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五章 湖祭,入水

第五章 湖祭,入水

  看到如此凶猛的怪物出现,巴桑本来都已经哭哭啼啼,在旁人的议论之下,好不容易收敛情绪,准备接受这个现实,然而杂毛小道的话语,又让他生起了希望,慌忙直起身来,拉着杂毛小道的大腿,说你说的,可是真的?

  杂毛小道并不言语,而是转头瞧向了那长眉毛的老喇嘛。

  这个脸上满是皱纹和愁苦之色的老喇嘛走上前来,说是的,那头剑脊鳄龙的身体里,有两条生灵的生命圆轮,不过他并不确定那是被吞下去的人,还是这条剑脊鳄龙已然怀了孕。

  老喇嘛上前与我们两个施礼,盯着我们,说想不到,两位不但是修炼真义的同道中人,而且还是拔了尖的高手。不过你,是怎么确定他儿子在里面的呢?

 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,说他看到那头畜牲的肚子里,看到了一个人头的印子。

  我略为奇怪,说这活人既然已经进入了那条大鳄鱼的肚子里,进去的过程,免不了要咬上几口,在胃袋里,又会有那腐蚀的胃液融化,巴桑家的二小子昨天就已经失踪了,这么久的时间,人哪里还能够活下来呢?杂毛小道摇头说不知道,他只能够感觉到那腹中尚存气息,但是为什么,他倒也是没有见过这等古怪的鳄鱼,不知习性——它不会是上古,留下来的凶兽吧?

  我们两个议论,那老喇嘛则上前来,跟我们解释,说这巨鳄,在佛经上记载的名字叫做迦罗陀,是八部天龙里迦楼罗的食物,又唤作剑脊鳄龙,浑身战脊,狡诈如狐。它本是大江大湖深处水眼的镇守凶兽,上古遗种,也属于龙种,初生时只有小拇指大,每过五十年就长一米,这一头,应该有250年到300年的寿龄。

  这种凶兽有一个习惯,就是它从来不吃死物,只吃带血尖叫的生灵,即使猎物太多,一时吃不完,也会将其吞噬体内腹腔中温养存活,等到娥了,才会反刍出来,将其活活咬杀。所以,那孩子有可能还没有死去。

  我叹息,说果真的是长知识了,天底下,竟然还有这等奇怪的物种。

  那老喇那眉头一掀,却说到:“这凶兽并不是我们高原上的土著,它只是一个迷路的客人而已。”

  听他这么说,我知道他想提及天湖的传说。天下水脉皆通透,这是风水之说里,常常提及的事情,这我也能够理解,因为小时候学习《自然》的时候,书里面讲到,水蒸气升空,然后经过全球大气循环,所以是流动的。然而从地质学上面的认知来讲,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不过我也不好反驳他,在藏人心中,这些喇嘛的地位很高,跟我们内地的领导一样(尊敬程度一致,但是内心不同),是佛陀的使者,万物的权威,有些东西,太过较真反而不好。

  小喇嘛将手掌抚摸在了巴桑的头顶,神圣而庄严,然后目光望着远方的湖面,平静地说道:“它没有走远,就在水里面,窥探着我们。”

  南卡嘉措上前,问现在该怎么办?

  他指着身后的那些藏民,说要不要祭祀湖神,请求它的原谅,将可怜的莫赤给放出来?

  这剑脊鳄龙的名字里,既然沾了一个“龙”字,自然是极有灵性的东西,换句话说也叫做狡猾。它在岸上,我们尚且奈何不得它,更何况在了水里?那个小喇嘛听到南卡嘉措的提议,想了一下,然后望向老喇嘛,老喇嘛瞧了一眼,然后沉吟着,说好吧,先祭奠湖神。

  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那就是我本来觉得这老喇嘛,和小喇嘛本应该是师徒关系,但现在看来,老喇嘛似乎十分尊重小喇嘛,两人在一起,反而隐隐以小喇嘛为尊一般。

  得到了上师肯定,人们纷纷将背负过来的祭物,摆在湖边的草地上,然后开始诵经祈祷。我和杂毛小道在旁边抱剑而立,看着这些虔诚的信民,感觉到真的有些不可思议。要知道,在我的家乡,倘若是看到这样的怪物,早就一哄而散了,就如同在罗聋子的坟头上一样,分分钟,渺无人烟,哪里还会如现在这般,虔诚的伏地祈祷?

  我想了一下,他们大概是觉得自己信仰的神佛不会抛弃他们不管,所以才会如此安定的吧?信仰这东西,有人可以从里面获得安详和勇气,有人却通过它榨取钱财和地位,如何看待,各凭自己吧。

  祭祀,诵经,引导仪式,两个喇嘛引领着这些藏民,开始了庄严而肃穆的湖神祭拜。

  这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感觉,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心神沉浸进来,然后那些微薄的念力经过一种古怪的方式,投影到了喇嘛身上,然后喇嘛再通过藏密六字真言“唵嘛呢叭咪吽”,激荡到空气中,将意念行洒于天地间,沟通万物。

  这样的方式,让人称奇,难怪大师兄再三建议我们一定要往藏区一行,原来此处高手的法子,竟然是如此神奇,而且能够让人有所思,有所悟,可以从里面,得到自己的收获。

  如此祭祀,差不多有了大半个小时,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参与,而是远远地望着,然后警戒湖里。

  所谓艺高人胆大,那巨鳄虽然恐怖,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太多的俱怕之心,头疼的也仅仅在于如何将其擒获,将巴桑家的那个二儿子给救出来。这里面本来没有我们的事情,不过正所谓救人一命、胜造七级浮屠,我外婆也曾对我有言,说要积德行善,我们虽然跟那个藏族小伙子没有见过几次面,不过既然撞上了,自然还是要管的。

  完了之后,老喇嘛告诉巴桑,说想要救他的儿子,有可能需要血祭。

  何谓血祭,就是需要用有生魂的大型牲口,驱赶到湖边,然后与湖神沟通,置换回他家儿子。巴桑满口答应,问需要羊,还是牦牛?老喇嘛告诉他,保险一些,还是牦牛吧,不一定能够成功,得先试试。

  巴桑心疼得眉头直皱,咬着牙说行,他这就回去,赶在晌午口过来。

  老喇嘛驱赶周围的藏民,既然湖神已然祭拜过了,就让他们一同回去。在藏地,喇嘛说的话就等于权威,于是大家都纷纷上来告别,准备回返,南卡嘉措叫我们同回,我摇了摇头,说不,这边还需要我们。自从刚才与两位红衣喇嘛一起斗那恐怖的剑脊鳄龙,周围的人看我们的眼神中,也便多了一些敬意,南卡嘉措也是如此,于是没有坚持,与我们挥手告别。

  众人离开,背影越来越小,湖边恢复了平静,我望着这一块如同蓝色镜子的湖面,默默不语。

  有谁能够想到,在一个小时以前,这样美丽的湖水深处,会突然蹿出一条闻所未闻的怪物呢?

  老喇嘛走到了我们面前,指着远处草丛里的那一堆鱼骨头,说这鱼儿,是你们吃的吧?

  我摸着鼻子,说何以见得?

  老喇嘛笑了,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成了灿烂的菊花,说这里所有的人,都不吃鱼,因为我们认为,这鱼,是湖神的分身。杂毛小道也是一个光棍货色,点头,说是我们吃的,不过那条大鳄鱼,你不要说是因为我们吃鱼,才把它引出来的。

  老喇嘛摇头说不是,这剑脊鳄龙刚来没多久,与你们无关。不过我有一个问题,刚才那剑脊鳄龙浑身湿漉漉,我们多少都沾到一些湖水,为何你——他指着我——身上却连一点儿水,都没有呢?

  我感觉不到老喇嘛的敌意,于是笑了笑,说你觉得呢?

  老喇嘛眼睛里面有着敬畏,说在你身上,我感受到了江河湖海中,生灵的力量。年轻人,你的身份是一个谜,我能够感觉到有好多种力量汇集,几世交叠,让人看不透。不过,我能够感觉到你表达的善意,我想,你或许有解开目前困局的法子,对么?

  我笑了,说是的,如你所见,我可以入水,如同行于地上,不过这剑脊鳄龙实在太过厉害,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,我并不敢轻易下水。

  “果真?”

  老喇嘛大喜过望,回头看了一下小喇嘛,小喇嘛点了点头,然后接下我的话茬,说道:“其实我们有可以降服那头凶兽的方法,只不过当时情况太过于紧急,而且当着普通教民,不好施展。如果你能够带我下去,那么接下来的事情,就全部都交给我吧。”

  我看了一眼这个文文秀秀的少年喇嘛,他的眼中透露出自信,便点头,说既然如此,那我们便下水吧。

  这天湖不大,我们商议了一番之后,开始从湖边走进,慢慢地朝着水下走去。

  因为天吴珠所形成的水肺范围不大,所以杂毛小道和老喇嘛便在岸边看着。我左手反扣天吴珠,右手拿着鬼剑,而小喇嘛则提着金刚降魔杵,在我身边紧紧跟随,然后好奇地看着身边的湖水被排斥,形成一个两米见方的水泡来。

  往前走了四米多,水已然漫过我们的头顶,周围的景色发暗,碧水幽幽,而脚下,则是堆积的泥土和沙石、水草。

  走了几分钟,我们到了湖心处,下面宁静,静寂无声,突然,一道黑影,乘风破浪,从前方游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