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三十五章 大人驾到,数尽罪魁祸首

第三十五章 大人驾到,数尽罪魁祸首

  杂毛小道这一剑,已然是准备将这个可恶的山神老儿给斩杀当场的节奏,哪里会因为一句话,就舒缓了剑势?

  剑走圆弧为莫测,剑走直线为狠厉。

  杂毛小道停不下来了,雷罚携着巨大的力量,朝着那个山神老儿的心窝子里,刺去。

  他这木剑,采用顶级雷击桃木制作,茅山李道子符箓传人萧克明贴身养剑,以极端愤怒的力量,倘若捅实,即使不能灭了这山神老儿,也必定将其重创。而此时的这山神老儿,空有一身的本事,却先被蛮横不讲理的震镜光照,然后腰间多了一束白色的捆绳,左右挣脱,竟然脱离不得。

  这捆绳,其实也是有些来历的。它是慧明和尚从天山神池宫中求来的,主要的制作材料,据说是两束九尾妖狐的毛发。按理说这么粗的绳索,两束毛发只能算是很少的一部分,但正如食堂里面菜名叫做“蒜苔炒肉”里肉是稀少品一样,这根捆绳的名字,堂而皇之地被称之为“九尾束妖索”。

  小妖朵朵曾经在这绳索上面吃了大亏,险些就身亡于此,之后客老太被龙哥逼走,这绳索落下来,便交有小妖保管。也不知道这些日子她是怎么炼化的,此刻陡然出手,竟然将那恐怖气息的山神老儿,一举擒束,动弹不得。

  凭空中,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光,朝着杂毛小道的剑尖射去——叮,火星陡现。

  杂毛小道志在必得的一剑,竟然被荡开了。

  这个时候,杀红了眼睛的杂毛小道深呼吸,翻身回转过来,瞧出手的这个人。我也回头,不由得楞了一下,这出手的,竟然是孙静的姨奶。而在她旁边的,则是凯敏和孙静两人。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,就站在火圈之外,远远地朝着这边望来。

  见到是他们,杂毛小道清楚对我们没有太大的恶意,便收起了雷罚,挟于身后,然后打了一个响指。

  外围那些吞吐不定的火焰,消停了,终于不再燃烧。阵法的灵力开始抽离出来,整个空间里,光线渐渐地变弱,昏黄无定。孙静她姨奶见我们没有动手了,并不跟我们说话,而是一步一步地朝着被捆束挣扎的山神老儿走去。我们皆不解其意,站在旁边冷观。

  当然,这也是因为中了九尾束妖索,它逃脱不得的缘故,不然即使是杂毛小道停手了,我也会果断补刀的。

  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仁慈,而将自己以及身边的朋友,都陷入到难以自拔的危险境地。

  然而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,孙静她姨奶并没有去管那颗被杂毛小道一剑挑飞的黑色珠子,而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那个山神老儿的身前来,对着这个张开森白利齿的家伙,纳头拜倒,然后从呜咽的哭声中,迸发出来了两个字:“爹爹……”

  这出人意料之外的两个字,不由得让我们都大吃了一惊,这是什么节奏?

  站在我们面前的这山神老儿,最主要的意识,竟然是孙静她姨奶的父亲,百年前的传奇高手、凉山蛊王宋花星么?

  这里面,到底有什么蹊跷呢?

  饶是我和杂毛小道心坚似铁,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此刻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,不知道这一出戏,是如何唱起。不过更加意外的事情是,这山神老儿根本就不认识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女儿,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,仍然在不断的挣扎,妄图将捆住自己的绳索,绷断。

  然而这九尾束妖索,那是何等厉害,当初一个照面的工夫,便把麒麟胎身的小妖给捆束住,毫无脾气,可见其确有独到之处,所以这边刚将那山神老儿一举捆住,遑论如何挣扎,还是白费力。和客老太娴熟的操纵不同,小妖显然有些费力,并不能够将五指牵扯,只是牢牢抵住,不让动弹。

  我反应过来,上前扶起孙静她姨奶,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孙静她姨奶好不容易将情绪控制住,然后指着这脸上泛着黑气的山神老儿,说它,便是我那死去的爹爹,生前是凉山蛊王,死后也庇护这一片天地,保佑山民风调雨顺,平静安康。它以前是极为善良的,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,现在却是谁也不认。

  看着自己曾经的至亲,对自己投射出邪异诡诈的目光,孙静她姨奶就不由得悲从中来,号啕大哭。

  我们也不胜嘘唏,心情沉重,站在旁边的凯敏和孙静这一对小情侣,圆睁双眼,简直就难以置信,感觉这几天见到的一切,完全就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,小时候常听老人讲的那些神怪志奇的事情,居然都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小妖正在努力捆束着这山神老儿,见我们这般模样,不由得一阵好笑,咬着牙,问到底怎么办?是杀是剐还是放,说句痛快话啊,这么僵持着,小娘我可弄不住!

  孙静她姨奶听到小妖前面两句,顿时吓得不行,连忙拉着我的手,说孩子啊,你就放了我老爹吧,它这几十年来,也不曾作恶,我们好生商量,让它把凯敏妹儿的魂魄,给放了,皆大欢喜不是?可不敢下黑手啊!

  我望着面前那个恐怖的山神老头儿,苦笑,此遭若不是有震镜和九尾束妖索在,我和杂毛小道说不得就栽在了这里。这事纯属凑巧,那山神老儿,可不是我们可以随意拿捏的。此番将它放了,要是它不肯罢休,只怕到时候倒霉的,是我们大家伙儿。

  杂毛小道显然也预料到了这件事情,所以并不松口,而是眯着眼睛,仔细打量这黑乎乎的山神老儿。

  他一定想知道,它为何会有这番转变。

  正当我们纠结之时,头顶一阵风,肥硕的虎皮猫大人飞到近前来,一屁股,坐在了山神老儿的头顶上。它似乎太过于沉重,本来还在胡乱蹦达的山神老儿,一下子就安静了,不再动弹。我们只有从它咬牙切齿的痛苦表情中,能看到它对于头顶这货,是有多么的痛恨。

  泰山压顶。

  见到这及时雨来临,正在勉励操纵九尾束妖绳的小妖松了一口气,说臭屁猫,你有什么好办法?

  虎皮猫大人依然是那股淡淡的装波伊范儿,先是左右旁顾了一番,然后拍打翅膀,将身下的山神老儿弄得不敢动弹,最后才昂着头,说道:“大人我刚才沿着这片山势飞了几圈,然后算了一下,错不在于这山神老儿,它只是一个被迷惑了本我的可怜虫——那阴脉地煞,被污染了,才导致它的心性没了拘束,向往黑暗,所以才会有了这些后事……”

  阴脉地煞,被污染了?

  我们皆不解其意,连忙询问这到底是为何?

  虎皮猫大人告诉我们,说千年轮回,光暗交替,每逢一个时间节点,总有黑暗侵袭,将美好的东西,给污染,灌输予邪恶的暴戾——这些东西太玄,不敢你们讲。不过,这老头儿涉及不深,只要将那源头截止,倒也是可以将它弄清醒的。

  这肥母鸡卖了个关子,并不跟我们讲太多,而是转头瞧向了小妖朵朵,说小靓女,这里我来照应,它那里的居所门户大开,你过去瞧瞧,将那罪魁祸首给抓出来,让咱们看一眼,到底是何方人物,在作怪!

  小妖听到虎皮猫大人的恭维,习惯性地瞧了我一眼,然后喜笑颜开地将九尾束妖索一收,身子摇晃,然后朝着地下钻去,再无踪影。旁边的凯敏和孙静惊讶极了,又是三观颠覆。孙静的嘴巴张得能够吞下一个鸡蛋,指着消失的小妖,颤抖地问那个小妹,到哪儿去了?

  我笑了,跟她解释,说下去,查明缘由了。

  虎皮猫大人稳稳坐在这山神老儿的鸡窝脑袋上,安逸得很,然后斜眼瞧面前的孙静她姨奶,说这老儿,可是你父亲?孙静她姨奶抑制住了悲伤,说是啊,是我爹,这个——她看着面前这肥硕如母鸡的鸟儿,不知道如何称呼,琢磨了一下,便从它的自称中寻找到了答案——大人,我爹它还好吧?

  虎皮猫大人好话不说二遍,点了点头,然后回头来看我和杂毛小道,说:“小毒物,小杂毛,情况不容乐观啊。我刚才从天往下看,算着山川走势,感觉到深渊的侵袭,已经越来越近了,再有三两年的工夫,只怕这天,就要变了……”

  我们不解其意,问到底怎么了?

  它沉默了一下,然后盯着我,说小毒物,你还记得耶朗大联盟,是怎么消灭的么?我点头,说南方小国叛乱,导致耶朗大联盟穷兵黩武,耗尽心力,最后被汉朝所灭。虎皮猫大人叹气,说此番变故,可比那时候的劫难,更加庞大,而且牵连甚广,所以……唉,先不谈,解决眼前之事,再说吧!

  说话间,小妖从地下冒出来,左手上还提着一物,浑身毛茸茸,青草绿,脸型似人又似猴,眼睛里面,尽是凶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