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八章 另辟蹊径,飞剑啊飞剑

第八章 另辟蹊径,飞剑啊飞剑

  虽然后视镜里还没有出现追逐而来的警车,但是听到这鸣笛,我们的心中,不由得又是一阵压抑。

  在背后阴我们的人,其实是一个很高明的棋手,他知道自己虽然已经罗列的一系列证据,但是如果我当庭喊冤的话,仍然还是会有差池,说不定还有翻案的可能。而万无一失的情况是,如果我逃跑了,那么他们在追击过程中,将我果断击杀,这样才更符合他们的利益;除此之外,还能够将杂毛小道给拉扯进来,给我陪行。

  所以他们才会安排这么一次押运,才没有让茅同真随行,才会让与我亲近的秀云和尚主持……

  所有的一切,都是阳谋,但是涉及的相关人等,却不得不如同牵线木偶一般,按照那个棋手的预定方案行动。小道终于还是孤身前来,秀云和尚终究还是出手帮了我们,一切其实应该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,因为他们洞悉了对手所有的性格。而现在我们所要拼搏的,则是他们,到底能不能抓住我俩。

  抓住了,我们就彻底输了,不但坐实了我故意杀人的真实性,而且还罪加一等,越狱了。

  没抓到,我们亡命天涯,天下之大,总能够有我们待的地方,然后等着杨知修下台,或者其它机遇,不然我们永远都只能漂泊异乡,顶着另外一个名头过活着,连打个电话问候家人,都不行。

  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里面就憋屈得厉害,认真地问正在聚精会神开车的杂毛小道,说事情真的到了这个地步了么?如果你们不过来,我在法庭上面,真的就通不过么?

  杂毛小道点头,说是的,根据他们目前掌握的证据表明,你是故意杀人,而且手段恶劣,即使因为你修行者的身份,不能对你判处死刑,但是如果押运到白城子的话,你定然是要受到更多的痛苦。大师兄告诉我,说没办法了,杨知修那里看得紧,他不能动,要想避过这一次的风头,必须先要逃跑,逃离对手的掌控,隐姓埋名,等他后面运作妥当,方能够完好无损地返回来,沉冤得雪。

  我对大师兄心有怨言,没好气地说:“你大师兄会不会把我给卖了啊?”

  我说这话其实是有缘由的,上一次集训营,便是大师兄给我安排的名额,九死一生,差一点就挂掉了,而这一次,也是大师兄找的我,结果不但中了鬼面袍哥会的圈套,而且还沾惹上这一档子倒霉的事情。我在此以前,可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个模样,就像好莱坞警匪剧里面的坏人,被一大串呜哇呜哇的警车追逐。

  “怎么会呢?”

  杂毛小道很是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见我脸上有愤霾,叹息了一口气,说其实你是被连累的。

  他跟我讲起了茅山宗的一些内幕,所谓茅山宗,是分内院外院的,而最高的领导人,自然是当代掌教陶晋鸿。除此之外,茅山宗还有司职传功、弘道、继法、管阁等等的长老团,以及处理日常事务的内外堂负责人。不过杂毛小道的师傅,自当年黄山龙蟒一役后,受了重伤,封锁后山修行,据说兵解成就了地仙,不过具体情况如何,却无人知晓,其他人只是知道,陶晋鸿还活着。

  国不可一日无君,教不可一日无主,当日封山,陶晋鸿曾将众长老召集,任命内院负责人杨知修为主,处理日常事务,除非关系茅山宗生死存亡的事情,不然不可入后山,打扰于他。

  至此,茅山宗开始进入了后陶晋鸿时代,杨知修此人善于交际,会拉拢人心,不过行事难免过于功利,亲疏有别,而且本身修为也不高,难以服众;而此时,陶晋鸿当日大弟子陈志程已经在宗教局内异军突起,成为了茅山宗的另一面旗帜,深得很多长老的欢心,这一山不容二虎,故而两人常有龃龉,不过杨知修一是大师兄的师叔,二则是陶晋鸿亲自正名,在大义方面,占了上风。

  这一次,我算是大师兄的人,而黄鹏飞则是杨知修最疼爱的外甥,为避免被人诟病,所以他表面的态度,自然是不偏不倚,按程序办事。

  然而背地里,大师兄却跟杂毛小道筹划好了一切,告知所有的信息,让杂毛小道将我半路劫出,设计好逃亡路线,避开对手的这一波凶猛反扑。等事情过了,他才好将那些证据链给一个个掀翻,为我们平反。

  当日,所有的前提在于,我们要能够逃脱以茅同真为首,宗教局各路高手的凶猛追击。

  命短命长,到了最后,还是要看自己的本事。

  在杂毛小道跟我讲这些秘辛的时候,小妖正在给我整治脑门上面的那张符箓。这张非金非纸的符箓,上面有着巨大的吸引力,紧紧地贴在我的皮肤上面,小妖给我尝试撕了一下,感觉连带着皮肤,血淋淋地一起剥离下来。不过杂毛小道的符箓之道,正好也是习得已故的李道子,这里面的窍门讲究,他了如指掌,早先就教与了小妖,他这边开着车,小妖那边拿着一种粘糊糊的黑色膏药,涂抹在我的额头上。

  那膏药温热,小妖手指冰凉,不一会儿,涂满了我整个脑门子里。

  接着,杂毛小道抽空点燃了一张符,然后将我额头这张一起引燃,一道火焰冲天而起,我感觉脑门子一阵炸响,飕,接着遮挡着我面起那的那张符箓,便消失不见了,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胸口一痒,长久被压制的肥虫子冒了出来,瞪着一双黑豆子眼睛,可怜巴巴地瞧着我。

  这些天来,它被压制在我的身体内,与我失去了联系,那符箓的镇压之力,正源源不断地挤破而来,使得它受到的委屈,比我还要多,十分可怜。

  杂毛小道开了一段路,周边的车辆越来越稀少了,突然他的眉头一皱,说前面封路了,入山这一条道是走不通。说着他使劲儿打着方向盘,朝着另一边行去,而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们身后那乌央乌央的追兵,终于跟上来了,离得老远,就有子弹飞扬起来,有的与我们擦肩而过,有的则砰砰打在了车身上面。

  之前我们旁边还有车辆,为了避免误伤,他们并没有对我们进行攻击,而此刻,竟然肆无忌惮地使用起了枪支,想来是已经接到了格杀勿论的命令。

  我们都吓得伏低了身子,不敢让自己的脑袋,多冒出一点,担心自己的脑壳儿被子弹给掀开来,脑浆四溅。

  情形是如此的危机,我知道,秀云和尚帮我们争取的那一点儿时间,使得我们能够提前冲出了对手设置的包围圈,穿行出来。不过,我们与他们,总就是蚂蚁与大象,哪里能够硬抗。杂毛小道改路线之后,周围的车子渐渐地就多了起来,没有人敢承担误伤的风险,枪声骤停,不过越来越多的车子,开始加入了追逐的行列中,从后视镜瞧去,吓,十几辆!

  杂毛小道的车子已经开得到达了极限,他的反应能力其实也是蛮高的,真正搏起命来,风驰电掣,周边的景物“刷刷”地往后面飘过,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楚什么。

 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几张模糊的脸孔,那是路人惊诧的表情,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里。

  我感觉我们现在好像在拍电视剧一样,显得很不真实。

  又行驶了十几分钟,旁边的车辆多了起来,杂毛小道的额头上面全是紧张的汗水,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,小妖拿着毛巾,帮他擦去汗水。我感觉我们的车子在飘,如同一个亡命徒,不断地超车,然后加速,这样巅峰的车技,居然是一个学车不久的家伙所开出来的,果真是应了那句话:“人都是逼出来的……”

  我们奔行着,前面的视野渐渐开阔,出现了一架大桥,横跨几百米,下面是浑浊的江水,奔流朝东。

  杂毛小道大声叫,说小毒物,后面的防水包裹拿着,我们准备跳河了。

  我霎那间,便明白了杂毛小道的计划——正是有着龙哥给我的那颗避水珠子在,才使得他生出了这么一个能够在重重包围中,突出的计划。时间紧迫,我也来不及再问,伸手将后车座上面的防水背包抱在怀里,几下掏弄,便将那一颗惨白色的珠子,紧紧握在了手里。

  而这个时候,我们已经开上了桥面,朝着大桥中央行去。

  我远远地看到,在桥的对面,已经有警察在封锁桥面了,很多车辆拥堵成了一团。杂毛小道怕后面的车追尾,往旁边压,然后骤然停车,大喊我的名字。我表示知晓,背着防水背包,推门,躬身从车头绕到了桥边来。当我一冲出车头的时候,杂毛小道也推开了车门,冲了下来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听到空中一声炸响。

  一把青色飞剑,朝着我们这边急速袭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