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八章 避水的珠子

第四十八章 避水的珠子

  冰尸龙哥一声“跟我来”,激动得我顿时就忘记了所有的疼痛,一蹦而起,朝着旁边那些如同无头苍蝇的人们,兴奋地大喊:“快,跟着我走。”

  在山体崩塌的威胁下,无论是高人还是菜鸟,区别也仅仅只在于早死和万死而已,仓惶如同吴临一、白露潭,没头苍蝇四处转,而平和如同秀云和尚、王正一,便开始诵念起经文,准备平静地接受起死亡来,也有一个穿中山装的年轻人,求生欲望强烈,朝着龙哥之前的来路狂奔而去,结果一块巨石拦腰而下,将他给生生砸成肉泥,再无气息。

  就在这样的时候,所有人听到我这么一声大喊,然后又跟着这个大显神威的僵尸后面奔行,不由得惊喜万分,当作了溺水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纷纷跟进其后。

  那时节,天摇地晃,乱象纷起,谁也顾不上谁,我大叫一声“朵朵”,将这小宝贝召回身边,想要将她收回槐木牌中,安全一些。她不愿,说热,小妖姐姐用法力裹挟了一个虫虫,烫死了,挤进去难受得紧,还不如在外面,为陆左哥哥遮风挡雨呢——“陆左哥哥,朵朵不是没用的小家伙,我会站在你的背后,为你挡着风!”

  朵朵大声而骄傲地宣誓道,然后伸出双手,将砸落到我头顶上面的石块,一举挑飞。

  说话间,杂毛小道已经越过我的身边,用雷击桃木剑的剑面抽打了一下我的屁股,大声鞭策道:“你们两个,还不赶紧跑路,迟一秒,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!”

  巨石簌簌落下,庞大的震动从地心处狂涌而来,使得我们的耳朵里一片嗡嗡响,小脑失衡。

 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,这恐怖的巨石会砸在哪个的头顶上,我们在前面跑,后面的青城二老、吴临一、杨操、白露潭以及剩下几个宗教局人员在相互搀扶着追,唯有这次的带头大哥洪安中,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,搜查了张大勇的身,摸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令牌,然后还随手带了一个幸存的鬼面袍哥会活口,在我们后面追来。

  冰尸龙哥手提着张大勇的头颅,走得不急不缓,与我保持一米的距离,不时出手,朝落下来的巨石拍去,它甚至还从身体里,震出一处若有若无的能量场域,将那些具有威胁性的碎石也给予了驳离。

  所以我们从大厅转入小道,基本上没有多少人受到伤害。

  冰尸龙哥带领我们走的,是刚才来的那一条通道,在死亡的催促下,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我和洪安中等人会合的十字路口,然而在这里,我并没有见到黄鹏飞的尸体,连被他们所杀的那个老头儿,都一齐不见。地上一片灰烬,黑黢黢的,看不出什么来。不过在这个逃命的紧要关头,谁也没有想得太多,而是紧跟着冰尸龙哥那瘦小的身影,发足狂奔。

  通道在我们身后不断垮下来,轰隆隆,吹起的尘埃朝我们这边侵袭,呛得一鼻子的烟气。

  没有人说话,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在下一秒,是否还活在这个人世里。

  所有人的心脏在那一刻,我想都应该是被攥得紧紧的。

  当然,也有的家伙十分轻松,比如冰尸龙哥,这里是它的地盘,这样的行走,犹如在自家后院逛来逛去,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;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,便是威武霸气的虎皮猫大人,它向来就是一个天塌下来都不惧的主儿,方才抱着熹微鬼母的身子,还是一顿猛吸,那灵体浓厚,这会儿都还没有吸完,一边飞,一边不停地打饱嗝,然后调戏朵朵:“媳妇儿,媳妇儿,来跟大人我亲亲,我这里有好东西给你哟……”

  朵朵白了它一眼,嗔了一声:“色猫儿……”便不再理会它。

  这种淡淡的冷漠,让大人很受伤,于是吸得更加卖力了,一边吸一边哼哼,说明明就是好东西,为什么就没有人跟我分享呢?

  所幸这熹微鬼母身为灵体,并无质量,因为引爆阴煞地脉,被冰尸龙哥暗算之后,失去了行动力,又被虎皮猫大人吸中精元,神魂丧失,并没有再作反抗,任由这肥母鸡摆布,倒也一切顺利。

  岩洞中的震动越加剧烈,几乎我们刚走几秒钟,后面的通道便多米诺骨牌一般轰塌下来,所有人的头皮都酥酥发麻。龙哥带我们走得是一条全新的道路,行至中段,他朝着岩壁一拍,轰隆隆,立刻裂开了一道仅供单人行走的裂缝来。

  “快……”我的脑海响起了龙哥的声音,它似乎也开始有些急躁了,我大声传话,说快、快快!

  所有的人鱼贯而入,倾角朝下跑了五十多米,前面突然豁然开朗,潮气顿生,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地下河流,从西往东,奔流不息。

  我们一路跑到了河边来,冰尸龙哥静立当场,然后回望着我们这堆狼狈不堪的人,面无表情地将手伸入水中探了探,然后直接用精神力跟我沟通,说此处的暗河直通长江支流,这里的山脉被震碎,山体摇动不稳,但是水脉乃龙脉,天下归属,宵小妖魔,动弹不得,从此处走,并不会受到震荡,能够安全出外。

  我望着面前这黑黢黢的河水,不知深浅,不知流向,人若跳进去,十成便有八成溺水身亡,而我们这些人,个个伤痕累累,哪里还有余力,去与那河中暗流搏击?再者说,若是山体之内,换不得气,岂不是要被活活憋死?

  其他人都纷纷蹲在河边,因为没有听到我和龙哥的对话,所以都不知道如何是好,吴临一抬起头来看我,说陆左,你带我们来到这里,难道是让我们走水道离开?只是这山腹,离江里面不知道有多远,天气又冻,莫说出去,便是在里面待几分钟,人就给冻死了。

  大战过后,吴临一左臂血淋淋,脸上有两道疤,小腹处也有一大团血,脸上几处瘀青,头上常年包着的蓝布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,端得是一个苦鬼、饥荒贼,十分难看,跟往日那个素爱整洁的老苗子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。

  不过也不仅仅是他,这里面还活着的,哪一个人身上没有伤,也都是凭着求生意志在坚持,不过看到身后的山石轰隆砸下,前面的暗河汹涌,跳是死,不跳也是死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我想起了石门之后的耶朗祭殿,几千年山河走移,至今仍然完好无损,想必是有所护翼的,如果能够避入那里,等这外间平静下来,再行出去,岂不是很好?然而我刚想跟龙哥提及,他便断然否决我的提议:“那里是王的地盘,任何人等,进入了,都会被死神眷顾,你是例外,因为……”

  他站起来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颗凝现出黯淡光华的珠子,拇指大,惨白色,里面似乎有着一条古怪的鱼儿在游动,难以捉摸。冰尸龙哥把这颗珠子交到了我的手上,它的手上全部都是人血,珠子粘糊糊的,看不出个究竟来。它回头望了山洞一眼,说:“这天吴珠,是当日我和王,在东湖上猎杀一头八足八尾的河神水伯,剖体而得,可作避水珠,王十分珍惜。你先拿去用,两年之后,记得拿回来还我……”

  “避水珠?”我望着手掌上面这颗有些恶心的珠子,然后急切地问龙哥,说你不出去?

  龙哥仰首望天,我看到它的嘴角似乎咧了一下,然后脑海里面响起来:“沧海桑田,白云苍狗,外面的世界,已经不是我的世界了,王已经不再是王,我心爱的姑娘,也早已化作了尘埃,我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国度,已经变成了别人的疆土,我所珍惜的一切,都没了,我只有一个冷冰冰的石殿,和一个延续千年的责任……你们走吧,善待火娃!”

  龙哥说完这些话,一双通红的眼睛瞧着我们这些剩余的人,我、杂毛小道、青城二老、杨操、吴临一、白露潭、冯排长、洪安中以及他手上的鬼面袍哥会俘虏,还有两个跟着洪安中前来的宗教局高手,就这几个人……呃,还有一只身型肥硕的鸟儿。冰尸龙哥它双手一挥,我们便感到有巨大的力量,像无形的风,朝着我们迎面刮来,然后所有人都跌入了黑沉沉的暗河里。

  跌入水中的我们,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冰凉,仅仅只是感觉空气粘稠了一些,然后也可以呼吸,只是很困难,使劲吸一口,方能够满足自己的肺部。我的左手抱着朵朵,右手则紧紧握着天吴珠,然后伸出三根手指,拽住杂毛小道的衣角,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感到后背有一种巨大的力量,将我喷气飞机一样,朝着黑暗中推去,感觉意识都要被这极致的速度所吞没,我狂声大吼一声:“龙哥……”

  快陷入昏迷的我这时候才明白,所谓的走水道,并不是游出去,而是龙哥运用法阵的力量,将我们给推出老远,推出这座山腹之中。

  轰隆隆,头顶上面的山体,终于砸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