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七章 这样的风景

第二十七章 这样的风景

  听到凯敏说他妹子冲撞了邪煞,我的眼睛顿时一亮,原来如此。

  所谓邪煞,其实就是山精野怪、孤魂野鬼,这类的灵体飘忽不定,很容易会找到体质虚弱的少女、小孩以及孕产妇纠缠。此乃区区小术,无论是我,还是杂毛小道,对付这种东西,简直就是手到擒来。先前只以为凯敏的妹妹是得了什么疾病,需要进医院,现如今看来,这钱给别人赚也是赚,何不如便宜了我们。

  唯一值得疑虑的事情,就是我们在逃亡路上,贸然显露身手,要是被追兵知道,很容易就被寻迹而来,逮个正着。所以,这里面的利弊权衡,还需要我斟酌一番。我不动声色地盘问了一下凯敏他们村的位置,竟然是一个消息很弊塞的深山。

  孙静她们寨子还能够通电话,凯敏他们哪儿,连电都没有,简直就是与世隔绝。

 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犹豫了三秒钟,然后慢腾腾地跟凯敏说道:“小兄弟,老哥跟你说个实话,我们手头没有这么多钱。我们这趟总共就带了5000块,下午的时候,我那朋友还把4000给了你对象的姨姥,所以别说两万五,就算是一万,我们也是拿不出来的……”

  凯敏十分惊讶,看着我愣了半天,好久才回过神来,嘴巴皮哆嗦,说我和孙静还猜测给姨奶钱的,是两个大款呢,没想到你们竟然把身上“全部”的钱,都给了她——这,这,这实在是太仗义了。大哥,大哥……

  凯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后面的孙静听见了,捅了一下凯敏的胳膊,说凯敏,这大哥是好人,他跟我姨奶素不相识,都能够这么做。人家现在可是咱们的恩人,要不然,你把你那朵雪莲,直接送给人家呗,不要让别人瞧不起咱们彝家的汉子。

  女朋友这么开口了,凯敏却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,他自然也是想给的,只不过想到自己那个失魂的妹子,就不敢答应,支支吾吾,不言语。

  我见他这般模样,心中就有些好笑,也不说出自己能够救助他妹妹,只是问他,说你们在这县城里面,可有亲戚,或者落脚的地方?凯敏说没有,本来打算天刹黑的时候,坐末班车回去的,他家还要翻几十里山路,准备先在孙静家歇息,没想到出了这事儿。

  我说这样吧,反正你们也要找地方住下,就先和我,一起去旅馆那边找个房间住下,我这里也正好有些事情,要跟你商量。

  凯敏点点头,说要得,走嘛,走嘛,我们先去住下来,再讲咯。

  我们回到了旅店,找前台开了个房间。凯敏面嫩,要开两个房间,而孙静却是一个节俭的女孩子,说开一个房间就好了,她和她姨奶睡,凯敏睡另外一张床,不妨事的。不然弄两个房间,多浪费钱啊!——有过小县城生活经验的朋友也许能够了解,平时住旅社并不算贵,但是到了临近春节期间,在外打工的人都回去了,那价格就成倍的增长,很普通的一个房间就要一百多两百,普通人自然住得肉疼。

  我陪着凯敏他们安顿好,返回房间,却见那个小贼不见了,问杂毛小道,他笑,说让小妖施了个迷魂术,将那尊小神给送走了,不留后患。问我怎么没有带点吃食回来,早上吃的东西,早就消化得空空了,这会儿正饿着呢。

  我正好把凯敏的事情,说予他知晓,然后询问他的意见。

  杂毛小道沉吟了一番,说他们那个村子既然远离城镇,那其实还算是一处比较理想的藏匿之地,只不过,就是怕他们晓得我们的身份了。要是知道了,到时候说不定为了那40万,将我们给出卖了。

  说着话,他指了指我们的这人皮面具,说当时赵兴瑞给我们的时候,说过这玩意每隔8个小时,就要取下来清洗一下,我的是刚刚洗了,你看看你,都开始有色差了,赶紧弄一下。

  我在小妖和朵朵的帮忙下,将人皮面具取下来,一边清洗,然后一边儿跟杂毛小道商量利弊,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那个彝族小山村。一是先把我的病给治了,二是看看能不能够在那里待一段时间,先把追兵的锋头给避过。毕竟虽然有着人皮面具,但是我和杂毛小道的身型隐匿不了,而且焦不离孟、孟不离焦,在这人群拥挤的县城里,很容易引人耳目的。

  再次戴上人皮面具,我在镜子里面整理清楚,然后跟杂毛小道一起出门,过去找凯敏他们,然后带着去旅馆附近的一个小馆子里,请他们吃晚饭。

  大冬天,自然吃的是热滚滚的火锅,旁边三五小菜,也是贴合当地特色。不过见到这番丰盛的晚餐,让凯敏等人都有些搓手,说太破费,要不然由他们来付账吧?杂毛小道浪荡江湖,向来都是豪气得很,从来不愁钱花,挥挥手,说得,婆婆既然不接受我这钱,那请吃一顿饭,也只是小事,多吃一点,就当是给我们面子。

  这馆子虽小,但是饭菜都很有特色,有一种血糍粑,下火锅,爽口得很,我们先吃了一会儿,又喝酒。就是苞谷酒,中午喝的那种,喝得脾胃暖洋洋的,凯敏似乎有些放不开,好像在纠结什么。

  他见过世面,知道像我们这般热情,定然是对他有所求。不过我们对孙静的姨奶又有援手之情,如此情感交织,让他难办得很。

  菜过五味,酒过三巡,看着食之无味的凯敏,杂毛小道终于没有再拿捏这个重感情的彝族小伙儿,碰完杯、喝完酒之后,将手搭在了凯敏的肩膀上,说小哥,情况是这样的,我们手头真没多少钱,不过又急需那雪莲。本来也不好意思强求的,不过听王黎(我的化名)说了你妹妹的事情,正好我就懂这个,所以呢,我想明天随你进山看看去,若看好了,你把雪莲给我们,若没看好,这雪莲你再拿去市里头卖,你看好不好?

  听到了杂毛小道的话语,凯敏的眼睛一亮,说此话当真?

  我正在挟着一块烫得酥软的血糍粑,说本来刚才就准备跟你说的,不过这种事情,说得再多,也不如最后的效果让人相信。所以我和老林商量了一下,明天早上跟你们一起进山,然后去见一下你那冲邪的妹子——不过这件事情,你能够帮我们保密么?

  凯敏如释重负,一口将桌子上面的酒杯干了,畅快地笑了起来,说要得,要得,本来还愁这件事情,既然两位大哥讲得这么肯定,那小弟哪有不相信的道理?走,明天一起走,到时候不管成不成,雪莲都给你们了!

  放下心头重负的凯敏终于轻松下来,他虽然一直在渝城的火锅店里打工,吃过的也不少,但是家乡风味的食物,他也是喜爱的,再加上摆了一天摊,肚中饥饿,于是拿起碗来,开始认真吃饭。我们见他眉头舒展,知道他是个性情中人,心结解开,也不住地劝酒,拉拢交情。

  所谓朋友,不就是在日常交往的点点滴滴中,惺惺相惜,才会变得相交莫逆的么?

  当然,劝酒的同时,我们还在招呼孙静和她姨奶,孙静她姨奶也是刚刚听说凯敏他妹的事情,在旁边嘀嘀咕咕说些什么,我们听不懂,孙静帮我们翻译,她姨奶说要是她的布钱包没有丢,她就有办法给那妹子破邪呢,可惜,谁想到这城里面,三只手会有这么多。

  我笑了,从兜里面掏出那个蓝色布包来,递到她面前,跟着凯敏叫姨佬,说刚才在路上抓到一个小偷,正好从他身上搜出这个东西来。我一想,这包包莫不是你的,给你看看,是不是?

  孙静她姨奶接过来,翻出里面的东西来确认了一下,说是咧,这就是我的咧。下车的时候,被一个鬼崽(土话骂小孩子的意思)碰了一下,结果就不见了。怎么到了你们的手里?听到孙静转述的话语,我们都笑了,说姨奶,你是有福之人,所以不要着急,凡事慢慢来,总是会变得好的。

  这话触及了孙静她姨奶的伤心事,一想起自家那个跑路的孙子,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,潸然泪下。

  吃完晚饭,我结了帐,然后将喝得有些高的凯敏等人,送回旅社房间。

  第二天,我们一早就起来了,与凯敏他们碰了下头。

  因为出山一趟不容易,所以他有一些东西要买,我们也是,在山里面的衣物和补给、药物,都得准备充足,以防再次被盯上的时候,可以迅速跑路。这些东西很多,所以我们不得不再买了一个山寨的背包。到了早上十点钟的时候,我们乘坐班车,离开了宁南县城,朝着东南面的山区行去。

  我和杂毛小道坐在摇摇晃晃地班车后排,看着渐渐稀少的建筑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这样的风景,或许,我们以后都难得再次看见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