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章 黑夜的希望

第四十章 黑夜的希望

  诸位看官,你们可能要问,这李腾飞到底看到了什么呢?

  其实李腾飞真正惊讶的,恰恰就是,他什么也没有看着。

  一脸颓废的李腾飞道长望着满是换洗衣物和草药的背包,脑袋里面嗡嗡响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他刚才之所以会有这般蛮横地表现,就是有七成乃至八成的把握,认为面前这个脸色黧黑的老实男人,以及马尾辫帅哥,便是他要追捕的两个通缉犯。结果两个背包一翻开,什么证据都没有,顿时就傻了眼,懵了。

  之后的李腾飞,便有了赌徒的心态,不肯服输,抓着杂毛小道的臂膀,使劲撸开,口中叨叨道:“不对,不对——你们一定骗我的!你这个弃徒,你手上中了我一剑,我的除魔飞剑!一定和会有疤的!”然而当他把杂毛小道的两只袖管都卷上,看着杂毛小道一双光洁白皙、跟大姑娘儿似的胳膊,顿时就崩溃了,居然还想去扒这个马尾辫的衣服:“不对,不对——一定是我记错了,应该划到身上了,对!”

  杂毛小道装得很无辜的样子,像个柔弱无助的小姑娘,双手抱胸,眼圈一红,滚滚眼泪就流了下来:“大哥,这大冷天的,别闹了!我真的不爱好那一口,呜呜……”

  说话间,几乎陷入癫狂的李腾飞,已然将杂毛小道的外套扒下,掀开保暖内衣,露出了半边背膀来。看着毫无疤痕的那一片白,李腾飞终于崩溃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,仰天长啸,曰:“我的除魔啊……”

  我看着垂泪欲滴的杂毛小道,以及坐在地上像个孩子般哭泣的李腾飞,就忍不住想笑。

  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过多少也估计得到,刚才杂毛小道尿遁,就是为了处理背包里面的黑货儿,而李腾飞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,无外乎是因为他将老君阁飞剑重宝丢了,心中的压力,比山还大。

  说实话,李腾飞的实力比我和杂毛小道都强,而且还不是一点半点。装备上飞剑的他,带给我们的压迫感,比纵横西南几十年的慧明还沉重,由此可见一斑。不过李腾飞之所以会如此成就,是因为他被老君阁重点照顾,拿丹药喂出来的。

  他常年在山中修炼,畅想着和武侠小说里的少侠一样,一出山则名动天下,然而没有经过社会历练,遇事时的能力和处理手段,到底还是差了些,人情世故也不周全,所以才会变得如此极端。

  见这个家伙发了癔症,我们都欢喜起来,被一掌击飞的汪涛从荆棘丛中爬起来,检查身体,除了被树枝划了些小伤之外,竟然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,看来李腾飞之前脑子还是清楚地,手下留了情。汪涛也不敢跟着癫狂道人较劲,小心翼翼地越过他,然后用做贼的声音轻声叫道:“走,我们走!”

  我们连忙着将背包和胆子收拾好,然后将担子挑起来,快步越过李腾飞的身边,然后朝着山下行去。

  大概是确定自己找错人了,李腾飞并没有阻拦,只是在口中呢喃道:“除魔,除魔……”

  因为李腾飞这半路拦截的事件,我们的脚程也越发地快了,足足走了好几里地,才停歇下来喘气。杂毛小道故作关心地问汪涛,说汪老板你还行吧?汪涛狐疑,又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零件,然后跳了跳,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气急败坏地说道:“这狗杂毛,真是练功练疯了。不敢惹,像他们这种人,最是厉害,我们快走!”

  一路急走,也不叙话,到了中午的时候,我们就来到了孙静她们村子。

  这里有一条土路,也有手机信号了,汪涛早已联系好了车子,让我们把货物放到车子后面,给那两个彝家汉子结了钱,然后问我们,说要不要去县城?杂毛小道说去,汪涛挥手,说不嫌冷的话,上了货车的后车厢,帮忙看下货。

  这车是辆绿色皮卡,双座加长的那种,我们也不客气,翻身上了后车厢。

  当车开起来的时候,寒风阵阵,冷得人发抖,我见前面的汪涛和司机并不曾注意我们,又隔着车厢,便捅了捅杂毛小道,说东西呢?他展颜一笑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,说小妖拿着呢,约好了地方,有肥母鸡照应着,放心,比你我还安全。

  我又问,说你怎么知道李腾飞会在半路?杂毛小道哈哈大笑,说你忘记了,那孙子的飞剑,可不是有个预警功能么?

  想到这一茬,我也不禁莞尔,心情愉快。

  从孙静她们村子到达县城里汪涛开的门市,坐了差不多三个半小时的车,等到了地方,我们跳下后车厢,已经是下午了,一路上干粮充饥,倒也有些饿。不过汪涛招呼我们去吃饭,杂毛小道却很礼貌地拒绝了,说汪老板,你这里一堆货,我们就不便打扰了。

  汪涛把工钱分别递给我和杂毛小道,就在我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汪涛突然喊了一声:“茅克明!”

  我的心一惊,不过并没有回头,而杂毛小道更是波澜不惊,与我缓慢朝街边走去,刚走几步,又听到汪涛喊道:“林森兄弟……”

  杂毛小道这才回过头来,问汪涛有什么事情?他脸上那表情,简直就可以上好莱坞星光大道了。

  汪涛叹了一口气,说没什么,只是感觉你的背影,跟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很像,以为你是他而已。我笑了,说咱天朝十四亿人口,自然有相像的,不稀奇,汪老板倒是个念旧的人。汪涛接着我的话茬,说道:“我那个朋友现如今落了难,不知所踪,想帮他,都帮不了。唉,两位若是没去处,倒是可以去我那里待几天,难得这么投缘。”

  杂毛小道却表现得很淡然,挥挥手说不用了,我们也出来这么多天,想家了,着急赶车呢。

  听到他这么说,汪涛这才作罢,挥手告别。

  走出老远,我才问杂毛小道,说这汪涛什么意思?是想帮你,还是想点你?

  他摇头,说不晓得,人心思变,与其用这种生死抉择来考验他,还不如以后身份清白了,喝一顿酒,来的好。我点头,觉得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,问我们接下来干嘛去?李腾飞既然到了那山里,我们的身份,可都不安全了。杂毛小道思虑了一会儿,说打个电话吧。

  我一惊,说这可不行吧,虽然已经过了一个月,但是咱们案情特殊,说不得还有人盯住呢?杂毛小道笑了,说放心,没人敢监听他的。我明白了,他是要给大师兄打电话

  大师兄自从调到东南局,联络方式就变了,我们在街角一家IP电话门面里,拨通了大师兄秘书董仲明的号码,很快,杂毛小道就联络到了大师兄。

  大师兄在电话那头的嗓音显得很沧桑,有些疲惫,不过得到我们的消息,显得十分高兴,在大概了解了我们的情况之后,他沉吟了一番,说他会通过门派里面的渠道,找到茅同真烈阳焚身掌的解法,到时候,会想办法通知我们的。

  他将我们逃亡之后的事情告知我们,说杨知修那个老家伙发了疯,大肆给局里面施加了压力,而赵承风又乐于见到茅山内斗,于是推波助澜,才会让我们蒙冤。前期是闹得很凶,不过他这里的工作依然在做,局里面出现了好多不同的声音,而最重要的,是箫家大伯旗帜鲜明地站了出来。对于稳定边疆的重臣,上面不得不表示出姿态,所以负责追捕的部队开始撤了,关于黄鹏飞死因的调查也在重启,只不过白露潭的失踪,又给这件事情蒙上了迷雾。

  现在西南局除了一个五人专案小组之外,其余的人手已经撤了回来,不过杨知修没有罢休,不但从茅山宗抽调了长老级别的高手,而且还联络西南与他交好的门派,出了重宝,广发英雄帖,参与围剿我们的战斗,所以形势依然危机。

  大师兄告诉我们,再坚持两个月,明年开春,他和杂毛小道的师傅,茅山宗真正的领袖,陶晋鸿,就会苏醒。到时候,杨知修一定就会完蛋,而我们的身上的冤屈,才能洗脱——现在的重点,已经不是我到底有没有自卫杀人,而是杨知修不倒,我们就不能行走于阳光之下。

  末了,大师兄问我们扛不扛得住,如果不行,他让林齐鸣过来接应我们。

  杂毛小道看了看我,我摇头,他便告诉大师兄,说还行,先不用,好钢用在刀刃上。这一次,就当作是一次生死试炼了。

  整个谈话过程,我们都没有告诉大师兄我们在哪里,也没有说明准备去何方,大师兄也没有问。聪明人之间,不用说太多废话,我们知道了,这段逃亡的日子,估计要持续到明年开春去了。不过对于曾经将自己逐出师门的师父,会不会出手帮自己,杂毛小道并没有把握,患得患失。

  我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第一次见大师兄的时候,还不是陶晋鸿吩咐过来救我们的?杂毛小道是当局者迷,我却能够感受到,这一对师徒之间,那浓烈的感情。

  打完电话,我们刚准备起身,身子不由得僵住了——在我们对面的街上,久违的茅同真,正在和那个叫做李东洋的警官,说着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