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一章 风中川南行

第十一章 风中川南行

  听到万一成凝重的话语,我们知道,离开的时候,终于要来了。

  整个渝城三千多万人口,想要找两个人,简直就是大海捞针,如果查不出万一成这样的社会关系,其实理论上我们只要不出门,就一定不会被发现的。这期间,气氛还是很紧张的,居委会、邻居以及民警,有几次过来串门,导致我们警戒得很,晚上房间里都不敢开大灯,生活在黑暗中。

  然而理论终究是理论,在我们这一行当里,求神问卦,占卜堪舆,这些手段,其实也是很容易找寻到我们的范围的。

  毕竟,世间的万物都是有牵连的,只要人活着,总有大拿能够算清楚你的前来后往。

  在此之前,万一成已从黑市里已经给我们淘弄了两张真实的身份证,上面的两哥们,一个叫做梁凯,一个叫做刘忻月,前者跟我长得很像,后者则跟杂毛小道有些神似。其实遗失的身份证有好多,稍微一点儿相像,很容易蒙混过关的。我们听到消息,便没有再作停留,匆匆收拾东西,然后将之前准备好的头套,以及胡子各自弄好,万一成以前混过这行当,给我们草草化完妆,然后从后门,送我们出去。

  其它行李都还好说,就是那两把剑,比较难藏,不过我们之前弄了一个收藏画稿的圆筒,背着,倒也不是很扎眼。

  我们出发的时候,正好是晚上五点多,城中村华灯初上了,十二月份,街头巷尾都搭起了小摊子,好多卖麻辣烫以及夜市摊,喷香的辣椒和麻油的香味,在空中飘散。我和杂毛小道穿着平常,像两个普通的游客,为了改变造型,我还特意穿了一双内增高的鞋子,显得很高大。

  我们在巷道里穿行,突然,杂毛小道紧紧拉了一下我的手,我顺着他的目光瞧去,只见好久不见的张伟国,出现在对面街头的一家店面处。在他的周边,有好几个便衣,正远远地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。

  虽然经过了化妆,脸颊上面也粘上了胡子,面貌已然有了很大的改观,不过我的心却依然有些发虚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杂毛小道却并不在意,他从怀里掏出一瓶二锅头,把酒淋在手上,然后又漱了一下口,哈了口气,然后扶着墙,半蹲,开始强烈地干呕起来。我自然也有样学样,跟他讨了一点儿酒,涂抹身上,然后将手指放在喉咙里,死劲儿扣,蹲在地上,装醉鬼。

  你还别说,将手指放在喉咙里,尽力往里面伸,然后悄无声息地收回来,立即有一股又一股强烈的呕意,袭遍我的全身,弄得我一直发颤,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。当张伟国从我的眼角余光中,往我们下一个巷道口走进去的时候,我再也忍不住了,将今天晚上吃的火锅,从胃里面翻腾而出,呃的一下,全部都激射到了墙上面。

  杂毛小道见我装得如此投入,赶忙往旁边退开一些,我摇摇晃晃地摸进旁边的黑暗中,便见到一个男人捂着耳麦,一边说话,一边从我们的身边走过。

  我仅仅用余光瞥了一眼,便没有再抬起头来,而是蹲在地上,不敢动弹。整个男人正说着:“……张处,我从左巷进入,如果目标从这里出来,我绝对会发现他们的……”

  听着这口音,我浑身发麻,这个男人其实我还真的认识,他便是我在集训营里面的同学,西南行者赵兴瑞,09届集训营中最优秀学员,也是慧明和尚的关门弟子。从他们的对话中来看,他们应该是差不多锁定了万一成,正好今天晚上开始行动,要不是我们提前走了一步,说不定就被堵在门口,抓了个正着。

  天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摸过来的,虽然心忧老万,但是我们也不敢再作停留,见四处再无可疑人等,便匆匆走到街道上,拦了一辆老旧的出租车,然后直奔长途汽车站。

  在车上,我们一言不发,我们之前的帐户什么的,都被冻结了,也不敢去取,此番还是老万临走前,给我们提供了一万元跑路基金。到了目的地,下了车,我低声问杂毛小道两个问题,一是老万有没有可能露出破绽,让张伟国他们抓住阵脚?第二,就是老万若是被抓了,会不会供出我们来?

  杂毛小道摇头表示不知道,论情理,老万这人行事向来谨慎,我们走的时候,也清除了痕迹,应该不会有事;不过我们在那里住了近十天,自然还是会有蛛丝马迹,能够查得出来的,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锁定了老万,倘若是,小毒物你在他们的手下,都过不了几个回合,还指望老万能够坚抗到底么?

  不过好在除了第一次在吃饭的时候,我们当着老万谈过去处之外,后面的逃跑计划,都很小心地避开了他。这并不是不信任他,而是对他的一种保护,知道得越少,越能够活得安逸。

  便是我们此番出来,也并没有交代下一步的计划。只是我们的这假身份证,确实是一个地雷,如果老万真的被监视怀疑了,那么我们就很有可能暴露。不过事情实在太紧急了,我们需要马上离开渝城,于是在长途汽车站匆匆买了两张前往凉山的票,正好赶上有年末加班车,便匆匆上车,前往西川最南方的那个地区。

  值得一说的事情,就是检验行李的时候,我的那把鬼剑镀金,然而却为木质,弄出来说明一下虽然也可以,但是终会留下把柄,所幸小妖动了点手脚,倒也没有被发现。

  夜间行车,车厢里面一片静谧,唯有前面的灯光明亮,我和杂毛小道坐在车尾,心中的担忧,如爬山虎一般,慢慢浮上了心头来。我们都有些担忧万一成,相处一个多星期,我有点喜欢这个西南汉子了,抛开他以前的身份不谈,对于一个五年多没有见过面的老友,以及素为谋面的陌生人,而且还是两个通缉犯,他在得知缘由后,不但挺身而出,将我们两个收留,而且还积极帮我们打探消息,筹谋出路。

  临了的时候,他还拿出一大笔钱来,明明知道,这些钱有可能永远也还不上。

  演义小说里,有这样气质的人一般都能成大事,比如呼保义宋江,比如托塔天王晁盖。而在我的眼里,人的一生,有几个这样可以担当的朋友,也不算是白活了。只可惜,不知道我们此次,是否会连累到了他。

  从渝城到凉山,白天车程八个小时,到了夜间,也要足足行走十一二个小时方可,加班车一般都是那种比较差劲的大巴车,里面的汽油味让人闻到就有些难受,这车里,大部分都是返乡的民工,他们一年到头都在渝城打拼,到了年尾,终于要返乡了,大包小包,除了放在车厢下面的储物格外,还将车厢里面,挤得满满当当。

  有个两岁的小孩子从上车就开始哭,嘹亮的嗓音亮了一路,而我们前面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则在中途就开始吐,足足换了两个袋子,呕吐物的味道,弥漫了整个车厢,有个彝族小伙儿受不住,打开车窗,呼呼的冷风就灌涌进来,里面顿时无数骂娘声。

  那个彝族小伙儿被骂得头也不敢抬,匆匆关上门,过了一会儿,又找我们攀谈,问两位大哥,你们是干啥的?

  我没说话,而杂毛小道却接了腔,说我们是美术学院的老师,是下乡采风的。

  杂毛小道梳着一个精神的马尾辫,确实很有艺术范,哄骗得这个叫做凯敏的年轻人一阵崇拜,各种马屁齐来。凯敏告诉我们,他是渝城一家嘿有名火锅店的店员,本来是旺季,不过家里面给他相了门亲,所以回去看看。他家是宁南的,到了西昌,还要转车呢。

  我们聊着,又小睡了一会,行程过了大半,已经进入了凉山州,不知道怎么又聊了起来,突然车窗一阵扑楞,有一只肥硕的鸟儿,在窗外拍打翅膀。凯敏指着这鸟儿笑,说哪里来的肥鸟儿,不知道这里是玻璃啊,还猛往这里撞?

  然而我和杂毛小道的脊椎,顿时一下子挺立,连忙站起来,大声喊司机停车。

  半夜三点半,司机正打着精神开车呢,没成想听到这么一声喊,顿时吓了一大跳,回过头来,就骂骂咧咧,各种问候。

  我们提着行囊来到了车前面,让他停车。他的脸色一恼,然而见我和杂毛小道脸上满是寒意,说的又是普通话,脸上虽然还是不满意,嘟嘟囔囔的,但终究还是忍住了,把车门打开来。我第一个跳下车子,便看到虎皮猫大人撞入怀里,大人羽毛上面,全部都是寒露,身子都在颤抖,而嘴上却是十分焦急。

  它用很低沉地语气说道:“离开这里,进山,后面有人追上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