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四章 密林迷踪,敌人纷呈而至

第四十四章 密林迷踪,敌人纷呈而至

  这一记耳光,正好甩在了李腾飞的右脸,丝毫不留情面。

  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过后,便是一阵吸冷气的嗤声,然后在李腾飞的脸上,瞬间肿现出一片与左脸对称的瘀青来。这一巴掌是来自于自己门派的二号人物,李腾飞有些懵了,手中反扣着的飞剑,不断地颤抖。首席长老到底积威甚重,李腾飞心中戾气升腾,然而却终究是抵不过恐惧,捂着已经变成猪头的脸,声音都变成了哭腔:“为什么打我?”

  这胖道人冷哼了一声,说:“我也讨厌打不赢,就叫家长的人!”

  这话说完,他还补充了一句话:“我还没有死呢,这里的事情,轮不到你来作主。”听到他的话语,我心中一动,感觉似乎有转机了。不过杂毛小道早就有所预料,虽然浑身疼痛得控制不住地发抖,但是脸上却是笑容洋溢,伸出大拇指,说道:“到底是正宗的修道者,您老人家才是个明事理的人,这飞剑,自打由小侄代为保管之后,除了屏蔽封印外,并没有动任何分毫。您也看得出来,我若是想与你们老君阁为敌,直接将它往那个粪坑里面一扔,过了个三五日,那剑灵必然就会受到秽物所污染,使用不得,哪里能够如现在这般,凶猛狠戾?”

  我心中一动,当初我确实有意毁了这剑,一劳永逸,然而杂毛小道借口研究,就没答应。

  原来他除了临摹上面的符文,居然还存得有这般的心思。

  这老道士看着笑眯眯,像个弥勒佛,不过他刚才的出手,却让我明白,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,骨子里,有着足够的坚毅和果决,以及阅历。他会被打动么?我瞧向李旭昭长老,他倒也没有被杂毛小道这一番说辞打动,而是眯着眼睛瞧着杂毛小道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看来近十年的浪荡生涯,并没有将你给掩埋。不错,没有了师门教导,你的身手和意志,竟然比往日进步还大——不是传闻你的一身修为,全部都给废了么?”

  杂毛小道淡淡地摆弄着手中的雷击桃木剑,说道:“我当日在黄山龙蟒一役,修为尽毁,又被逐出师门,本来确实是个废人。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我正好遇到一个奇人,给我算了三卦,其一曰不可归家,遗祸亲朋;第二曰红尘炼心,浪荡随我;第三龙行于野,大利东南——他老人家盗尽天机,方才有了我今番成就。这些年的路,我是一步一步地踏过来的,时间越久,越能够感动于这凡尘世间。最浅薄的事务,也是最动人的真理。故而,我才明了,修真,唯修真我,修本性,修道德,方能有大成就。”

  杂毛小道说的这话语散乱,而老君阁这首席长老的脸色,却凝重了起来。

  他不理旁边那个双颊肿胀的弟子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过了好久才问道:“我若将你擒下,你又待如何?”

  杂毛小道的嘴角浮现了一丝轻蔑的笑容,说道:“无他,玉石俱焚尔。”

  他说得绝决,自有一股惨烈之气,扑面而来。

  我心中一跳,知道这老兄所言非虚,他一旦认真起来,说话都是掷地有声的狠厉。李长老却并不是一个怯弱的人,眉毛一挑,语气变重了许多:“我李旭昭活了八十多年,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小辈,这么威胁过。哈哈,不错,在这中华故里,年轻一辈中,厉害的角色如密林,然而可当翘楚者,算得上你们两个。你们倘若能够活下去,日后的成就必然比我高,不过既然结仇了,我何必留你们的性命?”

  杂毛小道却笑了,嬉皮笑脸地说李师叔,你既然没有杀心,我们之间的因果又了结了,你何必还来吓唬侄儿我呢?

  老萧这个家伙倒也是个人物,情绪转换自如,刚才还准备搏命,此番又开始亲热地叫起师叔来——只是这李长老都八十来岁了,难道陶晋鸿的年纪,比他还大?不过他这般嬉闹,李长老却也不好唬着脸,轻叹了一声,说我此番捉拿于你,江湖人便会说我以老欺小,不成体统;老道我也是个要脸皮的人,说来说去,倒是丢人;而且我与陶兄,也算是故交,你虽被逐出门,但多少也算是跟他有些情分,看在他的面子上,我今天便不插手了……“

  这番话说完,他补充一句道:“说到底,还是你小子懂得做人,没有毁了这飞剑。不然便是我答应,我师兄也会拿剑过来砍你的……”

  杂毛小道拱手为礼,肃容说道:“多谢师叔成全!”

  见李长老板子高高扬起,轻轻落下,旁边的李腾飞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,忍不住出言说道:“长老,就这么放过他们,我们怎么对赵局长交待?”

  李长老被这二愣子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,大声喝骂道:“你需要跟他交待什么?你脑子里面进水了么?白吃了三十多年的饭,什么都搞不懂,回去给我关禁闭半年,再把你送到西北去,吃几年沙子,你这个成不了大器的家伙!”

  李腾飞实力很强,装备上飞剑,并不比这首席长老差多少,不过胆子却不大,被训斥一番后,唯唯诺诺地像个小媳妇,低头说道: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  训完自家子弟,首席长老回头瞧着面露笑容的我们,说你们先别高兴太早,我不抓你,但是不代表别人不能够抓到你。杨知修已经派了两位长老,还有好多门派的高手前来,我回去之后,会将消息传出去,以补偿腾飞退出的时间损失。所以,你们……好自为之吧。

  听到这话,我和杂毛小道都大吃了一惊——确实,老君阁跟我们没有什么仇怨,倒也没有什么交情。

  李旭昭不抓我们,想来也是顾忌不知生死的陶晋鸿的想法。但是他未必会卖我们多少面子,所以这消息,一定是会传出去的。见他们两人转身欲走,杂毛小道连忙上前追问道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们这儿来的?”李旭昭露出了憨厚的笑容:“门派大秘密,我岂能随意告知于你?”

  说完,他仰天长笑道:“荆山已去华山来,日出潼关四扇开……我走了,不过还是希望能够看到你们两个,逃脱生天的精彩故事,哈哈!”

  我和杂毛小道、小妖朵朵冲出洞口,只见两人已然翩翩远去,不一会,竟然不见了踪影。

  这老家伙此番前来,不但讨回了门中重宝,而且将我和杂毛小道弄伤,折了面子。而且在最后,还卖了我们一个人情。如此的便宜事情,饶是这家伙年过耄耋,也忍不住老怀大畅,美滋滋。听得李旭昭长老的告诫,我们都不敢久留,将身上的伤给稍微处理一番之后,然后赶紧回洞收拾,虎皮猫大人贼兮兮地跑进来,问走了?

  我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没好气地说刚才正需要你支援的时候,你跑哪儿去了?

  虎皮猫大人讪笑,说这样的家伙,以前见到大人我,气都不敢大声喘,不过现在大人我体格不行,弄不他了,即使过来,也只是打一壶酱油而已。闲话少说,逃命吧,我刚才瞧了一下那两个家伙的脚程,不出几个钟头,追兵便至。

  李长老不说自己是如何找到我们的,这使得我们疑神疑鬼,总感觉到自己不安全了。

  于是我们不再久留,朝着西南方向行走。在我们缴获的地图中,翻过眼前的群山,我们将到达闻名已久的旅游名城丽江。再沿着这个方向行走,我们就会达到熟悉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,翻过莽莽的高黎贡山,就能够到达缅甸。在那里,我们能够找到去仰光的路,或者到达李家湖在仰光的分公司,或者直接去缅北的苗寨,都行。

  然而当我们走到了下半夜的时候,寂静而黑暗的山林中,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
  这是脚踩在了干燥树枝上面的声响,在我们左边不远处的一个地方。

  听到这动静,一直在快速赶路的我和杂毛小道背脊都凉了起来,黑暗中互看一眼,然后朝着草丛中隐去,而在我们头顶的虎皮猫大人则展翅高飞,于上空中俯瞰情况。小妖朵朵挥手,有植物生长的声音,而朵朵则深呼吸,将自己隐匿起来。

  我们很自觉地各自藏了起来,杂毛小道接过我手中的遁世环,激发,然后将我们的气息给掩藏。

  屏息,过了差不多十几分钟,有一队穿着厚厚冬服的人,从我们来的路上,快速走来。那夜只有半弦月,点点星光,然而因为朵朵的缘故,我却能够将来人的面目打量清楚。在这一队人里面,我看到了茅同真,看到了徐修眉,还有好几个生熟面孔。

  不过这生面孔对于我来说算是生,但是对于杂毛小道来讲,却是老相识了。只见他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,似乎很激动。

  又或者说是紧张。

  然而当这只队伍即将从我们前面经过的时候,茅同真突然举起了手,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