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十九章 初战茅同真

第十九章 初战茅同真

  茅同真有类似于纸甲马之类的神行工具,在我们翻过一道山梁,然后准备冲下那个山坳子的时候,我听到身后有一阵恶风,席卷而来,回手一剑,便感到一阵巨力狂涌过来,身子失去平衡,于是滚落在落叶腐质层上。

  力量是从我的鬼剑上面传递过来的,而李腾飞的青铜飞剑除魔,已然被我在奔行中,收到了背包里面去。

  我可不敢待在原地,一滚落地,便立刻转移,往旁边滚动。

  果不其然,我刚刚翻到滚到另一边,一双藏青色的布鞋就踩中了地上。砰,一声闷响,地皮颤动,我翻身而起,但见到一道金光,扑面而来。我不识此物,自然往后面退却,几步之后,我定睛一看,发现这是一根包铜的木棍。

  我听杂毛小道曾经跟我说过,茅山道家法器五宝,刺球、七星剑、铜棍、鲨鱼剑、月斧——这铜棍便是其中之一,此棍身上,钉有一百零八支铜钉钉,共分成八排排列,其中四排每排有十三支,另四排每排十四支,每根钉的帽处,还绑有把每个钉串联在一起的红绸线,此乃乩童降身後使用的法宝。

  没想到,之前杂毛小道说他这师叔修的是阳神出窍之法,竟然就是乩童降身的门道。

  我的鬼剑,主体是槐木,上面镀有精金涂覆层,而这铜棍的主体,也依然是木质,只不过这一百零八支铜钉打入,已然沉甸甸的,与我的鬼剑拼斗,自然占尽上风。而且俗话说得好,拳怕少壮,棍怕老郎,茅同真一辈子的功夫都在练这棍法,自然是凶煞得厉害,虽然没有见他那乩童降体,但是其凶戾处,不比寻常角色差。

  身出茅山,然而用的是铜棍,茅同真自然是别有一手,只几下,我的鬼剑与茅同真的铜棍交手过后,剑身嗡动,不断作响,显然是抵受不住上面传递过来的巨大力量。

  我的脚步紊乱,在第三次交手中,茅同真一棍反撩烧天,将我护住中门的鬼剑挑开,然后那右手陡然长了几寸,袖里藏棍,一下子,就击中了我的心口。

  他这力道,几乎是想要给我的身子来一个对穿,然而偏巧不巧,这棍子的尖端,顶到了我胸口的槐木牌上。

  此物虽非法器,但是取自东莞环城河的一处百年老槐之上,根骨坚硬,而这铜棍也只是一种钝器,故而我只是又飞了起来,朝着山坡下滚去。

  正在前面抬着杂毛小道奔跑的小妖见到,顿时一阵火大,叫朵朵照顾好杂毛叔叔,然后一声厉喝,折身冲了回来:“好你个老杂毛,敢欺负陆左,吃小娘的一拳头!”

  那茅同真见到小妖携了怒气前来,不慌不忙地冷笑一声,唇上的两撇胡须抖动了一番,而手上不停,射出四道五方令旗,分别镇住了东南西北,四个角落。刚一稳定,顿时有四股昏黄色的气息,便链接到了一起来,然后形成了一个方圆三十米的独立空间,将我们与周围隔离。

  在这空间里,那昏黄色的光芒一直在闪耀,幻化出一种晕晕欲睡的效果来。

  小妖一拳击打在了茅同真迎上来的铜棍上面,手上顿时一阵摇晃,仿佛受到了很大的伤害,然后翻身到了我的旁边,望着这四周的境况,眉头蹙起,冷冷地问道:“四象封魔阵?”

  茅同真惊讶了一下,笑了,说哎哟,你这个小妖精,倒还是蛮识货的,这正是我茅家的不传之秘,三茅祖师流传下来的四象封魔阵,随时随地都可以布置的阵法!怎么样,怕了吧?

  我冷笑,说好大的血本,你这四象封魔,黄津津的像坨翔,有啥好厉害的?

  茅同真一副你好没有见识的模样,居然还耐心跟我解释起来——所谓四象,乃东方苍龙、西方白虎、南方朱雀、北方玄武,此四镇天神兽所组成,我这布阵的令旗,乃先贤所授,待贫道演化一二,让你瞧瞧厉害!你看我这苍龙……

  茅同真追了我们几天几宿,竟然起了逗弄我的心思,不过我哪里是想听他这废话,待他刚刚准备发飙的时候,天空突然刮起一道狂风,一泡热腾腾的鸟翔,洒落在他这把绘制得有惟妙惟肖的北方苍龙青色令旗上,这迷蒙的空间,顿时就裂开了一处缝隙。

  我早就等待虎皮猫大人前来增援,见着空隙一产生,便也不跟这老道闲扯,拉着小妖,转身便跑。

  我身后的那牛鼻子老道气得哇哇大叫,本来准备了很多装波伊的话语,结果我这观众一走,他老人家又不能像郭德纲早年先那样,对着空气也能讲半天相声,故而悻悻地去四处拔那令旗,瞧见苍龙令旗上面那一泡新鲜的鸟翔,不由得仰首望天,去寻找那个破坏自己法阵的家伙。

  只可惜,虎皮猫大人早就已经展翅高飞,深藏功与名,不知踪影了。

  我接着跑,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山坳子下面爬去,经过刚才一耽搁,远处的枪声便越来越近了,如此这般追逐下去,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逃脱得了这脚程飞快的追兵。

  唯有跑,拼尽全力,让自己尽量离那个可怕的牛鼻子老道,远一些……

  茅山宗果然是人才辈出,杂毛小道弃徒身份,已经能够奔东走西了,而黄鹏飞则想来强势狠厉,再加上这个手段频出的茅师叔,仅仅三个人,个个高手,就让人刮目相看。

  这便是底蕴深厚的名门正派,只不过当他们与我为敌的时候,我的心中只有一万头草泥马,狂奔而过。

  有这本事,朝着鬼面袍哥会,朝着小佛爷使去啊?

  那个客老太,罪大恶极,尼玛也没有见到动用诸多人手,以及直升飞机到处抓捕啊?怎么到了杂毛小道和我这倒霉的哥俩儿,就摆出了这般好莱坞的阵势来呢?这个世界,能不能稍微公平一点儿啊?如此这般,吃相未免太难看了吧?

  然而茅同真并没有听到我心中的各种怒吼,他依然在我们的身后追逐着,越来越近。

  小妖终于火了,回过头来,朝着一直紧跟着自己的火娃大声说道:“火娃,点燃他吧!”

  这是小妖第一次对火娃,说出这般直接而充满戾气的话语,这只炎骡蜈蛊一得听闻,立刻兴奋起来,扇动一对翅膀,朝着茅同真嗡然飞去。见到这放火的惯犯,茅同真显然并不着急,他手中的铜棍一抖,口中念念有词:“云篆太虚,浩劫之初,乍遐乍迩,或沉或浮——疾!”

  这一句话念完,顿时又一道金光射到了火娃的身上,那只气势汹汹地黑壳甲虫,居然停止不动了,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,火红的眼睛,死死盯着我们。

  小妖一声大叫,说不好了,这个小畜生,让人家给迷惑了,这回,它要烧的东西,是我们了!

  果然,茅同真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,说果然不错,是个好东西,既然想把我烧成蜡烛,那么,你们自己先变成一团灰烬吧!这话一落,火娃便闪耀着红光,朝着我们直扑而来。早在耶郎祭殿中,从那二娘子的惨状,我便知道发起飙的火娃不好惹,我们出手受限,茅同真这老牛鼻子却肆无忌惮得很,于是立刻转身,又是狂奔。

  如此一跑一追,我们来到了离那个傈僳族村寨两里地外的一个山坳子里,到了这里,便见到有一个十几平方的小潭——这便是虎皮猫大人,一直领我们过来的原因。

  这潭水,是傈僳族村民的居住在这深山中的源泉,之所以没有毗邻而居,而是采用竹筒接水的方式,或许是不想让人类生存的烟火,将这一汪清潭给污染了吧?寨民们宁愿让它在静静的深山中孤立,默默地提供着生命的源泉,让这个山寨,在这深山中,自由安宁地存在着。

  在横断山脉南北数百公里的群山中,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寨子,在无人造访的深山中,默默生活。

  如同世外桃源一般。

  我们终于还是打破了他们的宁静,对手虽然知道我们很能潜水,但是依然不晓得有天吴珠这种逆天的东西存在。然而茅同真却有着惊人的直觉,他见到了水,见到了那汪深潭,便再也不隐藏实力,双足一错,瞬间奔行了几十米,出现在了我的身后,将铜棍抡于空中,然后当头,朝我后脑勺敲了下来。

  这一招,专业术语叫做敲闷棍,向来是劫道的蟊贼所爱,不过依茅同真这牛鼻子的劲道,我的后脑勺倘若中了,难保不会脑壳撬开,白花花的脑浆子四处飞溅出来。

  在那一刻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,仿佛预料到了,身子往着后面撞去,一下子,就缩进了茅同真的怀里,将他这凶猛一棍给化解,两个人滚葫芦一样,跌落在了潭边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虎皮猫大人从空中飞下来,翅膀一挥,火娃顿时失去了知觉,被扇飞到了小妖手中。

  大人这回话倒不多,只说了一个字:“跳!”

  它说得是如此狠厉果决,根本就没等我反应过来,肥硕的身子就朝着黑黝黝的潭水钻去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准备跳潭的我,后心正中了茅同真一掌,一大口血,就飞洒出来。

  咕咚……

  我们全部都跌进了水里面,而茅同真则抱着手,在潭边冷笑着。

  他相信,我们终究还是会浮上来的。

  他不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