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二章 这杀意,像酒

第四十二章 这杀意,像酒

  看到这个须发皆白、顶着一个腐败肚子、道士打扮的老者,我们心中的那一根弦,不由得又都紧崩了起来。

  这个世界上,有那一种深藏不露的人,他们通常都是长着一张路人脸孔,平淡无奇,然而总是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,掏出手枪,或者别的什么,让你知道他的厉害;然而还有另外一种人,他们就是星爷口中那种拉风的人,身上的每一根毫毛,都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气质,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,怎么都掩饰不了他的不凡。

  而在我们面前的这个老者,他就属于后者,一个让人看到,就觉得有沉重得呼吸不过来压力的人。

  这气势如山,如海,如黑暗监狱中的那一道道铁门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老者停在了离篝火五米的地方,然后看着黑暗中的我们,平淡地说道:“两位,出来吧……”

  被人逮了个正着,以我和杂毛小道的脸皮,自然也不好意思等着别人来揪我们,于是施施然走了出来。杂毛小道倒也是个长袖善舞的角色,看到这老者,挥挥手,说嗨,李大长老,我们可有日子没有见过了,没想到竟然是您老人家亲自过来,抓捕于我啊……

  我一听这节奏,哎呀妈,这两个人居然还是老相识。我捅了捅杂毛小道的胳膊,说认识?啥来头?

  杂毛小道嘴巴不动,用低沉的声音在嗓子里说道:“老君阁首席长老,李昭旭,除了观主之外的第二高手。你说呢?”他的话,这首席长老也听到了耳中,肥硕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说小箫,我们自黄山一别,已经有近十年时光了吧?当年翩翩少年,现在也已经长成了这副模样;当年的茅山奇才,现在却成了一个东躲西藏的通缉犯,道门弃徒,多少年岁月荏苒,物是人非啊!

  杂毛小道很潇洒地耸了耸肩,说当年蒙您老人家教训,现在又是出言讥讽,倒不知道你是想我啊,还是不想?

  我又一听,这两人刚一见面,就开始夹枪带棒地攻击,火药味浓重,想来当年即使认识,也是冤家。

  李腾飞见到我们,眼睛都瞪了起来,刚要愤怒地撸袖子冲上前,却被李长老一把拦住。

  看得出来,这首席长老的威严,还是十分管用的,李腾飞这么中二的青年,在他的面前,居然没有敢说半句话。拦住李腾飞,这位老君阁的首席长老眯着眼睛,瞧了一下我和杂毛小道,然后摸着雪白的胡须,说道:“小箫,你若是愿意投入我青城山老君阁的门墙,你们这场祸事,不如我老君阁来帮你扛,你看如何?

  敢情这位大长老过来,竟然是来挖墙脚的节奏啊?

  不过拿杂毛小道和旁边这位中二青年对比,确实是太明显了,难怪这首席长老会说这话——即使两人都姓李。不过对于这邀请,杂毛小道只是“呵呵”以对,然后看着李长老说道:“李大长老,您老人家差不多有数年没下山了,这一回,所为何来?你直接说吧,大家都很忙……”

  李长老笑眯眯地指着杂毛小道和我,说此番前来,是为了抓你们俩!

  杂毛小道笑了,说哎哟,我们两个小杂鱼,还能劳烦到您老人家亲自过来,是不是太给我们面子了?——他指着李腾飞,恨恨地说:“这小孩打架,打不过,就叫大人,是不是有点儿太欺负人了?”

  被杂毛小道这么一指,李腾飞一直积攒的怒火终于爆发了,大声叫道:“我会怕你们么?我会怕你么?有本事过来,我们两个单挑啊!”

  听到李腾飞这愤怒的话语,我就好笑,一个道人,居然说出街头混混的这话儿来,实在是有些逼急了。

  李长老不理会李腾飞的话语,而是将右手伸出来。

  他的右手上,只有三个手指,无名指和小拇指都没有了,齐根切除。他平淡地说道:“此番前来,是杨知修答应了观主,说如果能够生擒你和这个疤脸小子,那么他会给我们一份龙筋,作为报答。当年黄山龙蟒一役,好东西都给你们茅山拿了,这点汤水,我们倒也是要的。不过,我们最需要的,是你从这劣徒手中缴获的飞剑。老君阁只有这么一把,祖上蒙荫,所以我才会前来。交出来吧……”

  杂毛小道显得很无辜地耸了耸肩膀,说哦,那把剑啊,扔茅坑里面了。

  李长老的手伸到一半,听到杂毛小道这般调侃,脸顿时就黑了,眯着眼睛,瞧向了他,冷冷说道:“你这是想在找死?”杂毛小道的回答也同样冷冰冰:“你不就是过来,给我们送行的么?”

  这话说完,他从身后将雷罚一下拔出来,横剑当前,说来吧,让我萧克明,领教一下,你老君阁首席长老的厉害。

  这话刚一说完,李长老那仅剩下三根手指的右手上面,立刻多了一把拂尘,白色的丝,红檀木的拂柄。

  他似乎有些惊异于杂毛小道的强硬,不过仍然还是摆出了临斗的姿势,刚想要劝说一二,旁边的李腾飞便已经大叫一声“还我飞剑!”,冲了上来。

  前面说到,即使没有了除魔飞剑,李腾飞也是一等一的高手,此刻的他没有了飞剑,但是却舞弄出了一柄笏。

  这笏又称圭简、朝板,原是古代朝廷上官员所执的手板,上面可以记事,以免遗忘。在道教法坛上,仍尊古意,以示法师向帝尊奏告,高功登坛,双手捧笏,如对天庭。此后演变成了道家法器,瞧着东西,倒也分辨不出是硬玉,还是象牙,反正十分凶猛,当胸打来。

  杂毛小道挥剑去抵,结果两相接触,立刻有一道清越的声音,传遍岩洞之中,不住回荡。

  这一声频率过高,顿时天地之间嗡嗡响,让人措不及防,脑袋顿时就疼得厉害。

  果然是道家二代,李腾飞这个家伙手中的法器,倒也不少。

  这一打起来,我自然也坐不住了,喊了一声朵朵,在暗处的那小丫头立刻钻入鬼剑之内,我的剑尖轻颤,朝着李腾飞的下盘刺去。李腾飞是个厉害角色,身手和功力,也都比我和杂毛小道高出好几分,此番打将起来,竟然能以一敌二,堪堪拖住我们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李长老,也果断出手了。他手中的拂尘一甩,角度刁钻,朝着杂毛小道的身子击去。杂毛小道早已有了防备,反手持剑去挑,然而那雷罚一拨,拂尘上面的白丝立刻化作了游蛇一般,全数将杂毛小道的雷罚给缠住,如陷深潭,拔也拔不得。

  李腾飞见有隙可乘,手中的笏便劈头朝着杂毛小道的脑门敲去,气势惊人。

  这王长老一出手,杂毛小道行动便受限制,我自然将鬼剑递出,抵住了李腾飞势大力沉的这一敲,而口中则高呼曰:“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!”

  肥虫子立刻光芒闪闪地出现,朝着李腾飞射去。

  不过这两人早有准备,一摇身子,立刻有晃晃悠悠的铃铛声,从他们的身体里面传了出来。这音域宽广,如同佛音,有着不明的奥义,让人心中旷达。这一声响动,肥虫子则停住了进攻,就连从角落悄悄过来偷袭的火娃,也惶然回转了身子,似乎对这种频率的律动,十分不舒服。

  这手段,应该就是常年在苗疆边地中,与巫蛊斗争而总结出来的道门方法,而且貌似很有效的样子。

  不过一对蛊虫害怕,但是小妖却没有顾忌这么的多,一个飞踹,她便已经接近了李长老的身后。那足尖,几乎就要碰到了李长老宽厚的臀部。然而既然能够成为老君阁的首席长老,这个肥胖老道士,哪里能够没有防备的手段?只见他仿佛后面长了一只眼,根本就没有瞧,便很轻松地避开了小妖凌厉一击,然后左手的食指和中指间,夹杂得有一张黄色符箓,正在徐徐燃烧。

  没有人知道他是在何时点燃的符箓,然而这火焰安静燃起的时候,小妖却尖叫了起来:“缚妖神符?”

  我眉头一跳,这东西,莫不是萧家老爷子传给我的那缚妖咒所符箓,实化出的成果?小妖最怕这东西,结果一边往后退,一边抱着头颅,似乎要裂开来了。我心中渐冷,看来对手是对我们的所有实力和手段,都有过了透彻的研究,有备而来的——只是吗,他们是如何找到这儿来的?

  既然是如此,唯有拼命,才能够战胜敌手了。我心意一决,便咬着牙,提着鬼剑冲向了看着毫无攻击力的李长老。

  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敌手,如果能够将他收拾了,那么脾气暴躁、脑子缺根弦的李腾飞,将不再是我们的对手。

  见到了我弃开李腾飞,冲着他自己来,李长老嘿嘿一笑,将左手上面的符箓朝着小妖一甩,然后大声笑道:“小火鸡,你居然认为你旭昭爷爷是软蛋,随你捏?那你可就错了!”

  说话间,他已经将缠在杂毛小道剑尖上面的拂尘收了,然后朝着我的脑袋,一把扇来,厉绝得很。

  我陡然间,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意。

  这杀意,像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