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二章 一掌、两掌、三掌

第二十二章 一掌、两掌、三掌

  我深呼吸,然后一抖手腕,将鬼剑刺了出去。

  茅同真快如鬼魅,根本就不容我闪避,那铜棍便如同泰山压顶,裹挟着周遭的气息,朝我劈头盖脸,一通砸下。

  轰——

  鬼剑被铜棍砸中,巨大的力量从那狭窄的接触面上,狂涌袭来,我右手的骨髓顿时一阵酥麻,如同触电了一般,酸软无力,几乎想要将这鬼剑,给丢开去。

  自从丽江脱胎换骨之后,这是我很少有的经历了。要知道,随着力量的增加,我开始越发地能够理解到力量的原理,去接近它,掌握它……然而此刻,我的信心全无,感觉所有的一切,都超出了我的掌控。

  我轰然倒地,后背与草地接触的力道和反震,显示出我所遭受到的力量,到底有多么的强大。

  我在眼前发黑的那一刹那,有过短暂的昏迷,然而茅同真则不管不顾,铜棍依然势若万钧,兜头朝我砸来。他的爆发力是如此的强大,让我一招受挫,即将落败身亡——啊,这就是茅山长老的实力!这就是千年道门的威严!

  而就在我双手护头,准备硬挨住这一棍的当口,一道身影,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  她平伸双手,硬生生地接住了这倾天一棍。

  是小妖,这个刚才还将我左手咬得血肉模糊的小狐媚子,此刻却是豁出性命,挡住了这满是倒刺的铜棍。

  她这一挡,也不好受,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,她的双腿,竟然被生生地砸进了泥土里,直入膝盖,小妖咳嗽了一声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如同玉质,抓住铜棍的双手,不断颤抖。茅同真见我被救起,狞笑了一声,铜棍一转,一股磅礴的道力,凝聚成红色光芒,从铜棍之上,蔓延过来。

  这红光,将小妖整个儿,都给包裹住了。

  它十分有侵略性,不断地朝着小妖吞噬,小妖皱眉苦忍着,豆大的汗珠出现在了她的额头,倘若不是大师兄送给她的伏蛟道符在,只怕她已然被超度了。

  见到此等情形,我顿时间就愤怒到达了极点,翻身爬起来,只感觉腹部的下丹田位置,一阵热力狂涌,将刚才被震得僵直的全身,给全部舒缓,无边的力量滚滚而来。我刚一爬起,口中便狂吼:“我艹你大爷!”

  这股怒意,伴随着我的左手拍出,朝着茅同真胸口摔去。

  茅同真面无表情,右手持棍,压制小妖,左手空出来,一阵灼热,来不及发力,就与我对拼一掌。

  他这掌,乃唤作烈阳焚身掌,上有阳毒若干,如若附骨,但凡沾上,甩都甩不脱。然而小妖被这狗日的欺负,我的脑子也被怒火烧坏了,哪里还顾忌什么阳毒不阳毒,轰然拍出便是。

  两相交击,巨大的反震力传入我的手上,阳毒也灌涌而入。

 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,一大股磅礴的热力从我的小腹内升腾而起,沿着各路经脉,堆积在了我的左掌之上,我就如同一个局外人,感觉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这力道,将茅同真加诸于我身上的伤害,全数都给逼退回去,接着瞬间又拍出两掌,与之对轰。

  砰、砰、砰……

  这击掌声,如雷声炸响,滔天的炁场震荡,使得整个空间里,嗡嗡异动。

  这种程度的对抗,即使是乩童上身的茅同真,也抵受不住,我的全身狂震,他也亦然,身子往后退,终于放开了对小妖的压制,铜棍斜斜退开。

  然而茅同真想退,却也退不开来,因为在他的脚下,早在没有察觉的时候,已然长满了野草。

  这些野草将他双脚给缠绕住,那些纠结生长的粗壮草茎,将他和大地,给连接成了一个整体。

  小妖朵朵在铜棍离身的那一下,拔出双腿,跌坐在地上,然而手中的青木乙罡,却星星点点地游绕出来,附在了地下。

  茅同真削瘦的脸上,满是抖动的肌肉,他的左手不停地颤动,肌肉痉挛,这是刚才与我对掌之后的自然反应,而右手的铜棍,则挥舞得呼呼生风,将我给抵挡在了棍幕之外。我见进击无望,后退两步,将小妖给单手抱起来,左手也在忍不住地痉挛发抖,不过我并没有管这些,看着被红光折磨得小脸儿惨白的小妖,急切地问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  小妖睁开痛得半闭的眼睛,咬牙说道:“放心,小娘我还没死呢!”

  我心中狂喜,而就在此时,茅同真一声狂吼,全身红光洋溢,那些已然攀上了他腰间的青藤野草,给震得全数消失无踪影。他得以抽身后撤,快步退了四五米;而于此同时,一声惨叫声,从我的左侧传来。

  我扭过头去,只见龙金海被杂毛小道一脚给踹得老远,栽倒在草甸子上后,竟然没有挣扎,直挺挺地躺在了上面,再无声息。

  杂毛小道风一样地冲到了我的旁边,看着面无人色的小妖,急切问道:“小妖没事吧?”

  我见小妖奄奄一息,没有气力回答,于是摇摇头,说还好,不过被这家伙用古怪道力给压制,得难受几天了。那人……你给弄死了?

  “截脉术,几个小时动弹不得,这个,只是茅山的基础功夫而已!”他回答,看到平日里活泼骄傲的小狐媚子此刻虚弱无力的模样,杂毛小道的牙齿就咬得咔咔直响,眼睛瞬间瞪圆,冲着茅同真大声喝道:“看来你是真的想要我们的性命,那么,就不要怪我不尊重你这老人了!”

  他往怀里一摸,掏出那柄造型古朴的血虎红翡来,拇指和食指一擦,然后快步前冲,往着茅同真就是一指:“出来吧,血虎!”

  霎那间,红光大盛,一股扑天盖地的虎啸,从杂毛小道的手中传出来。

  接着,一匹庞大身子的血红虎灵,从红翡中跃出来,先是伏在地下,整个这一片区域都狂震了一番,脚步不稳,然后携着巨大的腥风,朝着前面的茅同真扑去。

  这血虎多日未见,气势更胜从前,身长四米,恍若奔象,那茅同真也被吓了一大跳,脚步交错,人就往着湖边退去。我和杂毛小道也是气愤小妖的遭遇,想要此番非要将此人打服不可,于是快步追上前去,一左一右,呈夹击状围上。

  茅同真被那血虎逼得狼狈而逃,直至湖边,见我们有围殴之势,不由得一阵狞笑,青黑色的脸开始变得通红,用一种跟他平时完全不同的声音喊道:“两个黄口小儿,你们真的以为能够将我堂堂茅山长老,就这样给压制住了么?妄想吧!”

  他已然退入了水边,双手结了一个很古怪的印法,如同牡丹花开,极其缓慢而凝重,而在他这缓缓结印的过程中,有一种恐怖的气势,在凝结,周遭的空气仿佛被冰冻住了一样,就在血虎即将要扑倒他的时候,他口中狂喝道:“水中火莲,无边曼妙生!”

  轰隆隆,空间一阵巨震,正在往前奔跑的我突然看到茅同真浑身红艳如火,而在他身后的湖间,突然浮现出了三道湖水凝结的灵体。

  这灵体,一为吊额巨齿白虎,一为翼展五米的朱雀,一为浑身厚重鳞甲的玄武,其余的空间里,炸起的水滴被茅同真的热力蒸腾,化作白雾,将整个这一片区域,都化作了白茫茫的一片混沌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在我印象中的最后一眼,是那玄武附身于茅同真身上,那吊额白虎与杂毛小道的血虎轰然对上,而那血红朱雀,则朝着我们这边,展翼飞来。

  “哈、哈、哈……”

  整个空间里,都回荡着茅同真肆意而狂放的怒笑。

  当我面前的视线全数模糊的时候,被我抱在怀中的小妖突然一伸手,叫了一声“火娃”,顿时一个红点出现了,接着热意骤起,而我面前的白雾,也消散一大团。

  这一热一冷,犹如蒸桑拿,我浑身一激灵,感觉肥虫子蠢蠢欲动,刚一首肯,一道金光就朝着天空飞去,那里传来了一道鹰啼,接着又是一道鹰啼,声声入耳,忽远忽近,显然肥虫子已经和那头朱雀之灵,较量上了。

  我并没有太担忧,有过跟肥母鸡长期较量经验的肥虫子,不一定能赢,但是绝对不会吃亏。

  形势几经斗转,茅同真没有再笑了,白雾中,似乎跟杂毛小道交过了一次手,然后又不见了踪影,而火娃则奋力发功,将周边的白雾越驱越散。就在此刻,一根铜棍,从浓雾中陡然冲出,朝着我的胸口捅来,我连忙横剑去挡。

  这铜棍上面蕴含得有巨力,我连砍两回,都没有逼退,反而他的一抖,竟然将我左手抱在怀中的小妖给震到,惨叫一声,跌落在地。

  那铜棍得寸进尺,竟然不给我招呼小妖的时间,又复朝我的右手手腕捅去。

  鬼剑离手,跌落在地。

  不过就在那个时候,我的双手,已经攀上了那满是倒刺的铜棍之上。手被扎得淋漓鲜血,然而我的头脑已然被这愤怒,给冲昏了,奋力往回一拽,茅同真裹着凝结如甲的湖水,跌入我面前来。

  我的眼睛已然红得如血,管他面前的是谁,口中大声骂了起来:“我艹你大爷,我艹你大爷,我艹……”

  每骂出一声,我就与他对拼一掌。

  一掌、两掌、三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