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章 精金镀鬼剑

第十章 精金镀鬼剑

  万老哥做的是正宗渝城火锅,鲜香麻辣,红油翻滚,吃得我腹中饱饱,眼泪都快要滴落下来。

  杂毛小道见我这副模样,伸手过来拍我的肩膀,说人活一世,总是要受一些委屈的。受不得委屈的人,就跟那温室里面的花朵一样,没什么大的出息。想当年,我被逐出茅山,一个人流落江湖,四处飘零,有家不能回,天下之大,竟无自己的容身之处。当时那个情形,现在想起来,也不由得辛酸,不过,也不是过去了么?

  我低下头,揩干湿润的眼角,挟了一串鲜香可口的毛肚,入口,缓缓地嚼着。我说我受到的这点委屈,倒不妨事,就是怕我老爹老娘知道了,那老俩口要想不开,那可咋整?

  万一成吓了一跳,说陆老弟,你可别想着打个电话,回家报平安什么的——你要知道,这个时候,你大部分社会关系的电话,都已经被监控起来了,只要你一个电话过去,没多久,别人就知道你在哪里了。这可开不得玩笑的。

  杂毛小道笑了,说小毒物,这你可得放宽心,别小瞧了你那娘老子。你外婆那么厉害的人物,你母亲能有那么简单?她的见识,肯定比你所想的要远,所以,只要你平安了,你父母才是真正的安心。这几天,先养养身子,瞧你这手腕儿,瘀青浮肿,连拿筷子都不稳,还跑啥子路啊?

  万一成举起酒杯,跟我们喝了一杯白酒,然后问我们接下来的打算。

  此地不是长居之地,落个脚可以,在这里一直待下去,不但万一成的生活节奏会被打乱,而且很容易露出马脚,被那些人给算到。我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思考,杂毛小道说出他的想法,便是往南,到滇南,然后越境到达缅甸,我们可以在东南亚厮混一段时间,然后等待内线的消息,如果一时半会澄清不了,那我们就去别的国家,比如日本、比如美国、比如英国,反正咱们朋友遍天下,哪里去不得?

  不过杨知修那老杂毛,最宝贝自家的外甥,倘若他心中的积怨未消,只怕逃到天边,都会有追来。杂毛小道告诉我,说有人跟他说,如果真的要躲,就往西,过盆地,往藏地行去,可以在那里避一段时间。至于为什么,那人没有说。

  所谓那人,便是大师兄,不过杂毛小道为了保护万一成,让他少知道一些。

  杂毛小道问我的想法,我考虑了一下,说我也觉得去东南亚这个方案还不错,至于藏地,一是咱们没有去过,二是那人的涵义是什么,我们都没有弄清楚,如何去?

  杂毛小道说不急,这几天暂时也别联系他了,先安心养伤,过一段时间再说。

  我们不再说起,而是安心地将肚子填饱。

  当天晚上,我和杂毛小道凑到一起来,我问起我被抓捕之后的事情。

  他告诉我,说他那天出门之后,立即打电话责问大师兄,大师兄当日便将事情的严重后果,给杂毛小道讲明。因为事情涉及茅山宗内部事务,他也没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说话,而这背后,又有赵承风在推波助澜,要想给我翻案,唯一的路子,就是让白露潭这个最关键的证人,再次改口。

  然而,白露潭既然已经下了决心陷害于我,自然是没有回头的心思,而且她若是真的改口了,那么在她背后操作的那些人,定然是不会放过她的,由此引出的一大堆公案,那可真的让人头疼了。

  所以,大师兄在沉默了很久之后,告诉杂毛小道,让他劫道,完了就跑。让这件事情冷上一段时间,凭他的手段,定能够给我们翻案的。

  我问杂毛小道,说万一成这里的关系,有多少人知道?杂毛小道说应该是安全的,老万是过命的兄弟,而且他俩交往的事情,少有人知晓,现在追捕方的精力,大部分都集中在了长江水道,以及比较熟络的社会关系上,像老万这种,绝对没有人能够查得出来。

  这一天,我也是精疲力竭,跟杂毛小道确定完这些之后,我真诚地跟他道了一声感谢,然后在他的怒骂声中,返回了自己的房间,安心歇息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们足不出户,在万家小宅里安心养伤。

  外面的风声沸沸扬扬,说什么的都有,老万家能够上网,但是我们却并不敢登自己的所有帐号,也不敢联络朋友和熟人,以免得被追根溯源,只是浏览相关的新闻,看看而已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心里面就越加沉重,想一想自己本来还是一个自由人,现如今则陷入了各方通缉当中,连出个门都不敢,心中就越发地恨。

  不过这恨也只是针对于那些在背地里阴我的人,我自始自终,仍然记得秀云和尚给我的告诫,公道自在人心,要选择相信,而不是憎恨。

  总有一天,我会重新返回自己生活的地方,不用再像现在一样,像个老鼠,一听到警铃声,就吓得找地方躲避。

  这样憋闷的生活,普通人定然是受不了的,而我和杂毛小道却例外。我胸口受过伤,双手双脚也被勒得疼痛,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使得我更加渴求力量,所以每日都在用功,或者固体,或者行气,抓紧每一分时间,用来强大自己,争取尽早复原。而杂毛小道,他的兴致则转移到了前几天刚刚从老家寄过来的鬼槐木剑上面来。

  这剑是小叔三顾茅庐,请得那老师傅加班制成,而在事发的前两日,寄到了杂毛小道手上。之后他一直忙于策划劫车,故而没有时间打理,此番潜伏下来,这才得闲,开始专心致志地在木剑上面篆刻符文。

  之所以说是鬼剑,其一是这槐木成精,而后神魂被劈死,留下来的,则是妖身,契合鬼力,了不得的材料;其二,则是因为杂毛小道准备在木剑之上,篆刻上“荐拔往生神咒”,此神咒乃超度亡魂的不二法门,与鬼近,离神远,最是贴切。

  而且杂毛小道还有一个念头,便是我手中现有的那一串六芒星精金项链,有几处结构与法阵无关,纯粹是为了满足西方人的审美装饰。这精金的密度很大,延展性也好,如果能够凝练出来,然后将木剑镀上一层精金,那么不但其更具契合力,而且也能够如同金属剑一样,锋利。

  杂毛小道的想象力越来越丰富了,而他在符箓之道上,越走越远了。

  第二日的下午,万一成提着食物返回,然后拿手机给我们看。上面的照片,正好是我和杂毛小道两个人的通缉令,已经上了街头巷尾。如此一来,我们更加不能够出门了,万一成告诉我们,说认识几个收破烂的拾荒者,改日去淘一些遗失的身份证来,到时候若像,就先用着,这个去滇南的时候,估计要用得着的。

  我们两个待在藏身之处,根本就没有任何外界的消息来源,也不知道追踪我们的人,到底是一直跑到了下游,还是以为我们死了。不过,作为这个行当的人,我们很清楚地明白,总会有高人能够掐指一算,说不定连方位都找寻得到,我们在此处待得越久,就会越危险。

  晚上的时候,虎皮猫大人找了过来,它长得实在太明显了,所以出入的时候,十分小心。

  虎皮猫大人告诉我们,说那群傻波伊在江面上打捞了两天,没什么结果,一部分人到下游去搜寻,一部分人则返回,没有什么动静。如此又过了一个星期,市面上好像平静了许多,我逛网上的地方论坛,再也找不到相关的帖子,也不知道张伟国、茅同真这些人,到底有没有放弃搜寻。

  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除了剧烈运动的时候胸口隐约有些疼痛之外,再无其它的问题,而杂毛小道则求得万一成买了一些工具,竟然真的完成了他的设想,将那柄鬼剑给镀上了精金,用手指在剑脊上面轻轻一弹,有铿锵的金属之音回荡出来,清脆而嘹亮。

  当杂毛郑重其事地将这柄镀上精金、刻满古怪符文的鬼剑,交予我的手上时,我眼圈发红,忍不住想哭。

  即使全世界都背叛了你,总还会有一个兄弟,在默默支持你,共赴生死。

  鬼剑,这是我和杂毛小道这些年来,友情的见证,黯淡而内敛,必要的时候,锋芒毕露。

  我将这剑提在手里,感觉隐隐有些发沉,很有质地,里面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,将力量输入进去,能使得剑的速度,变得更快,而当朵朵附身进去的时候,仿佛活过来一般,风声呼呼,游龙惊凤,霎那间,便有精妙的剑法,施展出来。

  得此好剑,我很兴奋,然而万一成下午回家时,告诉我们一个消息,却让我们的心情开始沉重下来。

  这几天,万一成好几次见到有人,在这附近瞎转,他以前做过一些勾当,眼招子自然十分厉害,一眼就瞧得出来,这些人,都是公家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