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六章 舍利,遗迹

第六章 舍利,遗迹

  若在地上,行动方便,可战可逃,我并不惧这货几分。

  然而入了水底,行动多少也都受了那水力的影响,我心中就有些不踏实了,瞥见一道硕长的黑影,从我们头顶滑过,顿时身子一弓,准备迎接这货的雷霆袭击。然而它似乎对刚才我们围殴它的情形,心有余悸,并没有直接扑上来,而是恍若游鱼一般,无声行过,然后遁入黑暗中。

  这货足有五米多长的身躯,倘若是果断来袭,只怕我们两个根本就顶不住,无他,纯粹肉体力量的对比,就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  那剑脊鳄龙潜藏在黑暗中,不时地游弋东西,静静不作声,让人心中压抑。

  不过我这边一惊一乍,死死防守,而小喇嘛却是不慌不忙,手上的金刚降魔杵,根本就没动一下,与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他一开始还在与我一般,四处张望,过了一会儿,居然仰头45度角朝上,眼睛轻轻眯起,嘴角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似乎在享受这种陌生而美好的感觉。

  看到他这种十足文艺范的动作,我顿时就有些火大,像这种人,火烧上房都不急的慢性子,让我一阵无语。

  我往四周瞧去,但见黑压压的水底,除了青绿色的水草还在随之飘荡外,连那些懵懂无知的游鱼,都不见了踪影,显然都是被这突然闯入的凶兽,给吓得逃四处逃散了。我容忍了这个清秀小喇嘛两分钟,终于表示不能再忍了,推了一把他,说唉,你不是说你来搞定这条鳄鱼么?赶紧的啊……这湖底里,好玩么?

  “好玩!”

  小喇嘛睁开眼睛来,陡然间,宛若天上的星辰般璀璨夺目,有说不出来的美丽--这种美丽,不是男女之间的异性相吸,而是人类对于美的那种单纯而执着的赞叹。

  这个清秀小喇嘛望着头顶上的粼粼波光,嘴角噙笑,用他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,激动地说道:“我自从有意识以来,便一直梦想着,攀上最皎洁的雪峰、潜下最宽阔的湖底、飞上我们目力所不及的天空……吾师说,如果我能够练至虹化,这些愿望便能够实现了。所以我从懂事起,便一直都在努力用功,然而没想到,今天竟然能够提前实现。这种感觉,就像走了捷径,我佛在头顶眷顾,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。”

  我苦笑,说小弟弟,现在咱们可是在救人,什么感悟啊、修心的话语,咱能不能以后再说?

  小喇嘛一本正经地回答可以,不过话音一转,又跟我说道:“生活中的一点一滴,都是可以有让我们感动的东西在,只有善于发现这些感动,我们的心境才会逐渐地靠近佛陀,成为觉者,足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,如实知见一切法之性相,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之大圣者……”

  我听得不耐烦,咬着牙,看着这个随时传道的小光头,问道:“干不干活?不干活,我就上去了!”

  见我摆出一副撂挑子的架势,这小喇嘛终于不再啰嗦,道了一声:“现在就开始。”

  他双手合十,从怀中取出一串佛珠,然后开始盘坐在地,口中念起经文来。

  这串佛珠,大部分都是藏红色的琉璃珠,而在最下端,则有三颗规则不一、形态各异的白色骨粒。这骨粒莹白透亮,最中间的一颗,上面天然的黑色纹垢,竟然形成了一张威严的佛陀脸孔来,栩栩如生。小喇嘛在念着经文,整个人都仿佛沉睡过去,唯有一阵又一阵的能量磁场鼓荡,磅礴之极,显示着他的存在。

  我心中震撼,倘若我猜得没错,这白色骨粒,便是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舍利子。

  何谓舍利子?它的印度语叫做驮都,也叫设利罗,译成中文叫灵骨、身骨、遗身,是一个人往生,经过火葬后所留下的结晶体。当然,不是人人皆可结成舍利,这玩意,最早单指佛教祖师释迦牟尼佛,圆寂火化后留下的遗骨,而后才泛指有大功德、大造化的高僧,一定是成就果位的觉者。

  这个世界上,能够结成舍利者,古往今来,都没有多少个。他们的遗骨,要么被放在各个国家级的名山古刹中,做镇寺镇塔之宝,要么遗失不见,有几颗,能够被人制成法器,像这般使用呢?

  顿时间,我便对这个小喇嘛的身份,开始好奇起来。

  要知道,能够用得起舍利子佛珠的人,那地位,可能要比岸上的那个老喇嘛,高贵好几级呢。

  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喇嘛,到底是凭借着什么本事,成就这样地位的呢?

 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在我身边盘坐着的小喇嘛,他身上的红色喇嘛袍子突然一振,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力量,以他为中心,开始向四面八方散发出去。这是一种难以言及的感觉,我浑身酥麻,只感觉整个脑子里都是嗡嗡嗡的无尽佛音,仿佛有万千佛陀在我的耳边梵唱,鼻下生香,是檀香,也有莲香,让人茅塞顿开,欢呼雀跃。

  有万般色彩汇聚于此,骤然幻化出一个红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的七色光环,中央虚明如镜,悬于小喇嘛的脑后,简直是拉风到了极点。

  我在那一刻,仿佛感受到了佛经中,那阿弥陀佛于兜率宫前讲经的盛景,人世间各种美好的事物,一尽出现,又有威严,如此一番产生与幻灭,让人的心境起起伏伏,竟如同过了好几个春秋。

  我终于能够明了,这个小喇嘛为何如此淡定的原因了。

  这个家伙,竟然能够有迷惑众生、引领无数信徒的讲经法能,此法能比起那密宗最高深的醍醐灌顶之法,更加难得,因为是天赋,而或是转世重修之身。而他之所以让我带他入了这湖底,只是因为在湖底里,经决在水中的传播,比在空气中的更加显著,使得那头剑脊鳄龙,能够尽快得闻,不至于深潜某处,找寻不得。

  这佛音梵唱,如同仙乐,天籁一般,让人闻得飘飘欲仙,直欲随之起舞,或者双手合十,皈依我佛。

  我在旁边眯着眼睛,感觉自己心灵尘垢,一举洗刷,听得正是爽利,突然发现眼前一颗牛珠子般的亮光,电灯泡一般,泛着绿,里面竟然全数都是敬畏和景仰,渴慕之情,油然而生。

  这玩意,不就是我们刚才一直所想要找寻的剑脊鳄龙,此番藏族小伙儿失踪的罪魁祸首么?

  它之前,一股子邪恶,仿佛地狱里面钻出的恶魔,而此刻,竟然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,嗷嗷叫唤一声,如同小狗儿,眼中尽是讨好之色。小喇嘛并不理会这些,他似乎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经文里面,梵唱不止,那七色佛光,竟然将整个湖底,照了个透亮光彩。

  而也正是这一照,我发现,在黑戚戚的湖底里,竟然有几个又黑又深的大坑,分占几处,里面有汹涌的水流泄出,与周围的水温似有不同,周遭土地,寸草不生。目光放远,我居然看到了一处黑色悬棺,分不清是什么材质,似乎是石头,而且还是上佳的黑曜石。

  不过那黑曜石悬棺一闪即逝,继而被旋转不定的水流所淹没,如同幻境。

  耳边的佛音渐渐减缓,我低下头去,只见盘坐在湖底的小喇嘛睁开眼睛,站了起来。

  我刚想跟他说两句话,没想到他的眼睛,已经直勾勾地盯向了左边二十几米的方向。

  我也跟着瞧过去,看到一只巨大的手,掩映在水草之中。

  小喇嘛将那串舍利子佛珠给收入怀中,然后手一招,那条五米长的剑脊鳄龙居然将身子一拱,钻入了我们的脚下,将我们给托了起来,然后朝着左边游过去。我还在感叹于小喇嘛的神奇,感觉身边的景物陡换,不多时,便已经被托到了二十几米处的地方,落下来。

  小喇嘛并没有下了剑脊鳄龙的背上,而是附身,去摩挲那只巨大的手。

  这手生得巨大,上面遍布着水草和暗绿色的斑纹,材质应该是铜的,只有一只手,作揖单立,其余的部分,则被湖泥所掩盖住。小喇嘛很是激动,他伸手往巨手旁边扒动,将泥土推开,显露出那只手掌下面的全部来。我观察了一下,感觉像是一具铜佛雕像,大概有三米多高吧。

  这里离湖面,足有七八米,小喇嘛还待继续扒,我拍了拍他,指着身下的那头剑脊鳄龙的肚子,表示先救人再说。

  他同意了我的看法,然后摩挲了一下这头巨大的畜牲,剑脊鳄龙嗷嗷叫了一声,然后朝着水面浮去。

  重回湖面,我们在离岸边远远的湖中心出现,杂毛小道正在岸边烦躁地走来走去,见我们冒起,大声地打招呼,高兴得又蹦又跳。小喇嘛催促身下那畜牲往岸边行去,结果它便如同快艇,倏然前往,很快就到了岸边。我还没动,那个小喇嘛很激动地跳下鳄身,朝老喇嘛行礼,大声说道:“上师,湖底里,有黑暗灭法时代的佛像和经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