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三章 飞剑名除魔

第十三章 飞剑名除魔

  我万万没有想到赵兴瑞竟会对我讲起这一番话语来,还没反应过来,见他眼珠子一骨碌,便破口大骂,说你算什么东西,好好的单挑,你竟然召集这么多鬼东西冲上来,有本事把我们都杀了,这才显得你的本事呢!

  我知道他是忌惮旁边那三个中山装,跟他对骂两句,然后使个眼色,小妖和杂毛小道手起掌落,那三个哥们儿立刻晕了过去。这时我才直接挑明道:“为什么帮我们?”

  赵兴瑞叹气,说接着刚才的讲,集训营的事情,别人不知道,但是我们这几个一队的,个个都欠你一条命呢。人做事,天在看,我可不敢做违背良心、让自己祖宗蒙羞的事情。闲话不要多讲,我腰间有个布袋,那里面有两张人皮面具,还有真实的身份证,这是杨操托我带给你们的——你们赶紧跑,不要担心家人,即使有人要黑你,但是还有更多的人,在默默地为你奔走着……

  我伸出手,在赵兴瑞腰间摸出一个丝帛口袋来,借着火娃隐约的光,能看到两张身份证,上面的人显得十分陌生,而里面则有两团柔软滑嫩的东西,我来不及仔细瞧,问这东西靠谱?

  赵兴瑞说杨操的曾祖父,是民国时期最著名的画皮匠人,早年间川东的大盗,包袱里随时都备着一张,跑路必备。他那手艺失传已久,这两张是杨操家里面压箱底的东西,为数不多,知道的人也少。他临来时跟我说,贴在脸上,旁人根本就瞧不出来,相逢对面不相识,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。身份证也是早就准备的,本来有别的用场,现在你们急,就先给你们了——记住,这人皮面具一天只能戴八个小时,然后就要放在水中浸润,不然便皱了,没有效果。

  我将那口袋递给杂毛小道,问收留我们那个朋友,现在怎么样了?

  赵兴瑞说吃了点手段,现在收押了,不过你们两个的情况已经被压榨出来,他就没多大用处了。没人管,我们会帮着照看的,放心。顺便说一句,你的金蚕蛊,能不能出来了?

  我看着赵兴瑞憋红了脖子的模样,不由得笑了,唤出肥虫子,拍着他的肩膀,说老赵,我们撤了,你先委屈一下吧。日后若有再见的时候,必定同杯共饮,不醉不归。

  赵兴瑞松了一口气,撇嘴,说你们还是想着如何躲开茅同真和李腾飞的联手追杀吧。特别是李腾飞,此子为人极为自负,手中的“除魔”,是老君阁神像中藏了几百年的宝器,机缘巧合,就归于他手。此番出山入仕,听得你们的“恶行”,正想拿你们祭旗,成就他的名头呢。

  听赵兴瑞说得严重,我们便没有再作停留,拱手为别,朝着东南面,匆匆行走。

  我走出几步,赵兴瑞在我们后面喊道:“陆左,别以为我这次帮你,就不跟你比了。这次是我看不惯那些家伙,保留了实力,以后若是还有机会,一定跟你来一场君子之战,好报我那损剑之仇!”

  赵兴瑞的话语,使得我的心头暖暖,没有回他的话,而是跟着小妖她们快步前行。

  这半个月来,我经历了欺诈、冤枉、阴谋、暗算、背叛以及冷漠,心中已经是遍体鳞伤,倘若是心志稍微脆弱些的人,早就崩溃,心中被仇恨所填满,怒火中烧,满心只有报复。不过当人陷入这种狭隘的状态时,基本上也就废了。而正是有着杂毛小道、秀云和尚、万一成、赵兴瑞以及杨操这些人,以他们阳光正派的品行,就如同阴霾天气里的一米阳光,将我的胸膛照亮。

  世间,因为这一切而变得更美好。

  有了信号弹,敌人会很快赶来,我们已经耽搁了一段时间,不敢再等下去,在山林中疾奔,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。

  对于敌人的追踪,虎皮猫大人最是清楚,不时飞下来,告诉我们,那个方向去不得,那个方向有多少援兵。过了二十多分钟,我们头顶突然一阵轰鸣,远远有灯光浮于空中,然后广播声响起:“陆左,萧克明,请你们放下武器,出来投降,我们会坦白从宽的,不然格杀勿论!”

  当探照灯射过来的时候,我们全部都低伏在了草丛里,螺旋桨的声音稍一远去,我们又躬身飞奔。

  在我们对面山脊上有一道黑影闪过,直升机上顿时有机枪的轰鸣声响起。

  那道黑影仅仅只是一头岩羊,在机载机枪火舌的舔舐下,瞬间变成了一堆烂肉。

  这轰鸣的枪声让我们胆寒,他们或许早就知道那道黑影,只是一头可怜的动物,而射击的目的,更多的,是警告,表达出一种强硬的态度来。

  杂毛小道的身子弓起来了,回头看我,说真没想到,杨知修那老东西,竟然做得这么绝,不行了,他们有高手加入,让朵朵先躲入槐木牌中,不然她的鬼气,会成为黑暗中一盏明灯的。我想也是,一挥手,朵朵便也没有啰嗦什么,直接钻入了我的胸口来,而肥虫子也收敛起吃货的憨态,吱吱叫唤,唤出许多冬眠的虫蛇来,留在我们的后路,阻挡追兵。

  这时已经是5点多钟了,即使是在深冬,天色也开始变得有些淡薄,如果我们再不摆脱后面的追兵,到了白天,光明大放,只怕我们就更加难以完成了。

  我们这小半晚上,不知道翻了多少座山,过了多少条沟,奋力跑,到了天蒙蒙的时候,一度以为甩开了追兵。然而没过一会儿,又听到有大型獒犬的狂吠声,从山间传来,仿佛就在我们的后面一样。所幸我袭自山阁老的心法中,有一条经脉,是专门修行神足通的法门,边跑边行气,倒了没有累垮自己。

  不过杂毛小道的脸色却变得有些苍白,当我们路过一条小溪的时候,他捂着肚子,伸手拦住我,说小毒物,我们不能这样走了。追兵人多势众,既有专门寻人的恶狗,头顶上又有直升机,我们若这样一直跑下去,铁定耗不过他们,要被生生累死的。不行,不行,我们得反击,至少要将那几条狗儿,给阴死!

  杂毛小道所说的,正合我心中所想,又不是娘们儿,一味的退让,能够有什么好头?飞剑又怎么样?不过就是柄能转弯的子弹,再厉害,能够跟导弹比么?时代在进步,以前神秘的种种,现在看来,也没有什么牛波伊之处。

  当下我们合计了一番,然后在林溪边的小坑处蹲下了身子,在这山林之中,自然是小妖的地盘。只见这小丫头双手挥舞,点点青光落下,在我们周围立刻连上了一蓬藤蔓,不但遮挡了视线,而且还将我们的气息,给一起笼罩,从外面瞧来,只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荆棘草丛,并无别的奇怪之处。

  一条兽径,从我们面前歪歪斜斜走过,如果对方真的追逐上来,必然会从此经过。

  肥虫子则四处呼朋唤友,冬天来临,百虫蛰伏,全部都深藏在了温润潮湿的土地里。这些小弟或者进入了冬眠,或者往生,有些难以召集,不过深山野林里,是它的主场,多多少少,还是有一些面子的,故而集结了一些花环蛇,以及黑头蚂蚁。

  我们屏息等待,顺便抓紧时间,将这一夜辛劳过后疲惫的身体和精神,给全力调整回来。呼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它是新陈代谢的组成部分,普通人呼吸,交换氧气,而修行者呼吸,除了给自己的肺部和血液带来氧气之外,还有不断地交流着这天地之间无所不在的能量,也就是所谓的炁场震荡,

  十五分钟之后,从我们的来路传来了响亮的犬吠声,以及一阵急促的脚步。听这动静,人倒不是很多,最多四个。

  还有三条狗。

  天蒙蒙,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,大地都是一片黯淡,那三条大型獒犬伸长舌头,从溪水那头开始冲过来,然而肥虫子军团的成员立即出动,四五条花环蛇,各自寻找了目标,纷纷从隐匿处射出,朝着高速奔行的追踪獒犬咬去。

  敌人太厉害,直觉强大,我们根本就不敢直瞅,只是那余光扫量,有了肥虫子的指挥,顿时有两条大型犬跪倒在溪水边,惯性带着它们巨大的身子往前滚动,有一头,竟然直接摔到了我们藏身之处的跟前来。有一个穿着利落短装的少年顿时激动万分,痛苦地大叫:“阿黄,小蓝……”

  这话音未落,肥虫子亲自登场,将那个反应灵活的最后一个大型獒犬,一口咬中,钻进肚子里,那狗儿呜咽一声,顿时就跪倒在地,呜呜地叫唤,痛苦不堪。

  那个少年完全就绝望了,顾不得十二月的冰寒,一下子跪倒在冰冷的溪水中,大声哀嚎道:“六月……”

  即此,那三条让我们一直头疼的狗儿,终于被肥虫子给全数料理了。

  我们看到一个身姿挺拔的道人出现在溪水旁,远远瞧见狗儿六月的身子,冷冷一哼,说鼠辈敢尔。

  他的手一扬,一道青光,就朝着肥虫子所在的六月身子里,电射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