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四十七章 神剑引雷,山穷水尽无路

第四十七章 神剑引雷,山穷水尽无路

  茅同真毕竟是茅山宗里的十大长老之一,若论自身实力,比我和杂毛小道加在一起来,还要高上好几截。

  若是往常,我和杂毛小道,自然入不了这位眼高过顶的长老法眼。

  这正是一开始接触的时候,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呼唤援兵的事宜,而是一心想要将我们两个给擒拿。不过胜败之事,并不仅仅是如同棋盘上那般鲜明,任何一点细微的小事,都有可能影响整个事件的走向,而杂毛小道的这引雷之术,乃茅山不传之秘,就是连大师兄也不曾习得,而此番竟然由杂毛小道施展得出,岂能不让他惊讶万分?

  茅同真的脸上闪露出了惊容,仰头一看,只见一道游蛇一般的叉形雷电,从头顶的天空,扑落而下。

  这蓝色的雷光耀眼,中正磅礴,倘若是被这玩意击中,便是修为再高一倍,也是硬扛不住的。

  人们用修辞手法的时候,形容快,都说快如疾电,这东西转瞬便至,霎那间,就到达了茅同真的头顶处。杂毛小道此举,其实是已经动了杀心,不过现在是他不死,我们便亡,没有人能够想得到后果。仇恨就像火药桶,既然他们已经点燃了火焰,那么不管是谁先来,都会爆炸的。

  我往后闪,心中满不是滋味,然而就在这时,我看到茅同真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黑布袋子,往上面一抛,接着人就朝地上滚去。

  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的是,那雷电并没有随着茅同真而去,而是直接劈在了那个黑布袋子上。

  雷意湮灭,而后转化为轰隆隆的一阵爆响,在这溪边蔓延开来。

  我瞬间想到了,那个黑袋子里,装的正是我们所要找寻的人形何首乌,既然成精,那么必然就违反了天道。这落雷,虽然是杂毛小道以雷罚剑意召下,但却依然还是遵循了天道,在打击的优先度上,最终还是选择了人形何首乌,而不是身为人类的茅同真。

  见到目标被雷劈中,定然已成焦炭,没有效用,杂毛小道毫不犹豫,拉着我的衣袖,转身狂奔。

  茅同真滚落在地,精、气、神,皆备那狂暴的雷意所伤,想要站起来追,结果刚一站直,又软软地跌倒下去。

  我们开始朝着山路的侧面跑去,早在雷罚高举的时候,小妖和朵朵他们便已经躲在了那里,防止误伤,此刻一接应到我们,便朝着黑暗前进。

  此番偷袭,本来就没有什么预案,我们跑得匆忙,正是慌不择路,一道肥硕的身影落下。

  虎皮猫大人沉声叫道:“左转,左转!他们的援兵要过来了!”

  我们听着这话,然后吓得开始发足狂奔,感觉在不远的身后,似乎有人正在急速追来。在我的炁场感应中,那人的脚步稳健,气息悠长,显然也是一个长老级别的高手。而与此同时,茅同真仅仅只是被雷意所吓,过一会儿,定然还是会追上来的。

  他有类似于纸甲马的装备,比脚程,我们那里能够拼得过他?

  再加上其他人,天罗地网,我们如何能够逃得过?

  不过虽然是这万分危急的境地,我却也没有太多的责怪杂毛小道贸然暴露的情绪,反而是心中有着浓浓的感激之情。要知道,聪明如他,自然也是想到了此事后果的,只是想着拿到那人形何首乌,便能够治愈我身上的阳毒,所以才会如此。

  我们朝着东边跑了不知道有多久,突然听到身后有一道劲风吹来,连忙闪身,但见一条头上有瘤的巨大蛇灵,正朝着我们,张嘴咬来。

  这蛇灵凶猛,腰身足有人身般粗,身长好几丈,嘴巴一张,150度,竟然有一米之宽。

  这蛇灵虽为灵,然而却也能够咬人,在被我们给避开之后,脑袋一摆,我猝不及防之下,被重重甩到,身子就腾空而起来。

  砰、砰、砰……

  我一连撞断了好多小树,最后摔在了泥地里,浑身疼痛欲裂,然而也不敢待着不动。刚要翻身起来,突然在那泥地里,伸出四五只手,将我给紧紧按住。

  我大惊,奋力仰卧起坐,然而我刚刚将身子抬起一点点,就有更大的力道,将我重新按回去。

  我明白了,人再快,还能够快得过鬼?身为茅山长老,哪个没有一些手段?

  正在我拼命施力的时候,一张西瓜头的可爱小脸,出现在我的身旁。

  是朵朵,只见这小女孩子洁白的牙齿,紧紧咬住下唇,明亮的眼睛里面满是泪水,支吾道:“不许、欺负、陆左哥哥!”

  她双手一舞,立刻有好多虚幻的手影挥动,朝抓着我身体的手,拍去。

  倏然间,我感觉到抓住我两只胳膊的鬼手缩了一下,顿时就点燃了恶魔巫手,朝着剩余的手抓去。我这恶魔巫手,专门针对的就是这类灵体,一抓便抓了个正着,再加上朵朵的帮助,我感觉全身松动,立刻翻身而起,将那手往上一拉,便从泥地里,拔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来。

  见过地翻天的五鬼搬运术,我对这一类的恶鬼,也是有所了解,心中恼恨刚才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糗状,顿时也不留情面,左手一点燃,那浓黑如墨的灵体立刻一阵扭曲,嘴巴张得巨大,接着化作了灰烬。

  朵朵也抓住了一个,小丫头此刻的脸都变成了青黑色,掐着那头恶鬼的脖子,口中呜咽道:“欺负陆左哥哥的人,不是好人;欺负陆左哥哥的鬼,你、你……去死吧!”说话间,她已然运用了鬼道真解上面的术法,将这恶鬼一震,弄得烟消云散。

  这里还有一头鬼,在泥地里,见到同伴这般惨状,顿时也吓得魂飞魄散——鬼不怕死,但是怕烟消云散,于是抽身便撤,再无踪影。

  我这时才捡起地上鬼剑,返身回去,寻找杂毛小道和小妖朵朵。

  只见两人正在与那头蛇灵大战,好不精彩?看得我热血沸腾,提剑前冲,然而刚走两步,从左手边就冲出了一道黑影,手中一点寒光,朝着我直袭而来。我吓了一大跳,反剑撩了过去,铛的一声响,巨力传来,我往后面退了好几步,稳住身型,抬起头,才发现竟然是那个水虿长老徐修眉。

  只见这个脑门上面没几根毛的茅山长老,手握一根青铜分水刺,朝着我猛力扎来。

  我勉励抵挡几下,便感觉有些不支,在我身后的朵朵双手朝天托起,凝结出一道蓝色的光芒,朝着徐修眉甩去。徐修眉用青铜分水刺抵挡,身形一凝,从斜里又冲出一人,正是杂毛小道,他朝我叫喊,说你和小妖去对付蛇灵,我来挡住他。

  我应了一声,抽身而去,见那蛇灵衔尾而来,左手便往怀里掏,将震镜掏出来,一声“无量天尊”,顿时将那蛇灵给定在当场。跟在后面的小妖手中白光一现,那根九尾束妖绳,便朝着蛇灵飞了过去。人身一般粗的蛇灵,被骤然束起,顿时在地上翻滚,不住地嗥叫。

  而就在此刻,茅同真已然携着一众子弟,从西面的坡脚,冲了上来。

  杂毛小道似乎用什么招式,逼退了徐修眉,然后退身到我身边,大声喊道走。我转身跟着他往上奔逃,小妖朵朵见状,手一勾,那蛇灵立刻撕心裂肺地嗷嗷叫,巨大的蛇身竟然朝着爬上坡来的茅同真他们滚去。接着白光倏然,九尾束妖索又缠绕在她的腰间。

  我们继续奋力逃,一路往上走,狼狈得很。

  追兵在我们身后二十几米处,不紧不慢地跟着,茅同真似乎也有些害怕杂毛小道再来一次引雷,那个时候,可就真的避无可避了,于是也不冒头,随着众人在后面跟辍。

  而徐修眉却是大声叫嚷起来,不断喝骂。

  原来被我和朵朵联手弄死的那两只恶鬼,竟然是他所蓄养的,虽然感情不如我和朵朵这般亲密深厚,但是却也是跟随多日,废尽心血,自然痛心疾首。除此之外,那条蛇灵,也是他豢养的,此番被小妖折磨,伤痕累累,险些误伤了同门,怎叫他脸上有光?

  紧要时刻,虎皮猫大人也没有再隐藏身形了,从空中俯冲下来,跟我们引路:“上,朝上跑……”

  我想不清楚,为何我们要往上跑,跑得越上,不是越往绝路上奔么?

  不过凭着这肥母鸡一向以来的信誉,脑子空空的我们也来不及思虑,唯有听从,跟着疾奔。这一追一逃,足足奔行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茅同真有些不耐烦了,他差不多也能够估计到杂毛小道没有再一次引雷的能力,于是身形一错,似幻影,又朝我们疾奔而来。

  杂毛小道倒也淡定,面不改色地返身,将雷罚高举,口中高念道:“三清祖师在上,三茅师祖返世,神剑命汝,常川听从……”

  这话一说出口,茅同真脚下一慌,兔子一般缩回了去。

  杂毛小道一边往前跑,一边厉声警告道:“茅师叔,你若再敢前逼,休怪小侄不念旧情,将你劈死!”茅同真刚才慌张回缩,略有丑态,此刻也恼羞成怒,大声喝骂道:“好你一个弃徒,竟然偷学得神剑引雷术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?”杂毛小道不理他,与我朝着山上奔走,再行了几分钟,突然脚下无路,前面,竟然是一道断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