难以想象的东西,跌落在地上。

  张大勇被这一照射,人虽然并无多少障碍,但是赖以维持武力的鬼雾已然受到重创,顿时厉吼一声:“啊——”他的眼睛瞬间就变得通红,鼻孔张大,向外面喷出他不平的怒火:“为啷个,为啷个你们要和我作对?为啷个你们都要杀我,毁我百年的基业!”

  我们都有些不明白了,明明是这个家伙在设套,在今晚,我们有无数的同志葬身于这鬼城迷洞之中,然而他却是说出这一番说辞来,难道临到了死亡,面对着几乎不可力敌的冰尸龙哥,这位先前还是张无敌的坐馆大哥,人完全就完全崩溃了?

  当然不!这个世界上,只有蠢笨的普通人,而没有白痴的修行者。

  能够统帅整个西川地区的邪灵教众,整合出能够与宗教局最强西南区,鼎足而立敌人的老大,哪里会这么脆弱?不过怒江集训营一战,鬼面袍哥会损失了大部分的中坚力量,导致先前居然拿外围成员过来牺牲,引燃法阵,而失去了谋智千里的白纸扇,失去了武力强悍的鬼面袍哥会大供奉,张大勇爪牙被斩,自然还是有不足考虑的东西。

  此番病蛆柑橘设局,一是为了报复上次在怒江丛林中惨遭打击的怨气,二是为了将我给引领至此,好开启山腹中那耶朗祭殿的千年石门。这一战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张大勇统领的鬼面袍哥会此时占了两种,但是最后面的、也是最重要的,却输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他没有料到我竟然能够从那扇封闭千年的石门里,领出这个绝对逆天的寒冰僵尸;他没有料到,那只肥硕如母鸡般的鸟儿,竟然能够将他视为底牌的熹微鬼母抗衡,并且将他们视为必杀秘技的鲜血法阵,都悄不作声地给予了破解;他没想到……

  他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,所以到了此刻,大势已去,他便突然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感觉,此番一声怒吼,宣泄完胸腹中的怒火之后,他出人意料地大声狂笑起来:“得不到的,那我就毁灭吧,我不享受,那么大家一起死就行了,反正我已经风光够了……”

  这话一说,正在空中被肥母鸡调戏得欲死欲仙的熹微鬼母,顿时也出声呼应起来,说如此最好。

  这话一说完,有一阵肉眼可见的空气动荡,波纹一般,就从她的身体里面传导出来,朝着四周扩散而去。我们都停住了脚步,只听到一声又一声雷鸣一般的震荡,从四面八方涌来,闯入我们的耳中,颅腔轰鸣。

  一直在后面徘徊的吴临一听到这动静,立即脸色一变,大声示警道:“都别斗了,这山体崩塌了,再不走,所有人都没有小命了!”他的话音刚落,立刻就有好多大大小小的石块,从头顶砸了下来,肥母鸡见此情形,立即气愤地大叫道:“我日你先人,你居然敢把你容身的阴煞地脉,给引爆了?”

  啊——

  更大的一声喊叫,来自于刚刚下命令的张大勇,只见冰尸龙哥已然将手给掏进了这坐馆大哥的胸口。一伸、一缩,便有一颗活蹦乱跳、桃子形状的肉团出现在龙哥的手上,上面还粘黏着好多肌肉纤维,以及萦绕的黑气。

  冰尸龙哥毫不犹豫地将这颗心脏给吞噬,畅快地咀嚼着,然后将张大勇还在机械性喘气的脑袋,给一下拧了下来,手提着,然后回头,额头眼睛一睁,那个疯狂的熹微鬼母立刻被冻僵在空中。

  见冰尸龙哥想朝熹微鬼母下手,旁边的肥母鸡不乐意了,大声叫嚷道:“哎哎哎……那位朋友,大人我还没有吃夜宵呢,不要弄脏了,我来!”它之前被追得满地乱窜,此刻却来了积极性,拍打着翅膀过来,抱住熹微鬼母的冰冻之身,顾不得眼下的险状,使劲儿吸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即使敌人主要力量已经清肃干净,但是我们也即将陷入陪葬当中,大块大块的石头落下,好多人都被活活砸死。我们小心地看着头顶的岩壁,不知所措,而这个时候,我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么一句话:“小手段而已,跟我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