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五章 峰回路转间

第十五章 峰回路转间

  没有什么能够比明艳怒放的灼热火焰,更加让人心生恐惧。

  那个麻秆老头儿本来表现得还算刚猛,然而见到身后的那片连天火焰,顿时就慌了手脚。他倒也是个有见识的角色,闪身就朝着旁边的溪水中踏去。小妖也知道此间对我们威胁最重的,是那个能够御剑的道士,于是一拳砸翻那个驱狗的少年后,指挥着火娃,朝李腾飞冲过去。

  李腾飞手中的飞剑被血虎咬住,人又被我给缠住,顿时感到自己没有等待配合的武警一同前来,实在是太过托大,他的身手也是十分灵活,只几下,便趁我的空隙,一掌打拍在我的胸口处。巨大的掌力让我连着倒退好几步,也就是这当口,李腾飞抽身而出,凝聚精神,终于将那飞剑,从血虎口中拔出,然后手指一挥,嗖的一声响动,那柄青铜飞剑,便朝着火娃斩去。

  道蛊既相生,又相克,这飞剑抵来,道力磅礴,剑气纵横,火娃顿时变得惊慌,扭着“8”字舞,闪避这灵活机变的凌厉飞剑。

  血虎到底是新生不久的符灵,虽然沿袭了远古之时猛虎的血脉精元,又有杂毛小道繁复奥妙的符文构建,以及长日来的细细温养,但终究还是不如这几百年的老牌法宝狠厉,刚才一番较量,便有些摇摇欲坠,不过杂毛小道知道倘若让李腾飞任意施展飞剑,我们无论有天大的手段,都抵不过这威力与速度兼具的法宝,定然会被戳上无数个洞,成就了别人的名声,所以也是勉力驱使血虎,复冲上去。

  我突然想到,这飞剑之上,附有剑灵,不知我的这震镜有没有效果。

  一想到这里,我便掏出震镜来,兜头朝着那游绕在空中的飞剑罩去。然而那剑太快,嗖的一声,只沾到到了一点儿尾端。不过也是这一下,虽然不知效果,但是李腾飞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,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,左手一搓,立刻点燃,火焰浮空,朝着我甩来。

  这符箓之上,自有一股恐怖业力,透过震镜端口的蓝色光华,吸附而来。

  我不觉明厉,赶紧收起震镜,持剑戳中那种符纸,抖出几道剑花,将这上面蕴含的业力给震散,不再作恶。而此时,因为被震镜影响的飞剑不再逞威,杂毛小道终于解脱出来,右手上面的雷击桃木剑前刺,刷刷刷三剑,朝着李腾飞的胸口要穴刺去。

  杂毛小道的这反击凌厉,携着他被压抑已久的怒火,李腾飞顿时便感受到了压力,他所凭恃的飞剑正在与血虎、火娃周旋,不敢分神别处,我和杂毛小道这一猛攻,立刻将他逼入了两难之地,首尾皆兼顾不得,踏着罡步,便朝后退散。

  他这一退,我和杂毛小道便进,两招过后,杂毛小道的雷击桃木剑劲气一吐,终于点在了李腾飞的小腹处,上面蕴含的雷意喷出,将他全身电得酥麻。而我则专攻下三路,终于在他身形一停滞的那当口,得了机会,一剑横扫,李腾飞的左腿便有血花飞溅出来,一声痛呼。火娃是个机敏的小虫子,见有血虎缠住飞剑,顿时回转身子,张翅,朝着李腾飞就飞扑而来。

  此时正是李腾飞周身真气散乱的时刻,火娃此刻若能够前突进去,我们面前的这一劲敌,必定就出师未捷身先死,会化作一团火球,在这凌晨绽放。

  然而李腾飞到底有着青城山老君阁第一高手的名头,见到了这危急来临,竟然呼吸一顿,厉喝一声,那柄被血虎抓住的飞剑,立刻飞回了他的右手上。而他的左手,则捏破了一张竹片所制的符箓,人便化作了一道虚晃得影子,急速朝着后面退去,不一会儿,竟然消失无踪了。

  我心中诧异,回过头来问杂毛小道,说这是什么,风符么?

 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知,老君阁也是一处厉害的修行地,百年的积累,想来总是有些应急的压箱货儿。他一边说,一边收回了血虎,然后朝着与李腾飞一同前来的那三人袭去。在我们齐拥而上的打击下,那个持鞭的麻秆老头被杂毛小道一剑逼退在地,而驭狗的那个年轻人被小妖一顿暴揍,还有一个苦瓜脸的男人,则被朵朵用青木乙罡束住了双脚,然后肥虫子给他断然下了蛊毒,此刻已然翻倒在地,四处翻滚,没多久就晕了。

  说实话,不出动部队围剿,像这种等级和人数的较量,我们还真的不是很怵。

 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,远处又传来螺旋桨的转动声,之前那架直升飞机,已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。杂毛小道将血虎红翡收好,然后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说狗日的杨知修,好大的狗脸子,竟然能够召集到这么多高手,还有直升飞机过来,不知道过来撒网的部队,有多少?

  我说问一下不就知道了,将这三个人还有死去的三条狗,全部拖进我们刚才藏匿的低洼处,然后从其中一个的身上,摸出一把匕首来,抵住那个麻秆老头儿的脖子,说人越老越怕死,还是从你这里说起吧?

  那个麻秆老头儿苦笑,说两位,你们若是敢杀人,早在前面赵兴瑞那一拨就杀了,何必来吓唬老头儿我?

  我一听,气就不打一处儿来,说你怎么知道我他妈的不敢杀人?狗逼急跳墙,兔子逼急了也咬人,你们这个家伙,为了我们这两个小人物,群英毕至,头顶上直升飞机到处晃,机关枪扫射得嗒嗒嗒的,浪费好多弹药,当初剿灭鬼面袍哥会,都没有见到这么卖力,还赌老子不敢杀人?

  麻杆儿老头见我这抱怨,直接将我的话挑明了,说你的案子都还没有定下来,你敢杀人?真把我们几个杀了,你这辈子都翻盘不了,到死都是亡命天涯,这事情你愿意?

  我一屁股坐下来,骂骂咧咧,说敢情明白人这么多,既然知道我们是被冤枉的,怎么就人给我们翻案?

  麻杆老头不想说太多,只是讲职责所在,身不由己。换了你是我们这位置,也知道,天塌下来了,命令还是第一大的,我们也没有办法,你要么就去自首,要么就有多远,逃多远。不然下次见到了,还得抓你——这就是无奈,你们也无奈,我们其实更加无奈,大家都是过河得卒子,没办法而已。

  话说到这个地步,我也不好装黑脸唬人,让肥虫子给这三人下了一种很常见的蛊毒,这玩意,吴临一就能够解,为了防止意外,我还将解法跟他们讲解了一下,不求毒死,只求让他们伤退下来,不再纠缠。

  见我这般做,麻杆老头倒是有些感激,对着转身准备离开的我说道:“我们这些,是知道些内情的人,不过那些奉命而来的普通战士可不晓得,就知道你们是叛国者,格杀勿论的那种。所以你们自己小心,能跑则跑,不能跑就投降把。不要丢也性命,也不要滥下杀手……”

  我恨恨地给了这老头儿一个中指,忍不住地骂娘,说艹,你们这些家伙,瞧瞧自己办的什么事情?忠良被陷害,小人却当道,自己为虎作伥不说,连站出来,说个实话的勇气都没有。说真的,我自己都为你们觉得害羞,这样浑浑噩噩下去,这辈子,活着有个鸟蛋儿意思?

  这番话语说完,我也懒得理会双颊通红的这几个追兵,跟着已经启程离开的杂毛小道跑去。

  我们静静地走了十几分钟,一直埋头在前面疾奔的杂毛小道突然叫我,说小毒物。

  我应了一声,说哎,干嘛?杂毛小道说你刚才骂得过头了,其实杨知修那里的怒火朝这边压下来,赵承风又在这里推波助澜,像他们这些手下当差的,其实也是没有办法阳奉阴违的,刚才跟你说这话,也算是明事理了……

  我点头,说我知道,只是心里面憋屈得慌。

  杂毛小道叹气,说这个世界,永远都不可能是乌托邦的理想状态,红尘炼心,你只有真正经历过快乐和痛苦,才能够明白那真挚的道理,不变的原则,只有你真正的明了,才能够懂得,这世间的一切,不过都是浮云而已。看开些,看透些,心中多些宽容,多谢感恩,多些与那自然之道顺应的明悟,你的修为和境界,才能够超脱于物,达到我们所追求的“真”。

  听到杂毛小道这一番话,我不由得肃然起敬,躬身为礼,说陆左受教了。

  杂毛小道反倒是绷不住了,飞起一脚来踢我,说艹,少在这里装大尾巴狼。

  听了杂毛小道的这一番劝导,我的心情终于开朗起来,将这一次的事件,当作人生里面的一场试炼,不再是那么纠结。这山林茂密,群山连绵,小妖在后面帮我们掩埋痕迹,又走了一个多钟头,东方既白,朦朦胧胧的雾色渲染,在我们的视野中,突然看到了一个深山中的寨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