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章 堂屋恶斗,身份曝光

第三十章 堂屋恶斗,身份曝光

  这一阵巨风从门外吹过来,将火塘里面的灰烬全数刮起,漫天飞扬,也迷糊了我们的视线。

  我只见到一道黑影子,从外到内,似离弦的箭,倏然射了进来,朝着躺在草席上面的张果果抓去。

  杂毛小道双腿盘坐,闭目念经,不悲不喜,不为所动,似乎隔绝于世一般。我前两日便已经镇压住了心中的阳毒,这两天的精神有所也好转,正打算找一物,来祭我手中这把鬼剑,见这黑影来袭,怕那烟灰迷花了眼睛,当下就闭上双目,抓起放在膝前的鬼剑,凭着印象,一剑斩去。

  刷——

  这鬼剑被朵朵寄身于此,被我一剑斩去,立刻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撕裂声,响亮得紧。

  我感觉那一阵妖风吹过后,睁开眼睛来,看到那道扑向凯敏小妹的黑影,被我一剑逼退,跃上了房屋的主梁之上。杂毛小道依然还是没有睁开眼睛醒过来,我放目看去,但见房梁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缩成一团,毛茸茸的,像狐狸,又像是猴子。仅仅是在一瞬间,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摇身一晃,竟然变成了人形,不高,也就一米四几,华服美履,面如冠玉,含笑腼腆,好一个翩翩美少年,浊世佳公子。

  看到这一切,我便猜想自己应该是中了幻觉,又或者看到了什么脏东西,使劲儿咬了一口舌尖,疼得眼前发黑。刚刚回过神来,便见到那东西从房梁上凌空扑下,手上又多了一把黑色的扇子,前端寒光乍现,然后朝着我一把挥来。

  我凛然不惧,挥剑便挡。

  一剑一扇相交,顿时间有火星闪动,铿朗一声响,我感觉右手上面的鬼剑,像是被别人拆迁的那种八磅槌敲中一般,整只手酸软无力,脚步也往后滑。不过我难受,那家伙更加难受,往后腾飞,刚才那美少年的形象就变得飘渺起来,根本就不真实了,仿佛有无数的重影在相叠,让人看一眼,就觉得头晕,眼花得厉害。

  我站稳脚步,终于感觉到面前这东西,应该是一灵体,而且是一个极端的灵体,凝固的身形比神识还要强大的家伙。一般这样的家伙,要么是妖,要么就是依托到了阴煞地脉的幸运儿。

  而这种幸运儿,其实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山神。

  不过山神和山神之间,也是有区别的,你比如说那中华传说起源的昆仑山、世界屋脊的喜玛拉雅山,东祭告天的皇权泰山,这些都是鼎鼎有名的存在,乃朝中重臣;次一级的五岳、四大佛山、海内名山,这些都是封疆大吏级别;而至于我们身处的这地界,默默无名,不过就是县官、甚至一小村长的级别。

  虽然都说别拿村长不当干部,但是我们却也未必怕了它,弱了自己的名头。

  我瞧得仔细,心中安定,气沉于胸,也不管杂毛小道如何招魂还魄,抽身便朝着那邪物冲去。

  那山神已经知道了它面前的我,并非常人,不过它坐落于这莽莽山林,本来也是个蛮横惯了的角色,哪里会怕我?当下也是凶性大发,双手擂胸,嗷嗷直叫,这声音并不雄厚,反而就像猴子一样,吱吱声,刺耳得很,我前冲的脚步稍乱,剑尖就有些偏移。那山神却是浑身一震,身形见风长了一大半,两米多高,一脚就朝着我的身上踏来,气势凶猛非常。

  我冷冷一笑,些许幻术,还能诓骗得了我?脚趾微拱,脚尖抓地,这算是稳住了身形,然后右手的鬼剑一动,依照着杂毛小道教予我茅山入门的降鬼剑法,抖出了一大篷的剑花,朝着面前的这巨汉胸口刺去。

  他强自他强,清风拂山岗,任他凶悍非常,我自一路前去。

  这一剑,刺中了山神幻化出来的巨汉胸口。

  一剑刺入,我感觉到了如同实质的触感。正待再进一分,便感觉到鬼剑被一双手给紧紧抓住,这厮竟然不管不顾,先是止住了我的进势,然后右手陡然一长,朝我的头颅抓来。我手中的剑已然被它给紧紧抓住,动弹不得,抽剑是来不及了,唯有将左手点燃恶魔巫手,然后暗自运起了《正统巫藏-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》中的行气之法,一掌击去。

  这山神化身的巨汉之手,单手能够抓起一个篮球,我的手与他比较,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,娇弱得很。然而两相对较,它的手便如同雪人堆积,而我的则是红彤彤一块热烙铁,它再次发出一声巨大的惨叫声,顿时就发起狂来,而那手,则化作黑雾消散。

  我略感吃惊,想不到我的这门法子,对于这种山神,竟然如此有效,让人有些不敢置信啊?

  镇压山峦,难不成就是镇压这山神野鬼么?

  一阵癫狂过后,那山神开始悔转过来,想溜,回身便跑。

  然而它来得轻松,去,却哪里能够这么容易?刚一转身,才发现抓住我鬼剑的那一只手,根本就抽不得脱。我冷笑,这老槐木天生性阴,比不得桃木光明辟邪,比不得枣木刚正坚硬,为何杂毛小道独独选了它,来给我做了一把木剑,并且谓之曰“鬼”呢?

  所谓鬼,诡也,这妖身槐木纳阴聚邪,藏污纳垢,却能够不断净化,此为先天材料之功,而杂毛小道又在上面篆刻得有“荐拔往生神咒”,所谓“尘秽消除,九孔受灵;使我变易,返魂童形;幽魂超度,皆得飞仙”,是一等一的转魂利器,只不过初成型,功效未显而已。

  一旦鬼剑正中的法阵运转,上面便会有巨大的吸力传来,什么灵体妖体,皆受吸引,如同封神榜台,不由自主地靠上去。

  这一番模样,吓得那山神惊惶莫定,片刻之后,到底是占了一片山头的人物,它开始如同李腾飞的那除魔飞剑一般,高频率地抖动起身子来。

  鬼剑毕竟初成,威力不显,很快,它便脱离了鬼剑的吸引,顾不得屋里的张果果,朝着门外奔逃而去。

  然而没走两步,一个梳着骄傲马尾辫的明媚少女出现在它面前,当胸就是一掌。

  从我这个角度来看,那个山神似乎有些崩溃了,在它的意识里,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这么多强人,竟然连跟小妖交手的胆气都没有,往回一缩,竟然朝着地下钻去。小妖见这货这么耍赖,气得半死,于是招呼也不打一声,跟着它的身后,也钻进了地底。

  我到底是尚未痊愈,见到那家伙已走,浑身发麻,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,回头来看,只见杂毛小道也正在收功,双掌提于胸前,一道白色的气,从他的鼻间喷出来,箭一般,嗖地响。

  我抓来布套,将鬼剑藏纳好,摇摇晃晃地走到他身前,问怎么样,回来了么?

  杂毛小道的眼睛晶晶亮,然而里面却是一片黯淡的恨意,见我问起,摇头,说没有。那个狗日的,狡猾得很,你这边在跟它的分身斗个不停,那意识中,却还能够分出两面,与我拼斗,原本引路的那一魄也被它紧紧收拢住,带回了藏身处。此番打草惊蛇,若想再找寻到这小妹的魂魄,只怕要找到它的洞府老巢,直接将其结果了才行。

  我叹气,说这回可真的是麻烦,就看小妖的本事了,也不知道她能否追踪得到。

  我俩在这里说这话,侧门那里传来了凯敏的声音,说王大哥、林大哥,你们那里搞好了没有,我们能不能够出来了?我赶忙将鬼剑掩饰好,说好,你们出来吧。这话说完,侧门便被急忙推开来,凯敏和他父母跑到堂屋来,看着这房间里凌乱的一切,看着灰蒙蒙的地上还有我俩,急忙问情况怎么样了?

  我没有说话,杂毛小道也默然不语,凯敏的母亲将地上的棉被掀开,只见女儿闭目而眠,正睡得香甜呢,心中终于一颗石头落了地,犹豫地问道:“是……好了么?”

  杂毛小道点了点头,又摇头,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生命是没有什么危险了,不过可能会糊涂,记不清楚事情,甚至不一定认识你们。”凯敏的父母皆惊讶,而凯敏则凝神问我们,说刚才房间里的动静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我笑了笑,说你也知道的,刚才就是拘走你妹魂魄的那位过来了,我们拼斗了一场,他跑了。

  看着屋子里这狼藉的一片景物,他们纷纷惊叹,又惊恐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杂毛小道手一挥,说你们不用太过焦虑,我们这几天还不会走,必定要将那厮的贼巢穴找到,将你女儿治好,放心。凯敏你去弄两盆热水,给你王哥和我洗一洗,这一身灰,脏死了。

  凯敏的父母连忙招呼,说我们去,我们去。

  我和杂毛小道便没有再说,返回房间,任由他们收拾堂屋。过了一会儿,房门被敲响,凯敏走了进来,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们的床前,有些激动,说两位,你们……莫非就是陆左和萧克明?

  杂毛小道倒没有什么反应,我却是眉头一竖,眼睛里迸射出了光芒来,低声厉喝道: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