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1:《阴阳代理人》作者:暗丶修兰    《民调局异闻录》作者:儿东水寿   《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》作者:暗丶修兰
小说2:《麻衣神相》作者:御风楼主人   《中国式骗局大全》作者:我是骗子他祖宗   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《捉蛊记》
小说5: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《苗疆道事》   《山海秘闻录》作者:仐三   《苗疆蛊事》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更多精彩小说
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> 第二十四章 入水,复仇

第二十四章 入水,复仇

  茅同真的话音刚落,我心中的警兆便起,眼皮子一跳,回过头去,但见一束黑线,从天际的尽头,蔓延而来,倏然间,就抵近了杂毛小道的身前。杂毛小道在刚才那一番战斗中,受损并不是很严重,手中的雷罚微动,下意识地挽了一个剑花,然后朝着那黑线挑去。

  时间就在一眨眼,我所有的思绪,都还在想着这道黑线到底是何物的时候,杂毛小道的雷击桃木剑已经完成了抖腕、挑花、前刺,缠绕的全部过程。

  这速度快得让人惊诧,之所以能够完成,那是因为杂毛小道的条件反射,练这剑法,已然二十几年。

  然后他的身子还是腾空而起,雷罚跌地,人在下一秒,跌落在了水里面。

  咕噜一声,他的身子,沉了下去。

  我看到远处的天空,有一个矮小的身影,穿着青色道袍,像一只大鸟一样,脚尖点树尖,不断借力,仿若飞翔于天空之中。

  我根本没有弄明白杂毛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明明可以避开、或者挑飞那伤人的暗箭,然而还是中了招,鲜血满胸。不过当我看到那个矮小身影的时候,立刻想起杂毛小道跟我提及那个神秘的刑堂长老,茅山宗这样的顶级法术道门中实力能排前三的大拿出现,便知道陆路无望。

  当下我唯有火速捡起杂毛小道的雷罚,拉着气力渐回的小妖朵朵,就往着水中跳去。

  小妖此刻倒是没有忘记莫赤给我们带的那包东西,骤然入水,我启动了天吴珠,然后惊惶地朝着沉入水中的杂毛小道行去,还没有走几步,便感觉刚才我停留的地方,几道流线型的细线涌入,那黑线顺着斜射的轨迹,沉入水中,直插湖泥中。

  然后,整个水中,空间一阵震荡,水流抖动,似乎有着让人恐惧的力量,在四处蔓延开来。

  我终于拉到了四肢伸展的杂毛小道,然而被这恐怖的黑线,吓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  在天吴珠的帮助下,我们往着湖底里沉了下去,速度比平时,要快上了几分。一开始那种黑线倏然下来几道,将整一片区域搅得一团混乱,空间动荡不安。不过我们走得越深,快接近湖底时,那些黑线终于停止了出现,在经过长达几分钟的大乱之后,湖底,终于恢复了平静。

  在一块充满苔藓的湖石后面,我终于停了下来,将浑身抽搐的杂毛小道翻转过来,但见他口中冒着黑血,身上不断有鲜艳的红色晕染出来,在水里面染出一团又一团的血色来。

  我吓得浑身发抖,口中大叫金蚕蛊,那肥虫子本来还在我体内疏通经络,感受到了我的惶急召唤,立刻浮现出来,进入了杂毛小道体内。我借着暗淡的折射光,瞧了一下杂毛小道的伤口,但见这是一处箭伤,然而里面又没有箭,只是一道血槽,正在往外面呼呼流着血。

  而肥虫子,正在用自己的身子,堵上。

  所幸这家伙吃得倒也算是肥硕,勉强能够将这血窟窿给堵上了。

  肥虫子摇头晃脑好一会儿,那窟窿开始愈合结痂,又过了一会儿,血终于没有再流了。

  杂毛小道呻吟了一声,睁开了眼睛来,问我在哪里?我说在天湖的湖底下。他点了点头,说勉强安全吧——刘学道来了。我哎哟一声,说你丫的一下就跌入湖水里面去了,意识倒还清醒,知道是那个老家伙出手伤了你啊。

  杂毛小道尝试着爬起来,很艰难,一脑门子的汗水,痛苦让他的话语变得有些走音:“无影箭,这个是茅山刑堂长老的招牌绝技,只要出现,要么跪地请降,要么就只有--死!”

  我说你不是说,不晓得他平日里的功法和绝技么,这会儿怎么又冒出了一个无影箭来了?

  杂毛小道终于强撑着站了起来,脸上尽是惨白,咬着牙,说都说了是招牌绝技,人尽皆知嘛。

  作为刑堂长老,总是要有一两手,放出来震慑,这无影箭便是。别人或许并不知晓无影箭的秘密,但是我却了解一二——这不是明箭,而是一道符,此符祭炼方法十分繁琐和困难,似乎要“头上一盏灯,足下一盏灯,脚步罡斗,书符结印焚化,一日三次拜礼”,奉行数年,方可有用,而且能消耗道力,反复使用……咳咳……

  他说着,口中不断地咳嗽,但是没有血,只是憋得难受,我问他还好吧?他点头说行,刘长老并没有想要他性命,只是让他暂时失去行动力而已,不然就凭刚才那一击,中了要害,只怕他此刻已然去见三清祖师了。

  我心中郁闷,说还以为此处,只有茅同真和龙金海两人,却不曾想那个刘学道也跟过来了。这个家伙不去追邪灵教的右护法,反倒来跟我们这小角色纠缠,当真是让人看笑话了。

  我们心头郁闷,原本以为此番设伏,能够将追兵先解决一部分,然后往山窝窝里面一钻。藏区这么大,而且追兵又不会像其他地方一样耳目灵通,那么我们苦熬一个多月,到了那个时候,杂毛小道的师父陶晋鸿出山了,再加上大师兄一番斡旋,我们便可以恢复身份,再也不用怕这些劳什子的追杀了。

  可惜如意算盘打尽,未曾想茅山宗的联络方式竟然如此灵敏,使得刘学道来得这么及时。

  此刻我们被堵在这湖中,这湖又不算大,想要在对手的眼皮子下面溜走,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我们合计了一下,想着趁对方立足未稳,还需要照顾战力全失的茅同真,以及中了杂毛小道截脉术不得动弹的龙金海,有可能没时间顾及我们,先从湖西面的角落,悄悄溜走,免得到时候那个水虿长老徐修眉赶来,只怕我们就真的被关门打狗了。

  念及此处,宜早不宜迟,我问杂毛小道可能扛得住?他点点头,咬着牙跟着走,我左手拉着小妖,右手扶着杂毛小道,浑身的肌肉还在打颤,勉力控制天吴珠,朝着西面行去。

  一路上倒也没有再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,这湖中土著剑脊鳄龙,也没有了个踪影,似乎被先前那几道威势滔天的无影箭,给吓破了胆。很快,我们便来到了西面处,这天湖整体的形状,如同一个倒着的大葫芦,而我们选的这处登陆点,正正对着刚才我们落水的地方,处于葫芦的嘴巴处。

  在湖水里,我们沉默了几分钟,终于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,然后开始前冲,很快就悄然浮出了湖面。

  当周遭的空气变得不再是那么潮湿,我下意识地回头瞧了一眼,但见遥远的对岸处,陡然间,一道黑线蔓延过来,后发先至,几乎就要到达了我的身前。

  我往后一仰,避开了这一箭,也几乎能够明白刚才杂毛小道中了这一箭的基本感觉,那就是快,太快了!当我重新跌落水中的时候,我看到那个矮个儿,锐利的目光正锁定这边,右手扬起,似乎准备朝着这边攻击。

  这动作,将我们两个的胆气都吓回了菊门处,赶紧再次钻进湖底里,一路疾奔,栽回了水里去。

  在将身子隐藏在了一处湖石的后面,我心有余悸得拉着杂毛小道的衣襟,喘气说道:“那个家伙,到底能够发出,多少道无影箭?”杂毛小道咽了一下口水,说理论上,只要道力不衰竭,他可以无限制……”我顿时一阵火,说这人型喀秋莎,难道他这黑光就没人能够治?

  杂毛小道指了指我的怀里,说你的这震镜,应该能够收几道。

  我大喜,拽着他的衣袖,说你干嘛不早讲,走走走,我们再闯一回。他摇头,说不行,他既然准备在这里久耗,从湖面上逃走实在不现实,要知道,他可并不是只有无影箭这一招杀手锏,比起他其它的手段来,没影箭这伎俩,都只能算是小玩意。

  我的眉头皱起,说那可怎么办?难道我们需要在这里等死么?

  杂毛小道没有回答,他出现了罕有的沉默,蹲下来,开始从随身背囊中摸出了几根签子来,静心平气地祈祷祭拜了一番后,开始抽了一根签子来。我伸头过去,想瞧个仔细,却不曾想他立刻就将竹签收了起来,然后喃喃自语地算计了一边,告诉我,说如果三个小时还没有出这湖中,只怕我们两个人,就会要丧命于此了!

  他说得严肃,我问那可怎么办?

  他眼珠子一转动,说这湖是活湖,水都是雪山融水,通过地下暗河灌进来的,要不然……我们从暗道中逃走?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绝对找寻不到我们的。

  这主意倒是不错,我们合计了一番,决定去湖底里,寻找暗河的入口,于是开始下潜。

  然而就在我们渐渐靠近湖底的时候,我的心突然有提了起来,感觉到有一种被什么东西,死死盯住的不安感。

  这种感觉十分强烈,我看向杂毛小道,他也点点头,说晓得。

  突然间,我陡然转过头来,但见黑暗中,有一只幽幽发亮的眼睛,正死死地盯着我身边的杂毛小道。

  啊——