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三章 首席大长老

第四十三章 首席大长老

  首席长老李旭昭的动作,简直就入了化劲。

  他的这拂尘如游蛇卷来,吞吐不定,一下子便化作万般丝线,朝着我的脸上洒来。

  我心中冷笑,这拂尘,能比我那镀了精金的鬼剑,还利害?

  当下也不犹豫,回剑便削,欲将那万般丝线,悉数切落。然而一般道家用拂尘的家伙,个个都是以柔克刚的太极高手,正当我准备用速度取胜的时候,他的拂尘突然一抖,画了个圆弧,然后拂尘的万千丝线,直接打在了我的手腕之上。

  刷——

  此一声响动,我的手腕上立刻变得火辣辣地发烫,回剑后撤的我,下意识瞅了一眼手腕,才发现从手肘到手腕,整个外衣袖子上,竟然有密密麻麻、无数道细碎的血痕,竟然都是被蕴含在这拂尘上的劲气所破。

  不愧是老君阁除了观主之外的最强者,仅仅一招,便将我给重创。

  肥虫子见前冲无望,我又受了外伤,便回转过身来,朝着我的体内钻进。有一股淡淡的愤怒、以及想要更加强大的信念,从它的身上传来。

  我能够理解,苗疆巫蛊,被佛道两家压制多年,流传至今,甚至还不如东北萨满出名,主要还是因为传承断代了——因威力荼毒,上层建筑的持续压制,苗蛊以及各蛊毒传承敝帚自珍,导致强者越强,弱者越弱。最后被人家参透弱点,死死压制。

  然而身为金蚕蛊王,肥虫子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尊严,受了挫折,所以才会越加地渴望强大。

  我抽身后撤,自然有杂毛小道上前顶住,李腾飞见我受了伤,以为能找到了便宜,持笏前击,想要将我给拍死。这笏上有蒙蒙白光,散发着强大的道力,想必也是经过长久祈祷诵念,而凝聚成的法器,或者还是由先人传承。不过肥虫子一入我体,便如同大力水手吃了菠菜,顿时一阵鸡血沸腾,眼睛大亮,右手换左手,鬼剑前刺,将这凌厉一举荡开。

  然而果然是年代久远的法器,上面传来的巨大震荡,让我的左手一阵酸麻,几乎就想要把鬼剑扔掉。

  我咬着牙,抵制住这种软弱的冲动,渗血的右手往怀里一掏,当头朝着李腾飞照去:“无量天尊!”

  一大篷蓝光照耀,场面诡异之极,然而从李腾飞身上,突然有掺着淡白色的青光耀出。

  此乃符文运转,而且即使没有,李腾飞一个道士,我的震镜也奈何他不得。

  是我昏了头,竟然将面前的这道人当作了鬼怪。

  李腾飞哈哈一笑,脚步沉稳,再下杀招。他今次也是起了浓重的杀心,为何?他本是一代天骄,然而初出茅庐,不但没有技定天下,反而将自己吃饭的家伙给丢了,而刚才首席长老的一番言语,似乎对我和杂毛小道还十分欣赏,竟然甘愿顶着杨知修为代表的茅山,想要将我们收入门墙,这可对他,形成了巨大的压力。

  每个人的看法都是不同的,有人面对竞争对手,欢迎备至,因为这样可以让自己提高,做得更好;有人则大肆打压,诬陷诋毁,有一个,弄死一个,唯我独尊,方才爽利。李腾飞这一起杀心,动作立刻凌厉许多,疯狗一般,招招致命,我手上有伤,疲于应付,不由得步步后退。

  李腾飞是老君阁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,便能将我逼得如此狼狈,而作为老君阁除观主之外,最厉害的角色,那首席李长老,岂是易与之辈?

  我这边危机四起,而杂毛小道却也是疲于应付,李长老手上的拂尘,变化万千,而且力道大气凶猛,杂毛小道嘶吼几声,眼睛瞪得跟牛眼一般,将手中的雷罚数次挥起,沟通雷意,朝着首席长老的身上刺去。然而这老家伙年岁虽大,身体素质或许已经开始渐渐衰退,但是道力确实蕴积日久,根本就不怕力量的拼斗,硬桥铁马地刚对刚,一番拼斗下来,天生一身牛力的杂毛小道也受不住这震荡,连身后撤。

  至此,我方能够明白,道家一流高手的实力,大门派的底蕴,确实不是我这个师出旁门的小杂鱼,所能够比拟的。

  这简直就是压倒性的实力,我所有引以为傲的手段,对于心中禀正的正道高手,其实并无多大威胁,偷袭或有成功,正面,实在是黔驴技穷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不过作为一个山区的边民,我的血液里,也有着祖辈流传下来的悍勇,被逼到了角落,心中也放下了顾忌。俗话说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”,有着肥虫子作后勤,论起拼命,李腾飞确实不如我够狠,够没底线,我的脑海里瞬间回忆起了慧明当日使用九字真言的那种状态,心情沉静下来,口中低呼一声:“统!”

  随着这音波从喉咙中发出,于耳边回荡,整个人的血液都不由得沸腾起来,错身而过,一拳就朝着李腾飞的脸上砸去。

  或许是真言加持的缘故,我的这一拳,正好中了李腾飞的左脸。

  我感觉自己打在了一根木桩子上一样,拳骨火辣辣地疼。

  我的手疼,李腾飞的脸自然也疼得厉害。他本来已经算死了我的拳路,然而却并不曾想到我居然还会陡然爆发一下,左脸顿时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,乌青,像个馒头。

  我这爆发性的一拳,似乎有些过重了,李腾飞的眼睛眯了一下,身子颤抖,显然是有些应激性昏厥。不过到底是高手,他很快就清醒过来,左手前挥,防止我趁机偷袭,右手攥紧那法器笏,又朝我当头打来。我拼着被这一击,左手鬼剑递出,朝他大腿扎去。这般悍不畏死的打法,将比我厉害几层楼的李腾飞吓到了,稍一犹豫,往后避开。

  然而鬼剑之上,有朵朵引导,刁钻得很,一剑,便扎在了李腾飞的大腿上,血花溅出。

  不过我的右手却还是被李腾飞的笏被砸中,仿佛有千钧之力传来,我感觉到自己的骨骼一阵发酸,几乎要裂开了一样。

  两败俱伤!

  正在这个时候,与小妖一起跟李长老纠缠的杂毛小道突然一声厉喝:“疾!”

  我往后退去的瞬间,感觉到有一股隐约的雷意,从雷罚之上,猛然窜起,然后朝着李长老蔓延开来。那个家伙的拂尘一抖,直击而上。那雷意狰狞,然而拂尘如用大海,千根丝线张开,如同肥虫子那特有的暗金色氤氲,显露出平和中正的气息。

  这两股力量的对冲,最后的结果是雷意全消,而首席长老的拂尘,被电得跟非主流少年的爆炸脑袋一样,不成体统。

  不过就是这一下,李长老将手中的“绵羊毛毛球”一甩,单掌竖立,直击杂毛小道前胸口。

  那速度,那力道,那时机把握……

  不愧是老江湖,只一下,便瞅准时机,将杂毛小道给一掌击飞。我就只是简单一瞟,发现杂毛小道已经腾空而起,顿时火冒三丈,不管跌倒在地的李腾飞,持剑便冲:“狗日的,弄死你!”我这也是激愤,然而这一剑却也集合了我这些日子来所有的思念和剑意,气势如虹。

  然而我快,这李长老更快,四处张开如棉花糖的拂尘如闪电一般,朝我拿剑的左手腕处一拍,击中,然后飞起一脚,将我也给揣飞。

  我的后心重重砸在岩壁上,本以为要吐一口血,然而却是软绵绵的。

  我回头,原来是小妖朵朵在后面扶住了我。

  这小狐媚子也杀红了眼睛,眼睛里闪耀着各种诡异光芒,露出雪白的牙齿,哼说道:“你可惹火小娘了,小娘我要拼命了——火娃!”她高声叫道,火娃腾的一下,窜到跟前来,摇头摆尾。小妖高高举着雪白的臂膀,准备搏命,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,拉住了这小狐媚子。

  是杂毛小道,他口中满是鲜血,人却站得笔直,盯着面前这个肥胖的老道士,突然露出了笑容,大声说道:“切,不就是一柄飞剑么?至于闹成这般模样么?李师叔,这飞剑本来是我缴获的,按照行内规矩,自然也是归我所有。不过既然是李叔您开了口,那么这个面子,我不能不给,你若要,拿去便是!”

  这话说完,他倒也光棍,从黑暗中将背包拿过来,然后掏出了被我们封印住的那柄青铜飞剑,小心翼翼地前置,递给首席长老。

  那老道士怀疑有诈,小心翼翼地接过来,然后将那封印的袋子挑开来,将那一把无柄飞剑拿于手中,正待观察,趴倒在地的李腾飞屁股像是长了弹簧,一下就跳了起来,顾不得大腿还在流血的伤口,口中惊呼道:“我的除魔!”

  这真挚的感情,仿佛如同父亲见到了被拐卖多年的孩子。

  李腾飞的手一张,那边除魔立刻嗡动起来,然后浑身一顿,倏然出现在了李腾飞的手中。

  一剑在手,天下我有,李腾飞的气势顿然强大很多,眼神发亮,脸上也出现了狞笑,盯着我们说道:“你们两个,让我如此难堪,现如今,唯死尔!”

  此话一落,他口中念动经决,手掐剑诀,准备杀上前来。

 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,“啪”的一记耳光声响起,这个不可一世的青年才俊,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,甩了个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