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五十章 公道人心,迷蒙似见贵人

第五十章 公道人心,迷蒙似见贵人

  人倘若失去知觉,那么这世间所有的一切,都变成了虚妄,变成了浮云,变成了我们根本无法去把握的一切。

  闭上眼睛,就是天黑,就是寂寞,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  也许一万年,也许亿万年,也许弹指一挥间,当我模模糊糊地恢复意识的时候,感觉浑身冰冷,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。身上痒痒的,有泥土和鱼腥草的味道,往我的鼻子里面钻来。感知开始逐渐丰富了,但就是睁不开眼睛,仿佛眼皮子被线给缝住了一样,死死的。我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劲儿,才缓慢睁开来,有刺眼的白光,照耀在我的眼珠子上,疼痛欲裂。

  我隔了好久才适应过来,入目处,正是朵朵那张带着关切表情的可爱圆脸,宛若天使。

  “陆左哥哥,你终于醒来了,好些了么?你吓死朵朵了……”

  见到我醒过来,朵朵欢呼雀跃,不过她动作的幅度偏小,也不敢太大声音,我微笑着点了点头,这才发现还是在水里,周围水草蔓延,天吴珠散发的水肺场域缩小了,将我给紧紧裹住,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,天气阴沉沉的,似乎老天的心情很差。

  我张了张嘴,感觉喉咙里面一团火,辣得很,干咽了一下唾沫,才发觉身子仍然在烧。

  朵朵大概是看到了我难受的表情,留有泪痕的脸上似乎又要哭了,左手提着鬼剑,右手则拉着我的手,说陆左哥哥,你还好吧?

  我自然不好,不过也没有更差的了。握着朵朵柔嫩的小手,我的心情好了一些,然后问她:“杂毛叔叔呢,小妖姐姐呢,虎皮猫大人呢?”

  我这一连串的问题,让朵朵的泪珠又流了下来,她哽咽地说道:“不知道,当时太乱了,我看到你飞了起来,又落到了水里昏迷,害怕极了,就紧紧裹护着你,脑子一片空白,只想着奋力离开。然后我带着你,逃了一夜,到了这里才安全了一些,然后你才醒了过来……”

  朵朵因为没有读过多少书的缘故,逻辑思维一直都不是很强,说话也有些不清楚,不过听到她一番述说,除了并不知道朵朵为何能够带着我逃离险地的细节,我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  那就是说,我与杂毛小道、小妖、虎皮猫大人他们,失散了。

  此刻唯有朵朵,还有我体内的肥虫子,陪伴在我的身边。而此刻我身体里面的阳毒,已然被徐修眉那特有的掌法给勾动出来,将我的全身都给燃烧,行不得气,如同一个废人一般——穷途末路,这才是真正的穷途末路啊!

  此刻情形,我不由得回忆起来最初,身边只有这两个小东西陪伴的日子来。

  那个时候,我是多么的快乐,心思单纯,唯一的目标,就是让朵朵变回一个正常人。

  而现在……

  天上没有太阳,身边没有手表,我也不知道几点钟了,想起生死未卜的杂毛小道和小妖等人,我的心如火焚,忧虑得不行。不知时间,不知地点,我什么也不晓得,于是想着爬上岸去,想办法打听到他们的消息。我潜身越过这水草,往这河边的草丛中游过去,然而刚刚接近岸边,一冒头,一块巴掌大的鹅卵石就贴着我的头皮,划过去。

  扑通一声响,石块在我前面一米处入水,无数的波纹拍打在我的脸上,来回荡漾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石头吓得我背脊发凉,全身瞬间就僵直起来。

  我身处的,是大河旁侧,岸边一处有着很多茂密水生植物的根茎区,上面有茂密的叶子遮掩,倒是看不到我的身影。不过我这刚一冒头,便有石头袭来,怎让我不惊?在我被吓到的两三秒钟之后,定下心神,听到一个略为有些熟识的声音,从头顶传来:“马四,你也别上火,沿江寻人这事儿,就跟钓鱼一样,要耐心,急急躁躁,说不定陆左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,你也是看不到的……”

  这声音迅速在我的脑海中排号入座,很快,我想到了。

  它属于夏宇新,那个曾经被肥虫子暴菊的家伙。

  “我马四未必会稀罕那颗琅邪补气丹?找不到就找不到呗!”一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,说话的应该是夏宇新口中的马四,他们两人缓步朝着我藏身的这岸边走来,驻足,马四问道:“小夏,你身上的伤,还好吧?”

  夏宇新似乎揉了揉身子,还哎哟地喊了一声,马四有些不满,说小夏你都受了伤,茅长老还叫你出勤,真的是将人当作牛马了。夏宇新呵呵笑,说没事,这一呢,此番寻找确实少不了我,谁叫那“验妖旋灵”,在我手上呢?受了师门恩惠,自当效死力;其次,我的伤看着吓人,但都是外伤,他们手下留情了,下手知道轻重,而且都没有给我种蛊下毒,所以我还能够坚持。

  听到这里,马四长叹了一口气。他似乎有些意兴阑珊,恹恹说道:

  “说到萧克明和陆左,其实倒也是两个不错的爷们。我们这边接到的命令可是格杀勿论,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但是他们竟然还留着手,不敢要人命。由此看来,他们确实有可能是被冤枉的。别人我不知道,黄鹏飞那个家伙,他不去惹祸就算好了,还被人蓄意杀害?这简直就是太可笑了!——小夏,你曾经被安排跟黄鹏飞,一同去了南方,你自己说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  夏宇新好像不愿意谈这些,直说不晓得,听你这么说,确实是这个道理。

  马四顿时就来了兴致,声音压低,说:“小夏,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么?要知道,黄鹏飞被杀现场最重要的目击者,那个叫做白露潭的女人,在陆左逃跑的第二天就失踪了,而话事人派出这么多人手来追捕,闹出这么大动静来,这里面……”

  夏宇新并不搭话,马四耐不住兴头,接着说道:“我可是听说了,萧克明当年被逐出师门的事情,另有隐情。此次追捕,好多人私底下纷纷传言,说萧克明学得有掌门和传功长老才会的神剑引雷术,而且他还深得前传功长老李道子太师叔的真传,当年,本来是被当作掌门人来培养的。杨话事人此番异动,除了是为了报自家外甥之仇,更重要的目的,恐怕是要谋夺掌门之位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马四的嘴边被夏宇新用什么给骤然堵上了,支支吾吾,后者慌忙地说道:“马四,我的四哥哟,这事情太严重了,我们两个私底下都不要提及,免得说漏了嘴,遭了祸端啊!”

  见夏宇新这么谨慎,马四就有些不耐烦了,他一把推开夏宇新,恨恨地说道:“许他做,就不许人说?我马四这辈子成就不高,除了这臭嘴,就是因为这些老家伙敝帚自珍,不肯传授。倘若我入的是青城或者龙虎山,以我的天赋,说不得也有萧克明那么厉害了!哼……”

  夏宇新苦笑,说马四,现在萧克明已经落入两位长老之手,关押在丽江,大局都被掌握了,为今就只待将陆左那个身受重伤的小子给抓到,无论生死,我们都准备回山了。你说的这些,要是万一被话事人晓得,只怕不但是你,便是咱们的家人,也会受到遗祸,你何必多言?老老实实做事便是了。

  我心中剧震,杂毛小道竟然被擒住了?他是为了让我和朵朵能够逃离,舍命拖延,才会如此么?

  没想到一夜之间,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不知道小妖和虎皮猫大人,怎样了?

  我还待再听一下其余人的下落,然而岸边的两人又聊了几句,话不投机,便不再言,而是朝着河的下游,缓慢走去。过了好久,我才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,爬上了河岸,朝着四周望去,有农田,远处也有人家,青山绿水,好一派人间美景,尽然不似这冬日。

  美景无限,然而想到杂毛小道被生擒,而我此番模样,诸般困境,心中就有一阵又一阵的难过袭来。此处遍地都有眼线,我也不敢上岸,感觉头轻脚重,思绪如麻,过了一会儿,我见远处似乎有穿着制服的人行过来,赶忙翻身入河,不敢怠慢,继续朝着河的下游行去。

  我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既然杂毛小道被关押在丽江,那么我便去丽江,便算是死,也要将他给救出来,可不能够让他出事。

  我循着下游开始走,一股脑儿,头昏昏沉沉,越走越感到乏力,浑身又冷又热,脑子里一会儿想到驰骋风云的岁月,一会儿又想到与朋友温馨平淡的日子,过一会儿,又要小心翼翼地防备那个据说水中厉害到了极点的水虿长老徐修眉,会寻迹而来,于是整个人的精神,似乎在那行走中,就有些垮掉了。

  我依然还在前行,但是魂儿似乎都飞了一半,朵朵唤我,我也听得不是很清楚,只感觉自己走的越久,血液就越沸腾,身上难受,仿佛就要炸了似的。

  不过我就是停止不下自己的脚步,脑子里总是想着我的那个兄弟,在被折磨着,生命不自由。

  有一种信念在支持着我,走下去。

  记忆到了后面,就越加地模糊了,行尸走肉一般,来不及思索——这并不是我本来的状态,只是当时被阳毒烧坏脑子的我,已然分不清楚自己的选择,到底是否正确。终于,我又晕死过去,不知道过了多久,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,感觉到有人在推我.

  我睁开模糊的眼睛,看着面前一张熟悉的女人脸孔,脑子空空的,一股热流激荡,再无意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